《剑玄录》

第91章 三长老

作者:古龙

芮玮他之所以没有中毒,并不是独他特殊,所谓百毒不侵是不可能的事,只是芮玮一当发觉酒中有毒,在昏迷的当儿掏出七叶果猛嗅,七叶果的香味能解*葯之毒,等铁网帮众来擒他时,完全清醒。

芮玮足过处,无人再敢拦他,白燕自从生产后,体力仍未完全康复,此次无影门收了秦百龄极大价钱,秦百龄指定要无影门四女齐出,看在钱的份上,四女同来。

至于那名丑尼姑即是白燕的母亲——素心,本来无影门行事一向接掌一线的年轻女子出面,老而退修为尼的母亲仅服侍女儿,不参加接下的生意,丑尼姑之随来因见女儿白燕体弱,跟着照应。

白燕不能久战,自知拼命维持下去,一个不小心立即丧命,当芮玮以残臂叟面目现身时,虽然芮玮化装术逼真,但言谈举动不能完全掩饰,只要亲近的人便可看出。

白燕替他生了儿女,亲近的程度那有认不出芮玮的道理,本来她还不敢百分之百的确定,等芮玮伸出伪装的残臂,白燕便再无怀疑了。

她危急下,自然而然地叫芮玮来助她,虽然她知道拆穿芮玮的真正身份恐怕不妙,可是一到危险,谁还顾到那么多?

围着白燕的数十人早看到芮玮神勇无匹,而且杀人手段惨烈无比,见他走来,无不内心惴惴。

芮玮心知白燕脾性高做,不到生死关头决不会求自己助她,他救人心切,一接近金掌一翻一砍,如把快刀般,连斩七人。

只见那七人脑袋象球落地,四下乱滚,快得就似一招,七个大好头颅便此异处。

芮玮拿定以暴制暴的手段,要杀就杀得敌人心胆俱裂,果然不错,剩下围攻白燕的大半敌人,一个个惊吓的退得真快!

他们怕极了芮玮,那只金掌就象一把神刀一般,要杀谁,谁就完蛋,简直不能以武学常理来推理,芮玮左掌使的功夫怎会厉害到令人不敢相信的地步。

芮玮会合白燕,白燕业已抵敌得心力交瘁,索性坐倒地上。

丑尼姑关心女儿,赶快走上直如奴仆般,替白燕浑身推拿,芮玮放下右臂挟的那名尼姑,她不是旁人,野儿化装的。

周围是敌,但芮玮在的原故,谁敢攻过来,眼睁的老大看芮玮掏出七叶果给野儿闻。

这实在不象话,这么多人围着,难道就眼见敌人自由自在的救人、想是一个不怕死的帮众首先喊了声:“杀呀!”

这声杀奋起众人的战斗心,猛的数十个一齐涌上。

不说芮玮,就是丑尼——素心也无动于衷,他相信身旁芮玮在,一一切将安然无险,看都不看一眼,继续为白燕推拿活血。

芮玮右手拿七叶果放在依靠自己膝上人儿的鼻端,蹲着的姿势不动,直等身后一名持剑的敌人攻到,他左掌倏地向后伸出,分毫不差的抢握剑柄上,持剑那人撒手都来不及,竟是手掌剑柄一起被芮玮握牢。

芮玮不管那多,不耽误分秒,一把扯过,象仅挥剑般的自然,只见那人跟着剑柄飞起。

剑身再递出时,布下一道道剑幕,正是那招“不破剑”。

立时围攻的前面一排,被剑光划过,无一幸免的被腰斩,阻止了后面的攻势。

跟着宝剑飞舞的那人,已被一层层剑幕断成十八节,十六节飞出剑幕外,只剩下手掌一节仍握在芮玮持剑的掌心中。

能将剑光布下十八道,简直匪夷所思,围攻众人只听说布下十三道剑网,内功已到顶儿尖,十八道,那不是顶儿尖又顶儿尖了。

这想想就胆寒,再不怕死的人,再有杀敌的勇气也无能为力了,上去明明一个死,你一千万个不怕死又有何用?

只见围着还是围着,却无一点动静,一个个变做泥塑的人,脸色恐惧地看着场中五位敌人。

野儿醒来,白燕也恢复了一点力气,四人齐时站起,芮玮丢下宝剑,宝剑主人的手掌还牢牢握住上面哩!

