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92章 假掌门

作者:古龙

芮玮内心根本不承认简召舞是月形门掌门。

简召舞道:“固长老、单长老、简长老,本门律法不听命掌门者如何?”

三长老同声道:“不听掌门命者,同门共愤,理处极刑!”

简召舞冷冷哼了一声道:“此说可无假吧!”

固鹏向芮玮喊声“兄弟”道:“你自承认月形门弟子,这声兄弟,你意如何?”

芮玮躬身道:“长老是月形门硕果仅存的老前辈,晚辈后进,愧不敢当兄弟之称!”

固鹏道:“本门虽重辈份,然凡我一门皆是兄弟,在你我辈份未明之前,我先喊你一声兄弟。”

芮玮躬身应道:“是!”

固鹏道:“我很高兴本门武学在你身上放一异彩,纵观本门有始以来,武学以你空前绝后。”

芮玮知道他话有下文,躬身静听。

固鹏道:“武学绝顶,对本门来说,固一喜事,然则,不能叫武学绝顶便就轻视了本门礼法,兄弟!”

顿了顿,接道:“你若仍自承月形门弟子,请在众人面前凝重的宣称一次。”

芮玮道声:“是!”

正拟当众宣称,野儿急道:“大哥!”

芮玮口首道:“野儿,什么事?”

素心听芮玮亲呢的称呼自己小名,只觉往昔的情爱齐涌心头。

但在众人耳朵听来,心想出家人那有这等称呼,觉得不雅之极。

素心含着泪道:“你,你要知道那恶人现是月形门的掌门……”

芮玮暗暗感激野儿的关切,心知野儿怕自己承认月形门弟子后,简召舞将对自己有所不利的举动,笑道:“野儿,你放心。”

当下朗声道:“本人芮玮月形门弟子,凡我门中理法绝不敢有所违背!”

固鹏颔首道:“好!好!本人也以长老身份承认你是月形门弟子。”接着神情变得十分庄重地道:“芮兄弟快来见过本门掌门。”

简召舞腰干一挺,他要见芮玮如何来拜见自己。

芮玮站着不动。

固鹏特别一指简召舞,加重语气道:“掌门在此!”

芮玮静静道:“请恕晚辈不知,三位长老,何以证明他是掌门。”

单鹤、简虎同声斥道:“芮玮,不得无礼!”

芮玮微觉一怔。

单鹤冷冷道:“对掌门的身份,岂可怀疑!”

芮玮一揖道:“晚辈不知!”

简虎气他败了自己兄弟三人,甚且在胸前开了天窗,在一众弟子眼前难堪不已,大声喝道:“有我兄弟三人承认,浑装什么不知!”

固鹏不似简虎气量狭窄,芮玮败他,他反觉高兴,因本门出了武学高手,实是本门之幸,公正道:“简兄弟,不可如此武断,有我兄弟三人承认不足为重,因将事实证明他看。”转首简召舞道:“掌门,请将掌门信符取出。”

简召舞斜眼望着芮玮,取出一本绢册来,举在半空。

芮玮注目望去,看清是那月形门武术总鉴——玄龟集。

在那封皮之侧有行朱砂手注,是:本门弟子一律传习,以便通晓敌人之术。这就是昔年太阳门掌门——如梦大师父亲的手笔。

芮玮见是真正的月形门的遗物,为示恭敬,躬身一揖。

固鹏示意嘉许的点头道:“这是本门秘术总鉴,在此堪称本门掌门信符!”

单鹤道:“芮玮,你现在还有怀疑么!”

简虎却不客气的低吼道:“快去见过掌门!”

芮玮这才移动脚步,走到简召舞身前。

简召舞怕他抢去掌门宝贝,慌的收起玄龟集,其实芮玮真正要抢,不等他收,只怕举手便到掌中。

芮玮躬慾行拜见大礼。

素心暗暗一叹,知道芮玮这一揖下去,承认了掌门,从此便不得违抗简召舞的命令。

她听芮玮述说过,知道简召舞貌同芮玮,心肠却毒辣无比,不似芮玮为人厚道,更知简召舞视芮玮为大敌,为此耽心不已。

简召舞不信芮玮诚心前来拜见,暗中打定主意好好折辱芮玮一番,教他非行大礼不可,却见芮玮一揖下去,竟是双膝下地,行起武林最敬重的礼来。

简召舞出乎意料,就连素心也出乎意料,她只当芮玮顶多一揖,决不可能行这大礼来拜见慾手刃的杀妻杀妾的大仇人!

固鹏看得暗暗点头,心忖:“此人实是天下武林不可得的笃实君子!”

简召舞见芮玮这等敬重自己,忘了再加折辱,慌道:“起来!起来!”十分惭愧自己小人对他!

