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剑客无情剑》

第57章 火花

作者:古龙

他身上穿着套青布衣服,本来很新,但现在已满是泥污、汗垢,时间、膝头也已被磨破。

他身上也很脏,头发更乱。

但他还远远站在那里,龙啸云都能感觉到一般逼人的杀气!

他整个人看来就如同那柄插在他腰带上的剑。

一柄没有鞘的剑!

是阿飞!

阿飞毕竟来了。

世上也许只有阿飞一个人能追踪到这里!

最狡猾,最会逃避,最会躲藏的动物是狐狸。

最精明,受过最严格训练的猎犬,也未必能追得着狐狸。

但阿飞十一岁时就曾经赤手空拳捉住了一条老狐狸。

这段追踪的路程显然很艰苦,所以他才会这么脏。

但这才是真正的阿飞。

只有这样,才能易出他那种剽悍、冷酷、咄咄逼人的野性!

一种沉静的野性!奇特的野性!

龙啸云居然很快恢复了镇定,笑道:“原来是阿飞兄,久违久违。”

阿飞冷冷的瞧着他。

龙啸云道:“兄台竟真的能追踪到这里,佩服佩服。”

阿飞还是冷冷的瞧着,他的眼睛明亮、锐利,经过两天的追踪,似乎又恢复了几分昔日那种剑锋般的光芒。

那和荆无命死灰色的眼睛正是种极强烈的对比。

龙啸云笑了笑,道:“兄台追踪的手段虽高,只可惜却也被这位荆先生发觉了。”

阿飞的眼睛向荆无命。

荆无命也瞧着他。

两人的目光相遇,就宛如一柄剑刺上了冰冷的灰暗的千年岩石。

谁也猜不出是剑锋锐利?还是岩石坚硬!

两人虽然都没有说话,但两人的目光间却似已冲击出一串火花!

龙啸云瞧了瞧荆无命,又瞧了瞧阿飞道:“荆先生虽已发觉了你,却一直没有说出来,你知道是为了什么?”

阿飞的目光似已被荆无命吸引,始终未曾移开过片刻。

龙啸云又笑了笑,馒馒悠然:“因为荆先生本就希望你来。”

他转向荆无命接着笑道:“荆先生,在下猜的不错吧。”

荆无命的目光似也被阿飞所吸引,也始终没有移动过。

过了很久,龙啸云又大笑道:“荆先生希望你来,只有一个原因,因为他要杀你!”

龙小云立刻接着道:“荆先生要杀的人,到今还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的!”

阿飞的目光这才移向荆无命的剑。

荆无命的目光也几乎在同一刹那间移向阿飞腰带上插着的剑。

这也许是世上最相同的两柄剑!

这两柄剑既不是神兵利器,也不是名匠所铸。

这两柄剑虽然锋利,但太薄,太脆!都很容易被折断。

剑虽相同,两人插剑的方法却不同。

阿飞的剑插在腰中央,剑柄是向右的。

荆无命的剑却插在腰带边的,剑柄向左。

这两柄剑之间,似乎也有种别人无法了解的奇特吸引力!

两人的目光一接触到对方的剑,就一步步向对方走过去,但目光还是始终未离开对方的剑!

等到两人之间相距仅有五尺时,两人突然一起停住了脚步!

然后,两人就像钉子般被钉在地上。

荆无命穿的是件很短的黄衫,衫角只能掩及膝盖,袖口是紧束着的,手指细而长,但骨里凸出,显得很有力!

阿飞的衣杉更短,袖口几乎已被完全撕了下来,手背也很细,很长,但却很粗糙,宛如砂石。

两人都不修边幅,指甲却都很短。

而入都不愿存有任何东西妨碍他们出于拔剑。

这也许是世上最相像的两个人!

现在两人终于相遇了。

只有在两人站在一起时,你仔细观查,才能发觉这两人外貌虽相似,但在基本上,气质却是完全不同的。

荆无命的脸上,就像是带着个面具,永远没有任何表情变化。

阿飞的脸虽也是沉静的,冷酷的,但目光随时都可能像火焰般燃烧起来,就算将自己的生命和灵魂都烧毁也在所不惜。

而荆无命的整个人却已是一堆死灰。

也许他生命还未开始时,已被烧成了死灰。

阿飞可以忍耐,可以等,但却绝不能忍受任何人的委曲。

荆无命可以为一句话杀人,甚至为了某一种眼色杀人,但到了必要时,却可以忍受任何委曲。

这两人都很奇特,很刁怕。

谁也猜不适上天为什么要造出这么两个人,又偏偏要他们相遇。

秋已残。

木叶凋零。

风不大,但黄叶萧萧而落,难道是被他们的杀气所摧落的?

