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19章 剑不轻出

作者:古龙

大家喜极狂呼一声,就要拚命赶过去。

谁知当先领路的一个满脸风霜的老人却忽然大呼道:“去不得,那地方去不得。”

他声音虽然低哑嘶喑,但仍有一种令人信服的力量,大家果然都停了下来,满面俱是渴望企求之色。

那老人乾涩的脸上,竟充满恐惧,嘎声道:“你们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大家摇了摇头,一人道:“我们也不如那是什么地,只要那地方有水……”

说到“水”字,大家立刻又兴奋起来,喉咙里发出一阵野兽般的嗥叫声:“水……水……水……”

那老人用舌头舔着嘴chún,但舔了很久,嘴chún仍是乾得发裂,只因他舌头也乾得快要裂开。

他叹了口气道:“水……唉!那地方虽有水,但也有杀人的钢刀,我们现在还有机会活下去,但到了那里,却立刻就得死。”

大家面面相觑,道:“为……为什么?”

那老人道:“只因那地方就是半天风的……”

说到“半天风”三个字,已有两个人从骆驼上跌下来,另有两个人从骆驼背上跌下来后,连动都不能动了。

忽然有个人嘶声大呼道:“我不管,我还是要去,我宁可被杀死,也不愿再受这样的罪。”

他拚命打着骆驼发狂般冲了过去,大家面上都露出惊恐之色,像是知道他这一去,就永不复返了。

这时风沙中却忽又出现了三条人影,一个身材瘦削,面容像是用石头雕成的黑衣人,手里拉着两条绳子,将另外两个人像拉狗似的拉着走,被绳子困住的这两个人,一个又瘦又长,却生着一张金钱大麻子脸,嘴chún猪一般向上掀起,那样子令人一见就要作三日呕。

另一人长得也未见高明,还是个驼子,两人四只手都被紧紧的困着,跌跌撞撞地走在后面。

那黑衣人却是神色倨傲,脚步轻健,竟像是将这满天风沙的大沙漠,着成平坦宽阔的通衢大道一般。

快被渴死的旅人们,瞧见这三人不觉又怔住了,也不知是谁忽然惊呼了一声,嘶声道:“半天风……半天风……”

在沙漠上拿人不当人拉着走的,除了半天风和他的部下还有谁?大家骇极之下,转眼间就逃得乾乾净净。

那驼子却叹了口气,苦笑道:“想不到这些人竟对半天风如此畏惧,竟宁愿渴死,也不愿去那里。”

这人语声又低沉,又清朗,带着种奇异的煽动力,和他的模样大不相称,奇怪的是,这竟似楚留香的声音。

那麻子道:“如此看来,那地方必然凶险已极。”

这人的声音,竟像是姬冰雁的。

原来他们为了刺探对方虚实,为了不让对方怀疑,竟扮成一点红的俘虏,只不过区区一条绳子,又怎能真的困得住他们,就算万一被人瞧破,还是照样可以全身而退的,这法子岂非比冒充一点红的朋友又高明得多。

楚留香默然半晌,道:“我这里还有大半袋水,去送给他们吧!”

这人当真是装龙像龙,装虎像虎,扮起驼子来,就活像是两头都不能着地,一点红若非亲眠瞧见他改扮,简直无法相信风流潇,令人着迷的“盗帅”楚留香,半个时辰里就会变成这样子。

姬冰雁却微微一笑道:“有那老头子带路,这些人绝不会被渴死的。”

楚留香道:“你认得那老头子?”

姬冰雁道:“这人真算得是沙漠上的老狐狸,别的本事也没有,但却在沙漠中来来回回,也不知走过多少次,他的鼻子竟像是能嗅得出那里有危险,那里才安全,商旅若能请得到他做向导,就算贴上护身符了。”

他一笑又道:“十年前我就见过此人,那时他积下的钱已足够让他孙子都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了,我本以为他早已洗手不干,在家纳福,谁知他直到今天还在干这老行当,看来他竟似觉得这种生活有趣得很。”

楚留香笑道:“千里良驹,岂甘伏枥,这种人你若真的要他在家纳福,他反而会觉得全身难受的。”

前面两里外,突有一座石山耸天而起,山虽不高,但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沙漠,却显得分外扎眼。

山上怪石如犬牙交错,满山寸草不生,看来自也分外险峻,半天风的沙漠客栈,就正是靠山而建的。

虽有石山挡住了风沙,这客栈仍是建得坚固异常,全都是以两人合抱的大树做桩子,深深打入地下,四五丈高的木桩,露出地面的已不过只剩下两丈,空隙处灌的竟是铅汁,其坚固何异铜墙铁壁,若有人被关在里面,要想逃出来就是难如登天。

