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02章 富贵人家

作者:古龙

胡铁花大笑道:“只要你说一句话,我脑袋都抛得下,还舍不下她。”

两人大笑着出门。

谁知那小熬人竟突然飞也似地跑出来,拉住了胡铁花的衣袖,大叫道:“你这样就想走?”

胡铁花怔了怔,道:“我酒钱还没有付清么?”

那小熬人嘶声道:“谁要你的酒钱,我要的是你的人。”

这句话说出来,楚留香和胡铁花都呆了。

胡铁花吃吃道:“那……那么你为什么一直不理我?”

那小熬人道:“我不理你,只因为我知道,你喜欢我就因为我不理你。”

胡铁花又怔住了,苦笑道:“楚留香,你听见了么?你千万不能将任何一个女人看成呆子,谁若将女人看成果子,他自己才是呆子。”

那小熬人目中已流下了泪来,道:“求求你莫要走,只要你不走,我立刻就嫁给你。”

她“嫁”字刚说出口,胡铁花就扯下了那只衣袖,像一只被老虎赶着的兔子般逃了出去。

楚留香动作虽然也不慢,骑的虽然是宝马,但也费了不少力气,对追上胡铁花,大笑道:“你奠害怕,她迫不上你的,她可没有高亚男那么好的轻功。”

胡铁花这时才放缓了脚步,苦笑道:“你听,她居然知道我喜欢她就因为她不睬我,你杀了我,我也不相信这么样一个女人,竞也有这么聪明。”

楚留香笑道:“再笨的女人,对这方面的事,都是聪明的,她也许一辈子都在等着有你这样的男人上钓,她会不睁大了眼睛瞧着么?”

胡铁花长叹道:“女人!我这辈子只怕也休想了解女人了。”

楚留香笑道:“但女人却是了解男人的,她们知道男人大多数都是贱骨头。”

胡铁花终于也大笑起来,道:“你的意思只不过想说我是贱骨头罢了。”

楚留香笑道:“你既然自己都这么想,我又何必否认。”

他早已下了马,和胡铁花并肩走了段路,忽然发现胡铁花走的竟非出关的路途,他忍不住道:“你要往哪里去?”

胡铁花道:“兰州!”

楚留香道:“兰州?黑珍珠在关外沙漠,咱们到兰州干什么?”

胡铁花道:“咱俩人这样就到沙漠上去,等见到黑珍珠时,只怕连手都抬不起来了,还想和人打架么?”

楚留香皱眉道:“我也知道沙漠上甚是凶险。”

胡铁花叹道:“凶险?你以为‘凶险’这两个字便能形容么?没有到过沙漠的人,做梦也不会想到沙漠有多可怕。”

楚留香道:“你是在吓我?”

胡铁花闭起眼睛,缓缓道:“在那一望无际的大沙漠上,一条人命,真是太渺小,就算鼎鼎大名的楚留香死在那里,也算不得什么?”

楚留香失笑道:“你吓不倒我的。”

胡铁花也不理他,缓缓接着道:“那里白天热得令你恨不得把皮都剥下来,晚上却冷得可以把血都冻起来,山丘霎眼间就可能变为平地,平地霎眼间就可以变作山丘,等到暴风起时,整个城市都可能被埋在沙漠里,再加上那要命的水,据说沙漠上每个时辰里,都至少有十个人要被渴死。”

楚留香道:“比这更危险的地方,我都去过……”

胡铁花睁开眼睛,大声道:“你以前对付的,只不过是人,现在你要对付的,却是大地之威,何况,你对沙漠一无所知,那黑珍珠却是从小生长在沙漠里的,天时、地利、人和,你一样也占不到优势,你凭什么想胜得过人家。”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这话倒不错。”

胡铁花道:“何况,你只怕还不知他在哪里,是么?”

楚留香点头道:“不错!…胡铁花道:“这么说,你简直就根本找不着他,你以为沙漠就像你家的院子里那么大、那里天连着地,地连着天,叫你简直连东西南北部分不清,何况那大漠上牧人的话,你根本连一句都听不懂,你着想在那里兜圈子,碰运气,两个圈于兜过,你就要迷路,不出七大,就要被渴死!”

