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剑客无情剑》

第16章 假仁假义

作者:古龙

门外并没有人看守,这也许是因为任何人都想不到阿飞敢在白天来救人的,也许是因为大家都想趁机睡个午觉。

这间柴房只有个很小的窗子,就像是天生的牢房一样阴森森而黑暗,堆得像是小山般的柴木下,蜷伏着一个人,也不知是已晕迷,还是已睡着。

一见到他身上那件貂裘,阿飞胸中的热血就沸腾了起来,连他自己也不明白怎会对这人生出如此深厚的友情。

他一步窜过去,嘎声道:你---

就在这时,貂裘下忽然飞起了道剑光!

剑光如电,急削阿飞双足!

这变化实在太出人意料之外,这一剑也实在很快!

幸好阿飞手上还握着剑,他的剑更快,快得简直不可思义,那人的剑虽先已刺出,阿飞的剑后发却先至。

只听呛的一声,阿飞的剑尖竟点在对方的剑脊上!

那人骤然觉得手腕一裂,掌中剑已被敲落。

但这人也是少见的高手,临危不乱!身子一翻,已滚出丈外,这时才露出脸来,居然是游龙生去而复返。

阿飞不认得他,也没有看他一眼,一剑出手,身子已往后退,他退得虽快,怎奈却已迟了。

门外已有一条藤棍,一柄金刀封住了退路。

阿飞刚顿住身形,只听哗啦啦一声大震,小山般堆起来的柴木全崩落,现出了十几个人来。

这十几个人俱都急装劲服,手持帑匣,对准了阿飞,这种诸葛弩在近距离内威力之强,无可比拟。

无论是什么人,无论有多大的本事,若在一间柴房里被十几口诸葛弩围住,再想脱身,只怕就比登天还难了!

田七微笑道:阁下还有什么话说?

阿飞叹了口气道:请动手。

田七仰面大笑道:好,阁下倒不愧是个痛快的人,田某就索性成全了你吧!

他挥了挥手,弩箭便已如急雨般射出。

就在这刹那间,阿飞突然就地一滚,左手趁势抄起了方才游龙生掌中跌落的夺情剑。

剑光飞舞,化做一具光幢,弩箭竟被四下震飞,光幢已滚珠一般滚到门口,赵正义怒吼一声,紫金刀立劈华山急砍而下。

谁知他一刀尚未砍下,光幢中突又飞出一道剑光。

这一剑之快,快如闪电。

赵正义大惊变招,已来不及了,哧的,剑已刺入了他的咽喉,鲜血标出,如旗花火箭。

田七倒退半步,反手一棍抽下。

但这时光幢又已化做一道飞虹,向门外窜了出去。

田七要想追,突又驻足,只见赵正义手掩住咽喉,喉咙里格格作响,居然还没有断气。

再看阿飞已掠到小院门外,反手一掷,夺情剑标枪般刺向田七,田七刚想追出,又缩了回去。

长剑夺的钉的了对面墙壁。

游龙生到这时才长长叹了口气,道:这少年好快的身手!

田七微微一笑,道:他的运气也不错。

游龙生道:运气?

田七道:少庄主方才才难道未瞧见他身上已挨了两箭么?

游龙生道:不错,我已看出他左手舞剑,剑光中仍有破绽,必定挡不住七爷属下的神弩,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受伤。

田七道:这只因他身上穿了金丝甲,我千算万算,竟忘了这一着,否则他纵有天大的本事,今日也休想能活着走出这间柴屋。

游龙生出神的望着插在墙上的剑,沉重的叹息了一声,道:他今天不该来的。

田七笑道:胜负兵家常事,少庄主又保必懊恼,何况,那厮纵然冯过了我们这一关,第二关他还能冯得过去么?

