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玄录》

第95章 大战后

作者:古龙

黎淑全拍手道:“到底来了。”

芮玮侧首问道:“可是你找来三位长老?”

黎淑全笑道:“我一见太阳门下的战书,即令所有帮众访查三长老的去处,幸亏三位长老率门下弟子目标显明,你动身前来赴约,便被帮众找到了。”

固鹏道:“君山之约实是所有月形门弟子应赴之约,掌门不该一人单身赴约。”

芮玮道:“晚辈何德何能,岂敢当得本门掌门之称。

单鹤道:“咱们离开鹦鹉洲后,其后一切变故不知,由来报铁网帮众细诉的详详细细。”

简虎道:“你胸上既有月形之记,又精通本门两大绝技,更且万老掌门的四照神功谱在你身上,实当得掌门一职。”

原来那天芮玮向他们出示的即是四照神功谱,此本绢册固鹏他们皆都见过,心知亦是万老掌门的遗物。

万有全死后神谱失踪,月形门弟子不知那神谱在万掌门女儿手中,否则早已争夺。

万有全也知自己死后,神谱上记载的天下奇学可能导致门下弟子的火拼,暗暗交给未学武功的爱女身上,当作万家陪嫁之物。

谁会想到万有全会将一本神谱交给不会武功的女儿,那女儿嫁后带走神谱,遵父遗命,把神谱当作代代相传、传女不传子的陪嫁物,除非遇着万家之人再交出来。

传到高莫静母亲手中,奇缘凑巧,竟让从小好静的高莫静练会无人练会的四照神功。

固鹏他们因见简召舞手持掌门遗物玄龟集便尊他掌门,又见芮玮也有掌门遗物,照说也该尊他掌门,但在那时,两人之中实不知帮谁的好。

他们为难之下,干脆退出,免得是非不清,帮错了人。

既得知去后发生的经过,才知芮玮是真正的月形门弟子,简召舞只是从黎淑处全骗走一本玄龟集,行为尤其卑鄙,便不齿简召舞的为人,根本不认他月形门弟子了。

他们听铁网帮徒说,芮玮独赴君山之约,深佩他敢负下月形门重担,不顾性命的单身赴约,更证明他不但是真正的月形门弟子,而且忠心耿耿于月形门。

于是三兄弟不约而同的在心中尊他芮玮为掌门,一来到固鹏先喊芮玮掌门,单鹤、简虎心中也不反对。

芮玮见三人意识,不再推辞掌门之称,抱拳道:“非是我未先通告三长老君山之约,实因我不知如何去找三位长老的去处,而约期将届,便一人前来。

固鹏道:“幸亏咱们赶得及,否则……”

“吃心怪魔”喝道:“赶得及又如何,不过多添三条老鬼而已。”

固鹏认得他,冷笑道:“刘大鹏,你还没死呀!”

“吃心怪魔”刘大鹏道:“老夫养心有术,所有老友不死绝,我是不死的!”

固鹏深悉他吃人无算,骂道:“恶贼,你一日不死,世人便不安字”

单鹤跟道:“什么养心有术,以心养心,恶贼,你吃得人心够上车载斗量。”

刘大鹏大口裂到两旁,几有一尺呵呵笑道:“今日再吃三颗百龄之心,我刘大鹏可以活上三百岁了。”

如梦大师见目前情势,已方仍占优势,此时攻击最好不过,不然芮玮再来帮手,可就不好了,下令道:“此时就战。”

一声呼啸,告诉数百弟子开始攻杀,心想已方人多,不怕围不死区区数十人之数。

固鹏跟着也是一声呼啸,啸声一毕,君山四周围来了比在场人数还多出数十倍的人来。

固鹏大喝道:“大玄圆阵!”

他三兄弟的弟子训练有素,即以众多之数围个圆圈四下游走,不让任何一人脱逃出去。

如梦大师见状暗暗心惊,厉喝:“攻出去!”

顿时数百名弟子齐向四面攻出。

如梦等七人同时采取攻势,好与数百弟子会合,先破圆阵。

然则芮玮他们不是死人,一一挡住。

只见分成十余处战起来,这情形形成外面一圈猛攻,里面一圈猛斗,内外不相联合。

芮玮一人接战如梦大师、刘大鹏、“拳剑无双”及另一位百龄老者,他以一敌四,手中鱼肠剑挥舞出层层白光,或攻或守,战得如梦大师他们四人,不敢分出一人来助门下弟子攻破大玄圆阵。

