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钤中的刀声》

第二章

作者:古龙

一刀挥出,断的居然不是头。

金樽已将饮尽,尚未饮尽。因梦用一双十指纤纤的兰花手为自己倒了一杯郁金香,琥珀色的酒,春葱般的手,人如白色山茶,一张嘴却又偏偏红如樱桃。

这是一幅多么美的图画,只要是一个稍微有一点想象力的人,都应该可以想象得到;慕容秋水无疑是个非常有想象力的人,可是在他眼前出现的却是另外一幅图画。

他看到的纤纤十指不是兰花,而是十根尖尖的椎子,他看到的红色不是樱桃,而是鲜血。

他唯一没有看见的是——他没有看见血是从哪里流出来的。

因梦举杯,浅浅的嚼了一口,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才说:“慕容,你实在是个有福气的人,有权,又有势又懂得享受,不但英俊潇洒,而且年少多金。”她问慕容秋水:“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杯酒已经可以去换别人的一年粮食了?”

慕容微笑。

因梦到这里来当然不是为了来对他说这些话的,他的奢侈每个人都知道,她现在本来应该在法场里。韦好客和他都想不通她为什么会到这里来?来干什么。可是他们都能沉往气不开口。

他们都相信因梦自己一定会说出来的,想不到她接下去说的活还是和丁宁完全没有关系。

“像你这样的男人,已经足够让女人着迷,何况你还有一样最大的本事。”

“什么本事?”

“你会骗人,尤其是女人。”因梦叹息着说:“连我这样的女人都被你骗了,还有什么样的女人你骗不到。”

慕容依旧微笑。

“你答应过我不到日子,绝不让丁宁死的。现在呢?”

一一现在午时三刻已过,丁宁当然已经死在姜断弦的刀下。

因梦又说:“奇怪的是,你虽然骗了我,可是我一点也不生气。”

她真的不生气,非但不生气,反而好像觉得很愉快的样子。

这确实是一件怪事。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生气?”因梦问慕容:“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到法场去?”

“我不知道。”

因梦吃吃的笑了,又斟酒,又于杯,又笑,笑声如银铃。

“你当然不知道,如果我不说出来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那我倒不着急,因为我太了解你了。”慕容笑得也同样愉快!“我相信你一定会说出来的,想要你不说都很困难。”

“哦。”

“这件事你一定做得很得意,如果你不说出来,不让我知道岂非很没有意思?”

“你说对了,我当然一定要告诉你,否则我晚上怎么睡得着觉?”

因梦再干一杯,却不再笑。

“我不到法场去,因为根本不必去。”

因梦说:“我不生气,因为应该生气的并不是我,而是你。”

“那你就错了。”慕容还在笑。“我这个人最大的好处,就是一向很少生气。”

“可是我保证你会生气的。”因梦说:“不但会生气,而且气得要命。”

“哦。”

“一个自己认为绝对不会做错事的人,如果做错了一件事,而且错得很厉害。你说他会不会生气?”

“难道你是说我做错了一件事?”慕容反问:“我做错了什么事?”

“刑部里有资格的剑子手很多,可是你却偏偏一定要请姜断弦来执刑。”因梦说:“本来我一直都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现在你已经明白了?”

“嗯。”

“你能不能告诉我?”

这本来是件很复杂的事,可是因梦只用几句话就说得很明白。

“姜断弦杀丁宁,丁家的人杀姜断弦,我不想让丁宁死得太快,我劫法场,风眼杀我,你杀风眼,大家死光,只有你依旧逍遥自在,这个计划本来的确好极了。”因梦说:“只可惜你做错了一件事。”

她又补充。

“你也应该很了解我,我天生就是个喜欢争强好胜的人,而且脾气又臭又硬,说出来的话从无更改。”因梦说:“所以你算准我一定会去劫法场,也算准风眼一定不会放过我。”

她说:“可是你看错了一个人。”

慕容秋水忍不住问她:“我看错了谁?”

