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剑客无情剑》

第30章 漫漫的长夜

作者:古龙

夜雾凄迷,木叶凋零,荷塘内落满了枯叶,小路上荒草没径,昔日花红柳绿、梅香菊冷的庭院,如今竟充满了森森鬼气。

小桥的尽头,有三五精舍,正是冷香小筑。

在这里住过的有武林中第一位名侠,江湖中第一位灵人,昔日此时,梅花已将吐艳,香气醉沁人心。

但现在,墙角结着蛛网,窗台积着灰尘,早已不复再现昔日的风流遗迹,连不老的梅树都已枯萎。

漫漫长夜已将尽,浓雾中忽然出现了一条人影。

只见他头发蓬乱,衣衫不整,看来是那么落拓、憔翠,但他的神采看来却仍然是那么潇洒,目光也亮得像是秋夜的寒星。

他萧然走过小桥,看到枯萎的梅树,他不禁发出了深长的叹息,梅花本也是他昔日的良伴,今日却和人同样憔悴。

然后他的人忽然如燕子般飞起!

小楼上的窗子是关着的。

窗棂上百条裂痕,从这裂痕中望进去,就可以看到那孤零寂寞的人,正面对着孤灯,在缝着衣服。

她的脸色苍白,美丽的眼睛也已推动了昔日的光采。

她全上全没有表情,看来是那么冷淡,似乎早已忘却了人间的欢乐,也已忘却了红尘的愁苦。

她只是坐在那里,一针针地缝关,让青春在针尖溜走。

衣服上的破洞可以缝补,但心灵上的创伤却是谁也缝补不了的--

坐在好对面的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

他长得很清秀,一双灵活的眼睛使他看来更聪明,他的脸色也那么苍白,苍白得使人忘了他还是个孩子。

他正垂着头,在一笔笔地练字。

他年纪虽小,却已学会了忍耐寂寞。

那落拓的人幽灵般伏在窗外,静静地瞧着他们。

他眼有已现出了泪痕。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孩子忽然停下了笔,抬起了头,望着桌上闪动的火焰,痴痴地出了神。

那妇人也停下针线,看到了她的孩子,她目中就流露出说不尽的温柔,轻轻道:小云,你在想什么?

孩子咬着嘴chún,道:我正在想,爹爹不知在到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妇人的手一阵颤抖,针尖扎在她自己的手指上,但却似乎一未感觉到痛苦,她的痛苦在心里。那孩子道:妈,爹爹为什么突然走了呢?到现在已两年了,连音讯都没有。

妇人沉默了很久,才轻轻叹了口气道:他走的时候,我也不知道。

那孩子突然露出了一种说不出的狡黠之色,道:但我却知道他是为什么走的。

妇人轻轻道:你小小的孩子,知道什么?

那孩子道:我当然知道,爹爹是为了怕李寻欢回来找他报仇才走的,他只要一听到李寻欢这名字,脸色就立刻改变了。

妇人想说话,到后来所有的话都变做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她也知道孩子懂得很多,也许太多了。

那孩子又道:但李寻欢却始终没有来,他为什么不来看看妈呢?

妇人的身子似又起一阵颤抖,大声道:他为什么要来看我?

小孩笑道:我知道他一直是妈的好朋友,不是吗?

妇人的脸色更苍白,忽然板着脸道:天已快亮了,还不去睡?

孩子眨了眨眼睛,道:我不睡,是为了陪妈的,因妈这两年来晚上总是睡不着,连孩儿我看了心里都难受得很。

妇人缓缓地阖起眼睛,一连串眼泪流下面颊。

那孩子站起来笑道:但我也该去睡了,明天就是妈的生日,我得早些起来--

他笑着走过,在那妇人的面颊上亲了亲,道:妈也该睡了,明天见。

他笑着走了出去,一到门外,笑容就立刻瞧不见了,目中露出一种怨毒之色,道:李寻欢,别人都怕你,我不怕你,总有一天,我要你死在我手上的。

妇人目送着孩子走出门,目中充满了痛苦,也充满了怜惜,这实在是个聪明的孩子。

她只有这么一个孩子。

这孩子是她的命,他就真做了什么令她伤心的事,真说了什么令她伤心的话,她都还是同样地疼爱他。

母亲对孩子的爱,是永无止境,永无条件的。

她又坐了下来,将灯火挑得更亮了些。

每天夜色降临的时候,她的心里就会生出一种说不出的畏惧。

就在这时,她听到窗外传来了一阵轻轻的咳嗽声。

她脸色立刻变了。

她整个人似乎已若然僵木,呆呆地坐在那里,痴痴地望着那窗子,目中似乎带着些欣喜,又似乎带着些恐惧--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慢慢地站了起来,走到窗口,用一只正在颤抖的手,慢慢地推开窗户,颤声道:什么人?