天地间的确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萧索凄凉之意。

两人的剑虽然还都插在腰带上,两人虽然还都连手指都没有动,但龙啸云父子却已紧张得透不过气来。

突然间,寒光闪动!

十余道寒光带着尖锐的风声,击向阿飞!

龙啸云竟先出了手。

他自然也并不奢望这些暗器能击倒阿飞,但只要阿飞因此而稍有分心,荆无命的剑就可以刺他咽喉!

剑光暴起!

一连串“叮叮”声音后,满天寒光如星雨般堕了下来。

荆无命的剑已出于,剑锋就在阿飞耳畔。

阿飞的手已握着剑柄,但剑尖还未完全离开腰带。

暗器竟是被荆无命击落的。

龙啸云父子的脸色都变了。

荆无命和阿飞目光互相凝注着,面上却仍然全无丝毫表清。

然后,荆无命馒慢的将剑插回腰带。

阿飞的手也垂下。

又不知过了多久,荆无命突然道:“你已看出我的剑是击暗器,而非刺你?”

阿飞道:“是。”

荆无命道:“你还是很镇定!”

暗器击来,荆元命的刺出,阿飞除了伸手拔剑,绝未慌张闪避。

荆无命没有等阿飞答那旬活,接着又道:“但你反应已慢了……”

阿飞沉默了很久,目中露出了一丝沉痛凄凉之色,终于道:“是!”

荆无命道:“我能杀你!”

阿飞想也不想道:“是。”

听到这里,龙啸云父子交换了眼色,暗中都不禁松了口气。

荆无命突又道:“但我不杀你!”

龙啸云父子脸色又都变了。

阿飞凝视着荆无命死灰色的眼色,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你不杀我?”

荆无命道:“我不杀你,只因你是阿飞!”

他死灰色的眼睛中突又露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痛苦之色,这种眼色甚至比阿飞现在的眼色还沉痛。

他遥注着远方,仿佛远处站着一个人。

一个仙子与魔鬼混合成的人。

又过了很久,他才缓缓接着道:“我若是你,今日你就能杀我。”

这句话也许连阿飞都听不懂,只有荆无命自己心里明白。

无论任何人,若是过了两年阿飞那种生活,反应都会变得迟钝的。何况,他每天晚上都被人麻*。

无论任何一种有麻*催眠的葯物,都可令人反应迟钝。

荆无命不杀阿飞,绝不会动了同情恻隐之心,只不过因为他很了解阿飞的痛苦,因为他自己也和阿飞有同样的痛苦。

他要阿飞活着,也许只是要阿飞陪着他受苦。

——失恋的人知道别的人也被遗弃,痛苦就会减轻些,输钱的人看到有别人比他输得更多,心里也会舒服些。

阿飞木立,似乎还在咀嚼他方才的两旬活。

荆无命道:“你可以走了。”

阿飞霍然抬头,断然道:“我不定。”

荆无命道:“你不定?要我杀你?”

阿飞道:“是!”

荆无命沉默了很久,缓缓道:“你为的是李寻欢?”

阿飞道:“是,只要我活着,就不能让他死在你手里。”

龙小云突然大声道:“林仙儿呢?你难道忍心让她为你痛苦?”

阿飞心上宛如突然被人刺了一针,胸口似已突然*挛。

荆无命再也不瞧他一眼,转身走向龙啸云,一字字道:“我喜欢杀人,我喜欢自己杀,你明白么?”

龙啸云勉强笑道:“我明白。”

荆无命道:“你最好明白,否则我就杀你。”

他也不再瞧龙啸云,又转过身,道:“李寻欢在哪里?带我去。”

龙啸云偷偷膘了阿飞一眼,道:“可是他……”

荆无命冷冷道:“我随时都可杀他!”

