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剑客无情剑》

第07章 误伤故人子

作者:古龙

李寻欢喝了酒,解葯的葯力发动得更快,还不到六个时辰,李寻欢已觉得体力渐渐恢复了过来。

这时天刚破晓,虬然大汉虽熬了一夜,但人逢喜事精神爽,只不过酒喝得太多了,头有些疼。

梅二先生也用手捂住脑袋,喃喃道:“该死该死,天又亮了。”

虬然大汉道:“天亮了有何不好?”

梅二先生叹道:“我喝酒就怕天亮,若是天不亮,我一直喝下去都没关系,但只要天一亮,就会立刻头痛,连酒也喝不下去。”

李寻欢本在闭目养神,此刻笑了笑,道:“岂止阁下,喝酒的人只怕都有这个毛病。”

梅二先生道:“既是如此,趁着天还未大亮,赶快再喝几杯吧。”

李寻欢笑道:“你我如此牛饮,大先生见了只怕要心疼的。”

梅二先生道:“所以他早已躲进去睡觉了!乐得眼不见,心不烦。”

李寻欢喝了杯酒,又不停地咳嗽起来。

梅二先生凝注着他,忽然问道:“你这咳嗽的毛病,已有多久了?”

李寻欢道:“好象已有十年了吧。”

梅二先生皱眉道:“如此说来,你还是莫要喝酒的好,久咳必伤肺,再喝酒只怕……”

李寻欢笑道:“伤肺?我还有肺可伤么?我的肺早已烂光了。”

他忽然顿住语声,目中精光闪动,沉声道:“此间只怕又有远客。”

梅二先生动容道:“三更半夜来的绝不会是老大的客人,只怕又是来找我的。”

其实他直等到现在才听到屋外传来一阵沙沙的脚步声,来的人似乎并不只一个,布履都很轻健。

只听一人朗声道:“不知这里可是梅花草堂么?”

过了半晌,就听得梅大先生的语声在前厅响起,道:“三更半夜的闯来,是小偷还是强盗?”

那人道:“在下等专程来访,不但非偷非盗,而且还有一份薄礼奉上。”

梅大先生冷笑道:“三更半夜的来送礼,显然更没有存好心,各位还是回去吧。”

那人笑道:“既是如此,在下等只好将这幅王摩诘的画带回去了。”

话未说完,门已开了。

梅二先生皱眉道:“这几人先摸透老大的脾气,投其所好而来,必有所求,我们看看他们到底是哪一路的人马。”

他并没有走出去,只将门推开一现,悄悄往外望。

只见来的一共有三个人,一人只有三十多岁,短小精悍,目光炯炯,手里托着个长长的木匣子。

第二人面如重枣,长髯过腹,披着件紫缎团花大氅,顾盼之间,目卑睨自雄,显然是个惯于发号施令的人物。

第三人却是个十来岁的小孩子,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红斗蓬上镶着白兔毛的边,看来就象是个粉装玉琢的红孩儿。

除了他之外,其余两人眉目间都带着忧闷焦急之色。

那精悍汉子手托木匣,一进来就躬身笑道:“此画乃是蔽主人重金购来,已经名家鉴定,确是真绩,请梅大先生过目。”

梅大先生的眼睛早已盯在匣子上了,嘴里却道:“无功不受禄,你们要的是什么?”

那人笑道:“在下等只求梅大先生指点一条明路,找到梅二先生。”

梅大先生立刻松了囗气,展颜笑道:“这倒容易。”

他一把将匣子抢了过来,道:“老二,出来吧,有人来找你了。”

梅二先生叹了囗气,摇头道:“好小子,有了王摩诘,连兄弟都不要了。”

紫袍老人和精悍汉子见到梅二先生,都已喜动颜色,只有那红孩儿却直皱眉头,瞅着梅二先生道:“这人看来赃兮兮的,真会治病么?”

梅二先生嘻的一笑道:“大病治不了,小病死不了,马马虎虎还过的去。”

紫袍老人似乎也怕这孩子再乱说话,干咳一声,沉声道:“我等久闻阁下回春之妙手,是以特来相请阁下随我等一行,诊金无论多少,我们都可先付的。”

梅二先生笑道:“原来你连我的脾气都摸清楚了,但你不怕我跑了么?”

紫袍老人沉着脸不说话,却已无异在说怕这孩子再乱说话,干咳一声,沉声道:“我等久闻阁下回春之妙手,是以特来相请阁下随我等一行,诊金无论多少,我们都可先付的。”

梅二先生笑道:“原来你连我的脾气都摸清楚了,但你不怕我跑了么?”