这屋子虽不少,门窗却又小又窄,门口的一张棉门子,闪闪的发着油光,看来竟似比铁板还重。

没有招牌,只在墙上用白垩写着:“馍馍清水,乾床热炕。”

这八个字在沙漠中的旅人看来,实比“南北口味,应时名菜,原封好酒,招待亲切”任何的魔力都大十倍。

掀开门走进去,里面不大不小的一间屋里,摆着四、五张木桌子,十几二十张长条板凳。

这时正有七、八条大汉围着桌子在推天九,左边的柜台里,坐着个三角脸,山羊胡子的小老正在打瞌睡,嘴里一管旱烟,火早已熄了,那边的呼么喝六之声,几乎把房顶都震垮,他却似完全没有听见。

突听蹄声响过,一个人没头没脑的撞了过来,嘶声狂呼道:“水……水……”

掌柜的还在打瞌睡,赌钱的大汉们,更没有一个回头的,这人跟跄冲到柜台前,嘎声道:

“掌……掌柜的卖些水好么?我有银子。”

这掌柜的眼睛还没有张开,嘴里却笑了,道:“有银子还怕咱们不卖水?财神爷上了门,还会往外推么?”

这人大喜道:“是……好……”

他嘴里含含糊糊的,竟连话都说不清了,一只手已往怀里掏银子,当的,搁在柜台上,竟足足有二十两。

掌柜的眼睛这才眯开一线,但立刻又闭了起来。

那人吃惊道:“不……不够?”

掌柜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这人咬了咬牙,又掏出二十两。

掌柜的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这人眼睛里几乎已冒出火来,但瞧了那边的大汉一眼,立刻又软了下去,狠了狠心,又往怀里掏银子。

他一面掏,一面冒汗,那掌柜的却还在叹气。

这人大喝道:“一……一百六十两银子,还……还不够?”

掌柜的笑嘻嘻道:“客官若只想买一百六十两的水,自然也可以。”

这人喜道:“好,就……就这么多吧”

掌柜的咳嗽了一声,道:“老颜,替这位客官送一百六十两银子的水来。”

那老颜正在推庄,桌面上银子已堆得像一蒸笼馒头,他“叭”的将手里两张牌一翻,竟是副“蹩十”。

做庄的“蹩十”,心情可想而知,只见这老颜一咧嘴,竟连两张牌都咬在嘴里,一面咬,一面骂道:“你这龟孙子,免崽子,混帐王八蛋,谁叫你来的,害得老子输钱,老子等会不把你蛋黄都挤出来才怪。”

他也不知是在骂牌,还是在骂人,挨骂的也只好装不懂,过了半晌,他总算提了只茶壶来。

这茶壶居然不小,那人狂喜道:“多谢……多谢。”

他一把抢过茶壶,就往嘴里灌,果然有一滴水落在他舌头上,他舌头刚一凉,水已经没有了。

茶壶虽不小,里面的水却只有一滴。

这人颤声道:“这……这壶里没有水。”

老颜瞪眼道:“谁说没有水,你方才喝的不是水么?咱们做生意可是规规矩矩的,何苦想赖帐,只怕就是你活得不耐烦了。”

这人又惊又怒,嘶声道:“但水只有一滴。”

老颜道:“一百六十两银子,本来就只能实得一摘水,你还想要多少?”

这人再也忍不住大喊起来,道:“一百六十两银子一滴水,你们这算是在做买卖么?”

老颜道:“自然是在做买卖,只不过咱们这买卖三年不开张,开张就要吃三年,你若嫌贵,谁叫你要走进来。”

他忽然一把抢过茶壶来,狞笑道:“但壶内说不定还有水,我替你挤挤,看能不能挤出来。”

嘴里说着话,两只大手将茶壶一拧一绞。

这青铜茶壶立刻像面条似的被绞成一团,那人只瞧得张大嘴不拢来,那里还敢出声。

掌柜的却悠悠然笑道:“客官若嫌水不够,不会再买些么?”

那人口吃道:“我……我已没有银子。”

掌柜的道:“没有银子,别的东西也可作数的。”

那人咬了咬牙,转身就往外跑,谁知道没跑出门,已被人一把拎了起来,一只大手已伸入他怀里。

这只手出来的时候,已带着条装得满满的皮褡裢。

只听老颜大笑道:“想不到这小子远肥得很。”

那人颤声道:“我……我不买了。”

老颜怒道:“你不买来干什么?咱们这地方难道是你开玩笑的么?”