“姜断弦。”

慕容秋水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本来还在笑的,然后笑容就渐渐的消失,然后他的脸色就忽然在一瞬间变为铁青僵硬。

因为他忽然发现他实在不了解姜断弦这个人。

他只知道姜断弦是世袭的刑部执事,是个资深的刽子手,经验老到,落刀奇准。

他也知道姜断弦就是近十余年来江湖中最神秘可怕的刀客彭十三豆。

可是他现在忽然发现,他对姜断弦这个人所知道的只不过是一些外表的形象而已,而且只不过是一些很表面化的形象。

对于姜断弦这人内心的思想和内在的性格,他根本一无所知。

把一个自己一无所知的人,用为自己计划中最重要一个环节,这是件多么可怕的事?

慕容秋水忽然又想要喝酒了,只可惜最后的一杯酒己被因梦饮尽。

因梦一直都在看着他,眼中那种讥消的笑意,就好像他在看别人时那种眼神一样。

他手中已被倒空的酒樽,也仿佛变得比倾满美酒更重得多。

他知道他一定犯下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他一向都知道,每一个错误都可能是致命的错误,不管这个错误的大小都一样。

“你对姜断弦这个人知道的有多少?”慕容问因梦。

“我对他知道得并不多。”因梦说:“可是我至少知道的比你多一点。”

“哪一点?”

“我至少知道他绝不会杀丁宁。”

因梦说:“如果两人对刀,只要他有机会杀丁宁,必杀无疑,可是在今日这种情况下,他一刀斩落,斩的绝对不会是丁宁的头。

一刀挥出,断的居然不是头。

花景因梦用一种非常温柔的态度把一件非常残酷的事实告诉慕容秋水。

“如果我算的不错,你就惨了。”她说:“不幸的是,这一次我是绝对不会算错的,因为我已经把姜断弦这个人彻底研究过。”

慕容的笑容已完全消失。

他知道因梦并不是在恐吓他,如果丁宁真的能够不死,那么他就真的要惨了。

“其实你也应该知道姜断弦是个多么自负的人,他以彭十三豆的身份出现在江湖之后,大小数十战,只败过一次,就是败在丁宁的手下。”因梦说:“以他的性格怎么肯在这种情况下杀丁宁?”

她说:“如果他这一次救了丁宁,再安排时地与丁宁决一死战,就算再败一次也一样能博得天下英雄的佩服尊敬,否则他纵然能将丁宁立斩于刀下,别人也一样会对他耻笑辱骂。”

这一点慕容秋水也明白,有个性的江湖男儿,确实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他不能不承认这一点确实是他的疏忽,任何一点疏忽都足以造成致命的错误。

韦好客却在冷笑。

“我相信。”他说:“我相信姜断弦这一次很可能不会杀丁宁,可是我绝不相信今天有人能把丁宁救出法场。”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就算姜断弦不杀丁宁,丁宁今天还是死定了?”因梦问。

“是的。”韦好客的回答充满自信:“我的意思就是这样子的。”

他冷冷的接着说:“我相信你一定已经看到了风眼。”

因梦叹了口气说:“是的,我看到了他,他老了很多。”

“虽然老了,却仍未死。”韦好客说:”只要他不死,丁宁今日就休想活着离开法场。”

慕容秋水的心情又比较好一点,他相信韦好客说的也不是假话。

以丁宁现在的体力随便派三、两个卫士就可以把他解决掉,根本用不着风眼出手。

有风眼在,当然更万无一失。

如果他不在,姜断弦如果想带丁宁走,也许还有机会,以姜断弦的武功,就算手里抱着一个人,卫士们也挡不住。

风眼却可以在任何一种情况中把他留下。

慕容脸上又露出了微笑,态度又变得极温柔优雅,微笑着对因梦说:“我知道你说的话不假,只可惜我算来算去还是算不出你的那位公子在哪一种情况下才能够活着离开法场。”

因梦也笑了,也用同样温柔优雅的笑容对慕容秋水说:“我也知道你说的不是假话,只不过我还是想跟你打一个赌。”

“打什么赌?”

因梦将杯中的残酒一口饮尽,轻轻的放下酒杯,直视着慕容秋水,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我赌丁宁现在已经活着离开了法场。”

现在已经过了午时三刻,就算姜断弦那一刀砍下时并没有砍断丁宁的人头,丁宁要活着离开法场还是难如登天。

无论任何人从任何角度去想,他都连一点机会都没有。

慕容秋水也在直视着因梦,过了很久,才一个字一个字的问。

“你赌什么?”