独目老者李连中腕骨已断,躺在地上不能战,还剩下三位能战的百龄老者,却恰好与固鹏、单鹤、简虎三人接上手。

另九位最多半百的太阳门弟子,武功还不如百龄老者,他们被丑老尼、白燕、银月、桃根、菊吟五人各截一个。

无影门武功出奇之处独胜太阳、月形门两门绝学,五人战下去要胜对方,可说不用一百回合。

刘忠柱、郭少峰各战一位半百的太阳门弟子,他两人功力深厚,剑法一正一邪,皆是正邪剑法的颠峰,“中州神剑”之名得来不易,胜一位太阳门弟子绰绰有余,“邪剑”郭少峰天下知名,剑邪招怪使那名太阳弟子有守无攻。

黎淑全、素心两人功力弱,合战一名年轻的太阳弟子,剩下萧风,此时阵中再无强手,芮玮这方仅有简怀萱、林琼菊两人与他相抗。

可是她两人怎堪大用,简怀萱还好,林琼菊更弱,若非数十名铁网帮众助战,只怕不数招便被萧风击毙。

萧风战得轻松,穿插数十名铁网帮众间,每出一招必杀一人。

阵中惟有呼哈娜一人无人与她相战,还得两名铁网帮徒保护她,她东望望,西望望,心中一点不怕,反觉双方战得十分有趣。

那两名帮徒,见兄弟们一一死在萧风手里,忧急万分,可又无人分出手来相助他们。

战争延续下去,只见死的死,伤的伤,阵内伤亡比较少,阵的四周伤亡却大。

原因固鹏三人的弟子大玄圆阵守的十分严密,而攻来的末代太阳门弟子乌合之众,你攻一个,我攻一个,全分散开了。

他们武功虽不下固鹏他们的数百弟子,人数也差不大多,但一个有组织配合玄奥的阵法,一个无组织乱杀乱攻一阵,怎是敌手,大玄圆阵几转之下,阵法范围越来越小,而末代太阳门弟子及慈悲庵的女尼越死越多。

几十招下来,萧风杀得数十名铁网帮众。仅剩下不满十人了,身在其中的简怀直、林琼菊,眼见帮众为保护自己两人死亡如此之众,内心是惶急不安。

只要再死几位帮徒,她两人便有性命之忧,萧风杀的威风,只当已方大占优势,稳操胜券,却不像只他一人威风,只他一人得意,别的同门是没有一个占得分毫优势。

郭少峰邪剑出奇制胜,杀死对手,见简怀萱这边危急,大喝一声掠来。

他一加入,萧风得意不了啦,萧风不是郭少峰的对手,郭少峰几记怪便制得他手忙脚乱。

如此一来,简怀萱、林琼菊二人空下手,未死的铁网帮徒救助尚未气绝的同伴。

简、林二人自知武功大差,谁也不需她两助手,变成与呼哈娜站在一起,张望观赏了。她两人不像呼哈娜看的高兴,眉心紧锁,密切注意战势的发民心知这一战关系众人的存亡。

芮玮金掌之剑一当施展海渊八剑神威大振,起先他以普通剑法与如梦四人战个平手,一换海渊八剑立占绝大的优势。

只见他三剑一出后第四招洪水剑,凶如洪水泛滥之势,“噗”的一声刺入敌人胸膛。

如梦大师、刘大鹏、“拳剑无双”大惊后退,只怕芮玮下一剑便轮到自己,正其时,一声大喝道:“统统住手!”

固鹏一掌击退对手,忽听,口梦大师道:“太阳门住手!”

固鹏不愿在对方此时袭击,便道:“请掌门下令。”

他不是提醒芮玮,而是告诉数百弟子听掌门之命,因他心知芮玮也一定下令住手,果然芮玮即道:“月形门住手!”

心想:“谁在说统统住手?”只觉那声音好象听过。

如梦大师亦不知先前说话那人是谁,只因此时情况不利,暂缓下来最好不过,乘机下住手令,否则平白下住手令,便是承认输了。

在双方停下手后,便见大玄圆阵开出一条缺口。

只见走进两人,一位是秦百龄,一位是简召舞,芮玮见他两人一起,便知秦百龄是简召舞救的,同时知道适才大喝之声乃秦百龄所发,难怪听来耳熟。

固鹏他们弟子因见简召舞,所以自动让出缺口,到底简召舞做过他们掌门,虽知他现在不是掌门,余威仍在。

其实他们不怕有人进去,再多人进入大玄圆阵,除非象芮玮四照神功神奇外,是无法轻易破得了阵的,就是如梦大师不接战芮玮他们,要想突围也需数个时辰。

一当芮玮看清秦百龄剩下一臂抱着的小孩,脸色顿时惨变,心知什么事将要发生了。

秦百龄远离芮玮他们数丈外站定,他怕芮玮突然来抢臂中所抱的小孩,距离太近危险太大,很可能被芮玮一掠而走,这样远离数丈,芮玮就不可能一下抢到手。

秦百龄独臂举起小孩道:“月形门弟子听了。”

众人不禁齐向那小孩看去,此时除了秦百龄身旁的简召舞,”尚无人知道那小孩是芮玮失踪年余的儿子——芮纪野。

如梦大师不知秦百龄要搞什么鬼,但知此人鬼计多端,心有极佳的意图,此时此地出现,实是本门这幸。

秦百龄道:“固长老,请问月形掌门现在是谁?”

