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剑客无情剑》

第53章 骗局

作者:古龙

龙啸云勉强一笑,道:一个人的名字也许会起错,但外号却是绝不会起错的,有的人明明其笨如牛,也可以起个名字叫聪明,但一人的外号若是疯子,他就一定是个疯子。

李寻欢本来不想说话的,却忍不住道:但一个人若是太聪明了,知道的事太多,也许慢慢地变成个疯子。

龙啸云道:哦?

李寻欢苦笑道:因为到了那种时候,他就会觉得做了疯子就会变得快乐些,所以有些人最大的痛苦就是他明明想做疯子,却做不到。

龙啸云又笑了,道:幸好我一向不是个聪明人,也永远不会有这种烦恼。

他当然不会有这种烦恼,他根本不会有任何一种烦恼。

因为他已将各种烦恼全都给别人了。

李寻欢沉默了很久,低着头,慢慢地喝了杯酒。

龙啸云只是静静地瞧着,等着。

因为他知道李寻欢酒喝得很慢的时候,心里一定有句很重要的话要说。

又过了很久,李寻欢才抬起头,道:大哥--

龙啸云道:嗯。

李寻欢果然道:我心里一直有句话要说,却不知该不该说出来。

龙啸云道:你说。

李寻欢道:无论如何,我们已是多年的朋友。

龙啸云道:不是朋友,是兄弟。

李寻欢道:我是个怎么样的人,大哥你也该早已明白。

龙啸云道:是--

虽然只说了一个字,却说得很慢很慢,而且目中还似乎带着些惭愧。

他毕竟也是个人。

无论什么样的人,多少总有些人性。

李寻欢道:那么,大哥偿无论要我做什么,都该当面对我说明才是,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去想法子做到。

龙啸云慢慢地举起酒杯,仿佛要用酒杯挡住自己的脸。

李寻欢为他做的,实在已太多了。

过了很久,长长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时间有时会改变许多事。

李寻欢目中的痛苦之色更重,黯然道:我也知道大哥你对我有些误会--

龙啸云道:误会?

李寻欢道:是误会,完全是误会,但有些事,大哥你本不该误会我的。

龙啸云目中突也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沉默了很久,才一字字道:但也有件事我绝没有误会。

李寻欢道:哪件事?

这句话问出来,他已后悔了。

他本就该知道的,可怕的是,龙小云这十来岁的孩子,居然也像是猜出了他父亲要说的是什么了,弯着腰,悄悄的退了出去。

龙啸云沉默了很久,笑道:我知道你这些年来一直都很痛苦。

李寻欢勉强道:大多数人都有痛苦。

龙啸云道:但你的痛苦比别人都深得多,也重得多。

李寻欢道:哦?

龙啸云道:因为你将你最心爱的人,让给了别人做妻子。

杯中的酒泼出,因为李寻欢的手在抖。

龙啸云道:但你的痛苦还不够深,因为一个人若是肯牺牲自己成本别人,他就会觉得自己很伟大,这种感觉就会将他的痛苦减轻。

这话不但很尖锐,而且也不能说没道理。

只不过这种道理并不是绝对的。

龙啸云的手也在抖,道:真正的痛苦是什么,也许你还不知道。

李寻欢道:也许--

龙啸云道:当一个男人知道倔的妻子原来是别人让给他的,而且他的妻子一直还是在爱着那个人,这才是最大的痛苦!

这的确是最大的痛苦。

不但是痛苦,而且还是种羞辱。

这种话本是男人死也不肯说出来的,因为这种事对他自己的伤害实在太大、太重!

没有人能忍心对自己如此羞辱,如此伤害。

但龙啸云现在却将这种事说了出来,在李寻欢面前说了出来。

李寻欢的心在往下沉。

他从龙啸云的这句话中,发现两件事:第一:龙啸云的确也很痛苦,而且痛苦也很深,所以他才会变,变得这么厉害,若是换了别的男人,或许也会变成这样子的。

李寻欢忽然觉得他也是个很可怜的人。

第二:龙啸云既已在他面前说出了这种话,只怕就绝不会再放过他!

生死之间,李寻欢本看得很淡。

但现在他能死么?

话说得并不多。

但每句话都说得很慢,而且每句话说出来之前,都考虑得很久,停顿得很久。

是阴天,天很低。

所以虽然还没到掌灯的时候,天色已不知不觉很暗了。

龙啸云的面色却比天色还暗。

他举起酒杯,又放下,举起,再放下--

他并不是不能喝酒,而是不愿喝,因为他觉得喝酒会使人变得冲动,最冷酷的人,若是冲动起来,也会变得有些感情了。

又过了很久,龙啸云终于缓缓道:今天我说的话,本是不该说的。

李寻欢淡淡地笑了,道:每个人偶尔都会说出一些他不该说的话,否则他就不是人了。

龙啸云道:今天我请你来,也不是为了要说这些话。

李寻欢道:我知道。

龙啸云道:你可知道我请你来是为了什么?