阿飞只觉胃也在*挛,收缩,突然弯下腰呕吐起来。

他吐的是苦水,只有苦水。

因为这一两天来,他根本就没有吃什么。

“你一定要答应我,你一定要回来,我永远都在等着你……“

这是他最心爱的人说的话。…

为了这句话,无论如何他也不能死。

可是李寻欢……

李寻欢不但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平生听见,人格最伟大的人,他能站在这里,看着别人去杀李寻欢么?

他继续呕吐。

现在,他吐的是血。

李寻欢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想知道自己在哪里。

他也分不出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

他甚至连动都不能动,因为他所有关节处的穴道部已被点住。

没有食物,也没有水。

他已被囚禁在这里十多天。

就算他穴道没有被困住,饥饿也早已消蚀了他的力量。

荆无命在冷冷的瞧着他。

他软软的倒在角落里,就像是只已被掏空了的麻袋。

地室中很暗。看不清他的面色和表情,只能依稀分辨出他滥楼肮脏的衣衫,憔悴疲倦的神态,和那双充满了悲伤绝望的眼睛。

荆无命突然道:“这就是李寻欢?”

龙啸云道:“是!”

荆无命仿佛有些失望,又有些不信,再追问了一句,道:“这就是小李探花?”

龙小云笑了笑,抢着道:“就算是雄狮猛虎,被饿了十多天,也会变成这样子的。”

龙啸云叹息着,道:“我本不愿这样对他,可是……人无伤虎心,虎有伤人意,经过上次的教训,我不愿再有任何意外。”

荆无命沉默了很久,突又道:“他的刀呢?”

龙啸云考虑着,沉吟着:“荆先生是不是想看看他的刀?”

荆无命没有回答,因为这句话根本就是多问。

龙啸云终于自怀中取出一柄刀。

刀很轻,很短,很薄,几乎就宛如一片柳叶。

荆无命轻抚着刀锋,仿佛不忍释手。

龙啸云笑道:“其实,这不过是柄很普通的刀,并不能算是利器。”

荆无命道:“利器?……凭你这种人也配谈论利器?”

他眼睛忽然扫向龙啸云,冷冷道:“你可知道什么是利器?”

他的眼睛虽然灰暗无光,但却带着种无法形容的诡奇妖异之力,就好像你在梦中见到的娇魔之眼,令你醒来后还是觉得同样可怕。

龙啸云觉得连呼吸都困难起来,勉强笑道:“请指教。”

荆元命眼睛这才回到刀锋上,缓缓道:“能杀人的,就是利器,否则,纵是干将莫邪,到了你这种人手上,也就算不得利器了。”

龙啸云陪笑道:“是是是,荆先生见解的确精辟,令人……”

荆无命根本没有听他在说什么,突又道:“你可知道至今已有多少人死在这种刀下?”

龙啸云道:“这……只怕已数不清了。”

荆无命道:“数得清。”

金钱帮之崛起,虽然只有短短两年,但在创立之前,却已不知道经过多久的策划,上官金虹最服赝的两旬话就是:

“凡事凝则立,不豫则废。”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金钱帮之所以能在短短两年中威震天下,并不是运气。

龙啸云也听说过,金钱帮未创立之前,就已将江湖中每个小有名气的人的来历底细都调查得清清楚楚。

这要花多大的人力物力?

龙啸云始终不能相信,此刻忍不住问道:“真的数得清?有多少人?”

荆无命道:“七十六。”

他冷冷接着道:“这七十六人中,没有一人武功比你差。”

龙啸云只能陪笑,目光缓缓转向李寻欢,像是还要他证明一下,荆无命说的这数字是否可信。

但李寻欢却似连点头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龙小云眨着眼,忽然笑道:“李寻欢自己若也死在这种刀可那才真的大快人心。”

他话未说完,刀光一闪,飞向李寻欢。

龙小云几乎开心得要叫了起来。

但刀光并没有笔直击向李寻欢的咽喉,半途中突然一折,“当”的,落在李寻欢身旁的石地。

原来荆无命用暗器的手法也不错。

荆无命突然道:“解开他的穴道。”

龙啸云愕然,道:“可是……”

荆无命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厉声道:“我说解开他的穴道。”

龙啸云父子对望了一眼,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了。

龙啸云道:“上官帮主要的只是李寻欢,并不在乎他是死的,还是活的。”

