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剑客无情剑》

第33章 惊人之语

作者:古龙

辫子姑娘道:这是你错过杀他的第一次,你还要不要我再说第二次?

李寻欢苦笑道:不说也罢。

辫子姑娘冷笑道:别人都说李寻欢是真正的男人,想不到原来些娘娘腔。

李寻欢平生也挨过不少骂,但被空骂做“娘娘腔”,这倒还真是生平第一次,他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辫子姑娘的大眼睛瞅着他,道:你既没有话说,为什么不咳嗽呢?

李寻欢叹了口气:姑娘目光如炬,想必也是位高人,我倒失敬了。

辫子姑娘突又嫣然一笑,抿着嘴道:你少捧我,我还没你肩膀高,怎么能算是高人?

李寻欢果然已忍不住咳嗽起来。

辫子姑娘柔声道:我知道你一向不愿自夸自赞,总是替别人吹嘘,这是你的好处,却也是正是你的毛病,一个人既然活着,就不能太委屈自己。

李寻欢道:姑娘--

辫子姑娘嘟着嘴,道:我既不姓姑,也不叫做娘,你为什么总叫我姑娘?

李寻欢也笑了,他忽然觉得这女孩很有趣。

辫子姑娘板着脸道:我姓孙,叫孙小红,可不是上官金虹那个虹,而是红黄蓝白那个红。

李寻欢道:在下李--

辫子姑娘道:你的名字我早就知道了,而且是就想找你斗一斗!

李寻欢愕然道:斗什么?

孙小红格格笑道:我自然不会找你斗武功,若论武功,我再练一百年也比不上你,我是想找你斗酒的,我只要听说有人酒量比我好,心里就不服气。

李寻欢失笑道:我知道喝酒的人都有这毛病,却想不到你也有同病。

孙小红道:只不过我现在找你斗酒,未免占了你的全家。

李寻欢道:为什么?

孙小红板起了脸,正色:方才和人拚命,体力自然差些,酒量也未免要打个折扣,渴酒也和比武一样,天时地利人和,这三样是一样也差不得的。

李寻欢道:就凭你这一句话,已不愧为酒中高手,能与你这样的高手斗酒,醉亦无憾。

孙小红大眼睛里发出了光,那是种欣喜的光芒,也是种赞赏的光芒,但她的脸却还是故意板着脸,道:那么,--我既已叶了天时,就不能再占地利,这地方就由你来选吧。

李寻欢忍不住笑,道:既是如此,请随我来。

孙小红道:请!

黄昏之前,正是一天生意最清淡的时候。

孙驼子坐在门口晒太阳。

就在这时候,李寻欢带着孙小红来了。孙驼子再也想不到这两人会凑在一起,而且还有说有笑的。

这两人会成朋友,倒真是件怪事。

李寻欢故意不去看孙驼子的表情,心里却也觉得很好笑。

这位小姑娘说起话来就像是百灵鸟,一开口就“吱喳”地说个不停,而且有时简直叫人招架不住。

李寻欢一向认为世上只有两件事最令人头疼。

第一件是吃饭时忽然发现满桌上的人都不是喝酒的。

第二件就是忽然遇着个多嘴的女人。

这第二件事往往比第一件更令他头疼十倍。

奇怪的是,他现在非但一点也不觉头疼,反而觉得愉快。

这拼酒的对手若是个漂亮女人,那就更令人愉快了。

一个女人若是又聪明、又漂亮、又会喝酒,就算多嘴些,男人也可以忍受的--但除了这种女人外,别的女人还是少多嘴的好。

一路上,李寻欢已知道,那说书的老头叫孙白发,就是这位孙小红的爷爷,她父母很早就死了,一直都是跟着爷爷过活的,祖孙两人相依为命,简直从来也没有一天离开过。

听到这里,李寻欢忍不住问她:那么你爷爷现在为何没有在你身边呢?

孙小红这次回答倒简单。她说:我爷爷到城外接人去了。

李增欢本来还想她:接人为何要到城外去接?

“接的人是谁?

既然只不过是去接人,为什么不带你去?

但李寻欢一向很识相,也一向不愿被人看成是个多嘴的男人--和孙小红在一起,也根本就没有机会让他多嘴。

她好像存心不让李寻欢再问第二句话,已抢先问他:

小李飞刀,例不虚发,你这手飞刀是怎么练出来的呢?

听说你有个好朋友叫阿飞,他出手之快,也和你差不多,但现在他忽然失踪了,你知不知道他在哪里?

你也失踪了两年,江湖中谁也想不到你原来一直躲在孙驼子的小店里,你为什么要躲在那里?

现在你行藏既露,以后来找你的人一定不少,你是不是还打算留在这里?如果你想走,又要去哪里?

梅花盗究竟是什么人?

他已有两年未露面,是不是已被人除去了。

他是被谁除去的,是不是你?

孙小红问的这些话,李寻欢连一句也没有答覆--有些话固然是愿回答的,有些话却连他自己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早已猜出林仙儿就是梅花盗。

他也早已知道阿飞是绝不忍向林仙儿下手的。

他知道阿飞必定是带着林仙儿走了。

但他们到哪里去了呢?