阿飞刚掠出门,突听一声阿弥陀佛,清郎的佛号声竟似四面八方同时响了起来。

接着,他就被五个灰袍白袜的少林僧人团团围住。

当先一人白眉长×,不怒自威,左手上缠着一串古铜色的佛珠,正是少林寺的护法大师心眉。

阿飞目光四扫,居然神色不变,只是淡淡道:出家人原来也会打埋伏。

心眉大师沉声道:老僧并无伤人之心,檀越何必逞人舌之利,需知利在口舌,损在心头,不能伤人,徒伤自己。

他缓缓道来,说得似乎很平和,但传入阿飞耳中后,每一个字变得有如洪钟巨鼓,震得他耳朵嗡嗡作响。

阿飞道:和尚的口舌之利,似乎也不在檀越之下吧!

他知道自己若是凌空跳起,下盘便难免空门大露,心眉的佛珠扫来,他两条腿就算废了。

是以他只有乘机自旁边两人之间的空隙中冲出。

谁知他身子刚动,少林僧人们也忽然如行云流水般转动起来,五个人围着阿飞转动不休。

阿飞脚步停下,少林僧人的脚步也立刻停下来。

心眉大师道:出家人不愿杀生,檀越你掌中有剑,脚下有足,只要能冲得出老僧这小小的罗汉门,老僧便心悦诚服,×送如仪。

阿飞长长呼吸了一次,身子却动也不动。

他已看出这些少林僧人们非但功夫深厚,而且身形之配合,更是天衣无缝,简直滴水不漏。阿飞八九岁的时候,就看到一只仙鹤被一条大蟒蛇困住,那仙鹤之喙虽利,但却始终不敢出手。

他本来觉得很奇怪,后来才知道仙鹤最知蛇性,因为这蟒蛇盘成阵后,首尾相应,如雷击电闪,它若是向蛇首直喂×,双腿就难免被蛇尾卷住,它若×向蛇尾,便难免被蛇首所伤。

所以这仙鹤一直站着不动,等到蟒蛇不耐,忍不住先出击时,仙鹤的钢×有如闪电般×住了蟒蛇的七寸。

若能做到以静制动,以逸待劳这八字,更能稳操胜券。

这道理他始终未曾忘记。

是以少林僧人不动,阿飞也绝不动。

心眉大师自己似有些沉不住气了,道:檀越难道想束手就缚?

阿飞道:不想。

心眉大师道:既不愿就缚,为何不走?

阿飞道:你不杀我,我也不能杀你,就冲不出去。

心眉淡淡一笑,道:檀越若能杀得了老僧,老僧死而无怨。

阿飞道:好。

他居然动了!一动就快如闪电。

但见剑光一闪,直刺心眉大师的咽喉。

少林僧人身形也立刻动了,八铁掌一齐向阿飞抬下!

谁知阿飞剑方刺出,脚下忽然一变,谁也看不出他脚步是怎样变的,只觉他身子竟忽然变了个方向。

那一剑本来明明是向心眉刺出的,此刻忽然变了方向,另四人就像是要将自己的手掌送去让他的剑割下。

心眉沉声道:好!

好字出口,他衣袖已卷起一股劲,少林铁袖,利于刀刃,这一着正是攻躲避阿飞必救之处。

四个少林僧人虽遇险着,但自己根本不必出手解救,这也就是少林罗汉阵威力之所在。

谁就在这刹那间,阿飞的剑方向竟又变了。

别人的剑变招,只不过是出手部位改变而已,但他的剑一变,却连整个方向都改变了。

本是刺向东的一剑,忽然就变成刺向西。

其实他的剑根本未变,变的只是他的脚步、变化之快,简直令人不相信世上会有这么样一双腿。

只听哧的一声,心眉衣袖已被击中。

接着,剑光忽然化做一溜青虹,人与剑似已接为一体,青虹划过,人已随着剑冲了出去。

只听心眉大师沉声道:檀越慢走,老僧相送。

阿飞只觉背后一股大力掸来,就好像只铁棰般打在他的背脊上,他身上虽有金丝甲,但也被打得胸口一热。

他的人就像断线纸鸢般飞了出去。

一个胡渣子发青的少林僧人道:追!

