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沙漠》

第09章 琵琶公主

作者:古龙

胡铁花拚命揉着眼睛,道:“我难道是眼花了么?”

楚留香苦笑道:“但望这不是我们眼中的海蜃栖。”

只听绿洲上的林木间,竟有一阵阵笑声传了过来。

这本是欢乐的笑声,但在这残酷无情的大沙漠中,一个快被渴死的人耳朵里,这笑声却比什么都要诡秘可怖。

胡铁花又紧张起来,道:“这里难道就是石观音的秘窟,除了这害人精外,沙漠中又怎会有如此快乐的人?”

他等了等,没有别人说话,自己就又接着道:“何况,这两天她都没有来找咱们的麻烦,莫非是早已算准咱们必定会自己找到这地方来的?”

楚留香默默半晌,展身而起,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瞧瞧。”

胡铁花也站起来,道:“我去。”

姬冰雁冷冷道:“你的轻功,难道比楚留香高?”

胡铁花坐下来,不说话了。

这绿洲不但美丽,而且还不小,在这丑恶的沙漠中,突然出现如此美丽的地方,简直就像是神话。

青葱的木叶间,不时有银铃般的笑声传出来。

这难道真是神话中的幻境,魔境?隐藏在这青葱木叶里,难道就是神话中那些专门诱惑孤独的旅人去吞噬的吃人女妖?楚留香长长吸了口气,谨慎地掠过去,他现在轻功虽已打了个很大的折扣,但无疑仍属天下一流高手。

他轻轻掠上树枝。

从没密的木叶间望出去,他立刻瞧见一幅令人动心,令人迷惑,令人简直无法置信的景象。

这里有一大一小,两个清绿的池塘。

在较大的池塘边,有三个华丽的帐篷,帐篷前竟肃立着几个手执金戈,甲胄辉煌的武士。

较小的池塘旁,此刻围着几重纱幔,隔断了那边的视线,一个美丽的长发少女,正在池塘躶浴。

楚留香的呼吸都几乎停顿了。

此时此刻,他虽已没有欣赏美女的心情,但这赤躶的少女的美丽,仍令他无法不欣赏,无法不动心。

她那美丽的胴体,在逐渐西斜的阳光映照下,简直就像一尊最完美的塑像,一滴滴晶莹的水珠,沿着她完美无缺的脖子,滚上她白玉般的胸膛,她的笑声如银铃,笑靥如春日的百花齐放。

还有三四个垂髫少女,有的手里拿着浴巾,有的拿着纱衣,有的拿着浴斑,站在池塘边娇笑着。

她们互相泼着水,水花也闪着金光。

从艰苦。危险。饿渴。血腥中走来的楚留香,骤然瞧见这幅景象,实在无法断定这里依旧是人间,还是天上。

现在这情况,连楚留香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那少女的脸本是对那边的,此刻他明媚的眼波,忽然向楚留香这边一转,楚留香立刻知道她已发现他了。

别的少女若发现有人窥浴,一定会遮掩躲藏,但这少女眼波一转后,竟如出水芙蓉般,盈盈站起。

楚留香脸倒反而有些红了,只见这少女美丽的胴体如惊鸿一瞥,已藏进了池畔少女手中的纱衣。

然后,她竟然面对着楚留香,缓缓道:“偷看的人,你难道还是没有看够么?”

她语声清柔婉转,如出谷黄莺,只不过口音中微微带着些生涩,就正如吴侬少女,初学京语。

楚留香暗中叹了口气,苦笑着跃下树来,他这一辈子,简直没有比刻更觉得尴尬的时侯。

他实在不愿意被人认做是一个窥浴的登徒子,更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来会见一个如此美丽的少女。

但他更不能逃,他只有硬着头皮走过去。

那少女上上下下朝他瞧了几眼,本已充满愤怒的眼眸,似乎变得稍微和缓了一些,瞪着楚留香道:“你胆子倒不小,居然没有逃。”

楚留香苦笑道:“在下虽非有意,已觉甚是惭愧,若要逃走,岂非更丢人了?”