芮玮起立后,喊了声:“哥哥!”

他本应起立后,喊声:“掌门”这声“哥哥”大出众人所料,不由惊诧起来。

唯有素心暗暗点头道:“原来如此!”

简召舞被喊得失了神,慌乱道:“你,你是什么意思……”

芮玮道:“此中情由,不细言。”四下一望后,大声道:“各位必定早已怀疑为何我的容貌与他相似得难以辨认,实在他乃是我的哥哥,他本人不知,我却知道。”

白燕听到这时心中疑惑释然,初到堂上时她见简召舞差点认作芮玮,后来一想不对,芮玮不可能这么快来到铁网帮总堂,做上月形门掌门,只当传说中月形门掌门本姓芮,可能与芮玮有血统关系,才致如此相像。

可又疑惑他见芮玮时,芮玮为何不承认他是月形门弟子,也不承认他姓芮,搞得她怎么想也想不通。

此时见芮玮喊简召舞“哥哥”,心知芮玮不承认他姓芮,敢情气他为非作歹,所不屑承认,实在乃是嫡亲哥哥。

她自以为想的聪明,那知其中曲折,简召舞本来不姓芮嘛,芮玮并非气他不肖,才不承认简召舞姓芮。

固鹏得知芮玮是掌门之弟,欢喜上前道:“恭喜掌门有这么位身手绝顶的弟弟。”毫不怀疑芮玮可能瞎说八道,只因面貌相象的事实如铁一般,谁也不可否认。

简召舞心里虽仇视着芮玮,对于芮玮称自己哥哥到乐得承认,心想:“好的紧啊!我正愁无法控制你,现在既是哥哥又是掌门,不怕你再不听命于我!”

嗯了一声道:“固长老先去拿过本门死敌秦掌门。”心想先发这道命令,看芮玮反应如何?

固鹏一声:“遵命!”再不顾忌的走到丑老尼身前。

丑老尼惨然道:“燕儿!”有心盼望白燕相助,因她自知甚难胜过固鹏,不让秦百龄夺去。

固鹏尊她芮玮岳母,仍然敬的一抱拳,低声道:“法师,请将秦百龄交我。”

暗暗一使眼色,单鹤,简虎合围上来,固鹏此举是教丑老尼知难放手,免得打起来硬抢,教一旁芮玮面上难堪,虽然他一人足可从丑老尼手上抢下。

白燕见她母亲呼唤,无奈何道:“娘,你就将秦老儿交给他们吧!”

丑老尼怒道:“你再不助我?”

白燕摇了摇头,心想:“芮玮不相助,我助也枉然。”

她心里有数,纵然合上三位姐姐之力也不是固鹏他们三人之敌。

丑老尼叹道:“燕儿,你忍心见他被世敌擒去,受辱而死?”

白燕心道:“这有什么忍不忍心的,秦老儿与我有何关系?”

丑老尼道:“燕儿,你实不该喊他秦老儿,可知他是……他是

呐呐半天,终于咬牙道:“他是你的父亲!”

白燕大惊道:“无影门弟子何来父亲,你,你……骗我……”

丑老尼悲戚道:“我不骗你,秦百龄之于我,正等于芮玮之于你般,你当知‘衣馥’的父亲是谁!”

“衣馥”即是白燕与芮玮所生的双胞儿,其中她抱去的女儿名字,“衣馥”谐音“忆父”,表示怀念芮玮的意思。

白燕栗声问道:“真……真的?……”

其实她不问已知丑老尼不在骗她,只因自己的遭遇使她容易相信母亲可能也有这遭遇。

虽然无影门女女相传,不认父亲,不留儿子,然而一当无影门的女子真正的爱上了一位男子,祖规纵能迫得她们放弃终身爱侣,却不能迫得她们心里忘记那位男子。

就似白燕离开了芮玮,抱走“衣馥”,打定主意与芮玮断绝关系,但她就是老得走不动路了,相信仍不会忘记芮玮的影子!

