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31章 女人心理

作者:古龙

姬冰雁远远就停下脚步,沉声道:“依我看来,咱们还是莫要过去的好。”

琵琶公主道:“为什么?”

姬冰雁道:“看情形,这些人绝不是普通的牧人。”

胡铁花皱眉道:“不错,这些人看来就像是一队纪律严明的军队似的,莫非就是龟兹国叛臣派出来巡逻的队伍?”

琵琶公主道:“他们不是龟兹国的人。”

胡铁花道:“你能确定?”

琵琶公主笑道:“在这片沙漠上,不同昀部落最少有十几个,这些人在你们眼中看来,也许都是差不多的,但是我只一眼就可瞧出他们的不同。”

楚留香道:“依你看来,这些是什么人呢?”

琵琶公主一笑道:“就算他们是强盗,咱们也用不着怕他们的,是么?”

胡铁花立刻应声道:“不错,咱们现在只不过是想问也们买几壶水,几匹骆驼,他们若是不讲理,不肯卖,咱们就索性抢过来就是了。”

姬冰雁冷笑道:“你说来倒容易得很。”

胡铁花笑道:“这本来就容易得很,不是么?”

姬冰雁道:“你有没有看见他们握刀的方法?走路的姿势?你有没有看见他们在片刻之间,就已将营幕扎下,步哨放妥,而且秩序井然,驼马不惊。”

胡铁花笑道:“我又不是瞎子,怎会看不见。”

姬冰雁道:“你既已看见,便应该知道对方这些人俱是身经百战,千百炼的战!,绝非一般草莽流寇可比,咱们这边却只有八个人,而且还有三个已成重伤残废,至少要分出两个人来保护他们……”

他眠睛瞪着胡铁花,沉声道:“是以咱们这边真能出手的,不过只有三个人而已,以三人之力,要想在他们几百个身经百战的勇士中,夺取驼马,你看有几成把握?”

胡铁花揉了揉鼻子,道:“把握虽不太大,至少也有五六成吧!”

姬冰雁厉声道:“只有五六成把握,你就想冒险一试了么?”

胡铁花笑道:“已有一两成把握的事,我都去试过的,也没有人能让我的脑袋搬家。”

姬冰雁冷冷道:“那是你的运气不错,但咱们现在却不是可以去碰运气的时候。”楚留香叹了口气,道:“不错,咱们现在力量已很单薄,要做的事却还有不少,千万不能再让任何一人受伤,是以此事只要有一分危险,咱们就不能做。”

姬冰雁道:“若在平时,你纵然要用脑袋去碰石头,比一比是谁硬,也没有人管你,但现在,你这条命却有用得很,若为了几匹骆驼,几壶酒就将你这条命拚了,就算你觉得没什么,我倒觉很有些划不来。”

楚留香道:“何况,你我就算能侥幸得手,这些人也必定在后面穷追不舍,咱们的对头已够多了,若再加上这批人,可真有些受不了。”

胡铁花舌笑道:“以你们说来,这些人无论如何是得罪不得的,是么?”

姬冰雁道:“正是。”

胡铁花眼珠子一转道:“但他们若要来得罪咱们呢?”

楚留香眼角已瞥见五六个人向他们走了过来,暗中不禁叹了口气,但面上还是带着微笑,一字字道:“他们就算要来得罪咱们,咱们也只有忍着。”

走过来的人有五个,身上都里着很厚的风氅,头上扎着蓝色的头巾,黝黑的脸上,已被风霜烈日磨练得比砂石还粗糙,眼睛却锐利如鹰,一双双筋骨突出,紧握着刀柄的手,像是磐石般稳定坚固。

他们身上穿的衣服虽宽大,但行动却甚是轻快矫健,楚留香瞧着他们,他们已走到面前。

当先一人满脸青渗渗的胡子,一双闪着光的眸子里,带着种鬼火般的惨碧色,在每个人脸上一转,就瞬也不瞬地固定在楚留香脸上,就算有八百人都穿着同样的装束,他也用不着再瞧第二眼,就能认得出谁是其中的领袖。

楚留香含笑施礼,道:“齐古阿塔。”

他叽哩咕噜说了一大篇,说的正是大漠上牧民相见时,通常请安问好的话,他苦练了许久,自觉说得已经很漂准了。

谁知这人却像是一个字也听不懂,又瞪了他半晌,忽然道:“各位是从那里来的?要到那里去?”

