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剑客无情剑》

第11章 天外来救星

作者:古龙

独眼妇人听有人在屋子外面呼叫,抢了出去,皱眉道:什么事如此大惊小怪的?

那人道:我方才见到铁面无私赵正义,他说那姓铁的就在---

他一面说着话,一面已推门走了进来,说到这里,忽然怔住,因为他已发现要找的人就在屋子里。

独眼妇人格格笑道:你想不到吧!

那人长长吐出口气,道:赵正义说他在龙啸云家里,想不到---

他一把抓住独眼妇人的手,道:大嫂,你们是怎会找到他的?

独眼妇人道:这是龙神庙老乌龟来报的讯,说他已和李寻欢往这条路上走来了,我们一路寻到这里,本还碍着李寻欢,不便妄动,谁知他竟和李寻欢分了手。

瞎子阴恻恻笑道:这就叫天夺其魂,鬼蒙了他的眼睛!

最后赶到的那人疾装劲服,八个人中只有他不改江湖豪客的打扮,身后斜背一柄梨花大枪,比他的人还高出半截。

过了很久,那江湖客一跃而起,瞪着大汉大喊道:铁传甲,你还认得我么?

铁传甲点了点头,黯然道:你好--

那江湖客应声道:我当然很好,边浩平生不做亏心事,也用不着躲躲藏藏的不敢见人,日子至少总比你过得开心些!

麻子怒道:三哥,你还跟他×嗦什么?快开了他的胸膛,掏出他的心来祭大哥在天之灵,不就完了么?

边浩沉着脸道:老七,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兄弟要杀人,总要杀得光明正大,不但要叫天下人无话可说,也要叫对方口服心服。

瞎子悠然道:不错,我们既已等了十七年,又岂在乎多等一时半刻。

他将这句话又说了一遍,别人也就不能再说什么了。

独眼妇人道:那么老三,你的意思还想怎么样呢?

边浩道:我们不但要先将话问清楚,还要找个外人来主持公,若是人人都说铁某人该杀,那时再杀他也不迟。

麻子跳了起来,大吼道:还要问个鸟,我就不信还有人会说他做的事不该杀!

瞎子冷冷道:既然没有人会说他不该杀,问问又有何妨?

麻子咬了咬牙,厉声道:你--你想找谁来主持公道?

边浩道:我们找的人非但要绝对大公无私,而且还要和中原八义及铁传甲双方都全无关系。

独眼妇人皱眉道:你找的究竟是谁,快说吧。

边浩道:第一位就是铁面无私赵正义,此人可算是---

铁传甲忽然惨笑道:你们用不麻烦了,快杀了我就是!我自问昔年确有对不起翁天杰之处,如今死而无怨!

独眼妇人冷笑道:听他的口气,好像对赵正义还有所不满--

瞎子淡淡道:赵正义既然曾找过老三报告他的行踪,自然和他有些过节,又怎会为他主持公道?

边浩道:纵然如此也无妨,除了赵正义之外,我还找了两个人。

瞎子道:哦?

边浩道:这两人一个是在大观楼说铁板快书的老先生,可说是此道第一名家,却和江湖中人全无关系,另一个是初出江湖的少年--

独眼妇人道:初出江湖的毛头小伙子,懂得什么?

边浩道:此人虽然初出江湖,但性格刚强,一介不取,可说是条铁铮铮的汉子,我和他相识虽才两天,但确信他绝不是油滑的小人!

独眼妇人冷笑道:相识方两天,就能看得出他是不是好大了么?看来你这么喜欢乱交朋友的脾气,竟到今天还未改。

她忽然怒吼着道:昔年若不是你将这姓铁的带回来,说他是好人,我们又怎会和他交朋友,翁天杰又怎会死春也手里?

边浩垂下了头,也不敢说话了。

瞎子却道:无论如何,找几个人来作公证,这主意总是不错的,中原八义总不能胡乱杀人。

他笑了笑,又道:老三既然已将人家请来了,我们总不能让人家站在雪地里喝西北风吧。

独眼妇人动容道:人已经来了?

边浩苦笑道:我本来是想他们一下请到龙啸云那里去,当着大家的面,将此事作一了断的,不想大嫂已将铁某找来了。

独眼妇人默默半晌,霍地拉开了门,大声道:三位既已来了,就请进来吧。

铁传甲抱定主意,再也不肯睁开眼睛,此情此景,他实在不愿再看那铁面无私赵正义一眼。

他已抱定主意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说。

只听脚步声音,果然有两个人走了进来。

第一人脚步沉稳,下身显然很有功夫,南拳北腿,赵正义是北方豪杰,功夫大半都在两条腿上。第二人的脚步很重,却很浮,走进来时,还在轻轻喘着气,这人身上就算有武功,也好不到哪里去。铁传甲并没有听到第三个人的脚步声。

难道第三个走路时居然连一点脚步声都没有?

