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93章 真帮主

作者:古龙

芮玮见到这等汹涌怒潮,已知再凭惨烈手段难于安然脱困,他见简召舞手中那张黑网具有鼓舞群众心理的力量,心中一动,倏地向简召舞抓去。

简召舞身前虽围着几层帮众,然在芮玮飞龙八步下,不难掠过,直扑到简召舞面前。

简召舞一见那只闪闪发光的金掌攫来,吓得一乱神,手中黑网莫名其妙的失踪,到了芮玮金掌上。

芮玮得到黑网即刻掠回,护在白燕、素心身前。

众人“啊”的惊呼,那呼声示出内心的疑惑。

芮玮黑网在手,本渐围拢的群众停止不前。

简召舞厉声呼道:“恶贼夺去本帮之宝,还不一齐围上!”

他叫得起劲,群众却是不动。

简召舞大急,知道黑网十分重要,笑道:“芮玮,你叫我哥哥,我自不会害自己的弟弟。”

芮玮冷笑了笑,看他还能说些什么”

简召舞道:“看在兄弟的份上,我命所有帮众不加害于你,你让出来吧,另外六位女子势必要死在帮众眼前,一泄众人心中的愤怒!”

芮玮道:“你承认我这弟弟?”

简召舞笑道卜“我你面貌相似,自然不假,不用承认,大家也知的了,就这点,谁也不敢伤害于你。”

芮玮道:“请问我哥哥姓什么?”

简召舞厚颜道:“这个自然也姓芮。”绝不敢承认自己姓简,只因谁都知老帮主的女婿姓芮,“掌剑飞”芮问夫的儿子。

芮玮冷笑道:“令尊何人?”

简召舞呐呐道:“先父,先父……”实不好承认别人是自己的父亲。

突于此时,一女子声道:“你不能答,我替你来说。”

众人让出一道缺口,只见走进一位娇容憔悴的女子,她所过处,帮人纷纷行礼:“夫人好!”

芮玮看清来人,暗暗惊呼:“林琼菊!”

林琼菊自在魔鬼岛被简召舞带走之后,转瞬就是数年不见,芮玮陡见故人,心中有说不出的欢喜。

林琼菊道:“令尊天池府……”

简召舞大喝道:“闭嘴!”

心想这贱人跟自己生了孩子,还不能向着自己,气得脸色铁青。

林琼菊不受威吓道:“你冒充芮玮骗取黎小姐芳心,婚后又将她害死,其实你不是芮玮,是天池府的简大公子简召舞。”

这段话林琼菊急快道出,在场帮众听得哗声大动。

简召舞急争辩道:“别听她胡言乱语,蛊惑人心,淑全实是病故,有谁不知!”淑全即是黎昆的独生女。

众人大多眼见淑全大殓出葬,心想病死是不错的,只不知是不是其夫害的?

众人虽在疑惑却有点相信林琼菊的话,只因黎淑全死后,简召舞公开再娶的夫人即是林琼菊,夫妻连心,妻子都来指控他,自然令得他们怀疑帮主害黎淑全可能性较大了。

简召舞叫道:“大家有目共睹,淑全实是憔悴病死!”

林琼菊道:“她生的什么病?”

简召舞道:“自老帮主死后,她忧郁成疾,一病亡故。”

这理由颇为充分,当年帮众也当黎淑全是如此亡故的。

林琼菊正要再问,简召舞一想不妥,心忖岂能接受这贱人的质询,喝道:“贱人,快向兄弟们说明你胡言乱语!”

林琼菊摇头道:“你谋害了黎小姐,现在又开始谋害我了,可惜你一个也谋害不成!”顿了顿,喊道:“姐姐,出来!”

众人又让开一道缺口,只见来人过处,帮众看得目瞪口呆,几疑梦中。

芮玮看见来人也是一惊,心忖:“简召舞百密一疏,这下百口难辩!”

简召舞看清来人,差点昏过去。

吴南天第一个揖道:“帮主在上,请受属下一礼。”

顿时群众纷纷叫道:“帮主,帮主!”

有的激动得流泪道:“帮主没有死,帮主复活啦!……”

来人虽然瘦得皮包骨,仍可辩认老帮主黎昆爱女——黎淑全,接掌黎昆的第二任帮主,她死后才由简召舞接任。

长江铁网帮手创于黎昆,众人怀念老帮主,见他唯一后裔死而复活,无不欣喜莫名。

简召舞不想黎淑全未死,半惊半惧下,思筹脱身之计。

芮玮迎上前道:“恭喜黎姑娘未遭贼人谋害,这面黑网应该交给真正的帮主。”当下将从简召舞手中夺来的黑网递给黎淑全。

黎淑全接下黑网,颤声道:“我帮弟子听我细诉贼人罪状……”

黑网在芮玮手中简召舞不敢抢,到了瘦巴巴的黎淑全手里,他一声阴笑的冲上,自忖万无夺不到之理。

事实却非他所料想的便当,只见黎淑全黑网一撤,如面大帐向简召舞罩去。

简召舞没想到黎淑全还有一手撤网绝技,那面黑网来势甚急而且所罩范围又广,竟教他逃开不得。

帮众哄叫道:“天罗地网!”

