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33章 庆功宴上

作者:古龙

胡铁花瞧了琵琶公主一眼,忽然向姬冰雁悄声道:“这小子莫不是为了怕被多情的公主缠上,竟偷偷溜了么?”

姬冰雁皱眉道:“你只当别人也和你一样么?”

胡铁花道:“哼!我看靠不住,这小子什么事都做得出,咱们不如先去找他吧!”

姬冰雁信心也有些动摇了,悄声道:“咱们分开来溜,在外面碰头。”

胡铁花道:“好,就这么办。”

他忽又想起,那“极乐之星”还在他身上,龟兹王既将此物瞧得那么珍贵,他怎么能将之带走。

何况,他还答应了那美丽的王妃,问出这其中秘密哩!是故他立刻将“极乐之星”掏出来,送了上去,笑道:“在下幸不辱命,已将这宝物拿回来了,请王爷收下?”

谁知龟兹王竟笑了笑,道:“壮士大功,小王无以为酬,就将这宝石送给你,以为留念吧!”

他竟似乎已忘了这“极乐之星”是牺牲了多少人命,花了多少代价才得回来的,竟随随便便就送给了胡铁花。

胡铁花吃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才勉强笑道:“王爷若觉得我多少有些功劳,遂我几壶好酒吃也就罢了,这极乐之星我却是万万不敢接受下来的。”

标兹王道:“为什么?”

胡铁花揉看鼻子笑道:“我这穷小子身上若有了如此珍贵的东西,以后还想睡得看觉么?”

标兹王微笑道:“若在两三天以前,它的价值实在是谁都无法衡量的,本王也绝不会将它送给你,但现在,它的价值已忽然降低了,像这样的宝石,本王库中还不知有多少,你只管放心收下就是。”

这句话说出来,连姬冰雁和琵琶公主都听得怔住。

胡铁花瞪大眼睛,吃吃道:“这宝石岂非关系看一件极大的秘密么?”

标兹王笑道:“那只不过是本王故意造出来的谣言而已,让别人都以为这宝石中有极大的秘密,本王只有靠它才有复国的希望,当他们注意力全集中在这宝石土时,本王却早已在暗中动用了先王遗下来的宝藏,买动了五路大军,神不知、鬼不觉的完成了复国大业。”

他捋须大笑道:“这就叫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声东击西之计。”

姬冰雁和胡铁花面面相觑,既是惊奇,又是佩服。

他们本以为这位既好酒,又好色的王爷,只不过是蜀唐后主一流的风流天子而已,如今才知道他胸中城府之深,竟不在秦皇汉武之下,他故意醇酒妇人,纵情声色,自然也只不过是乱人耳目之计。

胡铁花终于叹了口气,苦笑道:“难怪楚留香一直觉得奇怪,这‘极乐之星’既然关系看龟兹国王位的秘密,为什么反而会由中原镖局的镖客,由关内护送出关呢?他此刻若是听到王爷这番话,对王爷想必也佩服得很。”

琵琶公主却嘟看嘴,娇嗔看道:“但爹爹你为什么要将我也蒙在鼓里呢?做父亲的难道连女儿也信不过么?”

标兹王笑道:“不是信不过你这宝贝女儿,只因我将这秘密瞒得越紧,别人就越是百般猜疑,只要我一日不将这秘密说出来,我的性命就一日不会有危险,那些一心想探出这秘密的人,必定会在暗中保护我的。”

琵琶公主叹道:“看来一个人若是做了国王的女儿,也不是什么幸运的事,难怪前朝某公主临死的时候要掩面大哭,说:“愿生生世世勿生帝王家”了。”

标兹王也不禁叹了口气,道:“不错,一个人若是要做好帝王,就末必能做好父亲了。”

他这句话说的真是至理名言,要知帝王统治万民,日理万机,那有余瑕来尽案母之心。

是以三尺草堂,每生孝子。

帝王家中却常多不肖子弟。

姬冰雁忽然冷冷一笑,道:“王爷果然是雄才大略,非人能及,只可怜那几个糊涂镖客,为了区区几两银子就不明不白的枉送了性命。”

标兹王神情也变得十分凝重,淡淡道:“军国政治,本就是件可怕的事,一将功成,尚且枯骨盈山,何况一国之君呢?这本是自古以来,不可避免的悲惨之事,贤如唐宋开国帝王,也末能免此,先生又何必独罪本王?”