李寻欢道:我知道。

龙啸云第一次露出了惊讶之色,动容道:你知道?

李寻欢又重复了一句,道:我知道。

他没有等龙啸云再问,接着道:你认为兴云庄园中真有宝藏?

龙啸云这次考虑得更久,才回答了一个字。

是。

李寻欢道:你认为我知道宝藏在哪里?

龙啸云道:你应该知道。

李寻欢笑了笑道:我这人一向有个毛病--

龙啸云道:毛病?什么毛病?

李寻欢道:我的毛病就是不该知道的事我全知道,该知道的我反而不知道。

龙啸云的嘴闭上了。

李寻欢道:其实你也应该知道,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个骗局--

龙啸云突然打断了他的话,道:我相信你,因为我知道你绝不会说谎。

他凝注着李寻欢,缓缓道:若说这世上还有一个我可以信任的人,那个人就是你,若说这世上我还有一个朋友,那人也是你!我说的任何话也许都是假的,但这句话却绝不是骗你。

李寻欢也在凝注着他,长长叹息着道:我也相信你,因为--

他没有说完这句话,又不停地咳嗽起来。

等他咳完了,龙啸云才替他接了下去,道:你相信我,因为你知道你已没有被我利用的价值,我已不必再骗你,是不是?

李寻欢以沉默回答了这句话。

龙啸云站了起来,慢慢地踱了两个圈子。

屋子里很静,他的脚步声却越来越重,显见他的心也有些不安--也许只不过是故意让李寻欢觉得他的心很不安。

然后,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停在李寻欢面前,道:你一定认为我会杀你。

李寻欢的神情很平静,平静得令人无法想像,淡淡道:无论你怎么样做,我都不怪你。

龙啸云道:但我绝不会杀你。

李寻欢道:我知道。

龙啸云道:不错,你当然知道,你一向很了解我。

他突又变得有些激动,接着道:因为我纵然杀了你,也挽不回她的心,只有令她更恨我。

李寻欢长长叹了口气,道:人生中本有些事是谁也无可奈何的。

无可奈何。

这四字看来虽平淡,其实却是人生中最大的悲哀,最大的痛苦。

遇着了这件事,你根本无法挣扎,无法奋斗,无法反抗,就算你将自己的肉体割裂,将自己的心也割成碎片,还是无可奈何。

就算你宁可身化成灰,永堕鬼狱,还是挽不回你所失去的--也许你根本就永远未曾得到。

龙啸云的拳紧握,声音也嘶哑,道:我虽不杀你,也不能放你。

李寻欢慢慢地点了点头。

因为我还有被你利用的价值。

但这句话他并没有说出来。

无论龙啸云如何伤害他,出卖他,但直到现在,他还没有说过一句伤害到龙啸云的话。

龙啸云的拳反而握得更紧,因为只有在李寻欢面前,他才会觉得自己的渺小,自己的卑贱。

所以李寻欢那种伟大的友情非但没有感动他,反而他更愤怒。

他紧握着拳,瞪着李寻欢,缓缓道:我要带你去见一个人,这人早就想见你了,你--你或许也很想见他。

屋子很大。

这么大的屋子,只有一个窗户,很小的窗户,离地很高。

窗户是开着的,看不到窗外的景色。

门也很小,肩稍宽的人,就只能侧着身子出入。

门也是开着的。

墙上漆着白色的漆,漆得很厚,仿佛不愿人看出这墙是石壁,是土,还是铜铁所做。

角落里有两张床。

木床。

床上的被褥很干净,却很简朴。

除此之外,屋里就只有一张很大的桌子。

桌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帐册、卷宗。

一个人正站在桌子前翻阅着,不时用朱笔在卷宗上勾画、批发,嘴里偶尔会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他是站着的!

因为屋里没有椅子,连一张椅子都没有。

他认为一个人只要坐下来,就会令自己的精神松弛,一个人的精神若松弛,就容易造成错误。

一点微小的错误,就可能令数件事失败--这正如堤防上只要有一个很小的裂口,就可能崩溃。

他的精神永松弛。

他永无错误。

他从未失败。

还有个人站在他身后。

这人的身子站得更直、更挺,就像是枪杆。

他就这样站着,也不知站了多久,连一根手指都没有动过。

也不知从哪里飞来一个蚊子,在他眼前飞来飞去,打着转。

他眼睛连眨都未眨。

蚊子仪在他鼻尖上,开始吸血。

他还是不动。

他整个人似已完全麻木,既不知痛痒,也不知哀乐。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活着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剑客无情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