他瞪着楚留香,大声道:“你本来头脑清楚的,这口难道是急疯了么?”

楚留香默然半晌,苦笑道:“我的确是被急疯了,但还是非去不可,你若不……”

胡铁花怒道:“你这老臭虫,你以为我害怕了么?”

楚留香道:“那么你的意思是……”

胡铁花吼道:“我的意思是,咱们若是要去,就得把事情办成功,咱们不要像呆子似的跑去送死,咱们要冷冷静静,一下就扼住那小予的喉咙。”

楚留香一笑,道:“你现在很冷静么?”

胡铁花也不禁笑了起来,道:“我瞧见你忽然好像变得像个热情冲动的小孩子了,实在忍不住要生气,咱们现在已经是大人了,大人做事,就得有大人的样子。”

楚留香苦笑道:“这几天,我的心实在有些乱了。”

胡铁花失笑道:“你能为别人如此着想,可见你还是个可爱的人,并不像别人说的那样,是只狐狸,是条毒蛇。”

他又大吼起来,道:“但咱们若要把人救回米,就是要变只狐狸,变条毒蛇,在那种地方,可爱的人是活不长的。”

楚留香瞧着他,摇头道,“我也许还能变只狐狸,但毒蛇……连我都变不成,莫说你了。”

胡铁花又笑了起来,道:“所以我们就要找个能变成毒蛇的人来。”

楚留香道:“谁?。”

胡铁花道:“死公鸡。”

楚留香失声道:“你是说姬冰雁?你知道他在哪里?,,胡铁花道:“他就在兰州。”

楚留香道:“他?他难道对沙漠很熟?”

胡铁花笑道:“你可知道,他已经发财了,他的财就是在沙漠上发的,他和你分开后,就到了沙漠,不出五年,就成为沙漠上最精明的商人,最大的富翁。”

楚留香微笑叹息道:“而你却还是个穷光蛋。”

胡铁花苦笑道:“所以我早说过,在女人方面越不行的人,在事业方面就越成功。”

楚留香大笑道:“你以为你在女人方面很行么?”

兰州,西北最繁荣的城市,也是西北的财富集中之处,西北的富商巨贾,大多住在这里。

在这种地方,财富在人们本算不了什么,但等你财富真正够多的时候,人们是会一样肃然起敬的。

姬冰雁就是能令人们肃然起敬的一个,这就表示像他这样的富翁,论在什么地方都很少了。

他并没有什么固定的生意,只要是赚钱的生意,他都插上丫一脚,兰州城里的各种生意,每天若能赚过十两银子,就有二两皇他的。

这样的人,会有什么人不知道他。

所以楚留香和胡铁花很容易就找到了他住的地方。

一个身材魁伟,巨灵神般的门房,将他引入木叶森森的院子,两个穿着一尘不染的白长衫少年,将他们带进宽敞而华丽的客厅,每个人对他们的态度,都是彬彬有礼,无懈可击,虽然他们穿的衣服还不如门房。

客厅堂挂着几重竹帘,秋日的褥暑,已全部被隔在帘外,微风吹动竹帘,重帘中似有燕子在飞翔。

胡铁花叹了口气,道:“这才是富贵人家的气象,那些佣人心里就算瞧不起咱们,面上还是彬彬有礼,咱们的死公鸡,好像天生就该有钱的,竟一点也不像暴发户。”

楚留香眼睛瞧着窗上的花影,耳朵听着窗斜的水声,手里捧着盏香气扑鼻的清茶,忽然道:“我看,困难得很。”

胡铁花道:“什么事困难得很?”

楚留香道:“你难道还不了解他的为人,要想将他从这种地方,拉到狂风烈日下的大沙漠去,只怕谁也办不到。”

胡铁花笑道:“不错!他的确彻头彻尾是个不折不扣的自私汉,从来不求别人帮忙,也从来没有帮别人的意思,但你莫忘了,他究竟是咱们的好朋友。”楚留香微笑道:“朋友总是比不上自己的。”

胡铁花道:“莫发愁,我总有法子要他跟咱们走,大不了我把他这屋子放火烧了,看他走不走?”

