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钤中的刀声》

第四章

作者:古龙

荒漠边缘像一块鹰翼般的风化岩石下,有一坯新坟,坟前甚至连石碑都没有,只种着一株仙人掌。

丁丁默默的从坟前走过去,心里在想,今夜他如果战死,会不会有人将他埋葬。

他立刻就想起了那个苍白的女人,想起了她的温柔和冷漠,想起小屋檐下那一串总会撩起他无限乡愁的风铃。

可是等他走过这一坯黄土时,他就将这一缕情思和乡愁完全抛开了。

在生死决战之前,是不应该想起这些事的,情愁总是会让人们软弱。

软弱就是死。

走入荒漠时,丁丁的脚步已经走出了一种奇特的韵律,就橡是在配合着生命中某种神秘的节奏,每一个节奏都踩在生与死之间那一线薄如剃刀边缘的间隙上。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一堆燃烧在帐篷前的火焰,也看到了那个穿一身薄纱的女人。

她痴痴的站在那里,美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可是在闪动的火光下,她娇小而成熟的峒体却像是在不停的扭动变幻,几乎已将人类所有的情慾都扭动出来。

在火光和月色可以照亮到的范围中,丁丁只看见了她一个人。

——轩辕开山和牧羊儿呢?

丁了用鼻子去想,也可以想得出来,另外两人当然一定是躲在黑暗中某一个最险恶的阴影里,等着向他发出致命的一击。

可是他的脚步并没有停。

他依旧用同样的姿态和步伐走过去,直走到火焰也照上他的脸的时候才说:

“我就是你们在等的人,也就是你们要杀的人,现在我已经来了。”丁了的口气很平静:“所以现在你们随时都可以出手,随便用什么方法出手都行。”

丁丁说的是真话。

只要他们能够杀了他,无论他们用的是多么下流卑鄙恶毒的方法,他都不会怪他们的。

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人动手,黑暗中隐藏的敌人没有出手,火焰前穿薄纱的女人也没有出手。

她的脸上仍然全无表情,却又偏偏显得那么凄艳而神秘,就仿佛一个从几天滴降下来,迷失在某一处蛮荒沼泽中的仙女。

丁丁也好像有点迷失了。

荒原寂寂,天地无声,无悲喜,无得失无动静。可是丁丁知道,这期间能有生死。

因为他已经在这一片不能用常理解释的静寂中,听到了一阵不能用常理解释的声音。

他居然仿佛听见了一阵风铃声,从极遥远的地方传来的风铃声。

白色的小屋,檐下的风铃,刀还未出鞘,铃声是被什么振响的呢,

丁丁立刻就听到一阵极奇异的风声,开始时宛如远处的蚊吗,忽然间就变成了近处的风啸,忽然间又变成了天威震怒下的海啸。

鬼哭神号,天地变色,人神皆惊。在这一阵让人仿佛就橡觉得是海啸的呼啸声中,忽然出现了一条黑影,就好橡是一条隐藏在滚滚乌云中的灵蛇一样,忽然间在破晓日出的万道精芒中出现了。

这万道精芒就是那一堆闪动的火焰。

灵动万变的蛇影,带着凄厉的风声,忽然缠住了火堆前那个神秘而美丽的女人。

薄纱立刻化作了万朵残花,残花如蝴蝶般飞舞,女人己赤课。她那玲瑰剔透的晶莹嗣体上,立刻出现了一道血红的鞭痕。鲜血立刻开始流下,流过她雪白平坦的小腹。这一鞭的灵与威已令人无法想象,更令人无法想象的是,挨了这一鞭的人却仍然痴立驯服如绵羊。就在这时候,火焰又暗淡了下来,远处又有呼啸声响起。丁丁的瞳孔收缩。

