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剑客无情剑》

第60章 友情

作者:古龙

阿飞却还在沉吟着,终于忍不住道:“方才那小姑娘……她是谁?”

李寻欢道:“她叫铃铃,也很可怜。”

阿飞道:“我只知道她很会说谎。”

李寻欢道:“哦?”

阿飞道:“她并不是真的在等你——她等你,也许还有别的原因。”

李寻欢道:”哦?”

阿飞道:“她若真的在等你,自然一定对你很关心。”

李寻欢道:“也许……”

阿飞抢着道:“你现在的样子,谁都看得出你必定受了很多罪,可是她却根本没有问你是怎么会变成这种样子的。”

李寻欢淡淡道:“也许还没有机会问。”

阿飞道:“女孩子若是真的关心一个人,绝不会等什么机会。”

李寻欢沉默了半晌,突又笑了,道:“你难道怕我会上她的当?”

阿飞道:“我只知道她说的不是真话。”

李寻欢微笑道:“你若想活得愉快些,就千万不要希望女人对你说真话。”

阿飞道:“你认为每个女人都会说谎。”

李寻欢显然不愿正面回答他这句活,道:“你若是个聪明人,以后也千万莫要当面揭穿女人的谎话,因为你就算揭穿了,她也会有很好的解释,你就算不相信她的解释,她还是绝不会承认自己说谎。”

他笑了笑,接着道:“所以,你若遇见了一个会说谎的女人,最好的法子,是故意装作完全相信她,否则你就是在自找苦吃。”

阿飞凝注着李寻欢,良久良久。

李寻欢道:“你是不是还有话要说?”

阿飞突也笑了笑,道:“就算有,也不必说了,因为我要说的你都已知道。”

望着阿飞的背影,李寻欢心里忽然觉得说不出的愉快。这倔强的少年毕竟没有倒下去。

而且,这一次,他说了很多话:居然全没有提起林仙儿。

爱情,毕竟不能占有一个男子汉的全部生命。

阿飞毕竟是个男子汉!

男子汉若是觉得自己活着已是件羞辱时,他就宁可永不再见他所爱的女人,宁可去天涯流浪,宁可死。

因为他觉得已无颜见她。

但阿飞真能胜得了吕凤先?

这次他若又败了,吕凤先纵不杀他,他还能再活得下去么?

李寻欢弯下腰,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又咳出了血。

吕凤先还在那里等着,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人的确很沉得住气。

只有能沉得住气的敌人,才是可怕的对手。

阿飞突然一把扯下了衣衫,用那只已被鲜血染红了的手在身上揉着。

酒杯的碎片又刺入了他肉里。

血,即使在如此凄迷的夜雾中,看来还是鲜红的!

只有鲜血才能激发人原始的兽性--情慾和仇恨,别的东西或许也能,但却绝没有鲜血如此直接。

阿飞仿佛又回到了原野中。

“你若要生存,就得要你的敌人死。”

吕凤先望着他渐渐走近,突然觉得一种无法形容的压力。

他忽然觉得走过来的简直不是个人,而是只野兽。

负了伤的野兽!

“仇敌与朋友间的分别,就正如生与死之间的分别。”

“若有人想要你死,你就得要他死,这其间绝无选择的余地!”

这是原野上的法则!也是生存的法则。

“宽恕”这两个字,在某些地方是完全不实际的。

血在流,不停的流。阿飞身上的每根肌肉都已因痛苦而颤抖,但他的手,却越来越坚定。

他的目光也越来越冷酷。

吕风先永远无法了解这少年怎会在忽然间变了。

但他却很了解阿飞的剑法。

阿飞剑法的可怕之处并不在“快”与“狠”,而是“稳”与“准”。

他一出手就要置人于死命,至少也得有七成把握,他才会出手。

所以他必须“等”!

