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剑客无情剑》

第09章 何处不相逢

作者:古龙

少年听了李寻欢的话,怔了怔,嘿嘿冷笑道:有趣有趣,阁下的确有趣得很,貂裘上居然还长着眼睛!

李寻欢淡淡一笑道:我这件貂裘上若是没有长眼睛,又怎会看见阁下的宝剑,又怎会躲得过阁下自背后刺来的一剑呢?

少年脸色立刻变了,一双手已气得发抖。

龙啸云干咳了两声,大笑道:两位都在说笑,藏剑山庄的少庄主,固然绝不会在乎区区一柄剑,但兄弟你又怎会在乎区区一袭貂裘呢?

李寻欢动容道:这原来就是游少庄主。

龙啸云笑道:不错,游兄不但是藏龙老人的公子,也是当代第一剑客天山雪鹰子前辈的唯一传人,两位正是一时之瑜亮,此后一定要多亲近亲近。

游龙生的眼睛还在瞪着李寻欢,冷笑道:亲近倒不敢,只不过这位朋友高姓大名--

龙啸云笑道:游兄原来还不认得我这位兄弟,他姓李,叫李寻欢,放眼当今天下,只怕也唯有我这兄弟够资格和游兄你交朋友了。

李寻欢这名字说出来,游龙生脸色又变了,眼睛盯在李寻欢手里那柄小刀上,久久都未移开。

李寻欢却似根本未听到他们在说什么,目中又露出了异样的光芒,嘴里喃喃自语,仿佛在说:果然又是位名家子弟!突见一人冲了进来,厉声道:外面那人是谁杀死的?

这人颧骨高耸,满面威严,花白的胡子并不密,露出一张嘴角下垂的阔口,更觉得威严沉重,平时也带着三分杀气,正是江湖中人人都对他带着几分畏惧的铁面无私赵正义赵大爷。

李寻欢笑了笑,道:除了我还有谁?

赵正义目光如刀,瞪着他,厉声道:是你,我早该想到是你,你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带来一片血腥气。

李寻欢道:那人不该杀?

赵正义道:你可知道他是谁?

李寻欢叹道:只可惜他不是梅花盗。

赵正义怒道:你既然知道他不是梅花盗,为何还要下毒手?

李寻欢淡淡道:我虽也不想杀他,但也不愿被他杀了,无论如何,杀人总比被人杀好些。

赵正义道:他先要杀你?

李寻欢道:嗯。

赵正义道:平白无故,他为何要杀你?

李寻欢道:我也觉得很奇怪,正想问问他,只可惜他不理我。

赵正义大怒道:你为何不留下他的活口?

李寻欢道:我也很想留下活口,只可惜我手里这柄刀一发出去,对方是活是死,就连我自己也无法控制了。

赵正义跺了跺脚,道:你既已出走,为何偏还要回来?

李寻欢微笑道:只因我对赵大爷想念得很,忍不住想回来瞧瞧。

赵正义脸都气黄了,指着龙啸云道:好好好,这是你的好兄弟惹下来的祸,别人可管不着。

龙啸云陪笑道:有话好说,大哥何必发这么大的脾气。

赵正义道: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们对付一个梅花盗,已经够头疼的了,如今再加上一个青魔伊哭,谁还受得了。

李寻欢冷笑道:不错,我杀了伊哭的爱徒丘独,伊哭知道了一定会来寻仇,但他要找的也只不过是我一个人而已,赵大爷你又何必替我担心呢?

龙啸云忽然道:丘独三更半夜的到这里来,显然也没有存什么好心,兄弟你杀他本就杀得不冤,他若我掸见,我只怕也要杀死他的!

赵正义不等他说完,气得扭头就走。

游龙生忽然一笑,道:赵大爷毕竟老了,脾气越来越大,胆子却越来越小,其实伊哭来了又有何妨,在下也正好见识名满天下的探花飞刀。

李寻欢淡淡道:其实阁下若果有此心,就并不一定要等伊哭来了。

游在生脸色又变了变,像是想说什么,但瞧了李寻欢掌中的刀一眼,终于什么都没有说,也掉首而去。

龙啸云想追出去,又站住,摇头叹道:兄弟,你这又是何苦?就算你瞧不起他们,不愿和他们交朋友,也不必得罪他们呀

李寻欢笑道:他们反正早已认为我是不可救葯的了,我得不得罪他们都一样,倒不如索性将他气走,反而可以落得个眼前干净。

龙啸云道:朋友多一个总比少一个好的。

李寻欢道:但世上又有几个能不负这朋友二字,像大哥你这样的朋友,无论谁只要交到一个已足够了。

龙啸云大笑起来,用力拍着李寻欢的肩头,道:好,兄弟,只要能听到这句话,我就算将别的朋友全都得罪了,也是值得的。

李寻欢心头一阵激动,又不停地咳嗽起来。

龙啸云皱眉道:这些年来,你的咳嗽--

李寻欢像是不愿听到他提起这件事,立刻打断了他的话,道:大哥,我现在只想见一个人。

龙啸云道:谁?