那瞎子似乎站了起来,传声道:为了在下兄弟昔年的一点恩怨,无端劳动三位的大驾,已是不该,又害得三位在风雪中枯候多时,更是该死,但请三位恕罪。

他说话的声音永远不急不徐、冷冷淡淡,谁也听不出他说的是真心话,还是意存讥讽。

只听得赵正义的声音道:我辈为了江湖公道,两肋插刀也在所不辞,易二先生何必客气。

这人只要一开口,就是光明堂皇的话,但这种话铁传甲早已听腻了,简直想作呕。

又听见一个很苍老却又很清朗的声音道:老朽虽不过是个说书的,但平日说的也是江湖侠士们风光霁月的行径,心里更久已仰慕得很,今日承蒙各位看得起,能到这里来,更是三生有幸。

瞎子冷道:只望阁下回去后,能将这件事的是非曲折,向天下人原原本本地说出来,我兄弟就得益非浅了。

那说书的赔道:这一点老朽更是义不容辞,老朽必定会将今日所见,一点不漏地说出来,边三爷找老朽来参与此事,也就是这意思。

铁传甲这才知道边浩找这人来的用意,他也不禁在暗中佩服边浩办事之周密,什么事都想到了。

突听独眼妇人道:不知这位朋友贵姓大名,能否见告?

这句话显然是对第三个人说的。

但第三个人并没有开腔,边浩却道:这位朋友素来不愿让别人知道他的姓名--

瞎子冷冷道:他的姓名和这件事并没有关系,他不愿说,我们也不必问,可是我们这些人的姓名,他却不能不知道。

边浩立刻就道:我们本有八兄弟,昔年承江湖抬爱,氢我们叫做中原八义,其实这也不过是朋友的抬爱--

瞎子忽又截口道:这并不是朋友们的抬爱,我兄弟武功虽不出名,相貌更不惊人,但平生做的事,莫不以义气为先,绝没有见不得人的。

赵正义大声道:中原八义,义薄云天,江湖中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那说书的也拍手道:中原八义,好响亮的名字,这位老先生想必就是大义士了。

瞎子道:我是老二,叫易明湖,昔日人称神目如电,可是现在---

他惨笑了几声,嗄声道:现在我的名字叫有眼无珠,你记住了吧。

说书的赔笑道:在下怎会忘记。

卖野葯的郎中道:我三哥宝马神枪边浩你已见过了,我行四,叫金风白。

说书的道:听阁下口音,好像是南阳府的人。

金风白道:正是。

说书的道:南阳府一贴堂金家葯铺,是几十年的老字号,老朽小时也曾吃过一帖堂的驱虫散,不知阁下--

金风白惨笑道:连万牲园的少东都已在卖鸭脚,还提什么一帖堂呢?

说书的失声道:万牲园?莫非张老善人的公子也在这里?

金风白道:嗯。

说书的道:是哪一位?

那卖酒的道:就是我这卖鸭脚的。

说书的长长吸了口气,似乎不胜惊讶,又不胜感慨。

麻子抢着道:我是老七,叫公孙雨,因为我的麻子比雨点还密。

卖臭豆干的道:我是老八,叫赴汤蹈火西门烈,现在果然是一头挑油汤,一头挑烈火,卖的却是臭豆腐干。

说书的道:不知大义士在哪里?

公孙雨道:我大哥义薄云天翁天杰已被人害死,这是我大嫂--

独眼妇人道:我的名字可不好听,叫女屠户翁大娘,但你还是好好记着。

说书的陪笑道:老朽虽已年老昏庸,但自信记性还不错。

翁大娘道:我们要你将名字记住,并不是为了要靠你来扬名立字,而是要借你的嘴,将我们的血海深仇说出来,让江湖中人,也好知道其中真相。

说书的道:血海深仇?莫非翁大义士---

公孙雨压声道:这人叫铁甲金刚铁传甲,害死我大哥的就是他!

金风白道:我兄弟八人情如手足,虽然每人都有自己的事,但每年中秋时都要到大哥的庄子里去住上几个月。

张承勋道:我兄弟八人本来已经够热闹了,所以一向没有再找别的朋友,那一年三哥却带了个人回来,还说这人是个好朋友。公孙雨恨恨:这人就是忘恩负义、卖友求荣的铁传甲!

金风白道:我大哥本就是个要朋友不要命的人,见到这姓铁的看来还像是条汉子,也就拿他当自己朋友一般看待,谁--他却不是人,是个畜生!