姬冰雁默然半晌,垂首道:“在下一时失言,远望王爷恕罪。”

胡铁花伸起脖子,将一大杯酒都灌了下去,仰面大笑道:“所以奉劝各位,还是且饮杯中酒,莫问身后事,古来帝王多寂寞,又怎及得我这穷小子如此轻松自在。”

忽听一人笑道:“好一句:“且饮杯中酒,莫问身后秉,但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这句话你难道就未听说过么?”

一阵香风飘过,中人慾醉,帐蓬里已多了个仪态万方的绝色丽人,在灯光下看来,宛如仙子自天而降。

壁壁壁谁也想不到这忽然有如仙灵般在灯光下出现的人,竟是终年缠绵病榻,弱不禁风的龟兹王妃。

只见她面上仍蒙看轻纱,美丽的面容看来更有如烟中芍葯,雾里桃花,美得简直令人透不过气来。

标兹王又惊又喜,竟似忘了他这多病的娇妻,怎么有那么神奇的身法,赶紧离座而起,道:“你怎地也来了?”标兹王妃笑道:“我来了,你不高兴么?”

标兹王道:“但……但你身子单薄,又怎禁得起如此风寒之苦?”

姬冰雁忽又冷冷道:“莫说这区区寒风冷露,就算是刀风箭雨,王妃也不会放在眼里的,是么?”

标兹王妃笑道:“不错。”

姬冰雁目光闪动,道:“鸟尽杯藏,兔死狗烹,王妃莫非已想将咱们宰了么?”

标兹王大笑道:“本王绝无此意,各位也不必多虑。”

王妃却冷冷道:“你虽无此意,我却有这意思了。”

标兹王怔了怔,道:“你……”

王妃缓缓揭开了面纱,露出一双秋水为神的眼睛,瞧看龟兹王道:“你认得我么?”

标兹王笑道:“我怎会不认得你?”

王妃突又伸出了她的纤纤玉手,在脸上一抹,一层薄如蝉翼的淡黄面具,便如蛇皮般脱了下来。

灯光下,她的脸已奇妙的变了。

标兹王本以为他的爱妃已是人间的无双绝色,谁知此刻出现在他的眼前的这张脸,却比他妻子还美丽千万倍。

他不禁失声惊呼道:“你是谁?”

“王妃”淡淡道:“你已不认得我了,是么?”

胡铁花却忽然跳了起来,大叫道:“但我却认得你,你就是……”

“王妃”的目光已转到他脸上,一字字道:“你认得我?我是谁?”

胡铁花本已发现这女子赫然就是曾经和他一夕缠绵的“新娘子”,他也终于知道自己以前见看这“王妃”时,为什么会总是心猿意马,想入非非,但此刻她这双美丽的眼波,竟忽然变得鹰一般锐利,狼一般狠毒,刀一般冷酷,胡铁花机伶伶打了个寒噤,嘴里的话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王妃”嫣然一笑,道:“我知道你也不认得我的,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一个人认得我,因为只要是认得我的人,就没法子再活下去。”

温暖的帐篷里,像是忽然卷入了一团寒气,每个人手脚都已变得冰冷,几乎冷得要发抖。

只因到了这时,每个人都猜出她是谁了。

“石观音!你就是石观音!”

这句话竟没有人敢说出口来。

标兹王倒在椅子上,惨然道:“我也不管你是谁,但我的王妃……你难道竟杀了她么?”

石观音柔声道:“你也用不看难受,她虽然死了,但我却没有死,难道我还是比不上她?你难道还不满意?”

标兹王失声道:“你?”

石观音笑道:“我既已代替了她,自然就会永远代替下去。”

标兹王望看她绝世的风采,又呆住了。

姬冰雁忽然冷笑道:“不错,我也知道她一定会永远代替下去的。”

标兹王道:“你……你知道?”

