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钤中的刀声》

第六章

作者:古龙

三月十五,凌晨。

凌晨时,韦好客已经穿上他的官服,来到了刑部大牢后的这个阴暗小院。

他的官服也是订制的,上好的丝绸,合身的剪裁,精美的缝工,无论任何地方都绝没有一点差错。

错的只不过是他这个人而已。

有时候连他自己都认为他错了。班沙克、酒、女人,往事的欢乐,地狱般的地牢,慕容秋水、死、丁宁。

新愁旧欢,恩怨交缠,缠成了一面网,他已在网中,提着这网的人也是他。

他一夜无法成眠。

自己提着网的网中人,怎么能挣得脱这面网?

小院阴暗如昔,韦好客也依旧坐在他那张颜色己旧得变成深褐色的竹椅上。

他在等姜断弦,他知道姜断弦一定很早就会来的,来看丁宁,看丁宁是不是已经能够站得起来。

——丁宁的人不能动,姜断弦的刀就不动。

韦好客并不担心这一点,对于这件事他已经有了很好的安排。

他安排的事永远是完美无缺,无懈可击的,这一次的安排更是精彩绝伦,简直精彩得让人无法想象。

最妙的一点是,等到别人想通其中的奥妙时,这件事已经结束了,任何人都无法补救。

想到这一点,韦好客笑得就好像是条刚抓住兔子的狐狸。

刑部的执事,名额通常保持在八个人和十二个人之间,每一位执事都是经过多年训练法定的刽子手,他们的刀法当然没有姜断弦那么精纯曼妙,可是杀起人来却一样干净俐落。如果姜断弦不肯动手,他们也一样可以把丁宁的头颅砍下来。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是每个人都想得到的。令人想不到的是——

慕容秋水这次为什么一定要选姜断弦来执行,而且还不借答应姜断弦各种相当苛刻的条件。

这其中当然是有原因的。

这个原因无疑是个极大的秘密,除了慕容秋水和韦好客之外,绝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等到别人发现这个秘密时,不但来不及补救,连后梅都来不及了。

姜断弦来得果然很早。

他走入刑部大牢后的小巷时,看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他看见诸葛大夫被两个人搀扶着,从大牢后院的边门走出来。

破晓时分,积雪初溶,冷风如刀。

诸葛大夫脸上却冒着汗,而且在不停的喘着气,就好像刚刚做过一种最激烈的运动一样,看起来已经累得半死。

姜断弦已经想到他是被慕容秋水请到这里来医治丁宁的,所以就让开路让他们先走。

诸葛大夫当然也看见他了,脸上忽然露出神很奇怪的表情,好像要告诉姜断弦一件事,却又没有说出来,好像要呼喊挣扎,却又忽然很快的走了。

直到很久之后,姜断弦才知道他要说的什么话,要做的什么事。

一张连油漆都没有涂的小桌上,摆着一碟半肥瘦的白切羊肉,一碟羊脸子,一碟葱,一碟酱,一大盘子火烧,一大锅热呼呼的羊杂汤,另外再加上两大壶刚摆在灶灰里温过的上好高粱。

这几样东西都是姜断弦每天早上都想吃的,样样俱全,一样不少。

韦好客带着最殷勤的微笑招呼姜断弦。

“这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而且特地从西四胡同马回回的羊肉床子上切来的。”他说:“我知道你今天还没有吃过早点。”

姜断弦看着面前这个身材虽然畸小,其他部份却全部十分优雅的人,忽然觉得对这个人很佩服。

一个天生有缺陷的人能做到这一点,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早就知道你不但是刑部六司官员中仪表服装最出众的一位,你在刑部里权力之大,也是别人很难想象得到的。”

姜断弦看着韦好客。

“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想到你居然会对我知道得这么清楚。”姜断弦说:“你不但知道我早上喜欢吃什么,而且连我今天早上有没有吃过早点廊都知道。”

韦好客用一种非常优雅的姿势提起酒壶,为姜断弦斟酒。

“姜先生,你应该知道我对你仰慕已久,而且朋友们都知道我是个好客的人。”韦好客说:“像姜先生这洋的贵客临门,我当然要在很早之前就开始准备,对姜先生的生活起居,当然多少都要了解一点。”

这句话说的也让人不得不佩服,轻描淡写的就把他那些刺探别人隐私的行动都盖过去了。

可是只要想到这位好客的韦好客先生招待贵客们用的是什么方法,无论任何人都会忍不住要从嘴里冒出一股凉气来。

“韦先生,我也久仰你的好客之名,只可惜我今天不是来做客人的。”姜断弦淡淡的说:“我今天是来杀人的,”

“你要杀的人,我也替你准备好了。”

“我知道。”姜断弦说:“刚才我看到了诸葛仙,”

“哦?”

