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21章 附骨之蛆

作者:古龙

那商人模样的接着笑道:“在下还怕壮士遭了什么意外,但敏将军却说以壮士的剑法,必可无虑,哈哈!贝来还是敏将军有眼力。”

吴菊轩捻须笑道:“洪相公久居轩阁,不近武事,自然不知道以红兄的剑法,要在百万军中取主将首级,亦如探囊取物一般。”

敏将军拍案大笑道:“只望红壮士莫取了本帅头上首级就是。”

他汉语极流利,要知龟兹虽乃蕞尔小柄,亦属汉家藩邦,这些人位居要津,怎能不通汉语?一点红冷冷瞧着他,忽然道:“你们既已来了,为何不入那客栈与我相见?”

吴菊轩笑道:“那客栈中说话多有不便,何况,半天风和敏将军本有些香火之缘。”

敏将军大笑接口道:“不瞒你说,这半天风原是本帅属下的一员猛将,当了强盗后,还为本帅做了不少事,壮士既在找他的麻烦,本帅进去了,岂非多有不便。”

一点红道:“哼!”

强盗原来是和将军勾结的,他还有什么话说。

那红衣女子却吃吃笑道:“你可知道,敏将军举事的军饷,多半还是靠这半天风去借来的哩!”

驼子暗暗忖道:“原来如此,你们现在大事已成,怕他也要来分一杯羹,所以就将他杀之灭口了。”

只见一点红瞪了他一眼,沉声道:“这女子又是什么人?你们为何要她……”

吴菊轩含笑打断了他的话,截口道:“贱内莫非得罪了红兄弟么?”

一点红也不禁怔了怔,道:“她……她是你的妻子?”

红衣子女娇笑道:“你奇怪么?就有很多人奇怪了,都是说一朵鲜花,插在……插在……”

她终于没有说出“牛粪”两字,只是笑得弯下腰去。

吴菊轩却神色不变,还是微笑道:“红兄大功想必已成,却不知那昏王的首级何在?”

一点红道:“首级还在他的头上。”

敏将军、洪相公相顾失色,道:“壮士怎会未曾得手?”

一点红道:“哼!”

吴菊轩沉吟道:“莫非那昏王已闻风先藏起来了?”

一点红道:“嗯?”

敏将军、洪相公齐地长叹起来,吴菊轩却淡淡一笑,道:“那也无妨,反正他头颅迟早都是红兄的囊中物。”

瞧了旁边的驼子一眼:“只不知这两位又是何许人也?”

驼子抢着道:“咱们和那昏王本没关系,只不过是他花银子请来的,也不知道那昏王已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吴菊轩微笑道:“红兄将他们俘来,莫非就为了要追他们的口供?”

一点红道:“嗯!”

敏将军道:“壮士当时为何不逼问出来?”

一点红冷冷道:“我只会杀人,不会问口供。”

吴菊轩笑道:“在下人是不会杀的,口供也远可问出两句。”

他缓缓走到两人面前,俯首笑道:“两位贵姓大名?”

麻子道:“你不必问,咱们都是无名小卒。”

他身上绳子绑得虽紧,但那自然只不过是做给人看的,以他们的功力,随时都可振臂而起。

他们为了刺探虚实而来,这时再也瞧不出什么了,麻子早已跃跃慾试,只不过驼子未发动,他也只好等着。

吴菊轩笑道:“这两位既与那昏王毫无渊源,又和我等素无冤仇,依在下之见,不如还是放了他们吧!”

一点红道:“人已交给你了,随便你。”

吴菊轩笑道:“既是如此,在下先为两位宽去绳索再说。”

他一面说话,一面已俯身来解绳子,麻子和驼子更不便出手,谁知吴菊轩突然出手如风,左右双手,在两人身上各点了七八处穴道,这位其貌不扬的名士,原来竟还是一等一的武林高手”

一点红变色道:“你这是做什么?”

他方待长身而起,只觉一柄尖刀,已抵住了他后面的颈子,刀尖冷得像冰,那红衣女子却柔声笑道:“人已交给了他,就随便他吧!是么?”

一点红知道自己只要再动一动,刀尖便要穿喉而过。

那驼子却沉得住气,冷笑道:“朋友好俊的手法,只不过用这样的功夫,来对付两个身上绑着绳子的无名小卒,岂非小题大做了么?”

吴菊轩悠然道:“堂堂的楚香帅也是无名小卒么?”

这句话说出来,一点红的心已沈了下去。

那驼子却大笑起来,道:“楚香帅,我若是楚香帅,身上还会被人绑上绳子?”

他似乎觉得这件事实在可笑已极,连眼泪都笑出来,吴菊轩静静瞧着他,等他笑完了,才淡淡道:“这区区几条绳子,又怎能绑得住楚香帅?楚香帅将咱们的虚实探出来后,随时都可振臂而起的,是么?”