紫袍老人沉着脸不说话,却已无异在说:“你跑不了的!”

那短小汉子立刻陪笑道:“只要梅二先生肯去,除了应付的诊金外,在下等还另有重酬。”

梅二先生道:“除了诊金先付外,你可知道梅二先生还有三不治?强盗不治,小偷不治!”

那短小汉子笑道:“在下巴英,虽是无名小卒,但这位秦孝仪秦老爷子在江湖中的侠名,梅二先生多少总该有些耳闻吧。”

梅二先生道:“秦孝仪?可是铁胆震八方秦孝仪?”

巴英道:“好说,正是他老人家。”

梅二先生点了点头,道:“嗯,这人的名头倒的确不小,好,过几天你们再来吧,到时我若有空,也许会跟你们走这一趟。”

话未说完,那红孩儿已跳了起来,大叫道:“这人好大的架子,我们跟他罗嗦什么,把他架回去不就完了么。”

巴英赶紧拉住了他,陪笑道:“若是病不急,过两天本无妨,可是病人受的伤实在太重,莫说迟几天,只怕连几个时辰都迟不得的。”

梅二先生道:“你们的病人要紧,我这里的病人难道就不要紧?”

巴英道:“梅二先生这里也有位病人?”

梅二先生道:“不错,不将他的病治好,我绝不能走的。”

巴英愣了愣,呐呐道:“但……但我们那边的是秦老爷子的大少爷,也是当今少林馆座唯一的俗家弟子……”

梅二先生也跳了起来,道:“秦孝仪的儿子又怎样?少林和尚的徒弟又怎样?难道他的命就能比我这病人的命值钱么?”

秦孝仪已是满面怒容,却说不出话。

那红孩儿眼珠子一转,忽然道:“你这病人若是死了呢?”

梅二先生冷笑道:“他死了自然用不着我再治,只可惜他死不了的。”

红孩儿嘻的一笑,道:“那倒未必。”

他忽然一枝箭似的窜入了隔壁的屋子,身法之快,连屋里的虬髯大汉都吃了一惊,巴英望了秦孝仪一眼,两人居然都没有阻拦。

红孩儿窜到屋里,眼睛就瞪在里寻欢身上,大声道:“你就是那病人?”

李寻欢笑了笑,道:“小兄弟,你难道想我快些死么?”

红孩儿道:“一点儿也不错,你死了,那脏鬼才肯去替秦大哥治病。”

他嘴里说着话,袖中已飞出三根很小的袖箭,直取李寻欢的面目和咽喉,不但奇快奇准,而且劲道十足。

谁也想不到这看来十岁还不到的小孩子,竟是如此心狠手辣,若非李寻欢,换了别人只怕立刻就会死在他的箭下。

但李寻欢只一伸手,这三枝箭便已到了他手里,皱眉道:“小孩儿已如此狠毒,长大了那还得了。”

红孩儿冷笑道:“你以为自己有了两手捉箭的功夫,就可以教训我了么?”

他身子凌空一翻,手里已多了两柄精光四射的短剑,不等这两句话说完,已闪电般向李寻欢刺出了七招。”

这孩子不但出招快,变招快,而且出手之狠毒,就算多年的老江湖也要自愧不如,每一招出手,都好象和对方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似的,恨不得一剑就将李寻欢刺出个大窟窿来。

李寻欢叹道:“看来这孩子长大了又是个阴无极。”

虬髯大汉浓眉紧皱,道:“阴无极虽有【血剑】之名,缺还不肯忘杀无辜,但这孩子……”

红孩儿冷笑道:“阴无极又算得了什么?我七岁时已杀过人了,他呢?”

他见到李寻欢仍然坐在那里,但他连变了七八种毒辣的剑招,仍无法伤得了别人,下手更毒,更狠。

李寻欢苦笑道:“不错,阴无极年幼时,只怕也没有他如此狠毒。”

虬髯大汉沉声道:“此子长大,必是武林中一个大祸害,不如……”

李寻欢道:“我只是有些不忍。”

红孩儿连攻一百招尤未得手,也知道今天遇见了难惹的人物,连眼睛都急红了,咬着牙道:“你们可知道我父母是谁么?只要你们敢伤我一根毫毛,他们不将你们乱刀分尸,大卸八块才怪。”

李寻欢脸色一沉道:“如此说来,只准你杀人,别人却不能伤你?”