那少女眼波闪动,道:“那么,你是认罪来的?”

楚留香道:“正是。”

那少女目中有了笑意,缓缓道:“你能勇于认错,倒还不愧是个男人,但你可知道你犯的是什么罪么?”

楚留香叹道:“姑娘本该将这面也用纱幔隔起来。”

那少女眼睛又瞪大了,怒道:“你偷着我洗澡,难道现在还想来怪我么?”

楚留香道:“在下无意闯来,又怎会知道此间有佳人出浴?”

那少女道:“你若知道呢?”

楚留香沉吟了羊晌,道:“在下若早已知道这里有像姑娘这样的佳人出浴,又知道这里有一面没有用纱幔隔起……”

那少女道:“那你就不会来了么?”楚留香笑了笑道:“在下纵然双腿俱断,说不定爬也要爬来的。”

那少女这才真的怔住了,这可恨的男人,怎会有这么厚的脸皮,这么大的胆子?她简直做梦也想不到会有男人像这样说话的。

她本该恼,却恼不得,想笑,却又忍住,旁边那几个垂髫少女,却再也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

笑出之后,她们又发觉自己是不该笑的,板起脸孔道:“好大胆的男人,竟敢对公主这样说话?”

“公主”这两个字,倒的确令楚留香有些惊讶。

楚留香微躬身作礼,道:“在下本不必这样说的,但在下却是个男人,而且是个从来不说谎的男人。”

鲍主眼波流动,缓缓道:“想不到汉人中也有敢说真话的男人,我只听说,在你们那地方,有胆子敢将真话说出来的人,反而会被人瞧不起的。”

楚留香暗中叹了气,他自己也知道世人大多宁可看重满口谎话的伪君子,也不肯看重直言无忌的真小人己但他面上却只是淡淡笑着道:“在公主这地方,是否很瞧得起敢说真话的人?”

鲍主道:“嗯!”

楚留香笑道:“那么公主便该恕在下无罪了。”

鲍主凝视着他,良久良久,面上忽又露出春花般的笑容,道:“也许我不但恕你的罪,还要将你视为上宾,但这却要着你除了胆子大之外,是不是还有别的本事了。”

她以纤美的手揽起了头发,转身道:“你方才既未逃走,现在可敢跟着我来么?”

华丽的帐篷里,不时传出轻盈的乐声和欢乐的笑声,帐篷外执戈肃立的武士,目光却如鹰一般瞪着楚留香。

而这时美丽的公主已走入了帐篷,正在招手唤他。

楚留香微笑着拍了拍这两个凶神般武士的肩膀,施施然走了进去,他心里却早已有了准备,无论这帐篷里有多么凶险,他都不会吃惊的,在这见鬼的沙漠里,他对什么都已做了最坏的打算。

但这帐篷里却连丝毫凶险的征象都没有,事宾上,这帐篷里简直可以说是世上最不凶险的地方。

帐篷外有一片柔软而美丽的草地,帐篷里却铺着比世上任何草地都柔软十倍,也美丽十倍的地毡。

地毡上排着几张矮儿,几上堆满了鲜果和酒菜,好几个穿着鲜衣的人,正开开心心地坐在地毡上喝酒。

最开心的是一个卷须虬髯,头戴金冠的红袍人,他高踞在正中的一张低儿后,左手拿着金杯,右手却搂着一个美女的纤腰,开怀大笑道:“各位请看,我们的琵琶公主新浴之后,是不是更美了?”

他目光一转,看到了楚留香,又笑道:“但我的好女儿,你带来的这位客人又是谁呢?我记得这里附近几百里之内,都没有如此英俊的男人呀!”