固鹏见简召舞出现,想起他的为人便气不过,以为秦百龄要利用他压制场中情势,便即大声道:“简召舞掌门已废,现下掌门芮玮。”

秦百龄道:“既立掌门,那有轻易废弃之理?”

固鹏愤恨道:“以前咱们兄弟三人错识他简召舞,其实以简召舞的人格,猪狗不如,怎配做一代掌门!’’

简召舞冷笑道:“固老匹夫,你现在就再教我做掌门,我还不屑当呢!秦老,咱们别同他们罗嗦,言归正传。”

秦百龄道:“固长老,你可认得这个小孩么?”

简召舞接道:“便是你所认的掌门之子!”

举凡月形弟子闻言大惊。

固鹏颤声道:“掌门,那小孩可是令郎?”

心想:“果真是的话,今天的情势立改,只怕无法消灭世敌了!”

他见大大的优势将要平白放弃,心中激动的很。

芮玮初见秦百龄臂中小孩脸色惨变,既知秦百龄此来之情,脸色努力恢复正常,含笑道:“固长老,你请问吾妻白燕,问她可是我的儿子。”

白燕不等固鹏来问,便道:“贵掌门之子现在只有半岁左右。”

固鹏一听芮玮之妻如此说安下心,因秦百龄挟制小孩起码四岁以上了。

简虎性子精鲁,骂道:“他妈的,狗小子,那里找来的野孩子冒充咱们掌门之子!”

他骂秦百龄狗小子没有错,只因以他年龄实比秦百龄还大数岁,喊他小子资格足够。可是称那小孩野孩子就错了。只因那小孩的确是他掌门之子——芮纪野。

素心明白芮玮的儿子落在秦百龄手中,辩解道:“简长老,纪野是个又乖又好的孩子,绝不是野孩子。”

她根本不知芮纪野顽皮不顽皮,但因纪野之名为纪念自己而取,无形中对未见过面的纪野有了爱意。

简虎傻呼呼道:“纪野是谁?”

素心关切的望着芮纪野道:“便是秦百龄手中的小孩,贵掌门芮玮之子。”

简虎呀的一叫,心知自己骂错了。

芮玮道:“野儿,不许乱说,那不是我的儿子,亦不是纪野,我的儿子现在少华山谷底,跟你姐姐一起。”

秦百龄哈哈笑道:“芮掌门,你不承认,那好,就当他野孩子吧,野孩子,狗杂种,看我摔不死你!”

一声“狗杂种”芮玮脸色微变,再听要将他摔死,脸色大变。

素心看得清楚,大叫道:“秦百龄,你敢!”

秦百龄故意作势,并非真摔,他要以芮纪野要挟月形门弟子,岂敢把这大好人质杀死!

芮玮故意不在乎的大声道:“秦百龄,你摔呀,是我儿子我就不会舍得让你摔了!”他宁愿儿子被摔死,也不愿失却灭亡太阳门的优势。

秦百龄怒喝道:“好,看我摔给你看!”

抓住芮纪野双脚,手臂一抢,可怜芮纪野还以为秦伯伯在跟自己玩呢,一点不怕,转得格格直笑,小手拍个不停:“秦伯伯,转快点。”

这可急坏了素心,急呼:“停下来,停下来,有话好商量。”

黎淑全也叫道:“住手!”

秦百龄倒提芮纪野,静候其变。

黎淑全走来道:“掌门,我知道那小孩是你儿子。”

芮玮摆头连连否认:“不是,不是。”声音却微微颤栗。

黎淑全摇头叹道:“你曾向我说过有个儿子落在秦百龄手里。”

不错,芮玮确曾说过,这件事除了固鹏他们外,甚多人知道。

芮玮不能否认这点,却道:“我儿子已被秦百龄害死,眼下此孩并非吾儿。”

黎淑全道:“可是那日你并未向咱们说过纪野已死,唉,掌门,今日之事只有暂休,看他秦百龄意慾如何?”

芮玮心知今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5章 大战后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