林仙儿以后是不是曾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林仙儿是不是真的曾对阿飞生出感情?

想起这些总是,李寻欢就不免要叹息。

他也不知道今后自己该怎么打算。

孙小红一直瞅着他,眼睛里带着温柔的笑意,仿佛她不但很欣赏这个人,也很了解这个人。

李寻欢抬起头,接触到她的温柔的眼光。

他的心居然跳了跳。

孙小红嫣然道:现在我们可以开始拼酒了么?

李寻欢道:好。

孙小红眼波流动,道:那么,你说我们该如何拼法?

李寻欢道:拼酒难道还有许多种方法?

孙小红道:当然了,你不知道?

李寻欢道:我只知道这一种方法,那就是大家都把酒喝到肚子里去,谁喝的酒先到肚子里造反,谁就输了。

孙小红一笑,摇着头道:如此看来,你喝酒的学问还是不够。

李寻欢道:哦?

孙小红道:拼酒有文拚,有武拚。

李寻欢道:文拚是如何拚法?武拚又是如何拚法。

孙小红道:你刚刚说的法子,就是武拚,那简直是牛饮。

李寻欢道:牛饮?

孙小红道:大家直着脖子,把酒拚命往嘴里倒,不是牛饮是什么?

李寻欢道:不把酒往嘴里倒,难道往耳朵里倒?

孙小红也笑道:你要真能用耳朵喝酒,我倒真比不过你,只好算你赢了。

李寻欢道:用耳朵喝酒太慢,我可没那么斯文。

孙小红道:我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跟你武拚,但文也有很多种,你可以随便选一种。

李寻欢道:有哪几种?

孙小红道:有猜拳行令、击鼓传花,但这些法子都太俗气,像我们这种人拚酒,自然不能用这么俗气的法子。

李寻欢道:如此说来,还剩下几种法子来让我选呢?

孙小红道:只剩下一种法子。

李寻欢忍不住笑了。孙小红自己也忍不住笑了。道:虽然只剩下一种法子,但这种法子不但最新奇,也最有趣,就算有一万种法子,你也一定会选这种的。

李寻欢道:酒已在桌,我只想快点喝下去,用什么法子都无妨。

孙小红道:好,你听着,这法子其实也简单得很。

李寻欢只好听着。

孙小红道:我问你一句话,你若能回答,就算我赢了,我就得喝一大杯。

李寻欢:若答不出,就算输了么?

孙小红道:你就算回答不出,也不算输,直到我将自己问的这问题回答出来,你才算输。

她嫣然一笑,接着道:你说这法子公平不公平?好不好?

李寻欢道:我若输了,就轮到我来问你了,是吗?

孙小红摇头道:不对,赢的人可以一直问下去,直到输为止。

李寻欢道:你若一直问我些你的私人琐事,我岂非要一直输到底。

孙小红也笑了,道:我当然不能问你那些话,我若问你,我母亲是谁?我兄弟有几人?我有几岁?--你当然不知道。

李寻欢道:那么,你准备问些什么呢?

孙小红道:只要拚酒一开始,你就可以听到我要问些什么了。

李寻欢笑道:我已在准备输了。

孙小红笑道:好,你听着,我现在就开始问你第一句话?

她忽然敛去了笑容,目光凝注着李寻欢,一字字道:你知不知那封信是谁写的?

这句话实在问得很惊人!

李寻欢的眼睛立刻亮了,失声道:我不知道--你难道知道?

孙小红淡淡一笑,道:我若不知道,就不会问你了,写那封信的人就是--

她故意停住语声,才缓缓道:就是林仙儿!

这问题的回答更惊人!李寻欢虽然一向很沉得住气,此刻也不禁耸然动容,道:你怎么知道是她?

孙小红悠悠:现在还未轮到你问我,先喝了这杯酒再说吧。

李寻欢立刻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孙小红道:你可知道阿飞现在的情况?

李寻欢道:不知道。

孙小红道:他虽然还是和林仙儿在一起,但林仙儿做的事,他却完全被蒙在鼓里。

李寻欢急着问道:他现在何处?

孙小红摇头,叹道:你怎么如此性急,等你赢了时再问也不迟呀!

李寻欢只好将第二杯酒也喝了下去,这杯子比碗还大,他喝得比平时更快,因为他急着要听第三个问题。

孙小红道:你可知道林仙儿为何要写那封信?

李寻欢道:不知道。

他虽已隐约的猜出了林仙儿的目的,却还是无法确定。

孙小红道:因为她知道只要有人想对龙夫人林诗音不利,你就一定会挺身而出的,她要诱你现身,再找人杀你!因为她一直将你当做最大的对头,最怕的是你,最恨的也是你,你若不死,她就不敢出头。

李寻欢长长叹了口气,喝了第三杯酒。

孙小红道:你可知道第一个要杀你的人是谁?

李寻欢道:要杀我的人太多了,又岂止一个。

孙小红道:但能杀得了你的人却只有两三个,第一个就是上官金虹!

这回答并未出李寻欢意料,他喝下第四杯,却又忍不住问道:他现在来了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剑客无情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