那“驼子”终于笑不出来了,他实也未想到这吴菊轩竟是如此厉害的人物,吴菊轩缓缓接道:“楚香帅难道还不承认?难道还要在下动手为楚香帅洗洗脸么?”

楚留香忍不住道:“朋友好眼力,却不知朋友是如何瞧破的?”

吴菊轩微笑道:“楚香帅易容之妙,天下无双,但一个人的易容之术无论多么精妙,脸上也有个地方是永远无法改变的。”

楚留香道:“噢?”

吴菊轩道:“香帅自必也知道,一个人的面貌、肤色、声音都可以改变,甚至连身子的高矮都可以改变,但只有两眼之间的距离,却是永远无法改变的,香帅的易容之术纵然妙绝天下,总也无法将两眼的位置改变吧?”

楚留香瞧了姬冰雁一眼,笑道:“不想今日竟遇着大行家了。”

吴菊轩道:“而且只要加以留意,便可发现,世上绝没有任何人两眼之间的距离是完全相同的,只不过相差极微而已。”

楚留香道:“如此说来,阁下早已算过我两眼之间的距离了?”

吴菊轩拱手笑道:“失礼失礼。”

楚留香道:“但我为何不记得曾见过阁下?”

吴菊轩笑道:“像在下这样的无名小卒,香帅纵然见过,也早已忘怀了。”

楚留香道:“如此说来,一个人还是不要太有名的好。”

他此时此刻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一点红和姬冰雁却已快急疯了,一点红身子突然向前一扑,右腿向后去。

他下盘功夫当真已使得炉火纯青,身子这一扑,几乎已和地面平行,谁知刀尖还是抵在他颈子上,竟未能甩掉。

那红衣少女身子已挂在船舱顶上,笑道:“我已成了你的附骨之蛆,你永远也甩不掉的。”

楚留香望着吴菊轩一笑道:“你娶着这样会缠人的老婆,那日子必也难过得很。”

吴菊轩淡淡笑道:“只可惜阁下的日子只怕更要难过了。”

这里是船舱下的暗舱,暗得伸手不见五指,船底擦着沙地的声音一阵阵传上来,像是尖针在刺着人的耳朵。

无论谁躺在这种地方,自然都不会觉得舒服的,最讲究舒适的姬冰雁和楚留香,偏偏被关在这里。

也不知为了什么,吴菊轩并不想立刻杀死他们,也没有杀死一点红,彷佛觉得现在杀了他们还太可惜。

楚留香叹了口气,喃喃道:“吴菊轩!吴菊轩!这究竟是什么人物?怎会一眼就认出了我?”

姬冰雁冷笑道:“你以为你扮得很好么?在你那条船上的镜室里,你也许可以扮得令人认不出你,但这一次,就连我也能一眼认出你。”

楚留香道:“你自然能认得出我,但你莫忘了,你和我有多么熟,那吴菊轩又是什么人?怎会也对我如此熟悉?”

姬冰雁沉默了半晌,道:“莫非他就是黑珍珠?”

楚留香道:“绝不是。”

姬冰雁道:“到了这种时候,你还如此自信!”

楚留香道:“黑珍珠自然也可以易容改扮,但武功却是装不出来的,我一瞧这吴菊轩的点穴功夫,就知道他功夫比黑珍珠强胜多了。”

姬冰雁不说话了,船舱上却有一阵阵谈笑声传了下来,这船既然大多是竹子做的,自然不能隔音。

楚留香他们既然已快死了,别人自然也不必再顾忌他们,也不知过了多久,船忽然停了下来。

只听敏将军道:“你和那位石夫人,约的地方就是这里么?”

别的话楚留香他们都没有留意听,船底摩擦的声音实在讨厌,他们几乎恨不得塞起耳朵来。

但敏将军这句话说出来,楚留香、姬冰雁、一点红三个人的耳朵立刻都直了,但听吴菊轩笑道:“就在这里,一定错不了。”

洪相公哈哈笑道:“吴先生做事,自然万万错不了的,只不过……不知这位石夫人,是否有和敝邦合怍的诚意?”

吴菊轩笑道:“她若没有这意思,你我想看她,只怕比登天还难。”

敏将军道:“啊!她的功夫难道此先生还强么?”