他说的反而是漂准的官话。

楚留香只有苦笑,道:“在下等来自张家口,到这里本为的是做些小实实,谁知人生地不熟,不但将驼马都失散了,而且人也受了伤,所以……”

他不停地说着,那人只是淡淡的瞧着也,既不插嘴,也不来辩驳,但楚留香自己却说不下去了。

他自己也发现说的这话,实在难令人相信。

他们这八个人,有男有女,有丑有俊,但无论要谁来看,也不会相信他们其中有一个是做生意买卖的。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在下等都是中原武林中人,此番出关,为的本是寻找三个朋友,谁知却节外生枝,遇着了一些麻烦事。”

他这次说的倒句句都是实话,怎奈这些人还是冷冷的瞧着他,还是连一个字都不愿相信。

那青胡子的利眼又在他们面上一转,沉声道:“各位遇着的是什么麻烦事?”

楚留香道:“这件事说来话长,而且和各位无关……”

青胡子厉声道:“你怎知道和我等无关?此间纵横数千里内外,无论那俚,无论发生了什么事,说不定都和我等有些关系。”

楚留香道:“哦……却不知各位是什么人?是……”

青胡子喝道:“现在是我在问你的话,不是你在问我。”

楚留香已发觉这人难对付得很,也忍不住豹始摸鼻子,这是地的老毛病,胡铁花正也是被他传染的。

青胡子忽然指着一点红和曲无容,厉声道:“这两人受伤都不久,是谁伤了他们?”

胡铁花早已沉不住气了,大声道:“他的手是被我不小心砍伤的。”

青胡子冷冷一笑,道:“阁下两眼俱在,又怎会不小心将自己朋友的手砍下来?这种话说出来,只怕连三岁童子也无法相信。”

胡铁花怒道:“我管你信不信?只要我说的是实话,你不信也活该。”

青胡子厉声道:“你们自己说话前后不符,又怎能取信于人?”

他忽然挥了挥手,喝道:“来人,搜也们的身!”

叱喝声中,身后的四条大汉已闪身而出。

胡铁花已气得脸色发青,仰天狂笑道:“你要搜我的身?找这辈子倒还未被人搜过身子哩!”

楚留香忽然重重捏住了他的手,微笑道:“无论什么事,总有第一次的。”

胡铁花嗄声道:“你能忍得下这口气?”

楚留香只笑了笑,什么话也没有说,胡铁花随着也目光瞧过去,这才发现就在也们说话的时候,已有数十条大汉将他们包围住了。

胡铁花忽然也笑了,道:“假如楚留香能忍得下去,胡铁花凭什么忍不下去呢?”

姬冰雁也笑了,微笑着道:“小孩子终于长大成人了,这倒实是可喜可贺。”

三个人拍了拍衣服,竟同时笑道:“你们来搜吧!”

楚留香接着道:“在下非但身无长物,而且简直可说是囊空如洗,各位搜过之后,一定会觉得失望得很。”

谁知方才已走过来的四个人,此刻竟已停下了脚步,青胡子的手高高举起,也始终未曾落下。

楚留香刚觉得有些奇怪,青胡子忽然道:“阁下真的囊空如洗?难道连一粒里珍珠也没有么?”

这句话说出来,楚留香眼睛立刻一亮。

胡铁花只听见“珍珠”二字,忽然想起还有粒“极乐之星”在囊中,立刻放下双手,大声道:“你们究竟想搜什么?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青胡子哈哈一笑,道:“小人纵有天大的胆子,主意也不敢打到楚香帅头上的”

胡铁花怔了怔,道:“你认得他?他的名头真有这么大?”

青胡子也不答话,却向楚留香拜了下去,道:“不知者不罪,但望楚香帅恕小人无礼。”

楚留香赶紧去扶他,嘴里问道:“你就是黑珍珠的……”

青胡子道:“小王爷若能见到楚香帅安然无恙,一定不知道有多么欢喜。”

大家听到这人就是黑珍珠属下,他们踏破铁鞋寻不着的人,得来竟全不费功夫,不禁又是惊奇,又是高兴。

只听青胡子叹了口气,接着道:“只可惜楚香帅虽到了这里,小王爷却已入关……”

楚留香失声道:“入关?他几时入关去的?”