四下哪有什么人影。

那妇人目光芒然四下搜索着,凄然:我知道你来了,你既然来了,为可不出来和我相见呢?

没有人声,也没有回应。

那妇人长长叹了口气,黯然;你不愿和我相见,我也不怪你,我们的确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她声音越来越轻,又呆呆的立了良久,才缓缓关起窗子。

大地似已完全被黑暗所吞没。

黎明前的一段时候,永远是最黑暗的。

但黑暗毕竟也有过去的时候,东方终于现出了一丝曙光。小楼前的梧桐树后,渐渐现出了一条人影。

他就这亲戚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也不知已站了多久,他的头发、衣服,几乎都已被露水湿透。

他目光始终痴望着那小楼上的窗户,仿佛从未移动过,他看来是那么苍老、疲倦、憔悴--

他正是昨夜那宛如幽灵般白雾中出现的人,也正是那在孙驼子小店终日沉醉不醒的酒鬼!

他虽然没有说话,可是心里却在呼唤:

诗音,诗音,你并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

我虽不能见你的面,可是这两年来,我日日夜夜都在你附近,保护着你,你可知道吗?

一线骄阳划破了晨雾,天色更亮了。

这人以手掩着嘴,勉强忍住咳嗽。

然后,他缓缓走到那门房小屋前。

门是虚掩着的,他轻轻推开了。

一推开门,立刻就有一股廉价的劣酒气扑鼻而来,屋里又脏又乱,一个人伏在桌上,手里还紧紧地抓着个酒瓶。

又是个酒鬼。

他自嘲地笑了笔,开始敲门。

伏在桌上的人终于醒了,抬起头,才看出满面都是麻子,满面都是被劣酒侵蚀的皱纹,须发已白了。

谁也不会想到他就是武林第一美人林仙儿的亲生父亲。

他醉眼惺忪的四面瞧着,喃喃道:大清早就有人来敲门,撞见鬼了么?

说完了这句话,他才真的见到那落拓的中年人,皱眉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怎么来的?

他嗓子越来越大,似又恢复了几分大管家的气派。

落拓的中年人笑道:两年前我们见过面,你不认得我了吗?

麻子看了他几眼,惊喜道:原来是李--

落拓的中年人不等他跪下,已扶住了他,微笑着缓缓道:你还认得我就好,我们坐下来说话。

麻子陪着笑道:小人怎会不认得大爷你呢?上次小人有眼无珠,这次再也不会了,只不过,大爷佻这两年来的确老了许多。

落拓的中年人似乎也有些感叹道:你也老了,大家都老了,这两年来,你们日子过得还好么?

麻子叹道:在别人面前,我也许还会吹牛,但在大爷面前--

他又叹了口气,苦笑着道:不瞒大爷,这两年的日子,连我都不知怎么混过去的,今天卖幅字画,明天卖张椅子来度日,唉--

落拓的中年人皱眉道:家里难道连日子都过不下去了?

