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剑客无情剑》

第38章 祖孙

作者:古龙

秋风扑面,已有冬意。

残秋已残。

李寻欢的心境也正如这残秋般萧索。

你留在这里,只有增加她的烦恼和痛苦--

老人的话,似乎还在他耳边响起。

他也知道自己非但不该再见她,连想都不该想她。

那老人不但是智者,必定是位风尘异人,绝顶高手。世上无论什么事,他似乎都秀少有不知道的。

但他的身份实在太神秘。

他究竟是什么人?究竟隐藏了什么?

孙驼子,李寻欢很佩服。

一个若能在抹布和扫把间隐忍十五年,无论他是为了什么,都是值得人深深佩服的。

但他究竟是为了谁才这样做?

他们守护的究竟是什么?

至于孙小红--小红的心意,他怎会不知道?

但他却不能接受,也不敢接受。

总之,这一家人都充满了神秘,神秘得几乎已有些有可怕--

山村。

山脚下,高高挑起一面青布酒旗。

酒铺的名字很雅,有七个字:停车醉爱枫林晚。

只看这名字,李寻欢就已将醉了。

酒不醇,却很清,很冽,是山泉酿成的。

山泉由后山流入这里,清可见底,李寻欢知道沿着这道泉水走到后山,就可在一片梅林深处找到三五间精致的木屋。

阿飞和林仙儿就在那木屋里。

想到阿飞那英俊瘦削的脸,那明亮锐利的眼睛,那孤傲倔强的表情,李增欢的血都似沸腾了起来。

但最令人难以忘怀的,还是他那难得见到的笑容,还有他那颗隐藏在冰雪后的火热的心。

近乡情怯。

他不知道阿飞这两年来已变成什么模样?

他不知道林仙儿这两年来是怎么样对待他的?

她虽然像是天山的仙子,却专门带男子入地狱?

阿飞是不是已落入地狱中了。

李寻欢不敢去想,他很了解阿飞,他知道像阿飞这种人,若为了爱情,是不惜活在地狱中的。

黄昏,又是黄昏。

李寻欢坐的位置,是这小店最阴暗的角落里。

这是他的习惯,因为坐在这种地方,他可以一眼就看到走进来的人,而别人却很难发现他。

但他却绝未想到第一个走进来的人竟是上官飞。

他一走进来就在最靠近门的位置上坐下,眼睛一直瞪着门外,仿佛是在等人,神情竟显得有些焦急,有些紧张。

这和他往昔那种阴沉镇静的态度大不相同。

他等的显然是个很重要的人。而且他单身前来,未带随从,显见这约会非但很重要,而且很秘密。

在这种偏僻的山村,怎会有令他觉得重要的人物?

那么他等的是谁呢?

他到这里来,是不是和阿飞与林仙儿有关系。

李寻欢以手支头,将面目隐藏起来。

上官飞的眼睛一直瞪着门口,根本就没有向别的地方看一眼。

小店中终于挂起了灯。

上官飞的神情显得更焦躁,更不安。

就在这时,已有两顶绿泥小桥停在门口,抬轿的都是十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

第一顶小轿中已走下个十三四岁的红衣姑娘,虽然还没有吸引男人的魅力,但纤腰一握,倒也楚楚动人。

上官飞刚拿起酒杯,突然放下。

这小姑娘剪水般的双瞳四下一转,已盈盈来到他面前,道:公子久候了。

上官飞目光闪动,道:你是--

红衣小姑娘眼波四下一转,悄声道:停车醉爱枫林晚,娇面红于二月花。

上官飞霍然长身而起,道:她呢?她不能来?

红衣小姑娘抿嘴笑道:公子且莫心焦,请随我来--

李寻欢看着上官飞走出门,坐上了第二顶小轿,看着轿夫们将轿子抬起,他就发觉一件很奇怪的事。

这些轿夫们一个个都是年轻力壮,行动矫健,第一顶小轿的轿夫抬轿时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但第二顶小轿的轿夫抬轿时却显得吃力多了。

李寻欢立刻随着付清了酒帐,走出了门。

他本不喜欢多管别人的闲事,更不愿窥探别人的隐私,但现在他却决定要尾随上官飞,看看他约会的究竟是什么人。

因为李寻欢总觉得他到这里来,必定和阿飞有关系。

轿子已走入枫林。

突然,轿子里传出一声笑。

笑声又娇,又媚,而且,还带着轻轻的喘息,无论任何人,只要他是男人,听了这种知声都无法不动心。

但轿子里坐的明明是上官飞。难道上官飞已变成了女人?

过了半晌,轿子里发出一声娇啼:小飞,不要这样--在这里不可以--

“原来你也和别的男人一样,想我,就是为了要欺负我。”

语声越来越低,渐渐模糊,终于听不见。

轿子已上山坡。

李寻欢倚在山坡下的一株枫树后,在低低地咳嗽。

原来轿子里有两个人。

其中一人自然是上官飞。

但一直在轿里等着他的女人是谁?