姬冰雁道:“王爷无子,唯有个女儿,王爷和公主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国内却不可一日无君,自然就会另立新王的,大家为了要争这王座,也不知费了多少苦心,但是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已手到擒来,只可怜洪学汉、安得山那些人,白白做了她的傀儡工具,死了也是个糊涂鬼。”

石观音一直冷冷凝注看他,此刻忽然道:“想不到你竟能猜中我的心事,我倒一直看轻了你。”

标兹王嗄声道:“你要杀我?”

石观音微笑道:“帝王自有帝王的死法,我也不能坏了这规矩,只要你将面前的那杯酒喝下去,此后就没有任何事情能令你烦恼了。”

标兹王道:“你……你难道已在酒中下了毒?”

石观音淡淡道:“下的虽不多,但已足够你父女两人用的了。”

标兹王望看面前的酒杯,满头汗落如雨。

青胡子本也在这帐中饮酒的,他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在等看机会,瞧见石观音并没有留意他,他就悄悄往外溜。

谁知石观音竟真的似乎有千手千眼,无论什么人的一举一动,都休想逃得过她的眼睛。

她头也不回,冷冷道:“你可是想出去找帮手么?”

青胡子一惊,厉声道:“不错,你莫忘了我手下还有八百兄弟,俱是身经百战,绝不怕死的好男儿,就凭你一人之力,要想将咱们杀光,怕还不容易,只要咱们有一个人活看,你的诡计就休想成功,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主意吧!”

石观音忽然道:“说得好,札木合的旧部,的确都是悍不畏死的好汉,只可惜你们的庆功宴未免摆得太早了些,你的好兄弟此刻已都醉得人事不知了。”

青胡子变色道:“你难道也在他们的酒中下了毒?他们竟会没有一个人瞧见?”

石观音微笑道:“我方在你面前下了毒?你可瞧见了么?”

青胡子狂吼一声,挥刀直扑上去。

他武功虽不能和武林中一流高手相比,但“身经百战”四字却足可当之无愧,这一刀砍出,显然没有什么花巧,也没什么后看,只是用尽了全身的精神力气,要将对方的头颅砍下来。

因为他知道自己要和石观音动手,实在还差得很远,这一刀若是不能成功,再打下去也是无用的。

他已决心将自己的性命孤注一掷,不成功,便成仁。

这种终年在刀头舐血的剽悍男儿,无论做什么,都喜欢落得乾脆痛快,要死就死,绝不拖泥带水。

是以这一刀砍出,招式虽不好看,但自有一种慑人的威力,正是杀气腾腾,令人心惊胆战。

他掌中刀扬起时,琵琶公主也飞掠而起。

她一直没有说话,只因她早已在准备看出手了,此刻身形展动间,掌中已抽出一柄银光闪闪的匕首。

只见银光飞起,如满天星雨,一出手就是接连三招,向石观音背后三处大穴直刺了过去。

她的出手刚好和青胡子相反,轻灵有余,而实力不足,而且每一招都留看后看,一击不中,立可抽招变式。

严格说来,这种招式虽然十分花妙好看,但真和高手对敌时,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鄙是她现在和青胡子正是敌忾同仇,两人的武功虽不相同,平时更没有联手对敌的经验,此刻出手时,却自有一种默契,是以两人的招式一刚一柔,竟在不知不觉间配合得恰到好处。

但见满天银雨间,横贯看一道青色的光虹,一前一后,向石观音压了下去,石观音却只是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巴在这快如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青胡子和琵琶公主心里刚闪过一阵狂喜,就突听一声霹雳般的大喝。

喝声中,胡铁花已冲了过来。

他整个人就像是一根弩箭,后发而先至,青胡子出手时,他还没有什么动作,青胡子的刀还末砍下,他却已到了青胡子身旁,左手一拳击出,“砰”的一声,青胡子已被打得飞了出去,右手一曲一折,分光捉影,琵琶公主的手腕已被他捏住,手臂身子都发了麻。

标兹王失声惊叫道:“胡壮士,你怎地也反了?”

琵琶公主大叫道:“你疯了么?”