“他看起来好像累得要命的样子,好像已经累得随时都可能昏死过去。”姜断弦说:“我是一点儿都没有觉得奇怪。”

“为什么?”

“因为我看见丁宁的时候,他的人和一个死尸已经没有太大的分别了。”姜断弦说:“要让这么样的一个死尸站起来走路走到法场,当然是件非常累人的事,不但要有技巧,而且要有体力。”

诸葛大夫善于医人,却不善医己,总是劝人节制,自己却很放纵。

所以他的体力一向很不好。

我也知道诸葛大夫这一次一定累惨了。”韦好客在叹息:“这几天他非但吃不好睡不好,连他最喜欢的一件事都戒绝:了。”

韦好客好像还生怕姜断弦不知道诸葛大夫最喜欢的是什么事,所以又强调:“这几天他非但没有碰过女人,连看都没有“看过一个,因为他决心要做一件从来都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到的事。”

“我相信。”姜断弦说:“如果诸葛仙连女人都不要了,当然,当然是为了要做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韦好客在他的贵客面前经常保持着的微笑,忽然变得好像很神秘的样子。

“可是我相信你永远都想不到他做出来的是一件多么奇妙的事。”韦好客说:“他做出来的这件事简直就是个奇迹。”

奇迹绝不是时常都会出现的,时常出现的就不是奇迹了。

可是有根多人都相信,在这一年的三月十五这一天,确实有过奇迹出现。

柳伴伴是绝对相信的。

——如果不是因为这一天有奇迹出现,她至今犹在与鬼为伴。

不常出现的奇迹,当然也是很少有人能够看得到的,所以韦好客觉得很奇怪。

因为他间姜断弦“你想不想看这个奇迹?”的时候,姜断弦的回答居然是——

“我不想。”姜断弦说:“我只想看看丁宁。”

韦好客的回答也很绝:“如果你真的不想看这个奇迹,就不要去看丁宁。”

“为什么?”

韦好客眼角的笑纹更深;“因为你看到丁宁,就看到了这个奇迹。”

姜断弦终于还是看到了韦好客所说的这个奇迹,因为他看到了丁宁。

这个奇迹就是在丁宁身上出现的。

看到了丁宁之后,连姜断弦都不能不承认这个世界上的确会有奇迹出现的。

后院长廊的尽头有一扇门,推开门,是一间非常干净幽雅的小屋,一个长身玉立的白衣人,背负着手,看着窗外的一树梅花,仿佛已看得痴了。

可是姜断弦一走进来,他立刻就有了警觉,姜断弦当然也立刻就发觉他是个反应极快的高手。

——这个人是谁呢?韦好客为什么要安排他们在这里相见?丁宁为什么反而不见人影?这其中是不是又有阴谋。

就在这一瞬间,姜断弦已经把自己可以退走的出路和对方可能会发动的攻击都计划好了,而且占据了最有利的地势和角度。

对方的身份和来意他完全不知道,当然不能先出手。

他只有等。

白衣人背对着池站在窗口,是在痴痴的看着那一树梅花,仿佛也算准了他绝不会先出手。

两个人的判断力都极正确,显见得都是身经百战的绝顶高手。

这个神秘的白衣人居然也隐隐有一股可以和姜断弦匹敌的气势,这样的高手并不多,他究竟是谁?姜断弦竟然想不出。

在他的记忆中,似乎完全没有这么样一个人出现过。

又过了很久,白衣人忽然轻轻的叹了口气,用一种异常悲伤的声音说:“看梅花开得这么好,春天恐怕又要过去了,”他说:“为什么花开得最好的时候,总也是在它快要凋谢的时候?”

