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04章 直奔大戈壁

作者:古龙

胡铁花冷笑道:“有些人你的确可以不理他的,他虽生气也拿你没法子,但我却不是这样的人,我若生气起来……”

车厢里忽然伸出一个头来,瞧着他淡淡笑道:“你不必生气,他恨本听不见你的话,他是个聋子。”

胡铁花差点从马背上滚下来,大叫道:“姬冰雁,是你!你这死公鸡,到底在弄什么花样?”

马车里竟真的是姬冰雁。

他从车窗里伸出手来,打了一个手式,队伍就立刻停了下来,然后他就推开车门,缓缓走下马车。

胡铁花更要气疯了,大吼道:“你的腿不是断了么?现在怎么又能走路了?”

姬冰雁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只是向刚走过来的楚留香迎了上去,楚留香也下马迎了过来。

两人相视一笑,姬冰雁道:“我来了。”

楚留香道:“很好。”

姬冰雁道:“我因为准备出关的事,所以来迟了些。”

楚留香瞧了队伍一眼,笑道:“你准备得太多了。”

姬冰雁道:“多些总比不够的好。”

楚留香道:“你经历自然比我多,我听你的。”

姬冰雁道:“车上也可以休息,明天早上再让你检视装备好么?”

楚留香道:“好。”

两人竟是绝口不提“断腿”的事,更未提伴冰。迎雁,就好像根本就没有这些事发生似的。

胡铁花早已气得脸发青,忍不住冲了过来。

姬冰雁却淡淡笑道:“车上有酒,你若未醉,再喝几杯吧!”

胡铁花瞪着眼瞧了他半晌,终于也大笑道:“好!你虽让我上了个当,但我对你也并非很够朋友,我们现在可算已扯平了,上车后,我敬你三杯。”

到了车上,胡铁花才懂得姬冰雁为什么要将马车造得像个棺材,因为这样,车厢里的地方才大。

这简直已不像是辆马车,而像是间屋子了。

车厢里有张又大,又舒服的软榻,还有几张锦垫,一张桌子,每样东西显然都经过苦心安排的,所以东西虽多,也并不显得很拥挤。

胡铁花刚想问道:“酒呢?”

姬冰雁已伸手在榻边按了按,这锦榻下就弹出个抽屉来,抽屉里有六只发亮的银杯,还有十个用白银铸成的方瓶子。

姬冰雁道:“这里有十种酒,从茅台。大面。竹叶青,到关外羊rǔ酒都有,瓶子着来虽不大,却可装得下三斤十二两,你要喝什么?说吧!”

胡铁花已瞪着这抽屉呆住了,过了半晌,才叹道:“一弹手,各种酒就都来了,这简直就是每一个酒徒的梦想,难怪人们都想发财,发财果然是有好处的。”

三个人喝了两杯酒,胡铁花又忍不住道:“现在若是有江北的大虾米,和金华火腿脚爪来下酒,这地方就简直像是在天上了,只可惜……”

他话还未说完,锦垫下又有张抽屉弹了出来,里面不但有江北的大虾米,金华的火腿,还有福州糟鱼。福州烧鹅。海宁海臭虫。无锡肉骨头。长白山的梅花熊掌……总之,只要你想得出来最好吃的下酒菜,这抽屉里就有。

胡铁花叫了起来,道:“你这是在变戏法嘛!”

姬冰雁淡淡道:“人活着,就要享受,尤其是受过太多罪的人,有一次我饿得恨不得把自己的手剁下来吃,所以现在无论我在那里,总要先将那里堆满了吃的东西,甚至在我睡觉的床下面,都是有酒有肉的。”

胡铁花听得本想笑出来,但仔细一想,却非但再也不觉得这话有什么可笑,反而有些想哭了。

这平平淡淡几句话里,实在是充满了酸苦,等到一个人对“饥饿”如此恐惧时,他以前所遭受的艰苦与悲惨,只怕已不是别人所能想像的了!胡铁花默然许久,才喝下第三杯酒,仰面长叹道:“也许我本不该逼你来的。”

姬冰雁冷冷道:“你并没有逼我,我若真的不愿来,任何人也无法逼我。”

胡铁花苦笑了笑,忽又问道:“那两位姑娘呢?为什么不请她们也来喝一杯?”