张承勋道:过完年后我们都散了,大哥却硬要留他多住两个月,谁知他竟在暗中勾结了我大哥的一些对头,半夜里闯来行凶,杀了我大哥,烧了翁家庄,我大嫂虽然侥幸没有死,但也受了重伤。

翁大娘嘶声道:你们看见我脸上这刀疤没有?这一刀几乎将我脑袋砍成两半,若不是他们以为我死了,我也难逃毒手!

公孙雨吼道:那时翁家庄的人全都死尽死绝,就没有人知道是谁下的毒手,你倒说,这人的心黑不黑?手辣不辣?

金风白道:我兄弟知道了这件事后,立刻抛下了一切,发誓要找到这厮为大哥报仇,今日总算皇天有眼--皇天有眼--

翁大娘压声:现在我们已将这件事的始末说了出来,三位看这铁的是该杀,还是不该杀?

赵正义沉声道:此事若不假,纵将铁传甲千万万剐,也不为过。

公孙雨跳了起来,怒吼道:此事当然是真的,一字不假,不信你们就问问他自己吧!

铁传甲咬着牙关,嗄声道:我早已说过,的确愧对翁大哥,死而无怨。

公孙雨大呼道:你们听见没有--你们听见没有--这是他自己说的!

赵正义厉声道:他自己既已招认,别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那说书的叹息:老朽也读过三国,说过岳传,但像这种心黑手竦、不忠不义的人,只怕连曹操和秦桧还望尘莫及。

翁大娘道:既是如此,三位都认为铁传甲是该杀的了!

说书的道:该杀!

赵正义道:何止该杀,简直该将他乱刀分×,以谢江湖!

突听一道:你口口声声不离江湖,难道你一个人就代表江湖么?

这声音简短而有力,每个字都像刀一样,又冷,又快---

在这般屋子里,他至今才第一次说话,显然他就是那走路像野兽般,可以不发出丝毫声音来的第三个人了。

铁传甲心里一跳,忽然发现这声音很熟悉。

他忍不住张开眼来,就发现坐在赵正义和一个老者中间的,就是那孤独而冷漠的少年阿飞。

飞少爷?你怎会到了这里?

铁传甲几乎忍不住要惊呼出声来,但他却只是更用力地咬紧了牙关,没有说出一个字。

赵正义却已变色:朋友你难道认为这种人不该杀么?

阿飞冷冷道:我若认为他不该杀,你们就要将我也一同杀了,是不是?

易明湖缓缓道:我们将朋友请来,就是为了要朋友你主持公道,只要你说出此人为何不该杀,而且说得有理,我们立刻就放了他也无妨。

赵正义厉声道:我看他只不过是无理取×而已,各位何必将他的的话放在心上。

阿飞望着他,缓缓道:你说别人卖友求荣,你自己岂非也出卖过几百个朋友,那天翁家庄杀人的,你岂非也是其中之一,只不宗翁大娘没有见到你!

中原八义都吃了一惊,失声道:真有此事?

阿飞道:他要杀这姓铁的,只不过是杀人灭口而已!

赵正义本来还在冷笑着假作不屑状,此刻也不禁发急了。

大怒道:放你妈---

他急怒之下,几乎也要和公孙雨一样骂起粗话来,蛤屁字到了嘴边,忽然想起这句话骂出来并没有效。

而他冷笑着说话:想不到你年纪轻轻,也学会了血口喷人,好在你这片面之词,没有人相信!

阿飞道:片面之词?你们的片面之词,为何就要别人相信呢?

赵正义道:铁某自己都已承认,你难道没有听见。

阿飞道:我听见了。

这四个字未说完,他腰畔的剑已抵住了赵正义的咽喉!

赵正义身经百战,本不是容易对付的人,但这次也不知怎地,竟未看出这少年是如何拔的剑!

他只觉眼前一花,剑尖已到了自己咽喉,他既无法闪避,更连动都不敢动了,嗄声道:你--你想怎样?

阿飞道:我只问你,那天到翁家庄去杀人,你是不是也有一份!

赵正义怒道:你疯了。

阿飞缓缓道:你若再不承认,我就杀了你!

这句话他说得平平淡淡,就好像是在说笑似的。

赵正义满脸大汗黄豆般滚了下来,颤声道:我--我

阿飞道:你这次回答最好小心些,千万莫要说错了一个字。

阿飞腰上插着的那柄剑,人人都早已看见了,人人都觉得有些好笑,但现在,却没有人再觉得好笑了。

阿飞缓缓道:我最后再问你一次,这是最后一次了!绝不会有第二次--我问你,翁天杰是不是你害死的?