白燕懒惰的向芮玮说道:“烦你接下三位姐姐,使咱们会合---处。”

芮玮点了点头,脚步才一动,四周围攻的人已吓得连滚带爬的散开。

白燕大姐:银月,二姐:桃根,三姐:菊吟。

她三人武功各有独到之处,在场敌人没有一个是她们对手,但这时杀得手酸麻,形势已很危殆了。

芮玮一路行去,所到之处,围攻她三人的帮众纷纷退散,不一会儿齐都会集一处,没让他芮玮动一招半式。

简召舞看得肚子差点气炸,自己虽拥有数干部下,都是一群饭桶,可是能怪他们吗?芮玮确实太厉害了,教自己也不敢上去阻拦呀!

芮玮领头,不能说是突围,大步走出,后面跟着野儿,丑尼姑五人,秦百龄昏迷未醒,仍被丑尼姑抱着。

一直走出大厅,外面静静地站立三位须发银白的老头。

芮玮打量那三人凝稳的气度,便知他们三人身手不凡,远非厅内所有敌人所可比拟。

三人成品字形站立,前面中间那人道:“就这样走吗?”

芮玮道:“不是这样走怎么走?”

那老头道:“你威风出够了,杀的人可不在少数,可是咱们自知留你不住,现在你走,可以,请吧!”

芮玮道:“我的朋友呢?”

老头道:“只要她们愿意随你走。”

芮玮笑道:“那你们还拦什么?”

老头气度凝厚道:“不是你的朋友却不能走!”

芮玮道:“谁?”

老头指着丑尼姑怀抱的秦百龄道:“他,现今太阳门掌门。”

芮玮道:“不错,他不应该随我走,他不是我的朋友。”

老头道:“咱们知道,所以斗胆要留他下来。”

芮玮回转身还没说话,丑尼姑叫道:“此人老身一定要救他出去!”

丑尼姑素心是白燕的母亲,也就等于自己的丈母娘,芮玮不得不买她面子,回过身来,摊手道:“没办法,他虽不是我朋友,却是我朋友的朋友。”

老头道:“这么说,咱们出手抢人的话,你要阻拦罗?”

芮玮摇头道:“我不阻拦,秦百龄本就是我的敌人,你们杀他全不关我事。”

老头道:“很好,咱们交个朋友,我姓固,单名鹏。”指着身后两人,“他俩我的拜兄弟,单鹤、简虎。”

芮玮抱拳道:“在下芮玮。”

此时简召舞走出,见本门三长老竟与芮玮拉交情,寒着脸道:“固长老,姓芮的是咱们敌人!”

芮玮冷眼一扫简召舞,暗哼一声。固鹏道:“本门敌人只有太阳门弟子,旁人都不是敌人!”言下有点责怪简召舞乱结仇人,惹上芮玮这种强敌。

简召舞自知此情况对己不利,部下是怕极芮玮不敢斗,而自己没有三长老相助,再怎么也不敢与身手迥异往昔的芮玮放对。

固鹏走过芮玮客气的向丑尼姑招呼:“法师,请将秦百龄留下。”

丑尼姑冷哼道:“我不留,你待怎地?”

固鹏道:“法师,他与你有何关系?”

丑尼姑硬绷绷道:“你管不着咱们的关系。”

固鹏顾忌芮玮神奇武功,可不是怕她,仍容忍道:“要知此时情况于你们极为不利,咱们不愿留难只要留下秦百龄,假若没有太深的关系,还请法师赏个情面。”

芮玮也暗怪白燕母亲不识好歹,固鹏说的对,自己凭惨烈的手段震慑简召舞数千部下,但若他们真正拼起来,己方情势大是不利,要说对方象慈悲庵弟子会死墙阵的话,只怕谁也不能生离此地。

丑尼姑大声道:“说不留就不留,你有本领先将我杀了!”

固鹏在厅外见过他们身手,除芮玮无一是自己之敌,暗忖:“我要杀你并不为难。”抱拳道:“我决不杀你,只是法师坚持不留人,本人只有抢了。”他声明这点,乃是告诉芮玮我不伤你朋友。丑尼姑凛神戒备,固鹏左掌虚幻一扫,右拳倏地时底穿出。

此一招无什神奇,却是扎实的一招,加上出招快捷,甚难轻易躲过。

丑尼姑,抱着秦百龄,无法放手相敌,横步一掠闪开。

固鹏势必夺人,早已忖度好丑尼姑闪避的路子,所以一等丑尼姑闪动,先已抢掠,只见丑尼姑这一闪仍脱离固鹏掌势范围。

固鹏怕震伤丑尼姑,芮玮出手,突然收敛拳劲,变成鹰爪,抓住秦百龄的身体。

这一抓实,立即十成掌劲运出,预备一辛夺下。

丑尼姑功力不如固鹏,刹那间她也自知把持不住秦百龄的身体,于是她大喊:“快!”