等对方震出破绽,露出弱点,等对方给他机会一他比世上大多数人都能等得更久。

但现在,吕凤先似已决心不给他这机会。

吕凤先看来虽只是随随便便的站在那里,全身上下每一处看来仿佛都是空门,阿飞的剑法仿佛可以随便刺人他身上任何部位。

但空门太多,反而变成了没有空门。

他整个人似已变成了一片空灵。

这“空灵”二字,也正是武学中最高的境界。

李寻欢远远的瞧着,目中充满了忧虑。

吕凤先的确值得自傲。

李寻欢实未想到他的武功竟如此高,也看不出阿飞有任何希望能胜得了他——因为阿飞简直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夜更深。

荒坟间忽然有碧光闪动,是鬼火!

吹的是西风,吕风先的脸,正是朝西的。

有风吹过,一点鬼火随风飘到了吕凤先面前。

吕凤先镇静的眼神突然眨了眨,左手也动了动一像是要拂去这点鬼火,却又立刻忍住。

在生死决斗中,任何不必要的动作,都可能带来致命的危险。

只不过他手虽没有动,但左臂由肩的肌肉已因这“要动的念头”而紧张起来,已不能再保持那种“空灵”的境界。

这当然不能算是个好机会,但再坏的机会,也比没有机会好。

只要有机会,阿飞就绝不会错过。

他的剑已出手!

这一剑的关系实在太大。

阿飞今后一生的命运,都将因这一剑的得失而改变。

这一剑若得手,阿飞就会从此振作,洗清上一次失败的壹辱。

这一剑若失手,他势必从此消沉,甚至堕落,那么他就算还能活着,也会变得如吕凤先说的那样——生不如死。

这一剑实在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

但这一剑真能得手么?

剑光一闪,停顿!

“呛”,剑己折!

阿飞后退,手里已只剩下的半柄断剑。

另半柄剑被夹在吕凤先的手指里,但剑尖却已刺人了他肩头。

他虽然夹住了阿飞的剑,但出手显然还是慢了些。

鲜血正从他肩头流落。

这一剑毕竟得手了!

阿飞脸上仿佛突然露出了一种奇异的光辉——胜利的光辉!

吕凤先脸上却连一丝表情也没有,只是冷冷的瞧着阿飞,断剑犹在他肩头,他也没有拔出来。

阿飞也只是静静的站着,并没有再出手的意思。

他的积郁和苦闷已因这一剑而发泄。

他要的只是“胜利”,并不是别人的“生命”。

吕凤先似乎还在等着他出手,等了很久,突然道:“好,很好!”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能从他这种人嘴里听到达句话,就已是令人觉得振奋,觉得骄做。

但他在临走前,却又突然加了句!。

“李寻欢果然没有说错,也没有看错你!”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李寻欢曾经对他说过什么?

吕凤先的身影终于在夜色中消失。

李寻欢的笑脸已出现在眼前。

他用力拍着阿飞的肩头,笑道:“你还是你,我早就知道那点打击决不会令你泄气的,世上本就没有常胜的将军,连神都有败的时候,何况人?”

他笑得更开朗,接着又道:“可是从现在开始,我对你更有信心了……”

阿飞突然打断了他的话,道:“你认为我从此不会再败?”

李寻欢笑道:“吕凤先的武功,已绝不在任何人之下,若连他也躲不过你的剑,只怕世上就没有别人能躲得过?”

阿飞道:“可是……我却觉得这次胜得有些勉强。”

李寻欢道:“勉强!”

阿飞道:“我出手已不如以前快了。”

李寻欢道:“谁说的?”

阿飞道:“用不着别人说,我自己也能感觉得出……。”

他目光还停留在吕凤先身影消失处,缓缓接着道:“我觉得他本可胜我的,他出手绝不该比我慢。”

李寻欢道:“他武功的确很高,甚至也许比你还高,但你却把握住了最好的机会,这才是别人绝对比不上你的地方,所以你才能胜!”

他笑了笑接着道:“所以吕凤先虽败了,也并没有不服,连他这种人都对你服了,你自己对自己难道还没有信心?”

阿飞终于笑了。

对一个受过打击的人说来,世上还有什么比朋友的鼓励更珍贵?