他一向对女人秀有经验,他知道世上会撒娇的女人虽然不少,但撒起娇来真能令男人动心的却不多。

他简直已可说出轿子里这女人的名字。

但他不敢说,因为他还没有确定。

无论对什么,他都不肯轻易判断,因为他不愿再有错误,对他说来,一次错误就已太多了。

他判断错一次,不但害了他自己一生,也害了别人一生。

轿子已在这小楼前停下来,后面的轿夫正在擦汗,前面轿子那小姑娘已走了出来,走上小楼旁的梯子,正在敲门。

笃,笃,笃,她只敲了三声,门就开了。

第二顶轿子里直到这时才走出个人来。

是个女人。

李寻欢看不到她的脸,只看出她的衣服和头发都已很凌乱,身段很诱人,走路的姿势更诱人。

这种姿态李寻欢看来也很熟悉。

只见她盈盈上了小楼,突然回过头来,向刚走出轿子的上官飞招了招手,才闪身入了门。

李寻欢只能看到她半边脸。

她的脸白中舵工,仿佛还带着一抹春色。

这一次李寻欢终于确定了。

这女人果然是林仙儿!

林仙儿在这里,阿飞呢?

李寻欢真想冲进去问她,却又忍住了。

李寻欢是个很奇怪的人。

他虽然并不是君子,但他做的事却是大多数“君子”不会做,不愿做,也永远无法做得到的。

他做的事简直没有任何人能做得到,因为世上只有这样的一个李寻欢,以前固然没有,以后恐怕了不会再有了。

是以世上虽有些人一心只希望李寻欢快些死,但也有些人情愿不惜牺牲一切,让他活下去。

夜深了。

李寻欢还在等着。

一个人在等待的时候,总会想起许多事。

他想起第一次见到阿飞的时候--

那天李寻欢并不寂寞,还有铁传甲和他在一起。

他不禁又想了铁传甲,想起了他那张和善忠诚的脸,想起了他那铁钉般的胴体--

只可惜他的胴体虽如钢铁般坚强,但一颗心却是那么脆弱,那么容易被感动,所以他活在世上,总是痛苦多于欢乐。

想着想着,李寻欢突然又想喝酒了。

他取出酒瓶,将剩下的酒全部喝了下去。

然后他又咳嗽起来。

他从来不肯为自己考虑。

就在这时,小楼的门开了。上官飞已走了出来,他看来比平时愉快多了,只不过显得有些疲倦。

门里面伸出一双手,拉着他的手。

晚风中传来低低的细语,似在珍重再见,再三叮嘱。

过了很久,那双手才缓缓松开。

他走得很慢,不住回顾,显然还舍不得走。

但这时小楼上的门已关了。

上官飞仰首望天,脚步突然加快,但神情看来还有些痴迷,时而微笑,时而叹息。

他是不是也被带入了地狱?

小楼上的灯光很柔和,将窗纸都映成粉红色。

上官飞终于走了,李寻欢忽然觉得这少年也很可怜。

李寻欢长长叹了口气,大步向小楼走了过去。

笃,李寻欢先敲了一声门,又笃笃接连敲了两声,他早已发觉那小姑娘敲门用的正是这种法子。

笃,笃笃,敲了三声后,门果然开了一线。

一人道:你--

她只说了一个字,就看清李寻欢了,立刻就想掩门。

但李寻欢已推开门走了进去。

开门的竟不是林仙儿,也不是那穿红衣服的小姑娘,而是个白发苍苍,满面皱纹的老太婆。

她吃惊地瞧着李寻欢,颤声道:你--是谁?到这里来干什么?

李寻欢道:我来找个老朋友。

老太婆说:老朋友?谁是你的老朋友?

李寻欢笑了笑,道:她看到我时,一定会认得的。

他嘴里说着话,人已走了进去。

老太婆拦住他,又不敢,大声道:这里没有你的老朋友,这里只有我和我孙女两人。

小楼上一共隔出三间屋子,一间客屋,一间饭厅,一间卧室,布置得自然都很精雅。

但三间屋子里都看不到林仙儿的影子。

那穿红衣服的小姑娘象是害怕得很,脸都吓白了,颤声道:奶奶,这人是强盗么?

老太婆吓得连话都说不出了。

李寻欢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苦笑道:你看我像不像强盗?

小姑娘咬着嘴chún道:你若不是强盗,为什么三更半夜闯到人家里来?

李寻欢道:我是来找林姑娘的。

小姑娘象是觉得他很和气,已不太害怕了,眨着眼道:这里没有林,只有位周姑娘。

林仙儿莫非用了化名?

李寻欢立刻追顺:周姑娘在哪里?

小姑娘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姓周,周姑娘就是我。

李寻欢笑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简睦象是个呆子。

小姑娘似乎觉得有些好笑,道:但我却不认得你,你为何来找我?

李寻欢苦笑道:我找的是位大姑娘,不是小姑娘。

小姑娘道:这里没有大姑娘。

李寻欢道:这里刚刚没有人来过?

小姑娘道:有人来过--

李寻欢问道:谁?

小姑娘道:我和我奶奶,我们刚从镇上回来。

她眼珠子转劫,又道:这里只有两个人,小的是我,大的是我奶奶,但她也早就不是姑娘了,你总不会是找她吧!

李寻欢又笑了。

他觉得自己很笨的时候,总是会发笑。

李寻欢的确没有看到有人出去。

但也却明明看到林仙儿走进来。

难道他真的见着鬼了么?

难道从轿子里走出来的那女人,就是这老太婆?

老太婆忽然跪了下来,道:我们祖孙都是可怜人,这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大爷你无论看上了什么,只管拿走就是。

李寻欢道:好。

饭厅的桌上有瓶酒。

李寻欢拿起了这瓶酒,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只听那小姑娘在后面偷偷地笑着道:原来这人并不是强盗,只不过是个酒鬼而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剑客无情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