不用指明,白燕已知母亲求助自己,她无影门虽不着重母权,此情此景,论在同门份上亦该一助。

倏地白燕双掌拍出。

白燕掌法最精、天下掌法只要让她看一遍便知破招,本身掌法不言而喻,定然严密之极,教敌人非救不可。

果然,固鹏一见白燕掌法来势,不敢再抢,放手拆招。

芮玮怕白燕不敌固鹏强劲雄厚的掌力,一步踏上,左掌倏伸而出拦在两人中间。

他左掌具四照神功之能,随便一记普通招式,便能化腐朽为神奇,逼得固鹏退开,也消却白燕的掌势。

白燕本只奇怪芮玮功力突然飞进,却未亲身体验,现在体会到芮玮金掌的神妙,大惑起来,心忖:“这是什么功夫,怎么毫无破绽可寻?”

却不知只是一招最最普通的掌法,只是到他芮玮左掌手中,便成一招连她具有无不能破的眼光也惊怔起来。

固鹏惊怔之情犹胜白燕,他退后不敢再攻,即道:“不能交个朋友么?”

芮玮道:“我朋友固执不让,还希尊驾放手。”

固鹏怒道:“秦百龄可是你敌人?”

芮玮道:“可以这么说。”

固鹏道:“你就这样不卖面子,纵容朋友护卫自己的敌人?”

芮玮道:“我朋友要护卫,却是没法的事。”

固鹏道:“朋友重要,还是敌人重要!”

芮玮笑道:“当然朋友重要。”

固鹏语气逼人道:“为了朋友安全,何不让我夺下秦百龄,我替你了结敌人,你们也安然离开,何乐不为!”

芮玮道:“你意思要我放手不管?”

固鹏怒火渐渐上升,大声道:“不错!这样咱们就是朋友!”

芮玮道:“就因朋友重要,我不得不管,所谓爱屋及乌,我朋友一定要卫护我敌人,目前我只有插手一管了。”

固鹏恨透太阳门,不得秦百龄心有不甘,怒喝道:“姓芮的,你这样太不将咱们瞧在眼里了。”

芮玮道:“不是小瞧尊驾,尊驾认为芮某是个朋友的话,可否容忍一时?”

固鹏道:“此话怎说?”

芮玮道:“此时留情,任我朋友将秦百龄救去,将来再寻秦百龄的晦气如何?”

固鹏猛一摇头道:“不行,放虎归山,凡我月形门弟子决不答应!”

白燕突道:“大哥,不要跟他罗嚏,你要向我母亲就向到底,跟他多说,他不买你帐,无济于事!”

固鹏冷笑道:“姑娘意思,不惜再斗?”

白燕回以冷笑道:“不这样,你们肯安心咱们离去!”

固鹏道:“你们要走,决无人再留难,只是不能带走秦百龄!”

白燕冷冷道:“可惜家母非带走秦百龄不可!

固鹏怒道:“这就不能善休!”

白燕冷笑道:“所以我劝大哥还有什么好罗嗦的!”

固鹏大声道:“要知再斗,就不那么容易了!”

白燕嗤鼻道:“口说何用,斗呀!是不是怕再惨死数名弟子?”

固鹏委屈求全,只要秦百龄,就因再斗,虽然不至于让他们脱去,却顾忌门下弟子,以芮玮身手,留下他们,势必要耗上数百名弟子的性命。

固鹏却不是怕事之人,被白燕一激,望着芮玮道:“尊驾意下如何?”心想你只要坚持一点,她母女不会不知好歹,非要救走你的敌人不可!

芮玮笑道:“你就买她母女两人一次帐吧。”

固鹏怒道:“你这样容纵她们,她们到底是你什么人!”

芮玮指着白燕道:“她是在下之妻。”

芮玮公开承认白燕为妻,白燕又惊又喜,只觉一股甜意透到心头,而另一人相反的,一股酸意酸到心头。

她一一与丑尼姑同一出家法号的野儿——素心,素心自被芮玮护离慈悲庵后,相来到武昌,闻说简召舞有女弥月之喜,化装而来,本想见机刺杀简召舞。

此意芮玮早存胸中,一则铲除恶人,免他主持月形门、铁网帮后,势力渐壮,为害江湖,荼毒武林。

二则报杀妻妾之仇,还加上差点杀死自己之恨。

宴中,芮玮以残臂叟的身份,坐在挨近主位的第一桌,有很多机会可杀简召舞,然而芮玮一直迟迟不动手。

到底简召舞是他一母所生的异父兄弟,半个手足之情,令得芮玮狠不下心肠生除此撩!

当丑尼姑——素心带四位蒙面女子出现时,不说芮玮,素心认出其中一名女子在绝谷底见过一面。

她替芮玮生了孩子,她一出现,虽已出家的野儿就心里不舒服,再说她与芮玮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1章 三长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