他浓眉掀动,不等李寻欢回答,又道:是不是林仙儿?

李寻欢笑了笑,道:大哥真不愧为我的知已。

龙啸云展颜大笑道:我早就知道你迟早忍不住要想见她的,李寻欢若连天下第一美人都不想见,那么李寻欢就不是李寻欢了。

李寻欢微笑着,似已默认。

可是他心里在想着什么呢?除了他自己之外,只怕谁也不知道。

龙啸云已拉着他往外走,笑着道:但你若想到这里来找她,却找错地方了,自从前天晚上的事发生了之后,她晚上已不敢再留在冷香小筑。

李寻欢道:哦。

龙啸云道:这两天晚上,她一直陪着诗音在一起,你也正好顺便去看看诗音--唉,她究竟是个女人,你就算去安慰安慰她又有何妨。

他根本未留意李寻欢目中的痛苦之色,叹了口气,接着又道:其实,她也不是不知道云儿的可恶,绝不会真的怪你。

李寻欢勉强一笑,道:但我们既已来到这里,不如还是到冷香小筑去瞧瞧吧,说不定那林姑娘现在已回来了呢?

龙啸云笑道:也好,看来你今天晚上若见不到她,只怕连觉都睡不着了。

李寻欢还是微笑着,也不分辩。

但他的眼睛却在闪着光,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

冷香小筑里果然没有人。

李寻欢一走进门,又一脚又踏入十年前的回忆里。

这屋子里的一切竟都和十年前没有丝毫变化,一桌一几,也依旧全都安放在十年前的位置,甚至连桌上的笔墨书籍,都没有丝毫变动,若不是在雪夜,那窗前明月、屋角斜阳,想必也都依旧无恙。

李寻欢仿佛骤然又回到十年前,时光若倒退十年,他也许刚陪林诗音数过梅花,也许正想回来取一件狐裘为她披上,也许是回来将他们方才吟出的佳句记下,免得以后遗忘。

但现在李寻欢想去遗忘时,才知道那件事是永远无法遗忘的,早知如此,那时他又何苦去用笔墨记下?

雪,又在落了。

雪花轻轻地滴在窗子上,宛如情人的细语。

李寻欢忍不住长长唷了口气,道:十年了--也许已不止十年了,有时时间仿佛过得很慢,但等它真过去时,你才会发现它快得令你吃惊。

龙啸云自然也有很多感慨,却忽又笑道:你还记不记得我第一天到这里来的时候,那天好像也在下雪。

李寻欢道:我--我怎会忘记。

龙啸云大笑道:我记得那天我们两人几乎将你家的藏酒都喝光了,也是我唯一看到你喝醉的一次,但你却硬是不肯承认喝醉,还要和我打赌,说你可以用正楷将杜工部的《秋兴八首》写出来,而且绝对一笔不茗。

他忽然在桌上的笔筒里抽出了一笔,又道:我还记得你用的就是这支笔。

李寻欢的笑容虽然那么苦涩,却还是笑着道:我也记得那次打赌还是我赢了。

龙啸云笑道:但你大概未想到,过了十多年后,这笔还会在这里吧。

李寻欢微笑不语,但心里却不禁泛起一阵凄凉之意:笔虽然仍在,怎奈已换了主人--

龙啸云道:说来也奇怪,林仙儿好像早已算准你要回来似的,虽已住到这里好多年了,但这里的一草一木她都未动过--

李寻欢淡淡道:她本不必如此做的。

龙啸云笑道:我们并没有要她这么做,但她却说--

突听一人唤道:四爷,龙四爷!

龙啸云推开窗子,皱眉道:我在这里,什么事。

龙啸云脸色变了变,回头道:兄弟你--

李寻欢道:我--我还想在这里看看,不知道可不可以?