姬冰雁道:“她们已回去了。”

胡铁花道:“你何苦急着把她们赶回去,我和楚留香都是很知趣的人,我们总会找个机会让你和她们道别的。”

姬冰雁淡淡道:“现在已没有道别的时间,我们从现在起,已开始直奔大戈壁,从此以后,这辆马车绝不会停歇超过两盏茶的时侯,而且每天最多只停三次,我相信以我们现在的耐力,已可严格地控制大小便了。”

胡铁花耸然道:“难道连下车走走都不行么?”

姬冰雁道:“绝对不可以。”

胡铁花道:“为什么?”

姬冰雁道:“我们虽不知对方是否已在各路都布下暗卡,来侦察楚留香的行踪,我们却必须要提防他这一着。”

胡铁花道:“但这也不必。”

姬冰雁道:“我们若要成功,就得将每一个可能都计算进去,只因对方既然敢惹楚留香,就绝不是普通的人。”

胡铁花道:“难道我们已是普通的人么?”

姬冰雁道:“我早已说过,这些生长在沙漠里的人,已被沙漠锻得比骆驼更能忍耐,比狐狸更精,比狼更狠,而我们在沙漠里,却软弱得不及一只兔子。”

胡铁花笑道:“你这未免也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吧?”

姬冰雁道:“这只因为不想死在沙漠里,让鹰来啄我的身,让狼来啃我的骨头,我活得还有趣得很。”

胡铁花道:“但我还是认为……”

姬冰雁冷笑道:“我并不想知道你的意思,只想知道,你们既然要我来,是不是一切都愿意听我的?”

楚留香一直在听着,这时才微笑道:“你能活着从沙漠里带出这许多财富来,你说的话必然有理,有道理的话,我总是愿意接受的。”

姬冰雁瞪着胡铁花道:“你呢?”

胡铁花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只能说本不该逼你来,你既已来了,我还有什么法子。”

姬冰雁道:“好!”

他忽将酒菜都从桌上拿了下来,伸手一按,那桌面竟整个翻转过来,背面竟刻着幅详细的地图。

姬冰雁用筷子蘸着酒,在地图上划了条线,道:“我们本不该由这里出关的,只因为你不认得路,已来到这地方,所以我们现在只有沿着这条路走。”

楚留香道:“这条是黄河么?”

姬冰雁道:“不错,这里正是黄河的上流,我们可以沿着河一直走到银川,我知道札木合昔日的势力,并未到过阴山以南,所以在这段路上,我们不必希望能得到他们的线索,但却必然要防备他们的耳目。”

楚留香和胡铁花都没有打断他的话。

姬冰雁接着道:“所以,明天我们到老龙湾时,你就要将马寄存下来,我在那里也有伙计,你可以放心。”

楚留香忍不住道:“这匹马我必定要带去。”

姬冰雁道:“不行!”

楚留香道:“为什么?”

姬冰雁道:“这匹马不但太招摇,太惹眼,而且本是对方所有,我们带着这匹马走,简直无异带着块招牌,我们绝不能冒这个险。”

楚留香想了想,不再说话。

姬冰雁道:“你要知道,现在对方不但是在暗中以逸待劳,而且占尽了天时。

地利。人和,我们根本连一丝有利的条件都没有,若想得胜,只有以奇兵出其不意,所以在我们找到他的下落之前,绝不能被他发现我们的行踪,否则他们若仗着沙漠的地利来暗袭,我们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楚留香默然半晌,长叹道:“我想的本没有这么多,我……”

姬冰雁一字字道:“你要记住,对方正是因为知道在别的地方杀不死你,才要把你诱到沙漠里去,他既要将你诱人沙漠,自然是因为他在沙漠里有把握杀死你,这正是你平生最艰苦的一战,你怎能不多想想?”