青胡子道:“小王爷为了怕楚香帅有什么危险,是以许多天以前,就已入关去查楚香帅的消息?”

楚香帅面上也忍不住露出惊疑之色,道:“他怕我有危险?也去查访我的消息?”

青胡子道:“小王爷见到那匹珍珠驹空骑而回,就认定香帅必有危难,简直连一时半刻也等不及,立刻就急着赶去。”

他忽然神秘地一笑,道:“小王爷对楚香帅的关切之情,香帅你难道会不知道么?”

楚留香却已听得怔在那里,也未留心他这句话里有什么含意,沉思了半晌,才叹了口气,苦笑道:“那匹马果然是神驹,寻常人怎能驾驭得住,我早已该想到它会抛脱笼头,逃回来寻访旧主人的。”

胡铁花忍不住道:“咱们这么多人都找不到,他一匹马反而先找到了么?”

青胡子道:“大漠之上,谁不知道那匹珍珠驹乃是小王爷的坐骑,无论谁见到它,都会将它送回给小王爷的。”

也傲然一笑,接着道:“大漠上的恶徒匪人虽有不少,但纵横千里之内,又有谁敢打小王爷爱马的主意,就连那神奇莫测的石观音,等闲也不敢来惹咱们的。”

提起“石观音”,众人面上却变了颜色。

青胡子却微笑着接道:“各位也许不知道,除了咱们这些老王爷的旧部外,大漠上愿为小王爷效死的人,还不知有多少,石观音武功纵然厉害,但她若得罪了小王爷,以后无论想在这里做什么事,只怕都困难得很了。”

楚留香忍不住长叹了一声,道:“看来!沙漠之王这四个字,果然是名下无虚。”

胡铁花忽然道:“如此说来,咱们若是骑了那匹珍珠驹,岂非早就见着你们的小王爷了?”

青胡子叹道:“各位若是骑着那匹珍珠驹来,小王爷也不会着急了,他知道香帅对这匹神驹也爱护得很,所以认定香帅若无危难,绝不会让它空骑而回的。”

胡铁花瞪了姬冰雁一眼,悠悠道:“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弄巧反而成拙,由此可见,大人做的事,有时也会连小孩子都不如的。”

姬冰雁面上全无表情,只是冷冷的瞧着青胡子,冷冷道:“听你说来,你们的小王爷对楚留香倒是关心得很了?”

青胡子面上却又露出那种神秘的微笑,道:“实在是关心极了。”.姬冰雁厉声道:“那么他将楚留香的亲人掳劫而来,却又为的是什么?”

青胡子竟怔了怔,道:“掳劫楚香帅的亲人?那有这种事?阁下只怕是误会了。”

他神情郑重,看来竟不似有半分虚假。”

楚留香失色道:“蓉儿她们难道竟没有到这里来?”

青胡子沉吟道:“蓉儿……香帅说的,可是一位苏姑娘、一位李姑娘,一位……”

他话未说完,楚留香已急着道:“就是她们,你瞧见她们了?她们此刻在那里?”

青胡子道:“苏姑娘她们自然也跟着小王爷一筲入关去了。”

楚留香道:“她们……她们都还好么?”

青胡子笑道:“这三位姑娘,都是又聪明、又活泼、又美丽,而且脸上永远带着甜蜜的笑容,像是从不知道世上有什么愁苦的事,也令人将忧愁全都忘去。”

他眼睛忽然望向姬冰雁,道:“但阁下怎会说她们是被小王爷掳劫来的呢?”

姬冰雁这时也有些糊涂了,情不自禁,也摸了摸鼻子,道:“难道不是么?”

青胡子微笑道:“自然不是,她们三位姑娘都是小王爷的贵客嘉宾,而且简直可说亲密极了,四个人连睡觉都舍不得分开,也不知那有那么多话好说的。”

这句话说出来,大家又怔住了,楚留香、姬冰罹、胡铁花,三个人面面相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过了半晌,胡铁花终于试探着问道:“你说他们睡觉也在一起?”