那人呆了半晌,流泪道:“既然这么样,就拿水来吧?”

老颜哈哈大笑道:“你袋子里现已空空如也,老子那里还有水给你,滚出去喝尿吧!”

他两手一扬,竟将这个人直抛了出去,只听棉门“噗”的一声,几十斤重一个人已穿门而出老颜拍了拍手,大笑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你这不是瞎了眼么?”

话犹未了,突听又是“噗”的一声,棉门一卷,那人竟又从门外飞了回来,“砰”的坐在桌上。

老颜一惊,倒退三步,道:“嘿!想不到阁下竟是真人不露相,竟还有两下子。”

掌柜的冷冷道:“你说别人瞎了眼,你才是瞎了眼,有两下子的人,还在门外哩!”

老颜再仔细一瞧,只见那人坐在桌子上,两眼发直,已被骇呆了,这一来老颜也瞧出他也是被从门外抛进来的,只是门外这人竟能轻轻松松的接住他,将他抛回来,不偏不倚抛在桌子上而且不伤毫发,这份手力也就骇人得很,老颜呆了半晌,又后退两步,大喝道:“门外面的小子,快进来……”

“送死”两字远未说出,他语声就突然顿住,只因门外已走进个人来,眼睛只不过瞪了他一眼。

他竟已觉得全身发凉,再也说不出话来。

门外虽是烈日当空,屋子里却是阴沉沉的。

阴沉沉的光线中,只见这人惨白的一张脸,绝无丝毫表情,像是没有任何事能打动他的心。

但那双眼睛,却尖锐得可怕,冷得可怕,自从他一走进来,屋子里的空气就像是突然凝结住,赌钱的停住了呼喝声,掌柜的也睁开眼睛,大家都觉得身上冷飕飕的,却不知自己为何要害怕,怕的是什么?只见这人扬长走了进来,根本就未将满屋子的人瞧在眼里,他手里还牵着两根绳子,绳子一拉,门外又有两个人跌了进来,一个弯腰驼背,一个又丑又麻,一跤跌在屋子里,还在不住喘气。

老颜深深吸了口气,道:“朋……朋友是来干什么的?”

他虽已壮起胆子,但也不知怎地,声音还是有些发抖。

黑衣人道:“你这里是干什么的?”

老颜怔了怔,道:“咱们……咱们这里是客栈。”

黑衣人已坐了下来,“叭”的一拍桌子,道:“既是客栈,还不奉茶来?”

老颜眼珠子一转,只见旁边七八个人都在瞧着自己,他心里暗道:“我怕什么?你小子一个人又有什么可怕的?”

想到这里,胆子又壮了几分,冷笑道:“咱们这里一向讲究先钱后货,要喝茶得先拿银子。”

谁知这黑衣人却冷冷道:“没有银子。”

老颜又怔了怔,本想说几句狠话,突见这黑衣人眼睛刀一般地瞪着,他心里一寒,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掌柜的却忽然轻轻咳嗽了一声,笑道:“这位客官既然要喝茶,还不快倒茶来。”

老颜竟真的低着头去倒茶了。

被抛在桌上的那人,瞧得又是惊奇,又不禁在暗中称快:“原来这批强盗,还是怕恶人的。”

茶倒是来得真快,黑衣人端起茶壶,大喝了一口,突然将满嘴茶都喷在老颜脸上,怒道:

“这茶叶也喝得的么,换一壶来。”

老颜七尺高的身子,竟被这一口茶喷得仰天跌倒,只觉满脸热辣辣的发疼,忍不住跳起来怒吼着扑过去。

旁边七、八条大汉见他动了手,也立刻张牙舞爪,纷纷喊“打”,有的搬起了板凳,有的卷起了袖子。

黑衣人双手按在桌子上,忽然吸了口气,连桌带板凳,竟立刻随着滑开了好几尺。

老颜本来瞧得准准的,谁知这一扑却扑了个空,反而撞在对面的大汉身上,那大汉手里的板凳刚好往下打。

只听“砰”的一声老颜的身子已矮下去半截,若不是头恰好往外边一偏,脑袋已保险已开了花。

他跳起来怒吼道:“小黄,你这狗养的疯了么?”

那小黄脸也红了,道:“谁叫你瞎了眼撞过来,你才是狗养的。”

这人正是大嬴家,老颜瞧他本有些不顺眼,这时半边肩膀已疼得发麻,更觉气往上撞,大吼道:“老子倒要瞧瞧谁是狗娘养的?”