黎淑全轻轻一收,黑网立即紧缩,绑在简召舞身上使他施展不开手脚。

简召舞见身侧吴南天幸灾乐祸的吆喝,心忖你这老贼本与我同谋一气,现在见我情势不利,立即倒戈自保,我伤你也别想活。

念头一转,全力一滚。

黎淑全虽有撒网绝技,手上却无半分功力,简如舞一滚,怕随他俯跌倒地,自动脱开扣结。

简召舞这一滚之势,甚是惊人,吴南天未及躲让,被压折双脚,跟着滚倒身上。

吴南天倒在地上正慾挣扎,简召舞暗使千斤坠,压得吴南天惨呼一声,活活毙于当地。

众人见简召舞被缚得滚球一般,仍有这股恶毒狠劲,吓得面色苍白。

简召舞一滚后,黑网收缩更紧,捆得他再也动弹不了分毫,众人可见那根网上之丝深陷简召舞体内。

简召舞本只以为黑网是帮主的权信这物,却不知黑网有这等制敌的作用,更有一套奇妙的撒网手法,只有懂得那手法者才能使用黑网。

他现在才了解芮玮从自己手里夺去那黑网后,帮众为何发出奇异的“啊”声了。

原来帮众皆知老帮主那面黑网绝不可能被敌人夺去,除非敌人太过高强,无法撒网罩住外,要想夺那黑网只有将老帮主的手臂斩下,因懂得使用黑网,一抓住便能扣结手臂上,不自动放开,万难扯脱。

黎淑全全身颤抖的指着地上简召舞骂道:“恶贼呀!我黎淑全于你有何冤仇,害死我父,又暗害于我!……”

众人听老帮主之死,还有蹊跷,纷纷叱骂简召舞恶毒,若不是黎淑全站在当地,只怕群涌而上,踩也踩死他了。

黎淑全道:“先父之死,我本当他病死,却不想你又用同样手法来害我,现在我侥幸不死,才了解先父并非真的病死!”

简召舞哑着嗓子,装着悲痛道:“淑全,你死了之后,我日日以泪洗面,你不要听那贱人瞎说,其中一切我是完全不知,只当床上死的是你,悲痛万分的将你殡葬,谁知好人暗中捣鬼,把你换去,骗说我要害你,其实我怎会害你,只因好人要想取代你的位置,施以万毒之计!”

林琼菊娇喝道:“恶贼,到此地步,你还不知忏悔,含血喷人!”

简召舞呼天抢地道:“天呀,简某作了什么,孽遇上一位心比蛇蝎还毒的女人,他骗我妻子,隐藏起来,教我认为死了,以便下嫁于我,明正言顺的做我妻子。这还罢了,恶毒的女人总是恶毒,现在又不安份,为我生了孩子,又想谋害亲夫了。”

林琼菊气得浑身栗抖道:“简召舞,你一月前就开始在我食物中暗下慢性毒葯当我不知道吗?”她气得厉害,喘了口气接道:“可知是谁发现你这歹毒心肠的?”

简召舞不禁问了声:“谁?”

黎淑全冷笑道:“我!”

简召舞又做作起来,柔声道:“好淑全,这年来住在什么地方,好教为夫想念。”

黎淑全冷笑道:“你想我吗?不见得吧!我就住在卧房的夹层内,日日可以偷偷注意你的行动,却不见你有一天想过我嘛!”

简召舞厚颜道:“我想在心头,你自然看不出来。”

黎淑全道:“你谋害林姑娘的举止——落在我的眼内,请问作何解释?”

简召舞呐呐道:“这因,这因……”正想出一个好理由,张口还未说出,黎淑全截断道:“可是发觉林姑娘的不好。”

简召舞大声道:“对!对!正是有多种不好之处,譬如你之死,我就怀疑是她害的,苦无证据,便思出此条报复之计。”

黎淑全道:“我带来一人,看你可识得。”

顷刻又来两位女子,芮玮大喜喊道:“怀萱、哈娜!”

简怀萱瞥了芮玮一眼,见他笑容便知不是自己哥哥,看到地上捆成肉棕子的人,趋身上前唤道:“哥哥!哥哥!

