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钤中的刀声》

第一章

作者:古龙

丁丁看到这栋白色小屋的时候,已经精疲力竭。

小屋是用白石砌成的,看起来平凡而朴实。可是小屋外却有一道和小屋极不相配的非常幽雅的前廊,前廊的屋檐下,居然还挂着一串只有在非常悠闲的人家里才能看得到的风铃。

丁丁的人快垮了,他的马也快垮了。

他这个人和他牵着的这匹马都不是容易垮的,他们都已经过千山万水,千难万苦才到达这里。

他看到这栋白色的小屋和檐下的风铃时,几乎认为自己已经回到了江南。

春水绿波柳荫花树掩映下的小屋,屋檐下擦得发亮的风铃。

他仿佛已经可以听见那清悦的风铃声,在带着一种远山草木芬芳的春风中响起。

然后他就看见了那个白色的女人,白如雪,静如岩,飘逸如风,美如幽灵。

“我知道你已经走了很远的,路我看得出你现在一定又累又饥又渴。”

她用一种很冷淡又很关切的态度看着这个从远方来的陌生年轻人:“你到这里来,是不是想来找一顿饭吃。”

丁丁点头,又垂下头:“吃饱了我还想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一觉。”

他腼腆地笑了笑:“只可惜,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

她又静静的看了他半天,才柔柔慢慢的:“你好像已经找到了。”

吃完了三大碗用咸菜和腌肉煮成的热汤面之后,她就带着他他那匹嘴角已经开始在流白沫的黄马,到她的马厩。

在这种地方,有这么样一个马厩已经可以算是一种非常奢侈的行为了。

她让他的马和她的白马共享一个马槽,却指着一堆稻草问他。

“在这里你睡不睡得着?”

他当然睡得着:“就算在一堆马粪上,我都能睡得着。”丁丁说。

她笑了。在她那张苍白的脸上忽然绽起的那一朵笑容就像是白雪中忽然绽开的一朵梅花。

看着她笑,他忽然觉得她好寂寞好寂寞。

他的马鞍上除了水囊袋外,还有两个奇怪的黄布包袱。水囊已干粮袋已空,这两个黄布包袱却是满满的,一个方圆,一个狭长。

丁丁把这两个包袱从鞍上解下,塞在稻草堆里的最深处,就和衣躺在稻草堆上。

带着远山芬芳的稻草香气,使得他很快就进入了一种恍惚缥缈的梦境中。

他甚至梦见了一群羊,一个妖艳的牧羊女,正在用一条很长的鞭子抽打着这群羊,鞭子上甚至还带着刺。

他忽然觉得自己也在这群羊之中。

等他从噩梦中惊醒时,冷汗已经湿透了衣衫。

因梦今夜却无梦,因为她今夜根本就没有睡着。

等到她从恍惚的梦境中醒来时,天已经亮了。呼啸的风声已经渐渐开始在荒原中消失,小屋外却响起了一阵阵极有韵律的劈柴声。

丁丁已经开始在劈柴,用一种非常奇特非常有效又非常优雅的方式在劈柴。

她走出来,她披上一件棉袍走出来,倚在风铃下的檐柱旁。

他的动作并不快,他用的斧也不利,可是在他斧下的硬柴裂开时,却像是一连串爆竹中的火花。

她看着他,看得仿佛有点痴了。

等他停下来抹汗时,才看见她。这时候疲倦与饥渴已经在他脸上消失不见,因为运动后的健康汗珠已经在他脸上冒了出来。

“如果你不介意,这可不可以算作我付给你的食宿钱。”

“可以。”

因梦的笑容如梦:“这已经太多了。”

“我看得出你这里还有很多柴没有劈,马厩的栏杆也坏了。你那匹有汗血混种的马也该减减骠,换一换蹄铁,甚至连你的屋顶都应该补一补了。”

丁丁说:“现在冬天已经要到了,你那个腌肉腌鸡的小地窖更一定要补一补,否则到了明年春天,你的粮食就很可能变成了一堆臭水。”

因梦看阗他。“你是不是想留下来替我做这些事?”“是。”

“为什么?”

丁丁叹了口气:“因为在春冰解冻之前,我还找不出别的地方可去。”

她又盯阗分看了很久,才一个字一个字的问:“你至少也应该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姓丁,叫丁宁。”他说:“可是我的朋友们都叫我丁丁。”

她看见他时,他骑着一匹黄色的马,风尘滚滚,甚至连眸子和头发眉毛都已经被滚滚的砂尘染黄。在他黄皮马鞍旁所系着的是两个黄布包袱。

他的靴是黄色的牛皮靴,他靴下蹬着的是黄铜马蹬。

可是,非常奇怪的,在她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只觉得他是一个完全黑色的男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钤中的刀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