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94章 大战前

作者:古龙

腊月,寒风凛冽,吹在脸上就似无数的小针在刺一般,路上行人莫不缩肩躬腰,虽着重裘,仍不减寒瑟之态。

君山又名湘山,亦曰洞庭山,在湖南岳阳县西南洞庭湖中,正对县城西门之岳阳楼。

岳阳楼,历来游客最胜之名迹,此时却因寒冷,除非高雅之士,绝少一般凡俗游客前来,显得冷清清的,不似一个天下人氏向往之地!

随着岳阳楼之冷落,君山更少游客,尤其这天腊月十五,天气出奇的冷,不见一个岳阳楼头的游客有意泛舟游湖。

湖旁的舟子们,早也知道这种天气,难得游客有兴,大多睡在家里未出来做生意,就那没家的,也躺在舟里,裹着厚被,呼呼大睡。

但在君山,一早起就有一位英气逼人的青年英雄坐在一座庙前的石阶上垂目打坐,身上只着夹衣长袍,看他那样儿虽是书生打扮,却因这种天气穿那点衣服能挺着腰杆直坐,便知是江湖豪侠之士。

他——前来赴约的芮玮,在昨天晚上就单人泛舟君山,一晚睡在湘妃庙里,清早出庙静候。

坐到响午时分,吃了干粮,忽见十数人行来,芮玮精神一振,腰杆挺得更直。

他只看清来人中有如梦大师即知十数人皆是太阳门的前辈人物,便不细看,垂目暗暗调息,等待即将来临的剧斗。

如梦大师也看清庙前坐的芮玮一人,冷笑了笑,道:“各位稍待。”

一位头大躯短的白发老头道:“怎不见月形门的来人?”

如梦大师道:“我去问问便知。”

那十数人未去注意芮玮,站定后互相谈笑,仅如梦大师一人向芮玮走来。

如梦大师尚未走近,芮玮睁眼道:“大师好。”

如梦道:“你此来可是代表月形门弟子?”

芮玮道:“正是。”

如梦冷笑道:“你的同门躲在那里?”

芮玮摇了摇头。

如梦重重一哼:“怎么,不敢出来嘛!”

芮玮道:“非是不出,此时此地,月形门弟子仅我一人!”

如梦不觉一怔,忽地大笑道:“月形门弟子死光了么?难只剩下你芮玮一人。”

这一笑,引起后面十数人注意,纷纷走来。

芮玮仔细一打量,其有七位年龄不下固鹏的老者,另外九人年纪有的和芮玮相仿;有的中年;有的半百老头,却比那七位老者小很多。

其中芮玮只认识一人,即曾当过高寿侍卫领班的年轻人——萧风,他跟在那头大躯短的老者身后。

芮玮道:“接到太阳门柬邀者仅我一人。”

如梦怒道:“莫非你自信一人英勇无匹,故不通知同门!”

芮玮笑了笑,默不作声。

如梦大怒道:“姓芮的,今日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忽见萧风跳出,向如梦一揖道:“师父,您老不必生气,由晚辈来照料他。”

转首笑道:“师父,咱们今日劳师动众,实在屈了。”

那头大躯短的老者正是萧风之师“拳剑无双”,很不高兴道:“老夫远出西藏,倘若会的这么个人,果真屈了!”

言下深怪如梦大师把自己从西藏请来。

“拳剑无双”师徒两人一句夜郎自大,如梦便不作声,心想:你们认为我请你们来,大大委屈,倒要看看你师徒俩如何摆布芮玮。

当下一话不说,退后数丈之外,那意思让萧风出头。

萧风得意道:“若说月形门弟子只这姓芮的一人,实不必众位师伯、师叔前来,就我萧风一人可以教他姓芮的知道太阳门弟子的厉害!”

望望七位老者身后八位与自己同辈的师兄弟道:“就各位大哥也不必来了。”

好象只他萧风能干,约会他一人到了就够了。

众人只当萧风熟知芮玮的身手才如此自信,心想果真如此,巴巴赶来,实在有气,若不看她如梦大师尚在场,早已拂袖而去。

萧风口头上逞完能,走近芮玮,芮玮不理他一直走来,坐在那里,动也不动。

众人见他目光平视,还当他知道萧风武功不弱,吓呆了呢!

萧风离芮玮五步站定,笑道:“老弟,高府一别,敢情学了不少高招吧。、”

他年龄比芮玮大上二、三岁,不客气亦是含着讥讽意味的称芮玮老弟。

芮玮根本不理他,目光虽是平视,却不是看的他,忽然脸色一变,轻声一“啊!”