她心肠甚软,见同父异母的哥哥狼狈如此,顿时忘了计较他杀害自己母亲以及亲哥哥的仇恨。

简召舞至此,良心不无自责,低声叫道:“妹妹!”

那番邦女子呼哈娜不知谁个是真正的芮玮,一见芮玮便欣喜的上前道:“大哥,你到底什么时候娶我。”

芮玮一怔,慌乱道:“我……我……”心想我好久说要娶你?”

黎淑全道:“简召舞,你为要娶这番邦女子是真正毒杀林姑娘的原因!就似前年为了娶林姑娘毒杀我一般,天可怜林姑娘心好,发觉你的阴谋,眼看我快要死了,换了一具貌似我的尸首,把我藏起,暗暗服侍我,这年来我还能够苟延残喘,完全靠她多方寻觅各种解毒之葯,谁知你手段毒辣,所下的慢性毒,竟是天下奇毒,未能完全解去,迄今未能康复如前!”

简召舞犹图争辨道:“我根本不识那番邦女子!”

简怀萱摇头道:“大哥,你还是认罪吧,自那日我与哈娜来投靠你,哈娜以为你是芮玮,我却立时看出你是我的哥哥,虽然你尽量装是芮玮,但你笑容永远学不象芮玮!”

轻叹了口气,接着又道:“你看上哈娜姐,将我俩安置另处,我便知你的用意,吩咐哈娜小心提防,是我教她,非明正言顺娶过去不可,谁知为此竟害了林姑娘,却非我所料想到的!”

简召舞怒叫道:“好个亲妹妹,助同外人算计哥哥来了!”

简怀萱道:“实在我不应再喊你哥哥了,你害死母亲,二哥,我岂能再认你,你……你的行为……”

她无法在众人面前斥骂同父异母的哥哥!

简召舞叫道:“我的行为纯是自卫,我不杀你母亲、兄弟,便要将被他们害死!”

简怀萱一叹走开,实不愿再与他面对面说话。

黎淑全道:“简召舞,你当私藏两位女人便无人知吗?要知天下事除非己莫为,鲜有不被人知者。

“怀萱妹本与我有过一面之识,和她相见才确知你是天池府的简召舞,并非掌剑飞芮问夫的儿子。”

“亏怀萱妹大义凛然,共思揭你罪状之计,但因你势力过于雄厚,不敢轻举妄动,今天固长老、单长老、简长老已去,你失了得力的翅膀,正好来细细一算!”

简召舞自知铁证俱在,不再争辩,索性无赖道:“算又怎地,不算又怎地,大不了一死而已,但我一死,你只做个苦守闺寂的活寡妇了,还有我的现任妻子,你还好,尚有位咱们的女儿伴你!”

这番话不啻完全承认了自己的罪状,顿时举众人大哗纷纷道:“决杀了这恶贼替老帮主报仇。”

“五马分尸或是凌迟,决不让这种恶贼死得痛快”

简召舞大笑道:“我的大帮主,我的活寡妇,快下命吧,别让大家等的慌!”他不愧一代枭雄,至此地步反而若无一点事般。

黎淑全一怒正要下令,林琼菊突然幽幽喊道:“姐姐,你……”

她俩是同病相怜人,黎淑全焉有不知林琼菊喊自己的心意,是不忍教他惨死眼前。

尤其林琼菊更伤心自己的女儿,才满月就失去了自己的父亲!

黎淑全望了一眼林琼菊痛苦的神色,叹道:“押下去!”

众人虽是不甘心不就地处决简召舞,却也不敢有所表示,黎淑全接任帮主时,治例甚严,现在虽然隔了一年,要任帮主,余威仍在。当下几名帮众过来抬去简召舞,同时也抬走吴南天的尸首,草草掩埋。

林琼菊道:“姐姐处置他……”

黎淑全道:“我也做不得十分的主,此间事最大功臣是芮公子。咱们还是请问芮公子意见如何?”

抬头向芮玮望去,看到那付完全相像却显笃实的面孔,心里不禁感慨万干。

暗忖:“这全是命运作弄,不先识他于前,何致于会被那恶贼迷住,也不会造成今日之局面!”

但她不怪芮玮,只怨“命”之一字!

芮玮摇头道:“我无意见。”

虽然简召舞于他有不浅的仇恨,一当想起母亲,就不忍她另一个儿子横死。

寻思:“大概简召舞还不知真正的母亲是谁,只当简春其前妻刘杏水所出。”

在简家家谱上记载“玉掌金蝶”刘杏水难产而死,遗子简召舞。

其实刘杏水难产不错,却是母子双亡,那一遗子是简春其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3章 真帮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