心眉道:不必。

少林僧人道:他已逃不远了,师叔为何要放他逃走?

心眉道:他既已不远了,为何还要追?

那少林僧人想了想,垂首道:师叔说得是。

心眉望着阿飞逃走的方向,缓缓道:出家人慈悲为怀,能不伤人,还是不伤人的好。

田七一直在远远瞧着,此刻哧的一笑,喃喃道:好个出家人慈悲为怀,若有别人替他杀人,他自己就不肯动手了。

少林护法的掌力果然是雄浑沉厚,不同凡响,阿飞直掠过两重屋脊,才勉强站住了脚。

等他再次掠起时,才发现自己的内力已受了伤,但这点伤他相信自己总还能经得起。

刻苦的锻炼,艰难的岁月,已使变成了个不容易倒下去的人,他的身子几乎就像是铁打的。

阿飞若能逃出去,已是万幸--在少林护法和四大高手的围攻之下,天下本就很少有人能冲出来的。

只是阿飞并不想逃走。

田七他们将李寻欢藏到什么地方呢?

阿飞的目光鹰一般四下搜索着,狸猫般掠下屋脊,窜入后园,一个人在屋脊上的目标太大,后园中却多的是藏身之地。

突然间,他听到有人在笑。

数丈外有座小亭,这人就坐在亭子里,倚着栏杆看书,看得很出神,似乎根本没有留意到别的事。

他穿着件很破旧的棉袍子,一张脸很瘦,很黄,胡子很稀疏,看来就象是个营养不良的老学究。

但老学究在数丈外发笑,只有内功绝顶的高手,才能将笑声送得这么远。

阿飞停下脚,静静地望着他。

这老学究似乎没有看到阿飞,用手指蘸了点口水,将书翻了一页,又津津有味地看了下去。

阿飞一步步向后退,退了十步,霍然转身。

一转身他就已到了三丈外,再也不回头,急掠而出,三两个起落,已窜入了梅林。

阿飞长长吸了口气,将喉头一点血腥味压了下去。

他已发现自己伤势比想象中重得多,方才一动真气,胸中便似有鲜血要涌出,只怕已难和人交手了。

在这时,突听一阵笛起响起。

笛声悠扬而清洌,梅花上的积雪被笛声所摧,一片片飘落下来,一片片落在阿飞身上。

雪花飘飞间,可以看到一个人正倚在数丈外一株梅树下吹笛,赫然就是方才看书的老学究。

笛声渐渐自高冗转为低迷曲折婉转,荡人幽思。

阿飞这次不再走了,凝注着他,一字道:铁笛先生?

笛声骤顿。

他盯着阿飞看了很久,忽然道:你受了伤?

阿飞也有些意外:这人好厉害的眼力。

铁笛先生道:伤在背后?

阿飞道:你已看出,何必再问?

铁笛先生道:是心眉和尚下的手?

阿飞:哼。

铁笛先生,摇着头道:少林护法原来也不过如此。

阿飞道:不过怎样?

铁笛先生淡淡道:以他的身份,本不该在背后出手伤人,既已伤了你,便不该还让你能活着走到我面前。

他忽然又一笑,道:老和尚这难道是想借刀杀人么?

阿飞道:我告诉你三件事,第一,若不在背后出手,他根本出不了手;第二,他纵然出手也杀不死我;第三你更杀不死我!

铁笛先生大笑道:少年人好大的口气。

他的笑声一发即收,厉声道:你既已受伤,我本不愿出手,但你的口气太大,我不能不教训你。

阿飞似已觉得话说太多,连一个字都不愿再说。

铁笛先生道:念在你已受伤,我让你三招。

阿飞望着他,忽然笑了。

他微笑着将剑插回腰带上,扭头就走。

铁笛先生纵声长笑,道:既已见到了我,你还想走?

阿飞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冷冷道:我不走,你就得死!