萧风哈哈笑道:“别怕,别怕,我姓萧的虽知你的斤量到底多少,却也不会一上来就动手,站起来吧,把你所学的高招在肚子里好好复习一遍。”只以为芮玮怕了自己。

那知芮玮没听他说话,大声道:“你别来!”

萧风一怔,心想他跟谁说话?

众人却已注意到远处奔来一人,回头望去。

那人奔到,听芮玮叫自己别来,陡地停住。

萧风随着众人望去,看清来人,惊喜道:“原来是莫野妹子!”

素心站了一刻,终又缓缓走来,众人除如梦大师外,摸不清来者与谁有关系,是以并不阻止。

只见素心经过众人身旁,走到萧风前面。

萧风含笑道:“你来做什么?”

素心一直走过他身旁,却向芮玮招呼道:“大哥,你为何一人前来,连我也不告诉一声?”

萧风一句话没着落,大是难堪,继又想起芮玮实是莫野以前的爱人,怒火中烧道:“妹子,你忘了此人曾令你自杀不遂!’素心这才注意到他,回身道:“萧大哥,你也来了。”

一一声“萧大哥”喊得萧风脸色好看起来,芮玮突道:“野儿,你认识他么?”

素心点了点头道:“那年,江湖上不见你踪影,我只当你体内毒发,便不想一人独活世上,投江自尽,却被这位萧大哥救起,我无意世上,屡想再度自尽,这位萧大哥心好将我送至慈悲庵。”

芮玮哦了一声,向萧风抱拳道:“多谢大哥。”

心想:“野儿为我自杀不成,到了慈悲庵索性出家为尼,却又放心不下高伯父,托他保护,此人说来对野儿有恩,我不该对他无礼。”当下便站起来一揖。

萧风冷笑道:“现在莫野妹子来了,倒教我不好对你如何。”

那意思本要芮玮在众人面前惨败,现在看在素心脸上不好再出手一斗,其实不知因素心之来救了他一命,否则他不知高低的攻打芮玮,一个失手准死无疑。

芮玮不同他争词,叹道:“这是月形门之事,你非月形门弟子,我自不愿牵累你进去,任何人我也不愿牵累,你不见只我一人来么?”

素心摇头道:“很多人就要来了!”

芮玮惊道:“谁?”

心想:“只因月形门弟子只我一人知道君山之约,虽应通知固鹏他们,却不知他们去了何处,那有谁来相助自己?”

蓦见一大群人走来,领先皆是女子,有:白燕她们,简怀萱、呼哈娜、黎淑全更同林琼菊率铁网帮数十精锐。

芮玮暗暗摇头,心想:“我就怕牵累你们,事先不动声色,悄悄而来,唉!那知你们还是来了!”

原来自那日芮玮接到海龙王欧阳龙年代传的柬邀,便猜下柬之人定是如梦大师以及隐世的太阳门魔头。秦百龄虽是太阳门掌门,不足为患,但那百年禁制解除,更被如梦大师相请隐居太阳门魔头纷纷出世,声势便就完全不同。

芮玮心知除了固鹏他们能助自己外,白燕她们不说相助自己无多大用处,她们非月形门弟子,牵累到这两大门派世仇中实不合算,故不告诉她们,宁愿自己一人赴约。

但他一走,黎淑全便知他来赴约,告知素心、白燕,只要与芮玮有关的人怎放下心,不谋而同的齐来相助,就桃根、银月、菊吟,因芮玮解围之恩,亦自愿相助。

芮玮见她们来了,便也不好再说什么,总不能人家好心前来相助,反而大声斥责,这样未免太不通人情。

正其时,三条人影相继掠过黎淑全等人,刹那间冲至湘妃庙这里,如梦大师见来人轻功不弱,喝道:“谁!”

前面是位老年女人,叫道:“老相好,快来救你夫人!”

只见她奔到太阳门七位老者群中,躲在一位独目老者的身后。

如梦大师及六位老者不由都向独目老者看去,皆想:“李师弟素恶女人,生平不近女色,怎么有了夫人啦?”

只见那独目老者苍老的脸皮上也透出红色,斥道:“张玉珍,你胡说什么,走开!走开!”

那老年女人正是还俗的张玉珍,她抓住独目老者后摆,叫道:“连中,一夜夫妻百日恩,咱们几月夫妻,不能见死不救呀!”

那独目老者还真忘不了那几月的露水之情,张玉珍是他生平第一个接近的女人,不见着罢了,既再相见,不克自禁,张手一挡,喝道:“站住!”后面二人同时站定,一个道:“阿玉啊,你今天非赔我妻子不可。”

另一人道:“贱货,纵你找来所有相好,我亦不饶过你!”