姜断弦忽然觉得有什么事不对了。因为他忽然又有了那种奇异的感觉。

他对这个神秘的白衣人连一点印象都没有,可是这个人说话的声音他却仿佛听过。

他正要静下心来再想一想,白衣人却已慢慢的转过身来,面对着他,淡淡的对他说:“彭先生,一别经年,别来无恙?”

看到了这个人,姜断弦的瞳孔突然收缩,连他的心脏和血脉都似已跟着收缩。

他这一生也不知看见过多少让他吃惊的事,却从未有一件能让他如此震慑。

这个神秘的白衣人赫然竟是丁宁,竟是那个姜断弦前几天还亲眼看见他像猪犬殷在暗狱中挣扎,连求救都不可得的丁宁。

姜断弦当然想不到是他。因为这种事根本就不会发生的。

这简直是奇迹!

丁宁的脸上连一点血色都没有,经年看不见阳光,使得他的脸色看来在苍白中仿佛带着种奇异的淡蓝色。

在遥远的西方,这是种贵族们独有的肤色,也是他们引以为做的。但是在丁宁的脸上看起来,却显得说不出的悲惨哀伤,说不出的诡秘可怖。

他静静的看着姜断弦,一双眼睛深得好像连底都看不见了,当然更看不见昔日那种明朗愉快,意气飞扬的表情。

可是现在他又是以前的丁宁了,他的眼睛又可以看得见,他的手又可以伸直,他的舌头又可以说出他想说的话。

最重要的是,现在他又可以像一个人一样站起来。

诸葛大夫究竟用什么方法使这个奇迹出现的?

“你是不是一直到现在还不相信站在你面前的这个人就是我?”丁宁淡淡的说:“我不怪你,因为这种事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你是不是早已知道我会来?”姜断弦问。

“我不知道。”

“可是你还没有回头,就已经知道来的是我。”

“那只不过因为我听得出你的脚步声。”丁宁说:“十天前你到雅座去的时候,我只不过觉得你的脚步声很熟而已,可是今天我一听就知道来的是你。”

“为什么?”

“因为今天你有杀气。”丁宁说:“你一定进来,我就已感觉到。”

——只有在遇到对手时,杀气才会迸发。

十天前姜断弦看见的丁宁非但不是一个值得提防的对手,甚至不能算是一个人。

“我答应替你做的事,已经替你做到了,我们昔日的恩怨,现在已了清。”丁宁说:“所以如果你想和我再一决胜负,我还是随时都可以奉陪。”

姜断弦没有再说什么,很突然的就转身走了出去,因为他不愿让丁宁看到他此刻脸上的表情。

他看来就像是刚吞下一块老鼠的臭肉,只想赶快找个没入的地方去呕吐。

他走出门的时候,韦好客正好走进去,接着,他就听见丁宁用一种又愉快又感激的声音说:“班沙克,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想法子救我的,可是我想不通你为什么一直等到今天才来?”

姜断弦也想不通。

直到现在为止,丁宁还不知道今天就是他的死期。

他的死既然已是无法避免,韦好客和慕容秋水为什么还要瞒着他?

一个人在临死之前还要被人隐瞒欺骗,岂非是件很不公平的事。

还有一点让姜断弦想不通的是,他对韦好客提出的条件只不过是“要让丁宁像一个人一样走进法场”,并没有要求他们把丁宁完全复原。

丁宁既然已必死无疑,他们为什么还要诸葛大夫在一个快要死的人身上花费这么多心血?

诸葛大夫为什么肯做这种事?

这其中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和秘密?丁宁既然已经要死了,死人当然不是陷害的对象,那么这一次阴谋要陷害的是准?

诸葛大夫是世家子,世代都是极负盛名的儒医,他在铁帘子胡同里的这一座宅第,虽然是在两百多年以前建造的,却丝毫看不出一点陈;日残破之处,让人只觉得它的建筑雄伟气象宏大。

可惜支持这栋巨宅的大梁已经断了。

“姜执事,小人当然知道您的身份,如果不是老爷真的有重病,怎么会挡您的驾。”诸葛大夫的老管家对姜断弦说:“这一点千万要请您老人家包涵,等老爷的病一好,立刻就会到府上去回拜。”

他说得不但客气,而且诚恳,只可惜姜断弦连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一向都很明白事理的姜断弦,今天居然好像变得有点不讲理,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钤中的刀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