龙啸云笑道:当然可以,这本是你的地方,就算林仙儿回来,也只有欢迎的。

他匆匆走了出去,一走出门,笑容就瞧不见了。

李寻欢在一张宽大的、铺着虎皮的紫檀木椅上坐了下来,这张椅子,只怕比他的年纪还要大些。

他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总是喜欢爬到这张椅子上来为他的父亲靡墨,他只希望能快长高,能坐到椅子上,那时他心里总有一种奇妙的想法,总是怕椅子也会和人一样,也会渐渐长高。

终于有一天,他能坐到椅子上了,他也已知道椅子绝不会长高,那时他又不禁暗暗为这张椅子悲哀,觉得它很可怜。

但现在,他只希望自己能和这张椅子一样,永不长大,也永远没有悲伤,只可惜现在椅子仍依旧,人都已老了。

老了--老了--

突听一人轻轻笑道:谁说你老了?

人还在窗外,但笑声已在屋子里荡漾起一阵温暖之意,她的人虽还未进来,却已将春天带了进来,笑声已然如此,人自然更可想而知了。

李寻欢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但却只是静静望着那扇门,既没有站起,也并没有说什么。

林仙儿终于走了进来。

武林中人的眼睛并没有瞎,她的确是人间绝色,若有人曾用花来描述过她,那人实在是辱没了她。

世上又有哪种鲜花能及她如此动人?

她全身虽然没有一处不令人销魂,但最销魂处还是她的眼睛,没有男人能抗拒她这双眼睛。

这是双令人犯罪的眼睛。

她的态度却是那么亲切,那么大方,没有丝毫要令人犯罪的意思,看来又仿佛世上最温柔、最纯洁的女孩子。

但无论她看来像什么,都已无法改变李寻欢对她的印象了,因为李寻欢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她。

就在那酒店的厨房里,就在蔷薇夫人的×体旁,李寻欢早已领教过她的温柔,她的纯洁!但李寻欢却几乎还是难以想念眼前这女人,就是那天一心要逼他交换金丝甲的神秘美人。

因为现在她的神情和那天的确就好像是两个人,若不是李寻欢确信自己绝不会看错,那么他就简直不能想念那天那毒辣、婬荡、显然已饱经沧桑的女子,就是眼前这笑得又天真、又甜蜜的小姑娘。

李寻欢长长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林仙儿眼波流动,柔声道:你为什么闭上眼睛,难道不愿见我么?

李寻欢笑了笑,道:我只不过是在回想那天你脱光了衣服时的模样。

林仙儿的脸似乎红了红,幽幽叹道:我本来希望你认不出我的,可是我也知道希望并不大。

李寻欢道:我若这么快就将你忘记了,你岂非也会觉得很失望。

林仙儿嫣然一笑,道:可是你见到我并未吃吃惊,难道你早已想到我是谁了吗?

李寻欢道:这也许是因为武林中能被称为美人的人并不多吧。

林仙儿笑道:这也许是因为你见到伊哭的徒弟,就想到了我那双青魔手,见到了游龙生,就想到了我的鱼藏剑,是吗?

李寻欢微微一笑,道:我只奇怪,你既然知道我在这里,怎么还敢来见我?

林仙儿叹息道:咬着嘴chún道:丑媳妇既然难免见公婆,躲着也没有用的,所以,龙四哥一叫我来,我立刻就赶来了。

李寻欢道:哦?是他要你来的?

林仙儿又笑了,道:你难道还不懂他的意思?他早就想为我们拉拢了,这也许是因为他觉得有些对不起你,抢了你的--

说到这里,李寻欢的脸骤然沉了下来,因为他已知道她要说什么了,但他的脸一沉,林仙儿也立刻停住了嘴。

她永远不会说别人不爱听的话。

李寻欢却似乎还在等她说下去,过了半晌,才一字字道:他并没有对不起我,别人都没有对不起我,只有我对不起别人。

林仙儿脉脉地凝注着他,道:你对不起谁?

李寻欢冷冷道:我对不起的人太多了,连我自己都数不清。

林仙儿柔声道:随便你怎么说,我都知道你绝不是这样的人。

李寻欢道:知道我是怎样的一个人?

林仙儿道:我当然知道,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你的事了,所以当我知道这就是你以前住的地方时,我兴奋得简直没法子睡觉。

她轻盈地转了个身,道:你看,这屋子里所有的东西,是不是全都和你十年前离开这里时一样?就连你藏在书架里的那瓶酒,我都没有动过,你可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椰寻欢只是冷冷地望着她。

林仙儿笑了笑,道:你当然不会知道,但针邓可以告诉你,因为只有这样,我才感觉到这是你住的地方,有时我甚至觉得你还在这屋子里,坐在这椅子上,静静地看着我,轻轻地陪着我说话。

她眼波渐渐朦胧,低语着道:有时我半夜醒来,总觉得你仿佛就睡在我身旁,那床上、枕头上,还留着你的气息!

李寻欢忽然一笑,道:除了我之外,只怕还有别的人吧?

