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剑客无情剑》

第44章 两世为人

作者:古龙

衣橱里又暗、又闷,若是换了别人在李寻欢这种情况下被关在衣橱里,只怕要紧张得发疯。来的人显然不怀好意,否则怎会对铃铃如此粗鲁。

但李增欢这时反而平静了下来。

李寻欢心里几乎想发笑。

他想起自己那天来的时候,铃铃也将他当作强盗,这小姑娘别的本事没学会,装腔说谎的本事倒已真学得和林仙儿差不多了。

但来的这两人却完全不睬她,在外面两间屋子里走了一圈,似乎在四下搜寻着,然后就走了进来。

铃铃冲了进来,大声道:这是我们家的小姐的闺房,你们怎么可以随便往里面闯?

到了这时,来的这两人终于开口了。

一人道:我们正是来找你们家小姐的。

这声音竟然很温柔,很好听,而且说话时还似带着笑意。

来的竟是女人!

李寻欢不禁也觉得意外。

只听铃铃道:你们是来找我家小姐的,你们认得她!

那女子道:当然认得--不但认得,而且还是好朋友。

铃铃道:既然如此,两位为何不早说,害得我还将两位当土匪哩。

那女子也笑了,道:我们的样子看来难道很像土匪?

铃铃道:两位这就不知道了,现在的土匪已经跟以前不一样,有的简直比两位还要斯文,还要漂亮,谁也看不出他的身份来。

那小姑娘当真是个鬼精灵,骂起人来一个脏字也不带。

那女子还未说话,另一个女子的声音道:你家小姐到哪里去了?请她出来好么?

这声音很低,说话的人嗓子似乎有些嘶哑,但也很好听。李寻欢觉得这声音仿佛很熟悉,但想不起她是谁了。

铃铃道:两位来得真巧,小姐前几天就出门了,只留我一个人在这晨看家,两位有什么事,告诉我也是一样。

那女子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铃铃道:不知道--小且没有说,我怎么敢问?

另一女子突然冷笑一声,道:我们一来,她就出门了,我们不来,她天天都在这里,难道她知道我们要来,就躲起来不敢见人么?

这冲锋是很不客气,果然像是来找麻烦的。

铃铃还是在笑,道:两位既是小姐的朋友,她要知道两位到了,欢喜还来不及,怎会躲起来呢?

那女子笑:有些人什么人都敢见,就不敢见朋友,你说奇怪不奇怪?

另一女子冷道:这也许是因为她对不起朋友的事做得太多了。

铃铃笑道:两位真会说笑话,这地方这么小,一个大人就算要躲起来,也没地方躲呀。

那女子道:哦,是么?这地方我虽然不熟,但我若要躲起来,倒说不定可以找到地方。

铃铃道:那么姑娘除非躲到这衣橱里。

她吃吃的笑道:但一个人若躲在衣橱里,岂非闷也要被决死了,那滋味一定不好受。

那女人也笑了,道:不错,你们家小姐金枝玉叶,自然不肯躲到衣橱里去的--

两人都笑得很开心,仿佛都觉得这件事滑稽得很。

笑了很久,那女子才道:只不过,你家小姐既然不肯躲到衣橱里,现在衣橱里这人是谁呢?

铃铃道:谁?--衣橱里有人?怎么连我都不知道?

那女子:衣橱里若没有人,你为什么一直挡在前面呢?难道怕我们偷你们小姐的衣服吗?

铃铃道:没有呀?--我哪里挡在前面--

那女子柔声道:小妹妹,你虽然很聪明,很会说话,只可惜年纪还是太小些,要想骗过我们这两个老狐狸,恐怕还要等几年。

一个大男人,被人发现躲在衣橱里,那实在不是件很愉快的事,他想不出这两个女子会将他看成怎么样一个人。

他也猜不出她们究竟是怎样的人。

这女子轻言细语,脾气仿佛温柔极了,但每句话说出来,话里都带着刺,显见得必定是个深沉,又厉害的角色。

另一个女子话虽说得不多,但一武器就是在找麻烦,似乎对林仙儿很不满,一心想来找林仙儿算帐的。

听她们的脚步声,武功都不弱,并不在林仙儿之下。

只听铃铃一声轻呼,衣橱的门已被拉开了。

李寻欢闭上眼睛,只希望这两个女人千万莫要认识他。

那女子显然也未想到衣橱里躲着个男人,也怔住了。

怔了半晌,才听她吃吃笑道:小妹妹,这人是谁呀,睡着了么?

铃铃道:他--他是我的表哥。

那女人笑道:有趣有趣,有趣极了,我小时候也常常将我的情人藏在衣橱里,有一次被人发现了,我也说我的表哥。

那女子笑:这位小妹妹倒真是年轻有为,看样子连我们都比她差多了,这才具叫做后生可畏。

另一个女子沉默了很久,缓道:林仙儿既然不在这里,我们走吧。

那女子道:急什么?我们既然来了,多坐坐又何妨?

