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12章 变生肘腋

作者:古龙

标兹王举杯大笑道:“高朋满座,家有喜事,人生的乐事,还有什么更甚于此,来!来!来!镑位且与小王痛饮三百杯。”

于是大家欢然举觞,果然是喜气满堂,其中可苦了胡铁花,眼见美酒当前,却像个小媳妇似的,连头都不敢抬起。

常言道:“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

但这位龟兹王妃的眼睛,有意无意间,却总是在打量着楚留香,她只浅浅啜了两酒,就盈盈站起,嫣然道:“但望各位尽欢,我体力不支,要先告退了。”

楚留香目送着她走出去,竟似发起呆来。

姬冰雁悄声道:“别的女人你却不妨去打主意,但这是人家的王妃,你可千万不能转糊涂心思。”

楚留香笑了笑,像是想辩驳,却又闭住了嘴。

只听吴青天忽然道:“那位杜大侠呢?”

标兹王叹道:“他像是很觉无趣,小王虽然再三挽留,他还是连夜要走,最可恼的是,那司徒流星也踪影不见,连人影都找不着了。”

楚留香却忍不住问道:“还有那位王兄呢?”

吴白云苦笑道:“这人脾气有些古怪,我再三叫他来,他竟会不理我。”

标兹王沉着脸道:“此人不来也罢,他知道小王求才若渴,毛遂自荐而来,却又有些鬼鬼祟祟的,小王就对他不甚相信。”

他清了清喉咙,展颜笑道:“但此刻在这里却都是自己人了,小王有几句心腹之言,想趁着这团喜气说出来,说出之后,更望各位替小王守秘。”

楚留香和姬冰雁交换了个眼色,心里暗道:“果然有花样来了,这酒果然不是好喝的。”

吴氏双侠已齐声道:“王爷只管说,我兄弟绝不是言而无信的人。”

标兹王目光立刻转到楚留香三人身上。

楚留香微笑道:“驸马的好友,怎会背叛王爷?”

标兹王大笑道:“正是!正是!小王实在太多虑了。”

他忽然停住笑声,沉声道:“但各位必须体谅小王的处境,小王自从被叛臣所欺,过着被放逐一般的日子,遇事都不能不分外小心了。”

楚留香和姬冰雁又交换了个眼色,暗道:“我们猜的果然不错,这龟兹王的国土,果然已被人夺去了,看来他交结武林人士,竟是在找保镖的。”

只听龟兹王慨然叹道:“小王虽然流浪在外,但心在故国,叛臣们自然也知道此点,是以一心想将小王除之而后快,一年以来,小王已屡次涉险,而且来行刺的并非我龟兹国的武!,而是那些叛臣们自中原找来的刺客。”

吴青天神情有些紧张起来,沉声道:“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标兹王道:“中原侠踪,小王自不熟悉,只知道有一人叫做什么“神刀无敌”,还有一个叫“八臂哪吒”。”

吴青天松了口气,傲然笑道:“王爷只管放心,莫说还有胡兄等三位高人,就凭我兄弟在这里,这些人也休想伤得了王爷毫发。”

标兹王道:“但据小王所知,那批叛臣最近又自中原重金请来了四五个一流高手,据说其中有一人,剑法之高,简直天下无敌。”

吴育天又禁张起来,道:“王爷可知道他们的名字?”

标兹王道:“小王只知道其中有四个人在七天前便已来到这附近,还有最厉害的那个人,行踪却诡秘得很。”

吴白云道:“这消息王爷是从何处得来的?”

标兹王长叹道:“小王目前虽流浪在外,众叛亲离,但宫中还有几个忠贞之士,在暗中为小王传递消息。”

胡铁花忽然大声道:“无论这些人有多厉害,只要他们敢来行刺,就休想活着回去。”

他话未说完,琵琶公主含笑瞟了他一眼。

他的脸就又飞红了起来。

标兹王大笑道:“正是!正是!有各位这样的豪杰在此,小王还怕什么,只不过……小王有些怀疑,那姓王的说不定就是叛臣派来的刺客之一。”

吴白云沉声道:“不错,此人藏头露尾,形迹实在可疑。”

楚留香微微一笑,道:“若是真的刺客卧底,反而更会做出光明磊落之态,以免引人怀疑,面上有些不自然的,反而显得他心中无愧。”

标兹王拊掌道:“不错,阁下果然目光如炬,小王倒险些错怪好人了,只不过……”

他面色又沉重下来,叹道:“除此之外,小王还另有件心事。”

吴青天道:“王爷还有什么心事?”

