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30章 断臂论交

作者:古龙

楚留香叹道:“你仔细瞧瞧她们的睑。”

姬冰雁摇了摇头,道:“找不喜欢看女人,活的都不看,何况死的。”

楚留香沉声道:“你若仔细一瞧,就可发现她们的死法虽不同,但却有一样相同之处。”

姬冰雁终于忍不住还是瞧了一眼,睑色忽然大变,失聋道:“不错,这些少女都没有眉毛。”

楚留香叹道:“她们本来是有眉毛的,只不过被人削去了。”

姬冰雁抽了口凉气,道:“难道他杀人之前,先要将别人的眉毛削去么?”

楚留香道:“这只怕就是画眉鸟杀人的标志,看来他不但以杀人为享乐,而且还要使人都知道,人是也杀的。”

姬冰雁默然半晌,缓缓道:“但他这次杀人却是为了你,好歹总帮了你的忙,是么?”

楚留香皱眉道:“嗯!”

姬冰雁又道:“他为什么要帮你的忙?你认得他?”

楚留香道:“不认得。”

姬冰雁道:“他总不会无缘无故的,来了就杀人,杀了人就走吧?”

楚留香道:“这其中自然有原因。”

姬冰雁道:“什么原因?”

楚留香长叹一声,道:“到目前为止,找简直连一点迹象都猜不出,但我相信,无论他的用心是好是坏,都不会就此一走了之的。”

姬冰雁道:“你想……他不久会现身么?”

楚留香道:“说不定他时时刻刻都在等我们,只是我们都瞧不见他罢了。”

姬冰唯只觉背后有些凉飕飕,忍不住叹了目气,道:“像这样的人,我倒宁可永远莫要瞧见他才好。”

他忽又笑了笑,道:“但无论如何,现在石观音的弟子,总算已死尽死绝了,我们已可大大方方的走出去了。”

他永远不会想到,外面还有致命的一刀,在等着他们哩!

当先领路的是曲无容。

但她却绝不是为了怕楚留香他们在这秘谷中迷失,她只是自己想快些离开这充满了惨痛回忆,充满血腥的地方。

她痴痴的走着,目光茫然直视前方,整个人像是已完全麻木,她的同伴全都死了,她却还活着。

她也许并不是为了她们的死而难受,只不过是为了自己没有死而歉疚,她好像觉得自己本也应该死在这里的。

跟在她后面的,是一点红、姬冰雁,最后面才是楚留香,他们能活着走出这里,的确值得欢喜。

但也不知怎地,每个人心情却十分沉重。

就在这时,突见刀光一闪,向曲无容直劈下来。

曲无容竟然视而不见,完全不避不闪。

一点红大惊之下扑了上去,一把将她拉过来。

中原一点红身法之疾,反应之快,固然可称独步中原,但这一刀的来势之急,更非言语所能形容。一点红终于还是迟了一步。

他只有将曲无容拉倒在地上,自己也扑上去,以身子护卫着,反手向刀锋迎了上去。

只听“喀嚓”一声,鲜血箭一般标了出来。

他一条左臂已被生生砍断。

楚留香、姬冰雁,大惊之下,双双抢出。

只见刀锋如金芒闪电,又向他们砍了过来。

楚留香身形一曲,一闪,又抢入刀光中,向这人手臂向上一托、一拧,刀已到了他手里。

这一招的迅速、准确、灵活,当真已到了武功的颠峰。

姬冰雁立掌如刀,已向这人咽喉切了下去。

楚留香、姬冰雁,两人连手,配合得真是天衣无缝,这一招出手双飞,天下只怕再也没有一个人能闪避得开。

胡铁花一刀得手,力待乘胜追击,突觉疾风扑面,一人已抢入怀中,出招之险,竟是他生平未遇。

普天之下,有谁能在一招间就将胡铁花制住?胡铁花心念一闪,失声道:“老臭虫。”

这一声“老臭虫”叫了出来,楚留香和姬冰雁俱是大吃一惊,“呛”一声,楚留香掌中刀跌在地上”。

姬冰雁切出去的手,也硬生生顿住.嗄声道:“小胡,是你?”

胡铁花道:“除了我这倒楣鬼还有谁?”