琵琶公主抿嘴而笑,燕子般轻盈地走到她爹爹身旁,弯下了腰,在他耳畔轻轻说了几句话。

他一面说,红袍人一面点头,目光却不住在楚留香身上打转,他面上虽带着笑,但目中却有一种慑人的威严。

楚留香也含笑回望着他,心里也开心起来。

他觉得这里的酒很香,菜很好,女孩子也都很美丽可爱,这老人看来更绝不会是个坏人。

巴在这时,四柄金戈闪电般从他背后刺了过来。

四柄金戈,两上两下,戈长几达两丈,执戈的武士,武功虽不高,但力道却不小,长戈刺出,如毒蛇出穴。

一个两三天没有吃过一粒米,喝过一滴水的人,要想避开这种狠毒的暗器,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流血的惨剧,显然必将发生,但坐在两旁喝酒的那几个人,却连看也没往这边看一眼。

似乎无论什么事,都不能令这几人动心。

只有琵琶公主的眼睛却睁得大大的,她看见那四柄金戈,几几乎已到了楚留香的背,楚留香却连一点反应也没有,她目中不禁露出了惊惶与后悔之色,苗条的身子也像是站不稳了。

只听“铮”的两声,金铁交鸣。

楚留香还没有动,也没有回头,但不知是怎么回事,那四柄金戈,竟被他夹在胁下。

四个金甲武士都撞到一齐,手已麻得抬不起来了。

两旁喝酒的五个人,这才开始来打量楚留香,目中才露出惊讶之色,那红袍老人已拊掌大笑道:“好功夫,果然是好功夫!我女儿果然没有看错。”

楚留香淡淡道:“但在下却看错了,在下实未看出阁下也会暗算别人。”

红袍人大笑道:“你莫怪我,这不关我的事。”

他拉琵琶公主的手,笑着接道:“这是我女儿要试试你,她说只要你能躲得过这一击,就是她的嘉宾。”

楚留香道:“在下如躲不过呢?”

琵琶公主抿嘴笑道:“无论如何,你现在已躲过,已是我的客人,客人总不该向主人发脾气。”

楚留香叹了口气,苦笑了一下。

左面一个脸色苍白,鼻如鹰钩的绿衣人,忽然冷笑着道:“朋友好俊的身手,不知是何方神圣?”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笑道:“在下刘向,不过是个无名小卒而已。”

绿衣人到:“哦……”

他身子又倒下去,再也不望楚留香一眼了,“刘向”这名字实在没什么,他觉得自己犯不着和这种人打交道。

但琵琶公主却始终在望着楚留香的,此刻忽又笑道:“你既然已是这里的客人,为何不坐下来?”

楚留香笑道:“在下站着时胆子比较大些。”

琵琶公主嫣然笑道:“你若觉方才吃了惊,我现在替你压压惊如何?”

她盘膝坐下,已有个少女为她送来一只曲颈四相的琵琶,她横放在膝上,纤手轻轻一挥。

只听“琮”一声,妙音骤起,如珠走王盘,如霓裳轻舞,天下间但闻琵琶之声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自唐以来,中土本不乏琵琶高手,江州司马白乐天的“琵琶行”更是家传户诵,传为绝唱。

但中土的琵琶却为直颈,四相之下,又增置了十三品,使音域更扩大而华丽,持琴的姿势,是直抱在怀中的。

此刻琵琶公主却持琴抚弹,曲颈四相的琵琶,更远较中土简陋,楚留香本未期望能听到如此妙曲。

他几乎听得痴了,几乎忘记了饿渴,忘记了一切,直等到琴音寂绝,他还是久久都不能动弹。

琵琶公主瞧着他嫣然一笑,道:“如何?”

楚留香长长叹了口气,道:“不想绝域之中,也有如此佳奏。”

红袍人大笑道:“这又有何奇怪,琵琶本就是由本邦传入汉土的。”

楚留香道:“哦!”

红袍人道:“你可听过“苏婆”这名字?”

楚留香忽然长身而起,动容道:“阁下莫非是龟兹之王?”