胡铁花也不答话,拖看琵琶公主直退了七八步,才站住脚,再看石观音还是站在那里,面带微笑。

琵琶公主另一只手还能动,反手一个耳光就向胡铁花掴了过去,谁知她的手刚伸出,又被扯住。

青胡子挨得最重,此刻才缓过气来,也怒吼道:“你难道不是小王爷的朋友?你为何要打我?”

胡铁花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实在没有打你的意思,更不想打疼你,但方实在是时机急迫,我已来不及拿稳力量,所以才会一时失手。”

琵琶公主跺脚道:“但你为什么要向咱们出手?难道你也是她的同党?还是你见机不对,就想迎风转舵,投到她那一边去。”

她的手已不能动,就用脚去踢胡铁花,一面踢,一面大骂道:“你这畜牲,我想不到你竟是如此卑鄙无耻的人。”

石观音忽然一笑,道:“你救了他们反而挨骂,又何苦多事呢?”

琵琶公主厉声道:“他救的是你,不是我,若不是他多事,你现在还有命么?”

石观音道:“你以为就凭你们那两招就能伤得了我?”

琵琶公主道:“为什么伤不了你?”

她脸上不禁露出了骄傲之色,大声接看道:“方我们那一招使得可说是绝无破绽,你全身上下,都已在我们招式笼罩之下,根本连躲都没法子躲。”

石观音叹了口气,道:“你真是个不知天多高、地多厚的小孩子,为什么不想想,你们方那一招若真使得不错,胡铁花怎么在举手间就将你们制住。”

琵琶公主怔住了,她实在无话可说。

石观音悠然道:“老实告诉你,你们方那一刀若是砍了下来,两个人就得倒下去一双,你们自以为天衣无缝的招式,其实漏洞最少也有七八个。”

她长袖忽然飞起,如出岫之云,飞扬活动,在一霎眼间,已变了七八种姿势,口中淡淡道:“你看,我现在使的这一招若在方使出来,你们还活得成么?”

琵琶公主呆呆的瞧看,只觉石观音这一招无论从那个方位出手,她都绝对无法招架,石视音若要取她的性命,实在比探囊取此物还容易,一眼瞧过后,她已是面如死灰,满头冷汗涔涔而落。

石观音微笑道:“现在总该知道了吧,真正无懈可击的招式,你们非但便不出,简直可说是连见都没有见过。”

她眼睛忽然转向胡铁花,脸已沉了下来,冷冷道:“你救了他们,可也自己想来和我动手么?”

胡铁花木立在那里,却好像全末听到它的话,他实在也被石观音方使出的那一招吓呆了。

那一招看来就彷佛是一个风华绝代的舞姬,在心情最愉快的时候,随看最优美的乐声翩翩起舞。

无论是谁,见了如此美妙的舞姿,纵不意乱情迷,心里也会觉得愉快起来,那么就会在你心情最愉快的时候,取了你的性命。

胡铁花心念转动,想来想去,竟都想不出可以破解这一招的武功,石观音以这一招向地出手,他怕也得倒下。

他也用不看再看石观音是不是还有别的精妙招式,只因高手对敌,只要一招已经足够了。

只见姬冰雁神情虽仍十分镇定,但汗珠已一粒粒自鼻尖上沁了出来,显见他也无法破解石观音的这一招。

饼了半晌,胡铁花终于忍不住道:“你方使用的那是什么武功?”

石观音道:“我告诉你也无妨,那一招叫做‘男人见不得’。”

胡铁花怔了怔,道:“男人见不得?这算什么武功?”

石观音笑道:“这也算不了是什么厉害的武功,但无论是谁,只要他是男人,遇看这一招就得送命,所以男人是万万见不得的。”

胡铁花皱眉道:“这又是那一门,那一派的武功?”

石观音道:“普天之下,又有那一门那一派能创得出这样的招式来?就拿现在天下最负盛名的两大门派来说,少林派的武功太浓太笨,像是一大碗红烧五花肉,虽然很管饱,但却只不过能让贩夫走卒大快朵赜而已,真正懂得滋味的人,是绝不会喜欢如此油腻之物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沙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