林仙儿咬了咬嘴chún,道:你以为这屋子还有别人进来过?

李寻欢淡淡道:这地方已经属于你,你让谁进来都无妨。

林仙儿道:你以为游龙生、丘独这些人一定进来过,是吗?

她眼圈似已红了,道:告诉你,我从来也没有让他们走进过这道门,所以他们只有等在梅林中,我若肯让他们进来,丘独和秦重也许就不会死了。

李寻欢皱眉道:既是如此,你为何不让他们进来?

林仙儿咬着嘴chún道:只因为这是你的地方,我要--替你保留着--

她似乎不知怎么说了。

李寻欢微微一笑,替她接下去,道:味道?

林仙儿的脸红了,垂首道:我的意思,你明白么?

李寻欢笑道:但我却直到现在才知道我身上是有味道--是什么味道?是香?还是臭?

林仙儿的头垂得更低,道:我对佻说了这些话,并不是为了要你耻笑我的。

李寻欢道:你是为了什么?

林仙儿道:我的意思你还不知道。

李寻欢又笑了,道:如此说来,用不着别人拉拢,我也很有希望了。

林仙儿道:若不是我早已--早已对你--那天我怎么会对你--

虽然每句话她都只说了一半,但有时话只说一半,比全说出来还要有效得多,也有趣得多。

李寻欢悠然笑道:原来你那天只是为了喜欢我而那样做的,我还当你是为了金丝甲哩。

林仙儿道:我--我当然也是为了金丝甲,但对象若不是你,我怎么肯--怎么肯--

李寻欢笑道:原来你那样做是一举两得。

林仙儿道:你一定还在奇怪,我为什么那么想要金丝甲?

李寻欢道:我实在有点奇怪。

林仙儿道:那只因我想亲手杀死梅花盗!

李寻欢道:哦?

林仙儿道:你总该知道,无论谁杀死梅花盗,我都要嫁给他,这话虽是我自己说的,可是其中也有很多苦衷。

李寻欢笑道:你要亲手杀死梅花盗,难道是为了要你自己嫁给你自己么?

林仙儿道:我这样做,只是为了我不愿嫁人,所以我若自己杀死梅花盗,就用不着嫁给别人了。

她忽然抬头凝注着李寻欢,幽幽道:只因天下的男人没有一个是我看得上眼的。

李寻欢目光也在凝注着她,道:我呢?

林仙儿红着脸抿嘴一笑,道:你自然是例外。

李寻欢道:为什么?

林仙儿小声道:因为佻和别的男人都不同,那些人就像狗一样,无论我怎么对他们,他们还是要死缠着我,只有你--

李寻欢淡淡一笑,道:那么你为何不将金丝甲留在我这里,等我杀死了梅花盗,再嫁给我,这样岂非也一举两得么?

林仙儿似乎怔了怔,但随即嫣笑道:这在是好主意,我为何没有想起得出?

李寻欢目光闪动,微笑着道:这么好的主意,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想得出?

林仙儿似乎听不出他话中讥诮之意,紧紧握住了他的手,道:我知道梅花盗这两天一定会来,明天我就在这里等着他。

李寻欢道:你要我明天也到这里来,是么?

林仙儿道:你以我为饵,将他引来,反正金丝甲在你身上,你纵然制不住他,他无论如何也伤不了你的,你若制住了他--她又红着脸垂下头,那双眼睛仍在悄悄瞟着李寻欢,嘴里没有说出来的话,已用眼睛说了出来。

李寻欢眼睛里也在闪着光,笑道:好,明夜我一定来,我若不来,就......

林仙儿悄悄缩回了手,但细细的指尖仍在李寻欢手背上轻轻地画着圆圈,似乎要圈住李寻欢的心。

李寻欢忽又笑道:你总算已学乘了。

林仙儿红着脸道:我本来就很乘。

李寻欢道:你总算已学会让男人来主动。

林仙儿喘息忽然急促了,颤声道:但你--你现在不会的--是吗?

李寻欢凝注着她,目光仍是那么冷静,就像是一湖秋水,嘴里却已露出了并不冷静的笑容,道:怎知道我不会?

林仙儿吃吃地娇笑起来,道:因为你是个君子,是吗?

李寻欢淡淡笑道:我平生只做过一次君子,那次我后悔了三天。

林仙儿娇笑着,似乎想逃走。

但李寻欢已一把拉住了她,笑道:原来你不但学会了让男人主动,还学会了逃。

林仙儿嘤咛一声,喘息着道:这全是你教我的,是你教我该如何勾引你,是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多情剑客无情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