因为他又看见了一道灵蛇般的鞭影飞卷而来。

他明知站在火焰前的这个女子就是想要他命的田灵子,可是他也不忍心眼看着她再挨上一鞭。

他以左手负腕握刀鞘,以刀柄上的环,反扣急卷而来的鞭影。

鞭子本来是往女人抽过去的,鞭梢上的刺本来是抽向女人身上一些最重要的地方,可是等到丁丁的刀环扣上去时,鞭梢忽然反卷,卷向丁丁的喉结。

也就在这同一刹那间,本来要挨鞭子的女人,居然也扑向丁丁。

她一直垂落在腰肢旁的双臂后,竟赫然也在这一刹那间出现了两把精芒闪动的短剑,直刺丁丁的心脏和腰眼。

这时候丁丁的右手已握住刀柄,谁也没法子看出他是在什么时候握住刀柄的。

他的手掌握住刀柄时,就好橡一个多情的少年,握住了他初恋情人的rǔ房一样,他的心立刻变得充实而温暖,而且充满了自信。

就在这时候鞭梢与剑光已向他击下,眼看已经要将他击杀在火焰前。

只可惜他的刀也已出鞘。

刀光闪,火焰动!灵杀退,剑光落。

忽然间,雪亮的刀锋已经到了田灵子雪白的脖子上。

刀锋轻划,在她缎子般光滑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红丝般的血痕。

这一刀的速度和变化,都绝对是第一流的,可是这一刀却不是致命的一刀。

刀锋在对手的咽喉要害上划过,对手居然还活着,黑暗处已经有人在笑。

笑声中闪出了一条身高几乎有八尺的大汉冲里拿一把超级大斧,笑得猖狂极了。

“有人告诉我,今夜我要来斗的是当世第一的刀法名家,想不到你却如此令我失望。”

“哦?”

“杀不死人的刀法,能算是什么刀法?”轩辕开山说:“像这样的刀法,不但是花拳绣腿,简直就是狗屁。”

丁丁微笑。

“你的斧头能杀人?”他问轩辕开山。

轩辕狂笑,挥斧,巨斧开山,势若雷霆,丁丁的刀锋轻轻的一转,从他的时下滑了出去。

就在这一刹那间,忽然发生了一件怪事。

轩辕开山宽阔的肩膀上,忽然间多了一个人,一个看起来很滑稽的诛儒,手里却拿着条绝没有丝毫滑槽之意的长鞭。鞭子和斧头几乎是同时向丁丁身上打过去的,甚至比斧头还快,这一鞭抽下去的部位,恰好弥补了轩辕开山开阔刚猛凶恶的斧法中的所有空隙。

而且这一鞭是从高处抽下来的,因为这个诛儒的身材虽矮小,却已经骑在八尺高的轩辕开山的肩膀上。

就好像一个一丈高的巨人一样。

巨斧刚,长鞭柔,又好像一个有四只手的巨人同时使出了至刚至柔两种极端不同的武器。

这本来是绝对不可能会发生的事,现在却奇迹般出现在丁丁眼前,这种奇迹带来的通常只有死。

只不过直到现在为止,谁也不知道要死的人是谁?

一一在人类的生命历史中说来,死亡岂非通常都是一种没有人能够猜测得到的诡秘游戏。

丁丁修长瘦削的身体忽然用一种没有任何人能想象到的奇特动作,扭曲成一种非常奇特的姿势。

他掌中的刀锋依旧很平稳的滑出。

刀光一闪,仿佛滑过了轩辕开山的脖子,也滑过了盘住他脖子的那两条畸形的腿。

不幸的是,腿没有断,脖子也没有断,只不过脖子上多了一道红丝般的血痕而已。

一道很淡很淡的血痕。

幸运的是,刀光一闪间,丁丁已经退出了很远,轩辕开山却没有动。

他不动,盘在他脖子上的牧羊儿当然也没有动。

他们都在用一种很奇怪的表情看着丁丁。

丁丁也在用一种很奇怪的表情看着他们,然后居然笑了,笑得很神秘,也很得意。

“轩辕先生,你现在是不是已经知道狗屁的刀法有时候也能杀死人的。”

“狗屁!”

轩辕开山只说出这两个字。

说到“狗”字时,他脖子上那道淡淡的血痕忽然间就加深加浓了。

说到“屁”字时,他脖子上那道本来像一根红丝线般的血痕,已经真的开始在冒血。

这时候,牧羊儿一条畸形的腿已经变成了红的。

就在这时候,轩辕的脖子突然折断,从那道血丝间一折为

鲜血忽然间像泉水般标出来,他的头颅竟被这一股标出来的血水喷飞。

牧羊几也被这一股血水喷走。

就在这个时候,黑暗中传来了一声惊惶的呼声,一个幽灵般的白色女人慢慢的倒了下去。

因梦蠕伏在砂上上,看起来就橡一只飞过了千万丛花树,千万重山水,从遥远的神秘梦之乡飞来,已经飞得筋疲力竭的垂死白色蝴蝶。、

在这一片凄凄惨惨的荒漠上,她看起来是那么纤弱而无助。

丁丁看着她,心里忽然充满了爱怜。

一个多么寂寞的女人,一个多么脆弱的生命,丁了轻轻的抱起了她。在这种情况下,丁丁的刀本来是绝不会离手的,可是砚在他已经忘记了他的刀。刀落人在,他轻轻的抱起了她。看着她苍白而美丽的脸,要保护这个女人,似乎已经成了他今后最大的责任。

然后剑光忽然又闪起,田灵子又出现在他面前,黑亮的睁子闪动如剑光。

“我也听说过你,刀出鞘必见血,刚才我也亲眼看见过。”

她间了丁:“刚才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杀人的理由只有一种,不杀人的理由却有千千万万种,我不必告诉你。”丁丁说:“我只希望你明白一件事。”

“什么事?”