麻子低下了头。

落拓的中年人道:龙四爷走的时候,难道没有留下安家的费用。

麻子摇了摇头,眼睛都红了。

落拓的中年人脸色更苍白,又不住咳嗽起来。

麻子道:夫人自己本还有些首饰,但她的心肠实在太好了,都分给了下人们,叫他们变卖了做些小生意去谋生--她宁可自己受苦,也不愿亏待了别人。

说到这里,他语声已有些哽咽。

落拓的中年人沉默了很久,感叹道:但你却没有走,实在是个很忠心的人。

麻子笑了,呐呐道:小人只不过是无处可去罢了--

落拓的中年人柔声道:你也用不自谦,我很了解有些人的脾气虽然不好,心却是很好的,只可惜很少有人了解他们而已。

麻子的眼睛似又红了,勉强笑道:这酒不好,大人若不嫌弃,将就着喝两杯吧。

他殷勤地倒酒,才发现酒瓶已空了。

落拓的中年人展颜笑道;我倒不想喝酒,只想喝杯茶--你说奇不奇怪,我也居然想喝茶了,许多年来,这倒破题儿第一次。

麻子也笑了,道:这容易,我这去替大爷烧壶水,好好地沏壶茶来。

落拓的中年人道:你无论遇着谁,千万都莫要提起我在这里。

麻子笑道:大爷你放心,小人现在早已不敢再多嘴了。

他兴冲冲地走了出去,居然还未忘记掩门。

落拓的中年人神色立刻又黯淡了下来,黯然自语:诗音,诗音,你如此受苦,都是我害了你,我无论如何也要保护你,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阳光照上窗户,天已完全亮了。

茶叶并不好。

但茶只要是滚烫的,喝起来总不会令人觉得难以下咽,这正如女人,只要年轻,就不会令人觉得太讨厌。

落拓的中年人慢慢地啜着茶,忽然笑道:我以前有个很聪明的朋友,曾经说过句很有趣的话。

麻子陪笑道:大爷你自己说话就有趣得很。

落拓的中年人道:他说,世上绝没有喝不醉的酒,也绝没有难看的少女,他还说,他就是为了这两件事,所以才活下去的。

他目中带着笑意:其实真正好的酒要年代越久才越香,真正好的女人也要年纪越大才越有味道。

麻子显然还不能领略他这句话的味道,怔了半晌,替这落拓的中年人倒了杯茶,才问道:大爷你这次回来,可有什么事吗?

落拓的中年人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有人说了,这地方有宝藏---

麻子大笑道:宝藏?这地方当真有宝藏,那就好了。

他忽又敛去了笑容,眼角偷偷瞟着落拓的中年人,试探着道:这地方若真有宝藏,大爷你总该知道。

落拓的中年人叹了口气道:你我虽不信这里有宝藏,怎奈别人相信的却不少。

麻子:造谣的人是谁?他为什么要造这种谣?

落拓的中年人沉吟着道:他不外有两种用意,第一想将一些贪心的人引到这里来,互相争夺,互相残杀,他也好混水摸鱼。

麻子: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意思?

落拓的中年人目光闪动,缓缓道:我已有许多年未曾露面了,江湖中许多人都在打听我的行踪,他这么样做,就是为了要引我现身,诱我出手!

麻子挺胸道:出手就出手,有什么关系,也好让那些人瞧瞧大爷你的本事。

落拓中年人苦笑道:这次来的那些人之中有几个连我都对付不了!

麻子吃惊道:这世上难道真还有连大爷你都对付不了的人么?

落拓的中年人还未说话,突然大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一个清亮的声音在喊道:借问这里可是龙四爷的公馆么?在下等特来访。

麻子喃喃道:奇怪,这里已有两年连鬼都没有上门。今天怎么会突然来了客人。

过了约半个时辰,麻子才笑嘻嘻地回来,一进门就笑道:今天原来是夫人的生日,连我都忘了,难为这些人倒还记得,是特地来向夫人祝寿的。

落拓的中年人沉思着,问道:来的是些什么人?

麻子:一共有五位,一位是很有气派的老人家,一位是个很帅的小伙子,还有位是个独眼龙,最可怕的是个脸色发绿的人。

落拓的中年人皱眉道:其中是否还有位一条腿的跛子?

麻子点头道:不错--大爷你怎会知道的,难道也认得他们么?

落拓的中年人低低地咳嗽,目中却已露出了比刀还锐利的光芒。

麻子却未注意,笑着又道:这五人长得虽有些奇形怪状,但送的礼倒真不轻,就连龙四爷以前在的时候,都没有人送过这么重的礼。

落拓的中年人道:哦?

麻子:他们送的八色礼物中,有个用纯金打成的大钱,至少也有四五斤重,我倒真还未见过有人出手这么大方的。

落拓的中年人皱了皱眉道:他们送的礼,夫人可收下了么?