铁笛先生大笑道:是我死?还是你死?

阿飞道:没有人能让我三招。

铁笛先生道:我若让你三招,就非死不可?

阿飞道:是。

铁笛先生道:你为何不试试?

阿飞不再说话,转过目光,盯着他。

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睛。

这双眼睛里几乎完全没有任何感情,这少年的眼珠子也像是用石头塑成的,这双眼睛瞪着你时,就好像一尊神像在神案上漠然俯视着苍生。

铁笛先生竟不由自主后退了半步。

就在这时,阿飞的剑已出手。

一剑刺出,绝不空回。

这是阿飞的信条,没有绝对把握时,他的剑绝不出手!

铁笛先生的身子突又凌光掠起冲上梅梢,只听哗啦啦一片声响,飞满半天。

白雪和红梅在半空中交织成一幅绮丽的图案,只见铁笛先生的身子在白雪红梅中轻飘飘飞舞。

阿飞根本没有抬头,剑已收起。

铁笛先生已轻飘飘落了下来,他落得那么慢,看来就像是一个纸扎的人,雪地上已多了一串鲜血。

阿飞凝视着地上的血,缓缓道:没有人能让我三招,一招都不能!

铁笛先生倚着梅树,喘息着,他的脸苍白,咽喉之下,胸口之上,血迹淋漓。

他那名震天下的铁笛根本没有机会出手!

阿飞道:但你没有死,也因为你让我三招,你没有失信。

他忽又笑了笑道:你至少比心眉强得多。

心眉说绝不伤人,只要他冲出罗汉阵,但后来还是伤了他,这教训他发誓永远也不忘记。

铁笛先生喘息,忽然道:还有两招。

阿飞道:还有两招?

铁笛先生咬牙忍受着痛苦,勉强笑道:我让你三招,你只出手一招。

阿飞,凝注了他很久很久,道:好!

他轻轻出手,在铁笛先生面前击了两掌,道:现在三招都已---

就在这时,只听叮的一声轻响,十余点寒星暴雨般自铁笛先生手上的铁笛中射出!

铁笛先生苍白的脸上泛起一阵兴奋的红光,喘息着道:今天我已学会了一件事,绝不让任何人三招,你也该学会一件事--若要出手,就一定要令对方倒下,否则你就绝不要出手!

阿飞咬着牙,瞧着钉在他腿上的一点寒星,一字字道:这件事我忘不了的!

铁笛先生道:好,你走吧。

阿飞还未说话,已听得一阵脚步声响起。

有人在呼唤着道:前辈,铁老前辈,你得手了么?

铁笛先生道:快走,我已无力杀你,也不愿你死在别人手上!

阿飞就地一滚,滚出两丈。

他的腿虽已不能走,他的手却同样有力。

何况他此刻喉头又感觉到一阵血腥气,他虽然在勉强忍耐着,但这口血迟早是难免要吐出来。

用不着别人来追,他自己已支持不了多久,他只想见李寻欢最后一面,告诉李寻欢他已尽了力。

就在这时,已有条人影向他扑了过来。

屋子里只燃着一烛。

龙啸云默默地看着李寻欢,等他咳完了,才递过一杯酒去,送到他嘴边,慢慢地倒入他的嘴里。

喝完了这杯酒,李寻欢就笑了,道:大哥,你看我一滴酒都没有漏出来吧,我就算被人悬空倒着吊起来,但若有人喂我喝酒,我也绝不会漏出来的。

龙啸云想笑,却没有笑出来,黯然道:你为什么不让我解开你的穴道?

李寻欢道:我是个经不起诱惑的人,你若解开我的穴道,我说不定就想跑了。

龙啸云道:现在--现在他们都不在这里,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的意思么?

李寻欢打断了他的话,道:大哥,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意思么?

龙啸云道:我明白,可是---

李寻欢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又想说这句话了,但你实在并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你将我从柴房搬一驼里来,又有酒喝,这已不亏我们兄弟一场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剑客无情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