楚留香苦笑道:“但有些事却也不能想得太多的。”

姬冰雁乾了杯酒,道:“好!现在我们什么都不要想,先睡一觉,纵然睡不着觉,也要强迫自己睡,因为我们现在绝不能浪费精力。”

锦榻很大。三个人都睡了下来。

胡铁花手里拿着酒杯,忽然笑道:“无论如何,现在我们三个人总算又睡在一起了,就像十几年前一样……唉“那些甜蜜的美好的老日子。”姬冰雁冷冷道:“那些日子也不见得有多好,那时我们喝的是酸酒,躺在又湿又冷的草地上,现在,我们却有又软又暖的床。”

胡铁花叹了气,摇头道:“过去的日子,永还是美好的,只可惜这种事你永远也不会懂,只因你既不解风情,又太现实,太势利,你只知道……”

他忽然停住嘴,只因他发觉姬冰雁已睡着了。

第二天黄昏时,到了老龙湾。

在姬冰雁的一座农庄里,楚留香等下了马,他忽然发觉自己对这匹马也有些依依不舍起来,不禁喃喃苦笑道:“也许我的确是老了,所以心也越变越软了。”

马,也在轻嘶着。

楚留香抚着柔滑的马背,笑道:“你也舍不得我是么?是不是怕我这一去,就永远不回来了呢?”

胡铁花却像是兴奋得很,正在那边和姬冰雁检视着骆驼和车马,每样东西他都要看一看,问一问。

他现在已知道那又聋又哑的大汉叫“石驼”,但却想不出一个人的皮肤怎会变成这种样子。

他现在也已知道那赶车的小伙子叫“小潘”,这小潘其实早已不是小伙子,至少已有三十来岁,但却天生着一张娃娃脸,没说话就先笑,说完了还在笑,教任何人也没法子对他发脾气。

胡铁花越看越觉有趣,忍不住问道:“小潘,你今年可有三十五么?”

小潘笑嘻嘻道:“不瞒您说,再过一个月,小人就四十三了。”

胡铁花失笑道:“四十三了,这倒看不出……。四十多岁的人,还被人叫做“小潘”,你倒实该开心才是。”

小潘笑眯眯道:“小人就算活到八十,还是要被人叫做“小”潘,但这可不是什么露脸的事,这简直是丢人。”

胡铁花盯着他笑道:“姬冰雁既然把你带来,你必定有些特别的本事,你有什么本事?露两手让我瞧瞧好么?”

小潘陪着笑道:“小人的本事,就是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一个人活到四十多,还是一点本事也没有,这也不是件容易事,您说是么?”

胡铁花大笑道:“你能说出这句话来,可见你的本事已不小了。”

日子过久了,他更发现小潘不但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而且还有种特别的本事。

长江南北,大河两岸,福建岭南,黔贵川鄂,无论那一种力言,他竟都能说得流利自然,就和在那边土生土长的人完全一样,无论做什么交易,都只管放心让他去做,他就算闭着眼,也不会吃亏的。

而那石驼,虽然不能和人说话,却能和畜牲说话他似乎能用一种神秘的语言,来沟通他和畜牲间的思想。

无论驴马骆驼心里在想什么,他全都能知道,他心里想要这些畜牲干什么,它们居然也能乖乖的听话。

有时候胡铁花简直想不通姬冰雁是用什么法子将这样两个人找来的,他实在不能不佩服。

车马果然在昼夜不停地赶着路,小潘和石驼就像是根本没睡过觉,但过了几天,小潘仍是兴高采烈,满脸笑容,石驼更是连头都没有低下去过。

胡铁花忍不住问道:“这两人难道可以不睡觉的么?”

姬冰雁道:“有些人无论在做什么事时,都可以睡觉的。”

胡铁花道:“赶车时也能睡觉?”