吴菊轩笑道:“在下这点功夫,若和石夫人一比,实如秋萤之与皓月,简直不可相提并论。”

敏将军笑道:“如此说来,敝邦有了这位石夫人相助,从此以后便可高枕无忧了。”

吴菊轩道:“正是如此。”

洪相公笑道:“说来这还是仰仗吴先生的大力,若非吴先生,石夫人又怎肯与我等这些凡夫俗子结纳。”

敏将军笑道:“不错,不错,此次大功全部告成之后,上至国王大哥,下至本帅和洪相公,都不会忘了吴生先的好处的。”

吴菊轩哈哈笑道:“在下一介草民,能为君王效力,已觉不胜荣宠之至。”

那红衣女子却娇笑道:“你也别假客气了,此番事成之后,你远不是要求洪相公和敏将军给你一个一官半职,让我也可以舒舒服服享半辈子清福。”

洪相公大笑道:“事成之后,大嫂少不了自然是位一品夫人。”

四个人一齐大笑起来,接着,又是一阵碰杯声。

听到这里,楚留香的心更往下沉。

也们现在已知道,这吴菊轩竟然是和石观音有勾结的,而且还替石观音和龟兹国的叛臣接了现。

这些人好不容易夺得了龟兹国的王位,这下子只怕就等于双手奉送给石观音和吴菊轩了。

像吴菊轩这样的人,他的目的自然不是“一官半职”了,就算将宰相让给他做,他也是不过瘾的。

只不过在这种情形下,黑珍珠所占的又是什么地位呢?他久居大漠,难道也是石观音属下?现在,石观音就要来了,楚留香等人的命运,只怕也立刻就要被判定,姬冰雁忽然道:“楚留香,你一向很有自信,这一次你想你还能活着走出去么?”

楚留香微微一笑,道:“有几次别人刀已架住了我的颈子,我还是活到现在了。”

姬冰雁苦笑道:“楚留香呀楚留香,你要到什么时侯才会绝望呢?”

楚留香笑道:“别人还没有砍下我的脑袋时,我永远都没有绝望的。”

突听一声鹰啸,接着,“沙沙”之声,动地而来。

一点红耸然道:“来了!”

姬冰雁道:“原来石观音乘的也是这种鬼船。”

楚留香道:“我看这艘船八成也是石观音送的。”

几句话的功夫,那艘船想必已到了,船舱上脚步之声响动,吴菊轩等人显然一齐迎接了出来。

知道石观音就要上船,楚留香等人竟似被一种奇异的魔力所慑,心里跳个不停,口不敢开了。

只听红衣女子的语声缓缓传来,道:“弟子长孙红,叩见夫人。”

楚留香猜得果然不错,这女子果然是石观音门下,石观音竟然肯将自己的徒弟嫁给吴菊轩,吴菊轩这人想来更不简单了。

过了半晌,脚步声又移入舱里。

洪相公道:“晚生久慕夫人风仪,不想今日得见,实在……实在不胜光采。”

这人口才本极灵便,此刻一句话却分了好几次才说出来,那敏将军更是期期艾艾,连话都说不清楚。

这两人本是见过大场面的,见了这石观音,还不免如此紧张,可见石观音必定风采照人,令人不敢逼视。

等他们的客套恭维话都说完了,一个优美动人,光滑像缎子一般的声音,才带着笑缓缓道:

“两位天潢贵胄,功高盖世,日后陵霄阁上,必有姓名,贱妾又是何许人,两泣如此客气,倒教贱妾置身无地了。”

这声音似乎就在楚留香头上。

楚留香想到这仙子般美丽,恶魔般诡秘的人,此刻就在自己头上,心里真不如是什么滋味。

他实在恨不得立刻冲上去,瞧一瞧这仙子中的恶魔,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究竟有什么神秘的魔力。

上面又说了几句话,敏将军忍不住道:“不知夫人可将那极乐之星带来了么?”

石观音却反问道:“将军可知道这极乐之星的秘密?”

敏将军道:“这……还不知道。”

石观音道:“将军既不知道它的密,这“极乐之星”最多也不过只是块宝石而已,贱妾就算奉送给将军,将军又有何用?”

敏将军似乎怔住了。

洪相公却陪笑道:“但晚生等却知道,这宝石若到了昏王手里,价值立刻大不相同,是以晚生万万不能让它落人那昏王手里。”

石观音微笑道:“但贱妾已决定将它和那昏王交换了。”

敏将军和洪相公显然都大吃一惊,失声道:“这……这万万使不得。”

吴菊轩含笑接口道:“两位不必吃惊,夫人将这“极乐之星”还给那昏王,是另有用意的。”

敏将军道:“有……有何用意?”

吴菊轩道:“只因普天之下,只有那昏王知道它的秘密,他既宁死不肯说,就算想知道这秘密,就唯有等那昏王得回此物后……”

洪相公恍然道:“他此刻已是山穷水尽,得回此物后,必定要立刻加以利用,那时我等在暗中查探,就可知道它的秘密了。”

吴菊轩笑道:“究竟洪相公是聪明人”

敏将军也立刻大笑道:“那昏王此刻已没有硬手保镖了,咱们随时要将那极乐之星夺回,却容易得很,这叫慾擒故纵……哈哈!妙计呀妙计!”

说到这里,他语声突然停顿半晌,才接着道:“幸好咱们未能宰了他,否则这秘密岂非也要随他同入地狱,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看来咱们的运气倒不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沙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