红孩儿道:“只要你有这么大的胆子,杀了我也没关系。”

李寻欢默然半晌,缓缓道:“我此刻还不愿出手,只因你年纪还小,若有人严加管束,还可成器,趁我还未改变主意时,你快走吧。”

红孩儿也知道自己是万难得手的了,一招收剑,喘息着道:“你的武功真不错,不知道你究竟是谁呀?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呢?”

李寻欢道:“你问清我的姓名,难道还想报仇么?”

红孩儿脸上露出了天真的笑容,道:“你饶了我的命,我怎么还会报仇呢?我只不过真佩服你,我一共刺出了一百零七剑,你却连动都没有动。”

李寻欢目光闪动,忽然一笑道:“你想不想学?”

红孩儿大喜道:“你肯收我做徒弟么?”

李寻欢笑道:“我若能替你父母管教管教你,你以后也许还有希望。”

红孩儿不等他说完,已拜了下去,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这【拜】字刚出囗,又是三道乌光自他背後急射而出,竟是巧手精制的【紧背低头花装弩】!

这孩子居然全身都是暗器。

李寻欢这次才真吃了一惊,若非身经百战,反应奇迅,这一次只怕也要伤在这恶毒的童子手里。

红孩儿一击不中,又挥手扑了过去,大骂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替我父母管教我,也配收我这个徒弟?”

虬髯大汉面笼寒霜,历声道:“此子天性恶毒,豺狼之心,留不得!”

李寻欢叹了囗气,返手一掌挥了出去。

秦孝仪和巴英明明已知道红孩儿在里面要杀人,但两人还心安理得的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梅大先生看那幅画更已看得痴了,别的事他全不知道。

梅二先生目光闪动,道:“你们带来的小孩子要杀人,你们也不管么?”

巴英摊开双手笑了笑,道:“老实话,这孩子的事谁也管不了。”

梅二先生冷笑道:“他若被人杀了,你们管不管?”

巴英笑而不答。

梅二先生道:“看你们如此放心,显然是认为他的武功不错,只有杀人,绝不会被人杀死的,是不是?”

巴英忍不住笑道:“老实说,这孩子的武功的确还过得去,有很多老江湖都已栽在他手上,何况他不但有个好爸爸,还有个好妈妈,别人吃了亏,也只有认了。”

梅二先生道:“他父母难道也不管么?”

巴英道:“有这么聪明的儿子,做父母的怎么忍心管得太严呢?”

梅二先生道:“不错,他父母看他杀了人,表面上说不定会骂两句,心里却也许比谁都高兴,可是他今天遇见我这病人,只怕就要倒霉了。”

巴英道:“哦?”

梅二先生道:“我这病人只要一伸手,他这条小命就算报销了。”

巴英失笑道:“一伸手就能要他的命?这话我们有些不信,你那病人难道还能象李探花一样,飞刀夺命,例不虚发么?”

梅二先生淡淡一笑道:“老实话,我这病人正是李寻欢。”

这句话说出来,巴英的脸立刻惨白如纸,干笑着道:“阁下你……何必开玩笑?

梅二先生悠然道:“你若不信,为何不进去瞧瞧?”

巴英愣了半晌,忽然冲了进去,嘎声大呼道:“李探花,李大侠,手下留情。”

梅二先生叹了囗气,喃喃道:“这些自命侠义辈的嘴脸也不过如此,只有自己儿子的命才值钱,别人的命却比狗都不如,只许自己的儿子杀别人,却不许别人杀他。

秦孝仪威严沉重的脸上,忽然泛起一丝恶毒的微笑。

但他尽量将这种笑容压制掩饰着,却长叹道:“李寻欢若真的杀了那孩子,他只怕就遗憾终生了。”

李寻欢一掌挥出,看来并没有什么奇诡的变化。

红孩儿年纪虽小,与人交手时却老到得出奇,眼看这一掌拍来,竟然不避不闪,他竟算定了对方这一招必是虚招,真正的杀手必然还在后面,所以他只是斜斜挑起了剑尖,如封似避,也以虚招应对。

李寻欢这一掌无论有什么变化,他剑势都可随之而变,李寻欢这一掌若是忽然变为实招,他这一剑也可变为实招,乘势洞穿李寻欢的手腕。

他这一招用得当真厉害已极,部位、时间、力道、无一不拿捏得恰到好处,江湖中的剑手能使得出这种招式来的人真还不多,显然这孩子非但得到了名家的指点,而且天生就是练武的好材料。

要知武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误伤故人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剑客无情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