当年秦百龄年轻时认识丑老尼,那时丑老尼正当妙龄,可没现在脸上这付丑人皮面具,貌美如花,名叫秋萍。

他俩互相恋爱甚深,可是秦百龄却不是秋萍的种影,秦百龄没有求过秋萍,然而求与不求完全一样,秋萍的同门姊妹只当秦百龄是秋萍的种影。

无影门弟子不能有有影子的情人,所谓“无影门,无君子,有君子,失影人”秋萍爱上没有卖影的秦百龄,自不愿将他当作失影的种影,供同门姊妹玩弄。

于是她告诉秦百龄祖上传下的规矩,忍痛要秦百龄与自己断绝关系,秦百龄是怕死之人,一听与秋萍相爱会惹上被害的可能、恨不得没认识秋萍,就此去得没有踪影。

秋萍真正爱上秦百龄,秦百龄去了,九月后生下白燕,她迄今怀念秦百龄,不似同门面首数百,暗地里为秦百龄守贞一生。

后来秦百龄终探知秋萍的行踪,也知秋萍有女白燕,可不大清楚白燕就是自己的女儿,他熟悉内幕便教芮玮去卖影子。

以他想无影门女子祖规上就教她们玩弄男性,生的儿女不知父亲是谁,不可能偏偏那么巧,秋萍生的女儿就是自己的女儿。

那知他去时,秋萍怀了孕,更且为他守贞一生,不再接近第二位男子,秦百龄为了战胜月形门,以所有财力买通无影门,当时秋萍不知秦百龄就是自己守贞一生的情人。

以前秦百龄并不叫秦百龄,他怕无影门女子,秋萍的姊妹找上自己,吓得改名换姓,因他自知,以自己的本领,绝非任何无影门弟子对手。

相隔二十余载,秦百龄老了,面容变得很多,秋萍无法认出他是谁,只当他是相求无影门的陌生人。

宴席中,秦百龄为求秋萍相助,这才偷偷告诉她自己是谁,秋萍仔细凝视,依稀认出。

她为秦百龄守贞一生,可见爱恋秦百龄甚深,陡然再逢难忘的情人,就是挤却老命,也不让秦百龄受害!

现在更且说明秦百龄就是白燕的父亲,盼她念生父之情,帮助自己救走永难忘怀的老情人。

丑老尼秋萍道:“燕儿,你不相信,就看我与你父亲死在一块吧!”下定决心,挤力以斗固鹏他们三人。

固鹏道:“法师,你已出众为尼,何必再恋旧情!”

秋萍怒道:“你们就把我杀了吧!”

固鹏双掌倏地向秦百龄抓去,这一招间方位变化甚广,秋萍空手尚不敌固鹏,抱着秦百龄更非其敌,一退下,单鹤侧面掠上,神出鬼没的一怪招抓住秦百龄一条膀子。

秋萍用力一夺,只听“喀”的一声轻响。

单鹤叫道:“你想他废去一臂么?”

秋萍有此顾忌,不敢再夺,单鹤却不客气,你不夺,他夺了,只听又是“喀”的一声轻响。

单鹤心想:“不怕你心疼得不放手。”

那知秋萍伸一掌切在秦百龄被夺的左臂上,这一手,万出人人所料,单鹤用力过猛,带着秦百龄切断的手臂,冲退数步。

秋萍一得空挡,飞掠出三人合围,疾奔而去。

固鹏、简虎被秋萍决裂的手段,惊怔得呆住了,单鹤更是抓着血淋淋的断臂,触目惊心地张口目瞪地望着!

秋萍奔出合围,只当就此得脱,心想断了秦百龄一臂,能够救出,总比落在世敌手中难死难活的好。

她奔走一段路,正自高兴无人追来,忽见前面数百名年轻汉子静静站住,封锁了鹦鹉洲的出路。

等她走近,排成一线的汉子,两侧围上。

秋萍不将数百名年轻汉子放在眼内,眼见前面几人挡住去路飞脚踢出。

那几位汉子不接,只是一转,登时数百人跟着转起来象个旋螺似的,滴溜溜的转走。

秋萍一脚踢空,跟着连环数脚,但总是脚脚落空,到跟着转走疾奔的敌人。

其中一位为首的汉子带动数百人组成的阵法,慢慢移动。

秋萍攻不到敌人,不知不觉地跟着敌人走动。

一刻后,合围的数百人突然散开,顷刻散的不见。

秋萍大喜,才一奔出,一招刚猛无俦的掌力劈来。

同时一人道:“法师,请将秦百龄放下。”

秋萍注目望去,自己回到原地,固鹏,单鹤,简虎牢牢的围着自己,劈掌那人简虎,却不是伤她,只将她劈退。

原来那数百名汉子走动的阵法,转得秋萍目眩不已,跟着走动下,回到原地竟是不知。

那数百名汉子将逃走的秋萍带回长老处后,即又散回鹦鹉洲附近,防止任何人逃走。

白燕、野儿她们目见暗暗心惊,心想换成自己一人如秋萍被转回原地后仍然不知。

秋萍切断秦百龄一臂仍未能逃得脱,伤心得跌坐地上,老泪暗弹。

固鹏道:“我兄弟三人门下亲传弟子守在鹦鹉洲附近出路,任谁也难脱走,法师,我劝你还是将秦百龄放下。”

他这话倒非吹,除却芮玮外,实无第二人能够逃脱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2章 假掌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