李寻欢笑道:“无论如何,这件事都该庆祝……你喜欢用什么来庆祝?”

阿飞笑道:“酒,当然是酒,除了酒还能有什么别的?”

李寻欢大笑道:“不错,当然是酒,庆祝时若没有酒,岂非就好像炒菜时不放盐……”

阿飞笑道:“那简直比炒菜时不放盐还要淡而无味。”

阿飞睡了。

酒,的确很奇妙,有时能令人兴奋,有时却又能令人安眠。

这几天,阿飞几乎完全没有睡过,纵然睡着也很快就醒,他总想不通自己在“家”时怎会一躺下去就睡的像死猪。

等阿飞睡着,李寻欢就走出了这家客栈。

转过街,还有家客栈。李寻欢突然飞身掠入了这家客栈的后院。

三更半夜,他特地到这家客栈中来做什么?

已将黎明,后院中却有间房还亮着灯。

李寻欢轻轻拍门,屋里立刻有了回应,一人道:“是小李探花!”

李寻欢道:“是。”

门开了,开门的人竟是吕凤先。

他怎会在这里?李寻欢怎会知道他在这里?为什么来找他?

难道他们两人还有什么秘密的约定?

吕凤先嘴角带着种冷漠而奇特的微笑,冷冷道:“李探花果然是信人!果然来了。”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接着道:“我早就说过,只要他答应,就绝不会失信。”

站在吕凤先身后的,竟是铃铃。

铃铃怎会和吕凤先在一起?

李寻欢究竟答应了什么?

灯光昏黄,李寻欢的脸却苍白得可怕,他默默的走进屋子,突然向吕凤先深深一揖道:“多谢。”

吕风先淡淡道:“你不必谢我,因为这根本是件交易,谁也不必谢准。”

李寻欢也淡淡的笑了笑,道:“这种交易,并不是人人都会答应的,我当然要谢你。”

吕凤先道:“这的确是件很特别的交易。你要铃铃对我说时,我的确吃了一惊。”

李寻欢道:“所以我才会要她解释得清楚些。”

吕风先道:“其实用不着解释,我也已了解,你要我故意败给阿飞,只不过是希望他能因此而振作起来,莫要再消沉。”

李寻欢道:“我的确是这意思,因为他的确值得我这么样做。”

吕凤先道:“这只因你是他的朋友,但我却不是,……我简直想不到世上会有人会向我提出如此荒谬的要求来。”

李寻欢道:“但你却终于还是答应了。”

吕凤先目光刀一般盯着他,道:“你算准了我会答应。”

李寻欢又笑了笑,道:“我至少有些把握,因为我己看出你不是凡俗的人,也只有你这种非凡的人,才会答应这种非凡的事。”

吕凤先还在盯着他,目光却渐渐和缓,缓缓道:“你也算准了他绝不会要我的命。”

李寻欢道:“我知道他胜了一分就绝不会再出手的。”:

吕凤先突然叹了口气,道:“你果然没有看错他,也没有看错我。”

他忽又冷笑道:“我只答应你让他胜一招,那意思就是说,他若再出手,我就要他的命。”

李寻欢目光闪动,道:“你有这把握?”

吕凤先厉声道:“你不信?”。

两人口光相视,良久良久,李寻欢突又一笑,道:“现在也许,将来却未必。”

吕风先道:“所以我本就不该答应你的,让他活着,对我也是种威胁。”

李寻欢道:“但有些人就喜欢有人威胁,因为威胁也是种刺激,有刺激才有进步,一个人若是真的已到‘四顾无人’的巅峰处,岂非也很寂寞无趣。”

吕凤先沉默了很久,缓缓道:“也许……但我答应你,却并不是为了这原故。”’

李寻欢慢慢的点了点头,道:“你当然不是。”

吕凤先道:“我答应你,只因为你交换的条件很优厚。”

李寻欢笑了笑,道:“若没有优厚的条件,怎能和人谈交易。”

吕凤先道:“你说,只要我答应你这件事,你也会答应我一件事。”

李寻欢道:“不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剑客无情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