“像刚刚那种情况,绝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这种情况当然不会再有第二次,因为你现在手中已经没有刀,只有一个女人。”田灵子说:“你手中的刀能够要别人蜘命,你手里的女人却只能要你自己的命。”

丁丁笑了。

就在他开始笑的时候,田灵子的剑已经到了他咽喉眉睫间,左手剑先划咽喉弯上眉睫,右手剑先点眉睫后曲心脏。

这一剑变化之诡异,实在可以说已经快到了剑法中的极限。

丁丁没有动。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一条鞭影横飞而来,鞭梢卷的不是丁了的要害,而是田灵子的腰。

鞭梢一卷,田灵子又被卷的飞了出去,卷飞入那一片深不可测的黑暗中,立刻被吞没。

黑暗依旧!

丁丁居然向那边挥了挥手。

“牧羊儿,你走吧!我不会再追你的,你可以慢慢的走。”

“为什么?”“我总觉得老天已经对你太不公平了,所以我就不能不对你好一点。”丁丁说:“我只希望你以后真的乘乘的去牧羊,不要再把人当作猪羊马牛。”

荒漠寂寂,清冷的月光照在因梦苍白的脸上,丁丁往回程走,那白色的小屋,屋檐下的风铃,和此刻昏迷在他怀抱中的女人,对他来说都已是一种慰藉。

他已远离死亡。

此后这种种的一切,已经足够疗治他以往的种种创伤,对丁丁来说,这一刻也许是他这一生中,心里觉得最温暖充实甜蜜的一刻。

可是在这一瞬间,他怀抱中那个纯洁苍白温柔美丽的女人,已经用一双纤纤柔柔的玉手,抓住了他后颈和右胁下最重要的两处穴道。

丁丁这一生中,也橡是别的男孩一样,也作过无数的梦。

只不过,就算在他最荒唐离奇的梦中,也不会梦想到有这种事发生。

直到他倒下去时,他还不能相信。

他倒在一株仙入掌的前面,这株仙人掌在一坯黄土前,就好像是这个坟墓的墓碑。

新坟、墓碑,仙人掌、仙人掌花、仙人掌尖针般的刺,一种尖针般的刀法。

这个静卧在坟墓中的人是谁?是谁埋葬了他?为什么要用一株仙人掌做他的墓碑。

丁丁在恍恍惚惚之中,仿佛已经捕捉到一点光影,可是光影瞬即消失。

因为他已经看到一双漆黑的眸子在盯着他,他从未想到过,在这么一双美丽的眼睛中竟然会充满了这么多的怨毒与仇恨。

她为什么要恨我?怨得那么深。

丁丁又想起了马厩前那一道还没修好的栏杆,那个还没修好的地窖,也想起了即将到来的寒冷寂寞的冬天。

他不懂。

他实在不懂这个总是对他带着一种淡淡的情愁,就仿佛乡愁那么淡的情愁的女人,为什么会这样对付他?

可是在他的记忆深处,他已经想起了一个人,一个男人。

刀法的路,本来是纵横开阔的,这个人的刀法却尖锐如针,就好像是仙人掌的尖针。

他拼俞想去忆起这个人的名字,她已经先说了出来。

“仙人掌上的刀。

刀如针,命飘零。

散不完的刀光,数不尽的刀魂。”

江湖中人,只要听到这首沉郁哀伤的小曲,就知道它是说准了。

长鞭飞卷,田灵子旋转着从半空中落下去时,牧羊儿还坐在那堆已经快熄灭的火焰后,看起来就橡是个无依无靠的孩子。

他的一条右腿已经断了,从膝盖上被人一刀削断。

丁下一刀出削,不但斩断了轩辕开山的头颅,也削断了牧羊儿的腿。

田灵子挣脱了鞭梢,瞪着牧羊儿。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应该知道你的鞭子不是用来对付我的。”

“我不是在对付你,我是在救你。”他好像真的很诚恳的说:“你在那个人面前,连一点希望都没有,我实在不想眼看你去送死。”

田灵子冷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钤中的刀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