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剑客无情剑》

第48章 女巨人

作者:古龙

游龙生不但剑法快,手里用的夺情剑也可算是柄吹毛断发的利器,李寻欢对这柄剑的锋利也清楚得很。

他不信有任何人的血肉之躯能挡得住这一剑!

只听一声惊呼,游龙生的人竟突然弹了出来,跌坐在李寻欢身旁的一个胖女人身上。

这女人吃吃笑着,搂住了他。

再看那柄剑,还插在大欢喜女菩萨的咽喉上。

但大欢喜女菩萨却还是好好坐在那里,笑眯眯地瞧着李寻欢。

李寻欢简直说不出话来了。

这位大欢喜女菩萨,竟以脖子上的肥肉,将这柄剑夹住!

这种功夫别人非但别人没有看到过,简直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只听她笑道:胖女人也有胖女人的好处,这话现在你总该相信了吧?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女菩萨的功夫,果然非常人能及。

这一点也不得不承认,因为谁也没有她那么多肥肉。

大欢喜女菩萨道:我也听说过你的飞刀,百发百中,连我那宝贝干儿子都躲不开你的一刀,你自己当然也觉得自己满不错了,是吗?

李寻欢没有说话。

大欢喜女菩萨道:你就是仗着你的刀,才敢到这里来的,是吗?

她带着笑道:但你那手飞刀能杀得了我么?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杀不了。

大欢喜女菩萨笑了,道:你现在还想不想将蓝蝎子带走呢?

李寻欢道:想。

大欢喜女菩萨脸色也不禁变了变,但立刻笑道:有趣有趣,你这人真有趣极了,你想用什么法子将蓝蝎子带走呢?

李寻欢疲乏:我慢慢地想,总会想出个法子来的。

大欢喜女菩萨眼又眯了起来,道:好,那么你就留在我这里,慢慢地想吧。

李寻欢道:这里既然有酒,我多留几日也无妨。

大欢喜女菩萨道:我这酒可不是白喝的。

李寻欢道:你想要我怎样?

大欢喜女菩萨笑道:本来我还嫌你稍老了一点,但现在却越看你越钟意了,所以,你也用不着再想别的法子,只要你留在这里陪我几天,我就让你将蓝蝎子带走。

李寻欢还是在笑,悠悠道:你不嫌我才,我却嫌你太胖了,你若能将身上的肉去掉一两百斤,就算陪你几个月也无妨,现在么--

他摇了头,淡淡道:现在我实在没有这么好的胃口。

大欢喜女菩萨面上骤然变了颜色,冷笑道:你敬酒不吃,要吃罚酒,好。

她忽然一挥手。

坐在李寻欢四侧的几个胖女人立刻站了起来。

她们的人虽然胖,但动作却不慢,腿一伸,四面八方地向李寻欢包围了过来。

屋顶很低,李寻欢既不能往上跃,也不能往外冲--看到这些女人身上的肥肉,他简直一看着就恶心。

但这些女人却挤越近,竟似想将他夹在中间,他的飞刀若出手,纵能击倒一个,别的人照样还是要冲上来的。

若真的被她们夹住,那滋味李寻欢简直连想都不敢想。

只听大欢喜女菩萨道:李寻欢,我知道连少林寺的罗汉阵都困不住你,但你若能破了我这肉阵,才真的算你有本事。

她笑声越来越大,小楼下的木架,也被压得吱吱发响。

李寻欢眼睛亮了,他忽然想到了铃铃。

铃铃没有上楼。

她不会眼看着李寻欢被困死,她一定在想法子--

就在这时。只听轰的一声,整座楼都垮了下去,只听哎哟,噗咚之声不绝于耳,满屋子的人也随着跌了下去。

屋顶也裂开了个大洞。

李寻欢身形掠起,燕子般自洞口穿出。

他以为大欢喜女菩萨一定也跌了下去,她身子至少也有三四百斤,这一跌下去,纵然能爬起来,至少也得费半天劲。

谁知这大欢喜女菩萨不但反应快得惊人,轻功也绝不比别人差,李寻欢身子刚掠出,就听得又是轰的一声大震。

大欢喜女菩萨又将屋顶撞破了个大洞,就像是个大气球似地飞了出来,连星光月色都被她遮住。

小楼还在继续往下倒塌,灰土弥漫,瓦砾纷飞。

李寻欢头也不回,掠下地面。

只听大欢喜女菩萨笑道:李寻欢,你既已被我看中,就再也休想跑得了。

笑声中,她整个人已向李寻欢扑了过来。李寻欢只觉风声呼呼,就仿佛整座山峰都已向他压下。

他的手突然向后挥出。但见寒光一闪,小李飞刀终于出手!

出手一刀,例不虚发!

鲜血飞泉般自大欢喜女菩萨脸上标出。

这一次李寻欢飞刀取的并非她咽喉,而是她的右眼!他的飞刀一出手,就知道绝不会落空。

他有这信心。

但大欢喜女菩萨的笑声却仍未停顿,笑得李寻欢有点毛骨悚然。他忍不住回头,只见大欢喜女菩萨正一步向他走过来,面上鲜血流个不停,飞刀还插在她眼眶里。

但她却丝毫不觉痛苦,格格笑道:李寻欢,我已看上你,你就跑不了的,你还有几把飞刀,一齐使出来吧,像这么大的刀,就算有一百把都插在我身上,我也不在乎!她忽然反手拔出那把刀,放在嘴里大嚼起来。

一柄精钢铸成的飞刀,竟被她生生嚼碎。

李寻欢不禁怔住了。

这女人简直不是人,简直是个上古洪荒时代的巨兽。

蛤就在这时,突听大欢喜女菩萨发出一声惊天劫地般的狂吼,整个树林都似已被这吼声震得摇动起来。

李寻欢只见到一点碧森森的剑尖忽然自她前胸突出,接着,就有一股鲜血暴雨般飞溅了出来。

然后,才见到游龙生双手握着夺情剑的剑柄,一把三尺七寸长的夺情剑,已全都刺入了大欢喜女菩萨的后背。

剑尖自后背刺入,前心穿出。

大欢喜女菩萨的人跟着倒下,恰巧压在游龙生身上。

只听喀嚓之声一连串的响,游龙生全身的骨头都似已被她压断,但他却咬紧牙关,不出一声。

大欢喜女菩萨牛一般地喘息着,道:是你--原来是你!