衣橱的门一开,李寻欢就闻到一股诱人的香气,现在这香气更近了,那女子好像已走到他面前。

过了半晌,她又笑着道:小妹妹,你年纪虽小,选择男人的眼光倒真不错。

铃铃道:这地方的男人不多,好的都被小姐挑走了,我也只好将就些。

那女子道:这样的男人你还不满意么?你看他既不胖,也不瘦,脸长得也不讨人厌,而且看样子对女人很有经验。

铃铃道:他别的倒也还不错,就是太喜欢睡觉,一睡着就醒。

那女子笑道:这也许是因为他太累了--遇着你这样的小狐狸,他怎会不累?

铃铃道:他年纪也太大了些。

那女子道:嗯,不错,他配你的确嫌太大了些,配我倒刚好。

银铃般的笑着接道:小妹妹,你若不中意,就把他让给我吧,过两天,我一定找个年轻的来陪你。

这女子本来还好像蛮文静,蛮温柔的,但一见男人,就完全变了,嘴里说着话,居然已将李寻欢抱了起来。

到了这里,李寻欢想不张开眼睛也不行了。

一张开眼,他又吓了一跳。

抱着他的女子年纪并不太大,最多也不过只有二十五六,长得也的确不难看,若将她一个人分成三个,当真是美人。

只可惜她下巴有三个,李寻欢被她抱在怀里,简直就好像睡在一堆棉花上。

他再也想不到说话那么温柔,笑声那么好听的一个女子竟肥得如此可怕,简直肥得不像话了。

更令李寻欢吃惊的,还是另一个女子。

这女子很美,也很媚,水蛇般的细腰,穿着一套合身的蓝衣服,衣袖却很宽,就算站着不动,也有种飘飘慾仙之感。

这女人赫然竟是被李寻欢折断一只手腕的蓝蝎子!

奇怪的是,蓝蝎子居然似乎已不认得他,脸上一点特别的表情也没有,甚至连看都没有多看他一眼。

那肥女人还在笑着,她一笑起来,李寻欢就觉得好像在地震一样。

铃铃发慌了,道:这人脏得很,常常几个月不洗澡,姑娘千万莫要抱他,他身上不但有跳蚤还有臭虫。

那胖女人道:脏,谁说他脏?何况他身上就算有臭虫也没有关系,男人身上的臭虫,一定也有男人的味道。

铃铃道:可是--他非但又脏又懒,而且还是个酒鬼。

那胖女人道:酒鬼更好,酒量好的男人,才有男子汉气概。

她眼睛瞟着李寻欢嫣然一笑,轻轻的接着道:好处在哪里,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铃铃又笑了起来,笑得弯下了腰。

那胖妇人瞪着眼:你笑什么?

铃铃道:我笑你真是色胆包天,连他的脑筋你都敢动。

那胖女人道:我为什么不能动他的脑筋?

铃铃道:你可知道他是谁么?

那胖女人道:你可知道我是谁么?

铃铃道:你总不是他的表妹吧。

那胖女人道:你可听说过大欢喜女菩萨这名字,我就是女菩萨座下的至尊宝,只要是男人我就统吃。

铃铃道:你若敢吃他,小心吃下去哽着喉咙,吐不出来。

至尊宝道:我吃人从来不吐骨头的。

铃铃眨了眨眼,道: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他是谁吗?

至尊宝道:我若想知道,我自己会问他,用不着你操心,何况--我只要他是个男人就够了。

她转过头向蓝蝎子一笑,道:帮帮忙,把这小×头弄出去,这地方还不错,我想暂借用一下,你可不准偷看。

李寻欢全身的肉都麻了,想吐也吐不出,想死也死不了,只希望蓝蝎子来找他报仇,快些给他一刀。

怎奈蓝蝎子却像是完全不认得他了,一直冷冷的站在那里,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此刻忽然一字字道:这男人我也要。

至尊宝的面色骤然变了,大声道:什么?你说什么?

蓝蝎子面无表情,还是一字字道:这男人我也要!

至尊宝瞪着他,眼睛里露出了凶光,厉声道:你敢跟我抢?

蓝蝎子道:抢定了。

至尊宝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忽又笑道:你若真想要他,我们姐妹俩的事好商量。

蓝蝎子道:我不是要他的人,我是要他的命!

至尊宝颜笑道:这就更好办了,等我要过他的人,你再要他的命也不迟呀。

蓝蝎子道:等我要过他的命,你再要他的人吧。

至尊宝目中虽已又有怒意,还是勉强笑道:我虽然很喜欢男人,但对死人却没什么兴趣。

蓝蝎子道:你现在岂非和死人差不多。

至尊宝笑道:他现在不能动,只不过是因为被人点了穴道,我自然有法子要他动的。

蓝蝎子道:等他能动的时候,我再想要他的命就迟了。

铃铃悠然笑道:不错,等他能动的时候,只要他的手一动,你们就再见了!

至尊宝动容道:你说他是谁?

铃铃道:他就是小李飞刀!