话刚说完,只听竹帘外轻轻咳嗽一声。

四个白衣如雪的垂髻少女,已抬着软榻走了进来,一人斜斜倒在软榻上口中大笑道:“楚留香、胡疯子,想不到你们这两个醉鬼,竟还没有忘了我。”

他虽在开怀大笑,但一双眼睛仍锐利得如同鸷鹰。

懒惰、迟钝、犹豫不决,虽是大多数人通常有的毛病,但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是谁,也休想在他这张棱角突出的脸上,找出丝毫这种神情来,他整个人就好像是精明和强锐的化身。

楚留香和胡铁花早已大笑着迎了上去。

胡铁花笑道:“你架子倒越来越大了,瞧见老朋友来了,也不站起来”

姬冰雁淡淡一笑,道:“你若能令我站起来,我将所有的一切全部送给你。”

胡跌花怔了怔,瞧着他那双柔软的毛毯盖住的腿,失声道:“你的腿?”

姬冰雁叹道:“我这双腿,已不管用了。”

楚留香和胡铁花全部怔住!胡铁花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大声道:“这究竟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是哪个该死的混蛋下的手?我不把这混蛋的两条腿砸个稀烂,我不姓胡。”

姬冰雁昔笑道:“你若想为我复仇,看来只要令你失望了。”

胡铁花怒道:“我和楚留香若还不能替你报仇,这世上只怕就没有别人能替你报仇了。”

姬冰雁叹道:“这世上本没有能为我复仇的人。”

胡铁花吼道:“为什么?”

姬冰雁道:“把我这两条腿弄瘫了的,并不是什么人,而是沙漠!是沙漠里那该死的太阳,该死的风……”

他苦笑着接道:“我在沙漠里整整流浪了五年,我那五年是如何过的,只怕谁也想象不到,有一次,我竟活生生被埋在沙堆下,直到两天后,才被路过的骆驼队救出去,那该死的沙漠虽然给了我一辈子都花不光的财富,却也给了我满身风湿,现在,风湿只不过刚从腿上发作而已。”

胡铁花听得又怔住了,默然道:“姬冰雁呀!姬冰雁!我一直以为你是铁打的人,我一直以为世上没有任何事能伤害到你,谁知道他忽然一脚将旁边的一张椅子踢飞,大吼道:“该死的沙漠,世上为什么要有这种见鬼的地方?又为什么偏偏要叫咱们到那里?”

姬冰雁失声道:“你们也要到沙漠去?”

楚留香沉重地点了点头道:“正是!”

姬冰雁叹道:“听我的劝告,一辈子也莫要到沙漠去,宁可到地狱也莫要到沙漠去,你可以相信我,那里绝不是一个清醒的人该去的地方。”

楚留香苦笑道:“谁说我现在还是个清醒的人?”

姬冰雁吃惊道:“世上难道还有什么事能将楚留香的头弄晕?”

胡铁花抢着将事情说了出来又道:“我们本来想找你一起去的,我从沙漠的旅客嘴里,听到你发财的故事后,本以为你已将沙漠征服了,谁知道现在你……”

姬冰雁忽然抓紧了盖在腿上的毛毯,嘶声道:“但现在我这两腿,我……我竟只能眼见着我朋友去……去……”

这冷静的人竞忽然激动起来,像是想挣扎爬起,但两条腿就像木头似的不能动,人却从软榻上跌了下来。

胡铁花赶紧扶起了他,瞧见老朋友变得这样子,胡铁花简直已快哭出来了,但嘴里却大笑道:“你也用不着难受,没有你去,我和老臭虫可都不是弱不禁凤的大姑娘。”

姬冰雁以手掩着脸,身子不停地在发抖。

楚留香笑道:“但你若再不倒酒来,就算要我背着你,我也要将你背到沙漠去。”

姬冰雁激动终于平息,也大笑道:“楚留香和胡铁花已来了这么久,我怎还没有为他们准备好酒,我才真的是该死了哩……”

楚留香笑道:“别人能活多久,我们就也能活多久,除非沙漠里全部是死人,否则我们也一样能活下去。”

姬冰雁道:“这是不同的,活在沙漠里的人,早已被锻炼成铁一般的坚强,坚强得你们连想都想不到,而你们……”

胡铁花怒道:“你难道认为我和楚留香不如别人?”

