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剑客无情剑》

第50章 温柔陷阱

作者:古龙

谢天灵乃点苍掌门,号称天南第一剑客,平生纵横无敌,却曾在郭嵩阳手下败过三次,而且败得心服口服。

如今连郭嵩阳都已死在他剑下,谢天灵自然更不是他的敌手,谢天灵的弟子就更不必说了。

蓝衣少年的脸色变了。

无论谁都可看出荆无命绝不是个说大话的人。

荆无命道:我一出手就可取你性命,你信不信?

蓝衣少年咬着牙,不说话。

只见剑光一闪,荆无命的剑不知何时已出手。

冰凉的剑尖,不知何时已抵住了他的咽喉。

荆无命冷冷道:我一出手就可取你性命,你信不信?

蓝衣少年汗如雨下,嘴chún已咬得出血,嗄声道:你为何不索性杀了我?

荆无命道:你想死?

蓝衣少年大声道:大丈夫死有何惧?你只管下手吧!

他虽然拼命想装出视死如归的豪气,却装得并不太高明。

荆无命道:我若不想杀你,你也想死么?

蓝衣少年怔住了。

若是还能好好地活着,有谁会真的想死?

荆无命道:我知道你本想为她而死,要她觉得你是个英雄,但你若真的死了,她还会喜欢你么?

他冷冷道:她若死了,你还会不会喜欢她?

蓝衣少年说不出话来了。

他觉得好冰冷的剑锋已离开了他的咽喉。

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呆子。

荆无命道:在女人眼中,一百个死了的英雄,比不上一个活着的懦夫,这正如在你眼中,一百个死了的美人,也比不上一个活着的女人....这道理你难道还不明白?

蓝衣少年擦了擦汗,勉强笑道:我明白了。

荆无命道:现在你还想死么?

蓝衣少年红着脸道:活着也没有什么不好。

荆无命道:很好,你总算想通了。

他冷冷接着道:我素来不喜多话,今日却说了很多,为的就是要你想通这道理....等你想通这道理,我才好杀了你。

蓝衣少年骇然道:你要杀我?

荆无命道:我从来只发问,不回答,只有对快死的人是例外。

蓝衣少年道:可是......可是你既然要杀我,为何又要说那些话。

荆无命道:因为我从不杀自己想死的人.....你若本想死,我杀了你也无趣得很。

蓝衣少年狂吼一声,一剑刺出。

他的吼也很短促,因为他的手刚抬起,荆无命的剑已刺入了他的嘴,那冰冷的剑锋就贴在他舌头上。

是咸的。

他毕竟尝到了死的滋味。

剑已入鞘。

荆无命有个很奇特的习惯,那就是他每次杀了个人后,一定将剑很快地插回剑鞘,就好像他已不打算现用了似的。

因为他知道别人看到他的剑还在鞘中时,总会比较疏忽大意些。

他喜欢疏忽大意的人,这种人死得通常是比较快的。

林仙儿一直在瞧着他,仔细观察着他每一个动作,她目中一直带着温柔的笑意,就仿佛初恋的少女在瞧着自己的情人。

荆无命始终没有向她这边瞧过一眼。

林仙儿已摆出了最动人的姿势,在迎接着他。

他已走了过来,却还是没有向她瞧上一眼。

林仙儿虽还在笑着,瞳孔却已收缩。

她已发觉有些不对了。

和她好过的男人若再见着她,那双眼睛一定会像饿猫般盯着她,但这男人却连眼角都未瞟过她,就好像她身上有毒一样。

林仙儿的腰肢扭动着,那两个年轻的轿夫眼睛早已发直了,根本未瞧见那比闪电还快的剑光。

他们的惨呼刚出,荆无命的剑已入鞘。

他的人已到了林仙儿面前。

但他那双死灰的眼睛,还是空空洞洞地凝注着远方。

远方是一片黑暗。

林仙儿叹了口气道:你为什么不敢看我?难道怕看了我一眼后,就不忍杀我了么?

荆无命嘴角的肌肉直抽搐,过了很久,才厉声道:你已知道我要来杀你?

林仙儿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一个人无论多冷酷,多无情,但要杀他自己所爱的人时,神色看来总会有些不同的。

她凄然一笑,接着道:我只想问你一句话,我既然也快死了,你总该回答我吧?

荆无命又沉默了很久,才冷冷道:你问吧,对将死的人,我从不说谎。

林仙儿凝注着他的脸,一字字:我只问你,是谁要你来杀死我的?为了什么?

荆无命的手紧握,厉声道:没有别人,也没有理由。

林仙儿道:一定有别人...要杀我的人,一定不是你自己。她笑了笑,笑得更凄凉,然后才幽幽地接着道:我知道你爱我,绝不忍杀我。

荆无命的手握得更紧,几乎已可听到他的骨节在响。

但他面上还是毫无表情,反而冷笑道:你真的知道?你有把握?

林仙儿道:我有把握,你若不爱我,就不会杀死这些人了。

荆无命居然没打断她的话,反而在等着她说下去。

林仙儿道:你杀他们,只因你在嫉妒。

荆无命道:嫉妒?

林仙儿道:只要碰过我的人,甚至看过我的人,你就想要他们的命,这就是嫉妒,就是吃醋,你若不爱我,怎会吃醋?

荆无命的脸色发白,冷冷道:我只知道我要杀你,我要杀的人,就再也休想活下去!