赵正义望着他那双漆黑得看不到底的眸子,只觉自己的骨都已冰冷,竟不由自主地颤声道:是

这是字自他嘴里说出来,中原八义俱都耸然变色。

阿飞忽然一笑,淡淡道:各位不必生气,翁天杰之死,和他并没有丝毫关系。

中原八义又都怔住了。

阿飞道:他只不过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一个人在被逼时说出来的话,根本就算不得数的。

中原八义纷纷喝道:我们几时逼过他?

你难道还认为这是屈打成招么?

他若有委屈,自己为何不说出来?

纷乱中,只听易明湖缓缓道:铁传甲你若认为我兄弟冤枉了你,此刻正好向我兄弟解释!

这话声虽缓慢,但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竟将所有的怒喝声全都压了下去,此人双目虽盲,但内力之深,原都还在别人之上。

铁甲紧咬着牙关,满面俱是痛苦之色。

翁大娘道:你若是无话可说,就表示自己招认了,咱位可没有用刀逼着你。

铁传甲长长叹息了一声,黯然道:飞少爷,我实在无话可说,只好×负你一片好心。

阿飞道:无论他说不说话,我都不想念他会是卖友求荣的人。

公孙雨怒吼道:事实俱在,你不信也得信。

翁大娘冷笑道:他不信就算了,咱们何必一定要他相信?

金风白道:不错,这件事根本和他没有关系。

阿飞道:我既已来了,这件事就和我有关系了。

翁大娘怒道:你算哪棵葱,敢来管咱们的闲事!

那樵夫大吼道:老子偏要伤伤了他,看你小子怎么样。

这人说话最少,动手却最快,话音末了,一柄斧头已向铁传甲当头砍了下去,风声虎虎,立劈华山!他昔年号称立劈华山,这一招乃是他的成名之作。铁传甲木头人般坐在那里,纵有一身铁布衫的功夫,眼见也要被这一斧劈成两半。

那说书的惊呼一声,只道他立刻就要血溅五步。

谁知在这时,突见剑光一闪,砰的一声,好好的一把大斧竟然断成两截,斧头当的跌在铁传甲面前。这变化虽快,但中原八义究竟都不是饭桶,每个人都瞧得清清楚楚,大家都不禁为之面色惨变,一声惊呼尚未出口,只见阿飞手里的剑一偏,手握剑背托着了那樵夫的下巴。

那樵夫仰天一个筋斗摔出,人也疼得晕了过去。

方才阿飞一剑帛住了赵正义,别人还当他是骤出不意,有些侥幸,现在这一剑使出,大家才真的被骇得发呆了。

他们几乎不信蔬有这么快的剑!

阿飞此时却已若无其事地拉起了铁传甲的事,道:走吧,我们喝酒去

铁传甲竟身不由已地被他拉了起来。

公孙雨、金风白、边浩三个人同时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金风白嘶声道:朋友现在就想走了么?只怕没这么容易。

阿飞淡淡道:你还要我怎么样?一定要我杀了你么?

易明湖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让他走吧!

翁大娘嘶声道:怎么能让他走?我们这么多的心血难道就算--

易明湖冷冷道:就算喂了狗吧。

他脸色仍然阴森森的,只是向阿飞拱了拱手,道:阁下请吧,江湖中本来就是这么回事,谁的刀快,谁就有理!

阿飞道:多承指教,这句话我一定不会忘记的。

翁大娘早已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跺着脚道:你怎么能放走,怎么能放他走!

易明湖面上却木无表情,缓缓道:你要怎么?难道真要他将我们全都杀了么?

边浩黯然道:二哥说的不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我们活着,总有复仇的机会。

翁大娘忽然扑过去,揪住他的衣襟,嘶声道:你还有脸说话?这又是你带回来的朋友,双是你---边浩惨笑道:不错,他是我带回来的,我好歹要对大嫂有个交待。

只听嘶的一声,一片衣襟被扯了下来,他的人已转身冲了出动,翁大娘怔了怔,失声道:老三,你回来--

但她追出去时,边浩已走得连影子都瞧不见了。

易明湖叹了口气,喃喃道:让他走吧,但愿他能将他那老友找来。

金风白眼睛一亮,动容道:二哥说的莫非是----

易明湖道:你既然知道是谁,何必再问!

金风白的眼睛里发出了光,喃喃道:三哥若真能将那人找出来,这小子的剑再快也没有用了。

赵正义忽然笑了笑,道:其实边三侠用不着去找别人的。

金风白道:哦!

赵正义沉声道:明后两日,本有三位高人要到这里来,那少年纵然有三头六臂,我也要叫他三个脑袋都搬家!

金风白道:是哪三位?

赵正义缓缓道:各位听那三位的名字,只怕要吓一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剑客无情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