楚留香和姬冰雁跺了跺脚,一齐松开了手。

胡铁花站起来松了口气,笑道:“好家伙,老臭虫你可真有两下子,但若非我已累得半死了,你们也休想这么快就得手。”

楚留香.姬冰雁俱是面色沉重,闭口不语。

胡铁花笑道:“你们没有杀了找,本该谢天谢地才是,为什么……”

也忽然觉出了气氛之沉重,这才想起方才自己那一刀,立刻也笑不出来,乾咳两声,讷讷道:“刚刚……刚刚……刚刚……”

他嘴里“刚刚”说个不住,他仔像在敲锣一样。

楚留香叹道:“你刚刚真是闯出祸来了。”

胡铁花揉了揉鼻子,悄声道:“是谁受了伤?”

楚留香还未答话,火光一闪,柳烟飞已亮起了火子,这时用不着楚留香再说,胡铁花也看见受伤的人了。

只见血泊中,一个白衣女子痴痴的坐着,动也不动,身上虽然溅满鲜血,但受伤的并不是她。

一个修长、黝黑,硬得像铁,冷得像冰的黑衣人,已缓缓自血泊中站了起来,他左臂的伤口远在滴着血,但苍白的睑上却全无表情,身子竟也能像枪一样站得笔直,看来你就算是砍断地两条腮,他也不会倒下去。

胡铁花瞧着也,也不知该说什么?一点红也在瞧着也,忽然一笑道:“好刀法。”

也若是埋怨怒骂,无论骂得多么凶,胡铁花也还觉得好受些,但这一声称赞,即令胡铁花脖子都红了。一点红缓缓道:“你不必受,这不能怪你,我若是你,也得砍这一刀。”

他越是不怪胡铁花,胡铁花越是觉得难受,这当然并不是胡铁花的错,但胡铁花现在却觉得自己实在错了。

姬冰雁忽然走过去,拍拍他肩头道:“你可知道他是谁么?”

胡铁花长叹道:“我只知道他是条好汉,天下少见的好汉。”

姬冰雁道:“他就是一点红。”

胡铁花耸然道:“中原一点红?”

姬冰雁道:“正是。”

胡铁花跺脚道:“我真该死!懊死!懊死!”

也瞧着地上的断手,简直快要哭了出来,只因这不是一只普通的手,中原第一快剑,就是这只手使出来的。

天下又有几只这样的手。

现在这只手已被他砍断了,又有什么能够代替?又有什么能够补偿?胡铁花忽然拾起地上的刀,一刀向自己手臂上砍了下去。

但姬冰雁却拉住了他,道:“你用不着这样做。”

胡铁花嘶声道:“你放手,我用不着你管。”

姬冰雁叹道:“你可知道,不只是你欠他一只手,我也欠他一条腿,但我们用不着现在急着就还他,以后等他需要时再还,岂非更好么?”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这笔帐,但愿你能还得清才好。”

一点红忽然道:“这不是帐,谁也用不着还的。”

也拾起自已的断臂,瞧了半晌,忽又一笑道:“这只手反正已杀得太多了,让它休息休息也好。”

话说完了,他的人终于也倒了下去。

琵琶公主见了楚留香,姬冰雁见了“石驼”,自然也有一番惊喜,自然会将自己别后经过都说出来。

这时也们已离开那秘谷,曲无容坐在力竭昏迷的一点红身旁,痴痴的瞧着,像是直到现在才第一眼瞧见他似的。

胡铁花已有很久没有说话了,此刻终于忍不住道:“画眉鸟,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可真是心狠手辣。”

琵琶公主道:“他喜欢杀人,为什么不索性将石观音也一齐杀了?”

姬冰雁道:“也许他恰巧没有遇见石观音,也许他还要将石观音留给楚留香。”

琵琶公主道:“石观音又怎会恰巧不在呢?”

姬冰雁瞧了曲无容一眼,道:“据这位曲姑娘说,石观音并不是常常都在那里的,尤其是最近,她不在的时侯,反而比在的时侯多得多。”

琵琶公主皱届道:“邯么,平时她在什么地方呢?”

这句话谁也回答不出来了。

琵琶公主又道:“你为什么不说话呀?”

她这句话是向楚留香说的,大家这时才发现,楚留香闭着眼坐在那里,宛如老僧入定,也不知也在想些什么?只听也嘴俚念念有词,又好像是在念经,说的却是:“华山七剑……黄山世家……皇甫高早……石观音……”

大家也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但见他脸上渐渐发了光。

琵琶公主忍不住轻轻推了他一下,道:“你知道石观音在那俚?”

楚留香终于张开眼来,目中神光暴射,却笑道:“石观音?谁是石观音?”