林仙儿道:你若真要杀我?为什么连看都不看我?你不敢?

荆无命的手紧紧握着剑柄,甚至在这种黯淡的灯光下,也可看出他脸上正在一粒粒地冒着汗。

冷汗。

林仙儿盯着他的脸,缓缓道:你若连看都不敢看我,就算杀了我,也一定会后悔的。

她试探着,慢慢地伸出了手。

荆无命没有动。

林仙儿的手终于握住了他的手,然后她的人也偎入了他的怀里,她的手也从他手臂滑上他的胸膛柔声道:你自己若拿不定主意,就带我去见他吧。

她的手指动得很灵巧,而且总知道应该在什么地方停住。

荆无命的呼吸和肌肉都已紧张,嗄声道:你....你要见谁?

林仙儿道:去见那要你来杀我的人,我一定可以让他改变主意....

她咬着他的耳朵轻轻地接着道: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后悔的。

荆无命还是没有看她,却缓缓转过头,望着那黝黑的树林。

林仙儿眼珠子一转,悄悄道:他就在那树林里?

荆无命没有回答,已用不着回答。

林仙儿柔声道:好,我去见他,他若一定不肯放过我,你再杀我还来得及。

荆无命等她转过身,目光才终于投注在她的背影上,他那双死灰色的眼睛里,第一次有了感情。

是什么感情呢?是欢愉?是悲伤?是悔恨?

这连他自己也分不清。

黝黑的树林里,看不到一点光。

林仙儿虽然走得并不快,还是几乎撞在一个人的身上。

这人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山,冰山。

其实他的身材也不算十分高大,但看起来却令人觉得高不可攀。

林仙儿本来当然可以避开的,但她并没有这么样做,整个人已倒入了这人的怀里。

这人居然没有伸手去扶她。

林仙儿喘息着,自己站稳了,喘息着道:这里真黑---真对不起。

她站得和这人距离还不到一尺,她相信这人一定可以嗅得到她的呼吸,她相信她的呼吸一定可令男人心动。

这人却只是缓缓道:你能令荆无命不杀你,用的就是这种法子?

林仙儿道:要他杀我的人就是你?你就是上官帮主?

这人道:不错,我可以告诉你,你这种法子,对我是没有用的。

他的声音既不冷酷,也不险森,只是平平淡淡的,绝不带丝毫感情,无论说什么话,都好像是在念书。

林仙儿道:那么,我要用什么法子,才能打动你呢?

上官金虹道:你有什么法子,不妨都用出来试试。

林仙儿道:我也知道你绝不会很容易就被女人打动的,但你为什么要荆无命杀我?

上官金虹道:随时要杀的人,就不能有感情,要训练出一个全无感情的人并不容易,我不能看着他毁在你手上。

林仙儿笑了,道;但你若要他杀了我,你的损失就更大。

上官金虹道:哦?

林仙儿道:我自然比荆无命有用得多。

上官金虹道:哦?

林仙儿道:荆无命只会杀人,我也会杀人,他杀人还要用剑,还要流血,这已经落了下乘,杀人非但看不见血,也用不着刀。

上官金虹道:他杀人至少比你快。

林仙儿道:快固然不错,但慢也有慢的好处,你说是么?

上官金虹沉默了半晌,道:你除了会杀人外,还有什么好处?

林仙儿道:我很有钱,我的钱已多得连数都数不清,多得可以要人发疯。

上官金虹道:这好处的确不小。

他声音里似已有了笑意,因为他很了解钱的用处。

林仙儿道:我当然也很聪明,可以帮你做很多事。

上官金虹道:不错,你一定很聪明,笨人是绝不会有钱的。

林仙儿道:除此之外,我当然还有别的好处.....

她声音忽然变得很低,很媚,笑道:只要你是男人,很快就会知道我说的不假。

上官金虹又沉默了半晌,才一字字道:我是男人。

树林里,已开始有雾。

荆无命全身已被雾水湿透。

他还是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就像是已完全麻木。

雾很浓,什么都瞧不见。

是什么声音?是呻吟?还是喘息。

林仙儿道:天已快亮了,我还是要去了。

上官金虹道:为什么?

林仙儿道:因为有人在等我。

上官金虹道:谁?

林仙儿道:阿飞,你当然听说过他。

上官金虹道:我只奇怪你为何还没有杀了他,你杀人的确太慢。

林仙儿道:我不能杀他,也不敢。

上官金虹道:为什么?

林仙儿道:因为我若杀了他,李寻欢就一定会杀死我。

上官金虹忽然不说话了。

林仙儿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也没有杀死李寻欢,否则也就不会要荆无命来杀我了,你就是要荆无命去对付李寻欢,所以才怕他变得软弱。

上官金虹沉默了很久道:你很怕李寻欢?

林仙儿叹道:简直怕得要命。

上官金虹道:他比我如何?

林仙儿道:他比你还可怕,因为我可以打动你,却绝对无法打动他。

她又叹了口气,道:他这人什么都不要,这就是他最可怕的地方。

上官金虹道:他也是人,他想必也有弱点。

林仙儿道:他唯一的弱点就是林诗音,但我却不敢用林诗音去要挟他。

上官金虹道:为什么?

林仙儿道:因为我没有把握,只要他的刀在手,我无论做什么都没有把握。

她长长叹息一声:所以只要他活着,我就不敢动。

上官金虹沉默了很久,缓缓道:你放心,他活不长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剑客无情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