红袍人目光中光芒闪动,捋须笑道:“你倒底还是想出来了。”

楚留香道:“五代北周武帝时,龟兹国土苏婆携妙手琵琶,随突厥皇后入汉土,朝野俱为所醉,佳话流传至今,在下识见虽陋,却也略知一二。”

标兹王拼掌道:“西域小柄,唯有此雕虫小技稍足向人夸,不想今日倒遇着了知音,来来来,且待我敬你三杯。”

突听一人大呼道:“老臭虫!你在那里?”

接着,又有一串叱吃喝骂声,负痛惊呼声,“噗通”落水声,楚留香知道必又有人被胡铁花抛入池里。

那面色苍白的绿衣人霍然站起,皱眉道:“是谁敢如此放肆,我去瞧瞧。”

楚留香音笑道:“抱歉得很,那是在下的朋友。”

绿衣人上上下下瞧了他几眼,终于缓缓坐了下去。

标兹王已笑道:“良骥不与驽马为伍,你朋友想必也是妙人,请他们都进来吧!”

琵琶公主却掩嘴笑道:“以后一定要告诉我,为什么别人会叫你老臭虫?”

胡铁花虽然已将两个很神气的金甲武士抛入水池,又将另外三个打得鼻青脸肿,但心里越是觉得有口气没有出。

他认为楚留香这次很不够义气,自己在这里喝酒,却害得别人要为他拚命,为他着急。

直到几杯酒下肚,他这口气才平了,尤其是为他倒酒的几个女孩子都那么美,美得简直教他不能发脾气。

现在,楚留香也知道在这里喝酒的都是些什么人了这五个人居然都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人物。

坐在左面的三个人,居然是“龙游剑”的名家吴家兄弟,和威震两河的独行大盗司徒流星。

那面色惨白的绿衣人,名气更响,竟是江湖中出名心狠手辣,黑白两道见了都头疼的“杀手无情”杜环。

此人杀人的记录,据说很少有人能比得上,别人他畏他如蛇蝎,他自己也觉得很得意,但楚留香听了这名字,却不禁要皱眉头。

只有坐在杜环身旁的一人叫王冲,满面病容,无精打采,非但看来貌不惊人,名字也没人听过。

但这人倒是楚留香瞧着最顺眼的一个。

标兹王引见过了,举杯笑道:“小王别无所好,生平唯有好客,这五位都是小王远道请来的贵客,你们三位总也该听说过他们的声名。”

胡铁花笑道:“他们五位的声名,我的确是久仰得很,来,我敬各位一杯。”

他其实一点也不“久仰”,他只是找机会喝酒。

标兹王望着姬冰雁,道:“现在只有阁下的大名还未请教过。”

姬冰雁头也不抬,道:“姬。”

标兹王道:“姬?女臣之姬?”

姬冰雁道:“嗯!”

标兹王道:“台甫呢?”

姬冰雁这次连一个字都不说了,只用手指在空中划了两个字,就像鬼画符似的,谁也看不出写的是什么。

标兹王呆了呆,大笑道:“阁下倒实是沉默寡言得很。”

胡铁花也大笑道:“他最大的本事,就是闭起嘴不说话。”

标兹王目光闪动,道:“阁下呢?”

他接着立刻又含笑解释道:“小王平生最好的,便是与武功才艺之士结交为友,方才你的朋友已露了一手,阁下若也有意让小王开开眼界,小王实是不胜之喜。

胡铁花笑道:“在下喝了王爷的酒,本该玩两手给王爷瞧瞧的,只可惜在下除了喝酒外,就只有几斤笨力气。”

标兹王喜动颜色,拊掌笑道:“妙极妙极,原来阁下竟是位力士。”

他忽然拍了拍手掌,掌声起处,帐篷后的紫幔中便有条秃顶无发,精赤着上身,却穿着条金扎脚的大汉走了出来。

胡铁花平生见过不少彪形大汉,他自己身材也不算小,但和这大汉一比,却简直像小孩子。

除了庙里的四大金刚,或者是图画中的洪荒巨人外,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人能和这大汉一比高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沙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