至尊宝呆住了,才摇头道:我不信,他若真是李寻欢,怎会看上你这么样一个小×头。

铃铃道:他并没有看上我,是我看上他,所以才希望你们快杀了他。

至尊宝道:为什么?

铃铃道:我家小姐告诉我,你若看上一个男人,他却看不上你,那么你就宁可要了他的命,也不能让他落到别的女人手上。

至尊宝叹了口气,道:想不到这小×头的心肠竟比我还要毒辣。

铃铃道:难道你还想要他的人么?你真有这么大的胆子?

至尊宝沉吟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能和李寻欢这样的名男人作一夜夫妻,就算死也不冤枉了。

她又向蓝蝎子一笑,接着道:但你也不必着急,我要他的人之后,还是有法子现你要他的命。

蓝蝎子沉着脸不说话。

至尊宝道:你莫忘了,我这次来,是为了要帮你的忙,你好殚也得给我个面子。

蓝蝎子默然半晌道:男人的手若被砍了,你还有兴趣么?

至尊宝道:手断了倒没有什么关系,只要别的地方不断就行了。

蓝蝎子道:那么我就要他的一只手!

至尊宝想了想道:左手还是右手?

蓝蝎子恨恨:他折断了我的右手,我也要他的一只右手。

至尊宝叹了口气,道:好,你来吧--但切莫弄得鲜血淋漓,叫人恶心,用你那根蝎子尾巴随便在他手上螫一下就算了吧。

蓝蝎子道:好,就这么办。

她慢慢的走了过来,眼睛闪着亮光。

铃铃大声道:你们真敢这么样对他?

至尊宝柔声道:小妹妹,难道你又心疼了么?

她话未说完。

蓝蝎子衣袖中已飞出一道青蓝色的电光,闪电般向李寻欢右臂刺下。

只听一声惨呼,历久不绝。

李寻欢的人,砰的跌在地上!

谁也想不到这声惨呼竟是至尊宝发出的。

惨呼声中,她已抛下了李寻欢,疯狂般向蓝蝎子冲了过去。

蓝蝎子腰肢一扭,滑开了七八尺。

谁知至尊宝的腰肢虽比水桶还粗,动作反应却奇快无比。骤然一翻身,已抓住了蓝蝎子的手。

蓝蝎子的脸都吓白了。

至尊宝一张脸变成青蓝色,变得说不出的狰狞可怖,咬牙道:你--你好大的胆子,敢暗算我,我要你的命!

只听咔嚓一声,蓝蝎子的一只手已被连着衣袖拧了下来。

蓝蝎子又滑开数尺,脸上竟连半点痛苦之色都没有。

至尊宝拧断的是她的一只右手。

蓝蝎子已忽然大笑起来,格格笑道:你再看看你手里抓的是什么?

至尊宝一抬手,只见裹在半截衣袖中的只不过是一段闪着青光的蝎子尾巴,原来蓝蝎子右手被李寻欢斩断后,就将自己用的兵器接在断腕上,用她那宽大的衣袖遮住谁也看不出。

蓝蝎子道:中了我蝎尾之毒,走不出七步必死无疑,就算你身子比别人大些,毒性发作慢睦,你能再走三步还不倒下,我佩服你。

至尊宝狂吼一声,又冲出。

她果然还未冲出三步,就已倒下。

蓝蝎子再也不看她一肯,转身走到李寻欢面前,垂着头,冷冷望着他,才道:伊哭就是为了去找林仙儿才会死的,我到这里来,本是为了要找林仙儿算帐,和你本无关系。

铃铃又插嘴道:你若想他说话,为什么不解开他的空道?

蓝蝎子不理她,又道:你虽然废了我的一只手,却未要我的命,总算对我有恩,我这人一生恩怨最分明,你对我有点水之恩,我就不能眼看着你被那猪糟塌。

李寻欢暗中叹息了一声,他实未看出蓝蝎子竟是这样的一个人。

蓝蝎子冷冷道:现在我既已还了你的债,你欠我的自然也非还不可,我也要你一只右手,这总不算过份吧。

李寻欢忽然笑了笑,慢慢将右手伸了出来。

蓝蝎子呆住了,铃铃也呆住了。

李寻欢的手竟已能活动,竟未发出他的小李飞刀!

蓝蝎子望着这只手,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

铃铃却忍不住道:你这只手怎么能动了?

李寻欢苦笑道:我本就在运气解穴,只可惜功夫不到家,一直无法冲破最后一关,谁知方才那一跌,却帮了我的忙。

铃铃道:那么你为何如此听话,她要你这只手,你就伸出来给她,你--为何不给她一刀?

李寻欢沉下了脸,也不理她了,缓缓道:蓝姑娘,你要的实不过份,我也毫无怨言,请。

蓝蝎子沉默了很久,才长长叹息一声,道:世上竟真有这样的人--

她将这句话一连说了两遍,突然跺了跺脚,掉头就走。

但李寻欢不知何时已跃起,挡住了她的去路,道:请等一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剑客无情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