标兹王道:“各位可曾听过“极乐之星”这名字?”

楚留香等三人心里齐地一动,这件事又是他们早已猜到的。

吴青天却道:“在下未曾听过。”

标兹王道:“那“极乐之星”乃是一粒价值连城的宝石,小王本是委托那彭氏五虎保送的。”

吴白云动容道:“可是那五虎断门刀的传人么?”

标兹王道:“正是!”

吴白云笑道:“这兄弟五人倒当真可说是武林一流高手,彭家镖局,更是信誉卓着,从未失手,王爷若将东西交给他们,大可高忱无忧,又何必担心?”

标兹王长叹道:“小王也知道他们十分可靠,是以才敢将这天大的责任交给他们,想不到的是,这兄弟五人此刻俱已丧命,“极乐之星”自然也落人别人手中了。”

吴青天悚然道:“这消息当真?”

标兹王长叹道:“绝不会假,小王属下已有人看见了他们的体。”

吴氏双侠对望一眼,顿时沉默了下来能将“彭家五虎”杀死的人,他可是万万惹不起楚留香却微笑道:“王爷可是想要我等去将那“极乐之星”夺回来么?”

标兹王苦笑道:“小王并非此意。”

的。

楚留香倒不禁怔了怔,沉吟道:“王爷的意思是……”

标兹王叹道:“不瞒各位,将“极乐之星”劫走的人,方才已传讯与小王。”

楚留香动容道:“传讯的人在那里?”

标兹王道:“按小王属下所报,那人轻功之高,有如鬼魅,将一封信交来之后,立刻就连影子都不见了。”

楚留香失望地叹了口气,道:“若是如此,那封信呢?”

标兹王道:“就在这里。”

一这封信上只简简单单地写着几行字:“极乐之星”,已归我手,若想复得,三日后正午,送黄金五千两,明珠五百粒,王璧五十面,西行五十里后,自有人持“极乐之星”与君交换,珠若不明,璧若有瑕,意若不诚,则“极乐之星”去永不复返矣。”

下面自然没有具名,只画着个千手千眼的观音佛像。

吴青天耸然道:“单一枚宝石,能值得了这许多东西么?这人莫非疯了?”

标兹王叹道:“他并没有疯。”

吴青天愕然道:“王爷难道答应了他?”

标兹王道:“正是。”

吴青天倒抽了口凉气,喃喃道:“其实在下等也可为王爷将那宝石夺回来的。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眼见到龟兹王要将这些可以买下一个城池的财富送给别人,他胆子也忽然大了。

标兹王却叹道:“小王也并非不信各位没有夺回宝物之力,怕的只是知道后,立刻挟宝而逃,天下之大,却叫小王再到那里去找………”

他苦笑着接道:“是以小王宁可牺牲些财物,只要将“极乐之星”得回来也就罢了。”

楚留香沉吟道:“王爷的意思,是想要我等在三日后的正午,将明珠、白玉送去和他交换么?”

标兹王道:“不错,小王虽然一心守约,却又怕他们得到这批财物后,反而食言背信,各位若肯为小王去走一趟,小王就放心了。”

楚留香一笑道:“在下等义不容辞,王爷只管放心。”

姬冰雁忽然淡淡道:“依在下着来,王爷将东西送去时,他们只怕已不肯交换了。”

标兹王耸然变色道:“为什么?”

姬冰雁道:“他们见到王爷既肯交换,自然也就会想到那“极乐之星”的价值还在这批明珠白玉之上,他们的条件,也就必定会变得更高。”

标兹王面色凝重,沉默许久,勉强一笑道:“他们绝不会这样做的。”

姬冰雁道:“哦?”

标兹王道:“这“极乐之星”在小王眼中,其价值虽然无法以世俗眼光去计,但若留在他们的手中,却最多也只不过能值黄金五千两,他们既已平白多得明珠五百粒,玉璧五十面,又怎会再改变主意?”

姬冰雁目光炯炯,又道:“王爷却又为何要将这“极乐之星”瞧得特别重?”

标兹王又沉默了半晌,缓缓道:“这自然是个秘密,这秘密普天之下只有本王一个人知道。”

姬冰雁不再问了,帐篷里陡然沉默下来。

帐篷外却忽然传入一片驼马嘶鸣声,其声彷佛甚哀。

姬冰雁霍然站起,道:“我出去瞧瞧。”

这凄凉悲嘶声,竟使得每个人的心情都沉重起来,龟兹王手里已端起了金杯,这杯酒却始终喝不下去。“一吴白云也忍不住站起,皱眉道:“驼马夜嘶,莫非有变?”