游龙生也喘息:你想不到吧--

大欢喜女菩萨道:我对你不坏,为何要暗算我?

游龙生脸上的冷汗一粒往外冒,咬牙道:我一直没有死,就为的是在等着这么样的一天--

她已被压得连呼吸都已将停止,眼前渐渐发黑,只觉得大欢喜女菩萨身子一阵抽搐,忽然滚了出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李寻欢那双永远都带着一抹忧郁的眼睛,他也感到有一双稳定的手正在替他擦着额上的冷汗。

这双手虽然随时都取人的性命,却又随时都在准备着帮助别人,这双手里有时握着的虽是杀人的刀,但有时却握着满把同情。

游陇生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却失败了,只能挣扎道:我不是游龙生。

李寻欢黯然半晌,才沉重地点了头,道:你不是。

游龙生道:游龙生早已-早已死了。

李寻欢道:是,我明白。

游龙生道:你今日根本未见到游龙生。

李寻欢道:我只知道他是我的朋友,别的我都不知道。

游龙生嘴角终于露出一丝微笑,嗄声道:能交到你这种朋友的人,实在是运气,我只恨--

他只觉一口气似已提不起来,用尽全身力气,大呼道:我只恨为何不死在你手里!

黎明。

枫林外添了三堆新坟。是游龙生、蓝蝎子和大欢喜女菩萨的坟--掘坟的正是她自己的门下。

她们对大欢喜的死,竟丝毫不觉得悲愤,显见这位女菩萨并非真的有菩萨心肠,活着时也并不讨人欢喜。

使这小楼倒塌的,果然是铃铃。

她自己觉得得意:我只不过弄松了一根柱子,小楼就倒了下来,若不是我见机得快,险些就要被活活压死。

见到大欢喜的门下一个个全都走了,她又觉得很奇怪!

她们为什么没有替师傅报仇的意思呢?

李寻欢道:这也许是因为那位女菩萨只顾着拼命填她们的肚子,却忘了去照顾她们的心。

铃铃道:不错,一个人的肚子若太饱,就懒得用心了。

铃铃的小嘴嘟了起来,恨恨道:我知道你心里只有蓝蝎子,她的腰比我细。

李寻欢道:你以为我心里只有蓝蝎子?

铃铃道:当然,为了她,你不惜冒那么大的险,不惜去拼命,其实她早已死了,根本就用不着你为她操心。

李寻欢道:她活着时若是我的朋友,死了也是我的朋友。

铃铃道:那么--我难道就不是你的朋友?

李寻欢道:当然是。

铃铃道:你既然肯为死了的朋友去拼命,为什么不能替活着的朋友想想呢?

说着说着,她眼圈又红了,道:我本来就没有亲人,现在连家都没有了,你难道真能眼看着我活在世上,每天向人家要剩饭吃?

李寻欢只有苦笑。

他发觉现在的女孩子越来越会说话了。

铃铃从指缝里偷瞟了他一眼,悠悠道:何况,你若不带我走,怎能找到我家小姐呢?你若找不到我家小姐,又怎能找到你的朋友阿飞?

阿飞正在喝汤。

牛肉汤,炖得很香,很浓。

阿飞捧在手里慢慢地啜着,眼睛茫然直视着汤的边缘,一点表情也没有,仿佛根本辨不出这碗汤的滋味。

林仙儿坐在对面,手托着腮,温柔地望着他,道:最近你脸色不太好,多喝些汤吧,这汤滋补得很,冷了就不好吃了。

阿飞仰起头,将一大碗汤全都喝了下去。

林仙儿轻轻替他抹了抹嘴,道:好不好喝?

阿飞道:好。

林仙儿道:要不要再替你添一碗?

阿飞道:要。

林仙儿嫣然道:这就对了,最近你吃饭吃得比以前少得多,就该多喝几碗汤。

屋子很简陋,却是新粉刷过的,连厨房的墙都没有被油烟熏黑,因为他们刚搬来不到两天。

林仙儿又添了碗汤,捧到阿飞面前,笑道:这地方虽不大,菜市场却不小,只不过卖肉的有点欺生,一斤肉就要多算我十文钱。

阿飞忽然道:明天我们不喝牛肉汤了。

林仙儿道:为什么?你不喜欢?

阿飞道:我喜欢,可是我们喝不起。

林仙儿笑了,柔声道:你用不着为钱发愁,这几年狐皮衣服正风行,上个月你打的狐狸,我一共卖了二十七两银子,到现在还没用完。

阿飞道:总要用完的,这地方又没有狐狸可打。

林仙儿道:等用完时再说吧,何况,我还有私房钱。

阿飞道:我不能用你的钱。

林仙儿眼圈立刻红了,低头道:为什么不能?这些钱既不是偷来的,也不是抢来的,是我替人家缝补,用十根手指辛苦赚来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剑客无情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