麻子道:夫人本来不肯收的,但那些人却坐在客厅里不肯走,好殚也要见夫人一面,还说他们本是龙四爷的好朋友,夫人没法子,只好叫少爷到客厅里去陪他们了。

他笑道:大爷莫看少爷小小年纪,对付人可真有一套,说起话来比大人还老到,那几位客人没有一个不夸他聪明绝顶的。

落拓的中年人凝注着杯中的茶,喃喃道:这五人既已来了,还会有些什么人来呢?还有什么人敢来呢?

诸葛刚、高行空、燕双飞、唐独和上官飞此刻正在那具已大半被搬空的大厅里,一和个穿红衣服的孩子说话。

这五人虽然都是目空一切的江湖枭雄,此刻对这孩子并没有丝毫轻慢之态,说话也客气得很。

只有上官飞仍然静静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世上好像没有什么事能使这冷漠的少年开口的。

诸葛刚面上又露出了亲切和蔼的笑容,道:少庄主惊才绝艳,意气飞发,他日的成就,必然不可限量,但望少庄那时莫要将我们这些老废物视如陌路,在下等就高兴得很了。

那孩子也笑道:晚辈他日的成就若能有前辈们一半,就心满意足,但那也全得仰仗前辈们的提携。

诸葛刚拊掌大笑道:少庄主真是会说话,难怪龙四爷--

他笑声突然停顿,目光凝注着厅外。

只见那麻子又已肃容而入,跟着他走进来的,是个黑布黑袍、黑鞋黑袜、背后斜背着柄乌鞘长剑的黑衣人。

他身材高大而魁伟,比那麻子几乎宽一倍,但看来却丝毫不见臃肿,反而显得很瘦削矫健。他面上带着种奇异的死灰色,双眉斜飞,目光睥睨间,骄气逼人,颌下几缕疏疏的胡子,随风飘散。

他整个人看来显得既高傲、又潇洒,既严肃、又不羁。

无论谁只要瞧了他一眼,就知道他绝不会是个平凡的人。

诸葛刚等五人对望了一眼,似乎也都在探询此人的来历。

那穿红衣裳的孩子早已迎下石阶,抱拳笑道:大驾光临,蓬壁生辉,晚辈龙小云--

黑衣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截口道:你就是龙啸云的儿子?

龙小云躬身道:正是,前辈想必是家父的故交,不知高姓大名?

黑衣人淡淡道:我的名姓说出来你也不会知道。

他大步走上石阶,昂然入厅。

诸葛刚等五人站起相迎,诸葛刚抱拳笑道:在下---

他只说了两个字,黑衣人就打断了他的话,道:我知道你们,你们却不必打听我的来历。

诸葛刚道:可是--

黑衣人又打断了他的话,冷冷道:我的来意和你们不同,我只是来瞧瞧的。

诸葛刚展颜笑道:既然如此,那真是再她也没有了,等此间事完,在下等必有谢意!

黑衣人道:我不管你们,你们也莫要管我,大家互不相涉,为什么要谢谢?

他找了张椅子坐下,竟闭目养起神来。

诸葛刚等五人又对望了一眼。

高行空微笑道:久闻此间乃江湖第一名园,不知少庄主可否带领在下等四处瞧瞧。

龙小云叹了口气道:晚辈无能,致使家道中落,庭园荒废---

高行空正色截口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十年来此间名侠美人高士辈出,纵是三五芭舍,也已是令人大开眼界了。

龙小云道:既是如此,各位请。

忧的一声,寒鸦掠起。

一行人穿过小径,漫步而来。

当先带路的是龙小云,走在最后的就是那黑衣人,他眼睛半张半合,双手都缩在袖中,神情似乎十分萧索。

龙小云指着远处一片枯萎了的梅林,道:那边就是冷香小筑。

燕双飞眼中光芒闪动,道:听说小李探花昔日就住在那里?

龙小云低下了头,道:不错。

燕双飞手掌轻抚着隐形在长衫中的飞枪,冷笑着道:他是飞刀,我是飞枪,有一日若能和他较量较量,倒也是快事。

黑衣人远远地站着,道:你若真能和他较量,那就是怪事了。

燕双飞霍然转过身,怒目瞪着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剑客无情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