姬冰雁道:“马已识途,赶车为何不能睡觉?”

胡铁花想了又想道:“不错!跋车时总还是坐着的,但那石驼非但没有坐下来,简直连站都没有站住,难道他走路时也能睡觉么?”

姬冰雁淡淡道:“正是如此。”

胡铁花大笑道:“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子?”

姬冰雁沉下脸,不再说话。

楚留香却笑道:“他这倒不是骗你,有人的确是在走路时也能睡觉的,只因他两腿虽在走路,但精神却已完全松弛,正和别人睡觉时一样。”

胡铁花失笑道:“这本事倒实不小。”

姬冰雁冷冷道:“这本事并非天生的,而是被磨练成的,一个人若被人用鞭子赶着,不停不歇地走上一年,只要一闭眼睛,就要挨鞭子,那么他以后纵然赤着脚走在雪地里,也照样能睡得着了。”

胡铁花动容道:“石驼难道就受过这样的罪?”

姬冰雁道:“嗯!”

胡铁花叹了口气,又道:“但别人为什么要他不停地走,而且走了一年呢?”

姬冰雁默然半晌,忽然道:“你可瞧见拉磨的驴子么?”

胡铁花道:“见过。”

姬冰雁缓缓道:“他就曾经被人当做拉磨的驴子,只不过比驴子还要惨些,驴子还有休息的时间,他却脚不停步,整整拉了一年。”

胡铁花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怒道:“这是什么人?为何要如此残忍!为何如此对待他?”

姬冰雁摇了摇头,又不开腔了。

胡铁花只有喝酒,他心里还是有些不信,“一个人怎能在走路时睡觉呢?”他决心要瞧个明白。

这车子纵然是天下最舒服的一辆,但整天整夜地闷在里面,胡铁花也快被闷得发疯了。

他本来就想找件事做。

于是他就伏在车窗上,瞪大了眼睛,去瞧那石驼,他倒要瞧瞧这人走路时怎么能睡觉。

石驼那双灰蒙蒙的眼睛,也始终是瞪着的,茫然瞪着远方,就好像能望见一些别人看不到的美景似的。

胡铁花时时刻刻留意他,过了一天,忽然大笑道:“好个死公鸡,原来在骗我。”

姬冰雁皱了皱眉,道:“骗你?”

胡铁花道:“他连眼睛都没有闭起来过,怎能睡觉?”

姬冰雁道:“他睡觉是不必闭眼睛的。”

胡铁花笑道:“这又是为了什么?”

姬冰雁淡淡道:“只因他本就是个瞎子。”

胡铁花跳了起来,道:“瞎子?你说这人不但又聋又哑,而且还是个瞎子?”

姬冰雁闭着嘴,他说话是从来不说第二遍的。

胡铁花道:“难怪他眼睛看来这么奇怪,但……但瞎子又怎能像他那样走路?我实在更想不通了。”

姬冰雁道:“他身旁的牲就是他的眼睛。”

胡铁花道:“他身旁若是没有牲口了呢?”

姬冰雁道:“那么他就会设法叫一只来。”

胡铁花苦笑道:“你越说越玄了,说得他简直不像人,简直也像只野兽。”

姬冰雁道:“有时他根本就是只野兽,只因他自己本希望自己是只野兽他认为和野兽在一起,比和人相处容易得多。”

胡铁花默然许久,道:“那么他为何要为你做事呢?”

姬冰雁的嘴又闭起来了,胡铁花已看出他非但不愿回答这句话,而且也不愿再讨论这件事。

谁知过了半晌,姬冰雁居然一字字答道:“那只因我救了他的性命。”

胡铁花又默然许久,叹道:“那么,你为什么遗要带他这样一个又聋又哑又瞎的人,再去沙漠中涉险呢?”

姬冰雁冷冷道:“只因他在沙漠上,比十个不聋不哑不瞎的人,都要有用得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沙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