青胡子笑道:“正是出则同车,卧则同榻。”

胡铁花叹了口气,瞧着楚留香苦笑道:“看来这位小王爷的本事倒不小。”

楚留香只觉嘴里有些发苦,也不知该说什么。

忽听琵琶公主道:“你们这小王爷,究竟是男的?还是女的?”

青胡子像是怔了怔,失笑道:“自然是女的,只不过老王爷没有少爷,是以从小巴将她扮成男孩子模样,而且叫小人们也得要以小王爷相称……香帅难道还不知道?”

楚留香只有拚命摸鼻子,胡铁花忍不住大笑起来,只有琵琶公主脸色却难看得很,瞪着楚留香道:“看来关心你的人倒实不少。”

帐篷外寒风如刀,帐篷里即温暖如春,再加上烤肉和羊奶酒的香气,胡铁花简直将所有烦恼全都忘了。

但楚留香却没有这么开心,地只觉得问题简直越来越多了,姬冰雁瞪了他半晌,忍不住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现在弄明白了么?”

楚留香苦笑道:“远不大明白。”

胡铁花笑道:“你最好将这件事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地再说一遍,让咱们大家替你解决。”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这件事开始时,是找要黑珍珠去通知蓉儿,叫她快些回去,只因那时我随时都可能有杀身之祸,实无余力再照顾她。”

胡铁花笑道:“看来这位黑珍珠非但将你的话带到了,而且亲自护送蓉儿回去,两个人一路上谈谈说说,就交成了朋友。”

楚留香叹道:“看情形只怕正是如此。”

胡铁花道:“但这位黑珍珠又怎能将蓉儿她们说动,要她们一齐跟着她出关来呢?她又是为了什么才这样做?难道只是为了要你着急?”

楚留香皱眉道:“这一点也正是我想不通的,蓉儿她们平时都乖得很……”

琵琶公主忽然冷笑道:“你虽然总是跑出去的,但她们却总是在家等你,所以你也就认为她们是应该在家等你的,是么?”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她们本来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

琵琶公主道:“你怎知道她们没地方好去?她们就算是你的看家狗,有时也会出去兜兜风的……”

她撇了撇嘴,冷笑道:“我若是蓉儿,知道你对我这么放心,我就会想法子要让你也着一次急,我等了你几十次,几百次,也该让你等我一次。”

胡铁花“啪”的一拍巴掌,大声道:“这就对了,女人的心事,倒底只有女人明白,你若让一个女人知道你对她已十分放心,她就偏偏要想值法子来折磨折磨你,她就算已真心对你死心塌地,可也不愿意让你这么样想的。”

琵琶公主冷冷道:“这只因为女人知道男人都是贱骨头,一个男人若知道有个女孩子已对他死心塌地,他就会觉得这女孩子没意思了,立刻就会去找别人的。”

胡铁花大笑道:“这话说得虽然未免刻薄,倒也不是完全没道理。”

楚留香笑道:“如此说来,她们这次跟黑珍珠出关,难道只是要我看着着急么?”

胡铁花笑道:“她们就算本来没这个意思,但被黑珍珠在旁边一煽火,也就被说动了。”

楚留香道:“但黑珍珠为何要将她们说动呢?”

琵琶公主又在旁撇起了嘴,冷笑道:“这道理你还不明白。”

琵琶公主扭过头不看他,冷冷道:“嘴里说不明白的人,心里一定是很明白的。”

胡铁花笑道:“但我却真的不明白。”

琵琶公主道:“她虽不知道黑珍珠是女的,但黑珍珠却知道也是男的,是么?”

胡铁花笑道:“这一点倒用不着怀疑,除了母猩猩外,没有女的会像地身上那么多毛的。”

琵琶公主也忍不住“噗哧”一笑,但立刻又板起脸,冷笑道:“像他这么英俊,这么潇俪的男人,世上又有几个?黑珍珠的一颗芳心,说不定早已像剥鸡蛋似的剥出来给他了,而咱们这位既多情,又风流的花花公子,却偏偏变得笨了起来,竟一点也不知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沙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