琵琶公主怔了怔,失笑道:“你想什么想得发了呆,连石观音都忘了。”

楚留香大笑道:“有石观音即是没有石观音,没有石观音即是有石观音……我从来也不曾记得,却叫我从何忘记?”

琵琶公主又惊又笑道:“这是什么话?找不懂。”

楚留香道:“你本来就不懂,这是禅机。”

琵琶公主道:“什么禅机?”

楚留香摇头道:“天机不可露,佛云:不可说,不可说。”

琵琶公主笑道:“你打什么机锋?忽然想做和尚了吗?”

楚留香道:“我正是忽然想起个和尚来。”

琵琶公主道:“谁?”

楚留香微笑不语。

琵琶公主瞧了瞧胡铁花,笑道:“你说的不错,这人有时实在可恨得很。”

楚留香忽然又道:“极乐之星现在在那里?”

胡铁花道:“我本来已交给她,她又还给我了。”

楚留香道:“你若真是知道了这极乐之星的密,又当如何?”

胡铁花道:“我既然已答应了王妃,自然要告诉她。”

楚留香道:“很好,我们现在就去找她吧!”

琵琶公主道:“但……但石观音呢?”

楚留香笑了笑,道:“石观音?谁是石观音?”

琵琶公主简直连肚子都要气破了,却又忍不住要笑,咬着嘴chún道:“你这人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楚留香微笑道:“你跟我去,就会明白了。”

柳烟飞咳嗽了一声,讷讷道:“在下兄弟已有十余年未返华山,此刻楚香帅既然要去办别的事,在下兄弟就想……就想告辞了。”

楚留香神情忽然凝重起来,道:“两位现在还不能走。”

柳烟飞道:“香帅莫非还有什么吩咐么?”

楚留香沈吟了半晌,忽又笑了笑,道:“两位跟我去就会明白了。”

柳烟飞也沉吟了半晌,道:“在下只求楚香帅答应一件事。”

楚留香道:“柳兄又有何吩咐?”

柳烟飞叹道:“在下倒无妨,但有些事,却是我皇甫大哥不愿说出,甚至连提都不愿提起的……”

楚留香微笑道:“但我若问起这些事,你们又不能不说,是么?”

柳烟飞苦笑道:“正是如此,所以,在下只求楚香帅……”

楚留香道:“你要我连问都莫问,是么?”

柳烟飞黯然垂首,讷讷道:“香帅若肯答应,在下实是感激不尽。”

楚留香笑道:“我现在可曾问过什么?”

柳烟飞道:“什么都未曾问起。”

楚留香道:“现在既未曾问,以后还会问么?”

柳烟飞默然羊晌,叹道:“不错,香帅现在既然还没有问,以后更不会问了。”

楚留香笑道:“你明白就好。”

柳烟飞忽又道:“但这些事,香帅本该问的,为何又不问了呢?”

楚留香淡淡道:“只因我该问的,我已知道了。”

琵琶公主实在又憋不住了,大声道:“你该问什么?你又知道什么?求求你,莫要打哑谜好么?”

楚留香还未说话,突听远方响起了一片驼铃声。

断续的铃声在风中听来,显得那么苍凉,那么单调,但在楚留香等人耳中,世上简直没有比这悦耳动听的声音。

胡铁花、柳烟飞等人俱是精神一震,就连琵琶公主都忘了再追问那“哑谜”是什么了。

她闭着眼睛,静静地倾听了半晌,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悠悠道:“你可知道那是什么声音?”

胡铁花笑道:“在沙漠上,我就算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但那声音我还是听得出来的……那是驼铃声,对不对?”

琵琶公主却摇了摇头,道:“那不是驼铃声。”

胡铁花怔了怔,道:“不是驼铃声?是什么声音?”

琵琶公主笑道:“在我耳中听来,那简直就是水往杯子里倒的声音,肉在火上烤的聋晋……”

琵琶公主说的不错,在沙漠上,这单调的驼铃声,往往就象征着清水、食物.和温情。

因为沙漠上的牧人,大都是豪放、慷慨和好客的,他们的帐蓬虽简陋,但即充满了温暖的友情。

他们永远不会拒绝任何一个饥饿的旅人。

但这次,琵琶公主却似乎错了。

他们赶过去时,骆驼队已停了下来,数十匹骆驼,围成了一圈,有的人已开始扎营。

但四下却听不见有嘈吵的人声,更没有欢乐的笑声,在外面巡弋的几条大汉,瞧见有人来了,也没有表示出丝毫欢迎之意,反而弓上弦、刀出鞘,严肃的面上,都露出了戒备之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沙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