姬冰雁叹道:“你们的武功和智慧,自然比他们高得多,甚至比世上任人都高得多,但你们的心,你们的骨头,却早已被酒肉,被女人,被大舒服的生活所软化了,沙漠里的生活,已不是你们所能适应。”

楚留香微笑:“你以为我们日子过得舒服?”

姬冰雁缓缓道:“那至少比活在沙漠里的任何人都舒服十倍,他们为了怕身体里的水消耗,能整天不说话,也不动,你们能么,他们肚于饿时,能将晰蝎当做火腿来吃,你们能么?他们渴时,能用手把沙地挖出一丈深的洞,为的只是去吸吮地下沙子里的水,就靠着一丝水,他们就能活三天,你们能么?他们甚至可以喝骆驼的尿,你们能么?你们只要嗅嗅那味道,就要吐出来了,而你们只要一吐出来,死得就更快!”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楚留香和胡铁花又不禁怔住。

姬冰雁叹了口气,接着道:“沙漠里的人,为了生存所做出的事,你们非但做不出,而且想都不敢去想的。”

精美的瓷器里,装着精美而可口的菜,白玉雕成的酒杯里,盛满了唬璃色的酒,这在一个饕餮的酒徒眼中看来,已经可以算是最可爱的景象了,何况在旁边斟酒的,又是两个值得任何男人都多瞧两眼的美女。

但楚留香却并没有用他那惯有的欣赏态度,去欣赏她们的美丽,只因她们对姬冰雁神态之亲密,就算是个瞎子,也可以感觉出来——他自己在喝着老朋友的好酒,又怎么能让老朋友吃醋呢?胡铁花也没瞧她们,他只是拼命的吃喝,大多数人心情不好时,都会拿酒菜来出气的。

他不但自己吃,而且一杯又一杯地去灌姬冰雁,他认为一个人只要还能吃,还能喝,就算腿断了,也没有什么关系。

他忽然大笑道:“姬冰雁,你只管放心吧,你一定死不了的,一个还能喝这么多酒的人,至少可以再活三十年。

姬冰雁微笑道:“酒并不是用腿喝的,是吗?”

胡铁花大笑道:“不错!你的腿就算坏了,但别的地方都还是好好的,我现在才算放心了。”

姬冰雁忽然叹了口气,道:“但我却有些不放心。”

胡铁花瞪眼道:“你有什么不放心?”

姬冰雁道:“你两人就这样就想到沙漠去?”

胡铁花道:“等我肚子装满了就走。”

姬冰雁缓缓道:“你俩就是这样到沙漠去,我保证你们活不到十天。”

胡铁花苦笑道:“至少我的确不敢喝尿。”

姬冰雁道:“到了必要的时候,你不敢喝,你就得死,他们敢喝,所以他们就能活下来,所以他们就比你强,这是生存的问题,又和武功与智慧全没有关系。”

楚留香默然半晌,一字字缓缓道:“有些事,你就算知道必死,也是要去做的。”

姬冰雁叹道:“我自然也知道,楚留香已决心要做一件事,无论谁也拦不住,但你们定然要去,也不能就这样去的。”

楚留香道:“我们该怎么样去?”

姬冰雁道:“你们得准备很多东西。”

楚留香道:“准备些什么?”

姬冰雁道:“你们至少要准备五匹骆驼,去驮食水、粮食、宿具,以及一些零零碎碎,看来虽无用,到时都有用的东西,还得再找一个老于去照料牲口……”

他一笑接道:“这些东西,自然都用不着你们自己费心,到明天黄昏时,我都会为你们准备得妥妥当当。”

楚留香笑道:“但我们此去,却不是要游山玩水,也不是要去享福的,你千万莫要将我们宠坏了,牲口我自己可以照料,有两匹马,几袋水和粮食,便已足够,若再能为胡疯子准备些酒,则更感激不尽。”

姬冰雁叹了口气,喃喃道:“楚留香呀!楚留香!想不到你还是十年前那样的牛脾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沙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