龙小云道:“上宫老伯已滴酒不沾,自然也很讨厌酒鬼,真正的酒鬼只有死才能不喝酒,才会令人看得顺眼些。”

龙啸云目光闪动着,道:“何况,带个死人去,总比带活人方便得多,也绝不会再有任何意外。”

龙小云道:“但荆先生自然不会向一个全无反抗之力的人出于,所以……”

荆无命厉声道:“你们的话大多了。”

龙啸云笑道:“是是是,在下这就去解开他的穴道。”

出手点穴的人是他,要解开自然很容易。

龙啸云拍了拍李寻欢的肩头,柔声道:“兄弟,看来荆先生是想和你一较高下,荆先生剑法高绝天下,兄弟你出手可千万不能大意。”

到了这种时候,他居然还能将“兄弟”两字叫得出口来,而且说得深情款款,好像真的很关心。

这种人你能不佩服他么?

李寻欢什么话也没有说。

他已无话可说,只是艰涩的笑了笑,慢慢的抬起了身旁的刀。

他凝注着手里的刀,目中似已有泪将落。

这的确是名满天下,例不虚发的小李飞刀。

现在,刀已回到他手里。

可是他还有力将这柄刀发出么?

美人迟暮,英雄末路,都是世上最无可奈何的悲哀。

这种悲哀最令人同情,也最令人惋借。

但在这里,没有任何人同情他,更没有人惋借。

龙小云目中闪动着狡黠的笑意,悠然道:“小李飞刀,例不虚发,这一次不知道还灵不灵?”

李寻欢抬头瞧了他一阵,又慢慢的垂下头。

荆无命缓缓道:“我要杀人,一定先给人一个机会,这就是你最后的机会,你明白么?”

李寻欢笑了笑,笑得很凄凉。

荆无命道:“好,你站起来吧:”

李寻欢喘息着,又咳嗽起来。

龙小云柔声道:“李大叔若已站不起,小侄可以扶你一把。”

他眨了眨眼,立刻又接着笑道:“但我看来这根本是用不着的,据说李大叔的飞刀不但能坐着发,就连躺着时发出来也同样准。”

李寻欢叹息了一声,似乎想说话。

但他的话还未说完,已有一个人冲了进来。

阿飞!

阿飞的脸全无丝毫血色,嘴角却带着丝血痕。

在这片刻之间,他似已老了许多。

他飞一般冲进来,但身形在一刹那间就停顿,一停顿就静如山石。

荆无命道:“你还不死心?”

李寻欢的头已抬起,目中又似有热泪盈眶。

阿飞瞧了他一眼,只瞧了一眼,就转头面对着荆无命,一字字道:“要杀他,就得先杀我!”

他说得很沉着,很镇静,并没有激动,

这更显示了他的决心。

荆无命灰色的眼睛又起了种很奇特的变化,道:“你已不再关心她?”

阿飞道:“我死了,她还是能活下去。”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虽然还是同样镇静,但目中却不禁露出了一丝痛苦之色,呼吸似也有些困难。

这并没有瞒过荆无命。

他心里似乎立刻得到了某种奇特的安慰和解脱,淡淡道:“你不怕她伤心?”

阿飞道:“活着不安,就不如死,我若不死,她更伤心。”

荆无命道:“你认为她是这种人?”

阿飞道:“当然!”

在阿飞心目中,林仙儿不但是仙子,也是圣女。

荆无命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丝笑意。

谁也没有看到过他的笑,连自己都已几乎忘却上一次是什么时候笑的。

他笑得很奇特,因为他脸上的肌肉已不习惯笑,已僵硬!

他从不愿笑,因为笑可令人较化。

但这种笑却不同——这种笑正如剑,只不过剑伤的是人命,这种笑伤的却是人心。

阿飞竟完全不懂他是为何而笑的,冷冷道:“你不必笑,你虽有八成机会杀我,但也有两成死在我剑下。”

荆无命的笑容已消失不见,道:“我说过不杀你,就一定会留下你的命!”

阿飞道:“不必。”

荆无命道:“我要你活着,看着……·

这句话还未说完,剑光已飞出!

剑光交击,如闪电,

但还有一道光芒比剑更快,那是什么?

骤然间,所有的光芒都消失。

所有的动作也会都停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剑客无情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