吼声中,两人已扭在一团,你一拳,我一脚,“砰砰篷篷”打了起来,两人出手都不轻,只顾了打人,竟忘了闪避,霎眼间已打得鼻青脸肿黑衣人反而在旁边着起热闹来,连眼睛都没有霎一霎。

那掌柜的居然也沉着脸,没有说话。

旁边的六、七条大汉,有的和老颜相好,有的和小黄交情厚,居然也都在旁边拍掌,为两人助威。

突听黑衣人又“叭”的一拍桌子道:“叫你们换壶茶来,谁叫你们狗咬狗的。”

老颜和小黄这才想起自己要打的人远在那边,两人俱都一怔,讪讪的停住了手,老颜更是恼羞成怒,狂吼道:“老子和你拚了!”

他疯了似的扑过去,那黑衣人身子一缩,连桌子带板凳,又滑开了好几尺,老颜又了个空。

这次大家都学了乖,谁也没有过去帮手,只见老颜拳打脚,左冲右扑,却沾不着别人一片衣袂。

那桌子和板凳竟已像长在那黑衣人身上,他身子往那里动,板凳和桌子就跟着往那里走。

这地方并不大,又摆着不少桌椅,但他却偏偏能在小小的空隙里游走自如。

老颜眼睛也红了,脸也肿了,此刻更是满头大汗,跳脚道:“你小子若有种,就站起来和老子痛痛快快的打一架,谁要再逃走,谁就不是人,是畜牲?”

黑衣人冷冷一笑道:“凭你也配和我动手。”

老颜怒道:“你要再说风凉话,你也是畜牲!”

黑衣人眼睛突然一瞪,寒光暴射,一字字道:“你真要我出手?”

老颜道:“我……我……”

他本来狠得很,但此刻被黑衣人一瞪,只觉两腿发软,竟转身冲到那些大汉面前,怒吼道:

“你们这些龟孙子,瞧什么热闹?你们的手难道断了么?”

大家被这一吼,也不好意思再不动手了。

只见那黑衣人缓缓自背后解下一柄又长又细,黑皮剑鞘,看来就像毒蛇般的长剑,放在桌上,轻轻抚摸着,冷冷道:“此剑不轻出,出必见血,见血必死!”

他像是在喃喃自语,众人却听得身上冷汗直冒,你望着我,我望着你,谁也不敢先去动手。

那掌柜的忽然叹口气,道:“既不敢动手,还不快滚,留在这里丢人现眼么?”

大汉们全都垂下了头,那掌柜的瞧着黑衣人哈哈一笑,道:“朋友好俊的身手,是存心来这里拆台的么?”

黑衣人眼角都未瞧他,冷冷道:“哼!”

掌柜的大笑,道:“好,朋友既来了,咱们不能让朋友失望。”

柜台上有个小铃铛,他握在手里摇了摇。

一阵清悦的铃声响过,四壁七、八个一尺见方的小窗子,全都打了开来,窗子外有人头闪了闪,接着,每个窗子里都放出了一根利箭,箭头正对着那黑衣人,显见已是箭在弦上,引弓待发。

那被人抛进抛出的旅人,方才乘别人打得热闹时,早已偷来壶水喝了,此刻正在喘着气,又不禁暗暗为那黑衣人担心。

黑衣人自己却仍是神色不动,这些强弩硬箭正对着他,他却似根本没有瞧见,只是不住冷笑。

只听门外有人哈哈大笑,道“朋友好大的胆子,难道真的不怕死?”

笑声如洪钟巨鼓,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屋子后的一扇门里,已大步走出一个人来。

只见这人身长九尺开外,满脸虬髯如铁,那门虽不大,却也不小,这人却得弯着身子,低着头才走得进来。

他身上衣襟敞开,露出了黑铁般毛茸茸的胸膛,手提一柄九环金背刀,长达五尺,看来竟似有四、五十斤重。

这样的人,这样的兵刃,当真教人见了胆寒。

黑衣人却只淡淡瞧了也一眼,冷冷道:“你就是半天风?”

虬髯大汉狂笑道:“好小子,原来你知道这里有个“半天风”,原来你真是成心来捣蛋的,好,老爷子索性成全了你!”

狂笑声中,五十斤重的金背砍山刀已直砍而下,刀锋劈空声,刀环响动声,震得人魂魄全部飞散。

那黑衣人似乎也被这一刀之威慑住了魂魄,限睁睁瞧着刀锋劈下,竟连动也没有动。

四下大汉们面上不禁都露出喜色,只道这一刀砍下,那黑衣人不被活生生劈成两半才怪。

只听得“喀嚓”一声,金刀已砍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沙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