他匆匆奔出,不想却恰巧迎上了大步走回的姬冰雁。

吴白云道:“外面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姬冰雁脸色有些发青道:“没有事。”

吴白云道:“若是无事,驼马为何夜嘶?”

姬冰雁淡淡道:“那只不过是因为它们失去了个朋友。”

吴白云怔住,讶然道:“朋友?畜牲也有朋友?”

姬冰雁冷冷道:“有的人连畜牲也不如,却也有朋友,是么?”

他再也不理怔在那里的吴白云,走回座上,除了楚留香和胡铁花,对任何人他都不愿理睬,何况现在心情不佳。

楚留香已凑了过来,悄声道:“你是说石驼?”

姬冰雁脸色沉重,道:“嗯!”

楚留香也紧张起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

姬冰雁道:“他走了。”

楚留香耸然道:“真的走了?”

姬冰雁道:“不但他走了,那王冲也走了。”

楚留香更吃惊,道:“难道是那王冲将他带走的?”

姬冰雁道:“看来正是如此。”

楚留香道:“你不去追?”

姬冰雁道:“不必追。”

楚留香奇道:“为什么?”

姬冰雁默然半晌,缓缓道:“石驼既愿跟他走,其中必有缘故,我们纵然追着,他也必定不会回来,何况我早已答应过他,他要走时,我绝不拦阻。”

楚留香长长叹了口气,道:“这真是个奇怪的人,你真的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来历?”

姬冰雁道:“嗯!”

楚留香想到方才王冲凝注着石驼的神色,皱眉道:“那王冲的来历显然也甚是神秘,你想,这两个人莫非早就认得的么?”

姬冰雁却扭过头去,像是根本没听见他的话,楚留香叹了口气,知道他作出这样子的时候,就表示谈话已结束了。

这两人在窃窃私语时,龟兹王也在拉着胡铁花问东问西,只有琵琶公主的目光,始终未离开楚留香身上。

楚留香咳嗽了一声,笑道:“在下等酒已足,饭已饱,王爷也该安息了。”

他正想赶紧结束这长夜之宴,谁知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大乱,马嘶人喊,脚步奔腾。

接着,就有人惊呼道:“火!火!有人放火!”

标兹王变色道:“莫非又有刺客?各……各位快……快出去瞧瞧。”

他话未说完,胡铁花已跳起来冲出去。

楚留香皱了皱眉头,刚想说:“莫中了别人调虎离山之计?”谁知姬冰雁已不由分说,拉着他冲了出去。

外面的情况倒并不如想像中那么乱。

标兹王麾下显然都是百中选一,能征惯战的武士,遇到变故发生,虽沉不住气,也不致慌了手脚。

但四下的火势却不小,四下的林木和武士们宿夜的帐篷,已大多燃起,澜中驼马也有些已窜出。

此刻这些武士们多数在忙着救火,少数赶着去追驼马,龟兹王驻节的帐篷,反而没有人守卫了。

姬冰雁窜出去,拉住一人,厉声道:“王爷帐外守卫的人呢?”

那武士瞪着眼,满面惊慌,竟听不懂中土方言。

幸好另外一人已奔过来,恭声道:“小人们知道王爷帐里都是武林豪杰,足可保护王爷的安全。”

姬冰雁缓缓放开手,冷冷一笑,道:“好个调虎离山之计。”

楚留香埋怨道:“你既知道,为何要拉我出来?”

姬冰雁笑容更神秘,道:“我拉你出来,正是好让他们唱戏。”

楚留香失声道:“你是说吴……”

姬冰雁冷冷道:“你们在留意王妃、公主,我却没有。”

楚留香道:“那么现在……”

姬冰雁道:“我去找小胡,你去看戏吧!”

他身影一闪,就一根枪似的窜了出去。

楚留香摇摇头道:“这人的心若软些:简直就是世上最可爱的人。”

他绕了个大圈子,才又绕回到龟兹王的帐篷,嗖的窜了上去,这特制的帐篷上竟像是有着很多“补钉”,那是气窗。

楚留香轻轻掀起一个,悄悄望下去。

只见龟兹王手里还拿着那杯酒,酒却已被他抖了出去,琵琶公主紧紧依偎在他身旁。

那吴家兄弟一个在门旁张望,另一个也守在他身旁。

吴白云忽然回头道:“都走远了。”

吴青天微微一笑,“呛”的,长剑已出鞘。

标兹王颤声道:“两位千万莫要出去,小王……”

话未说完,雪亮的剑已指着他鼻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沙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