二人说罢,一个举起一柄似人像玉石兵刃劈去,另一个一剑刺去。

二人向张玉珍招呼,但因独目老者挡在张玉珍身前,齐向他身上劈、刺而来。

好个独目老者面临两大绝招丝毫不慌,双掌箕张分向两般兵刃抓去,只见出掌迅捷,其势后出先至竟托住那两人的手腕。

那两人只觉持兵刃的手腕被烧红的热铁一烫,呀的一叫,急忙撒手后夺。

独目老者举手间抢下二人兵刃,得理不让人,一手持玉石兵刃,一手持剑,分向那二人急劈,急刺。

他出招端的迅捷,招式是那二人向自己劈、刺而来的同一招数,声威却陡增倍余。

那两人陡遭强敌,惊怔之下,本能的武功大打折扣,眼看要被独目老者击毙,芮玮大喝掠来,金掌一出,横扫一记。

芮玮左掌出招之快,天下再无一人赶得上他,独目老者虽是太阳门百龄长老之一,只觉来敌金掌之功快得难以想象,竟是收招不及,被他从两手腕问扫过。

芮玮左掌不但快,功力更是雄厚浩深,独目老者怎抵受得住那一扫,一声惨叫,双手夺来的兵刃脱手飞出。

只见玉石兵刃以及那把普通宝剑如箭射去,玉石兵刃是件奇门兵刃,兵刃之主舍不得一个筋斗迫去,宝剑之主却不希罕,稳站原地。

独目老者被芮玮一招间扫断腕骨,痛得脸色煞白,垂手急退,神色惊骇得莫可名状。

那宝剑之主突然叫道:“小兄弟!”

芮玮一招震摄住所有在场之人,一时敌人虽有十数人之多,却无一人敢再轻易向他出手,是故他从容转身,抱拳道:“郭前辈!”

那使剑之人即是不归谷中食毒蛇头以解金菊花毒的“邪剑”郭少峰,他自被芮玮配方彻底治好不毒伤,离开不归谷便寻张玉珍报那毒害之仇。

他瞎目之仇因芮玮之故,不再向芮玮大师伯刘忠柱报仇只寻张玉珍,而刘忠柱也正迫张玉珍不休,变成他两人同心合力追寻张玉珍了。

此时那玉石兵刃之主追回兵刃掠来,芮玮又一抱拳道:“大师伯!”

刘忠柱手抚他妻子玉石之像,笑道:“原来是你,你武功大有长进呀!”

张玉珍却是不信芮玮武功突然高到难以置信的地步,她被刘忠柱、郭少峰两大高手追赶不已,日日尤如丧家之犬躲躲藏藏,这大来到岳阳楼附近更被迫得首尾不离,却偶然发现独目老者李连中随同十余人泛舟向君山摇去。

李连中从不近女色,在张玉珍年轻时亦被她迷惑住,而将生平绝技煞手三招传给她。张玉珍发现老相好,知道李连中武功甚高,对自己感情并未破裂,便也随后乘舟逃来好求他庇护。

岂知李连中武功银样腊枪头,竟被芮玮一招断双腕再也不能相护自己了,张玉珍生性婬荡却又薄情寡义,与她来往过的人,她从不记在心上,李连中为她受伤,她是望也不望,只暗笑他武功差劲。

张玉珍只当李连中差劲,不信芮玮真有什么出奇的能耐,心中不服,走上前道:“臭小子,你武功大有长进呀?”

她学刘忠柱口气赞芮玮,脸上笑吟吟地走向芮玮,芮玮心知要搞鬼,却也不惧。

但等她走近,张玉珍才一抬手,金掌飞快伸出,捏住她左手腕脉,张玉珍本想暗袭芮玮,在众目腰腰下一显威风,那知暗袭不着反被芮玮抢先制住。

芮玮道:“张玉珍,我仍尊称你声前辈,请问红袍公,蓝髯客两位前辈的性命,你要如何偿还?”

张玉珍虽只左腕脉被制,全身却动弹不得分毫,此时才知芮玮武功已到出神入化的地步,谁也救不了自己了,心想自己一生作恶多端,就此被杀也不算冤,惨然道:“臭小子,杀人填命,不必多问!”

芮玮道:“我本应替红、蓝两位前辈报仇,但大师怕要杀你,郭前辈也要杀你,我不要报仇,他两位老人如何泄恨!”

说着,金掌一挥,轻喝:“大师伯,接着!…

张玉珍被芮玮推出,浑身酸麻得举步不了,直向刘忠柱身前跌去,刘忠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4章 大战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玄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