“我知道你是个好赌的人,有一次只为了别人赌你绝不可能跟他的小老婆上床,你甚至不惜用你的两条腿作赌注。“因梦间慕容:“有没有这回事。”

“有。”

“你常常都赌得这么大,这一次我跟你赌小的,你一定会不高兴的。”因梦柔声说:“像你这么可爱的人,我怎么能让你不高兴?”

说完了这句话,她就做出了一件让人很难想象到她会做出来的事。

她忽然掀起了她那件雪白的长裙,露出了她那双雪白的腿。

然后她才问慕容。

“你看我这两条腿,是不是勉强可以比得上你的一条腿了?”

“你是不是想用你的两条腿赌我的一条腿?”

“是的。”

慕容脸上的笑容并没有完全消失,因为在它还没有消失前就已冻结僵硬。

他非常了解因梦,没有把握的事,她是绝对不会做的。

——这一次她凭什么有把握敢断定丁宁能生离法场?

慕容忽然发现自己的掌心在冒冷汗。

“你究竟赌不赌?”因梦在催促:“我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你就已经知道结果。还赌什么?”

她说:“不管你赌不赌,我都要你立刻就回答我,在我数三的时候就回答我。”

她立刻就开始数,数得很快,慕容秋水却完全僵住。

他好赌,而且敢赌,他确信丁宁连一点机会都没有,可是“我赌了”这三个字,他硬是没法子从他嘴里说出来。

因为他忽然从因梦的眼神中发现了一件他从来不愿承认的事。

一一这个女人仿佛已经掌握了某一种神秘的力量,能够将他完全摧毁。

因梦的时限已到,“三”字已说出口,慕容却连一个字都还没有说出来,只不过仿仿佛佛的好像听见一个人在很遥远的地方替他说了他想说而没有说出口的三个字。

“我赌了。”

这三个字是韦好客说出来的。

“我赌了。”他用一种虽然有点嘶哑,但却非常坚定的声音说:“慕容不赌,我跟你赌了。”

对于这件事,他远比慕容更有把握。他敢赌,当然是因为他确信自己绝不会输。

“请转身。”

姜断弦将这句话重复一次,丁宁终于转身,天色一片空冥,他的脸色也如天色。

一一在临死前的这一瞬间,他心里在想什么?是在想他的亲人朋友情人?还是在想他的仇敌?是在想他这一生中所经历的欢乐?还是在想他的痛苦悲伤和不幸?

一一也许他心里什么都没有想,也许他的灵魂已经飞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时候姜断弦的刀已经动了。

他反把握刀,横眩外推,正是他独门刀法的标准姿态,也是他独特的标志。

这一刀推出,人头立刻落地,从无幸免,也从无例外。

只有这一次——

这一次他的刀锋并没有推向丁宁的后颈,却以刀背去挑反绑在丁宁后背的金丝绞索。

他的臂斜抬,刀挑绞索,将丁宁的人也挑了起来,右肩上的肌肉突然纹起,全身的力量都已经在这一瞬间集中到他的右臂。

也就在这一瞬间,丁宁的人已经被这一挑之势带动得飞了出去,就像是一只风筝般飞了出去,飞过了监斩官的法案,越过烧煤的窑。

几乎也就在这同一瞬间,窑上的烟囱口里,忽然飞出了一根长鞭,鞭梢毒蛇般卷住了丁宁的脚,把他硬拉入烟囱里。

烟囱不大,丁宁就好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硬拉进去的,可是一没入烟囱,立刻就看不见了。

从姜断弦推刀到丁宁没入烟囱,所有的动作几乎都是一眨眼之间所发生的。

然后才有惊怒叱声,然后才有人惊动拔刀。

姜断弦的刀出鞘,手把反转,横刀斜举,刀锋在阴冥的穹苍下看来更阴森肃杀可怖。

“请不要动。”姜断弦的声音比刀锋更冷。“谁动,谁死。”

有三个人动了,两个人扑向烧窑,一个人扑向姜断弦。

三声惨呼都很短促,因为惨呼声还没有完全呼出来,气就断了。

三个人从不同的方位扑出去,扑向两个不同的目标,却在一瞬间同时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钤中的刀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