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星传》

第01章

作者:古龙

彤云四合,朔风怒吼!

是岁末,保定城出奇的冷,连城外那一道护城河,都结了层厚厚的冰,厚得你甚至可以毫不费事地赶着大车从上面驶过去。

雪停了,但是暮色却为大地带来了更大的寒冷,天上当然没有星,更不会有月了。

是以,大地显得格外地黑暗,就连雪,你看上去都是迷蒙的灰黑色。

保定城里,行人也还不如往常地多,除了达官贵人的豪华大轿外,谁肯冒着这么大的寒冷在街上走,就是有几辆大车,车上的帘布也是放得严严的,只剩下赶车的车把式,缩着头颤抖在凛冽的西北风里,喃喃地抱怨着天气的寒冷。

但是通往南城的南大街上,此时突然骑来一匹全黑色的健马,马上是个嘴上微微留着些短髭的中年汉子,头上戴着顶关外常见,此地却是罕见的皮帽,连耳朵都盖住了。

因此,你根本无法在这种光线下看出他的面容,只觉得他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坐在马上的身躯仍是挺得直直的,仿佛对这种刺骨寒冷,并不大介意。

街旁有家并不太大的酒铺,此刻却是高朋满座。有个短小精悍的汉子,突然从里面走了出来,被门外的凤一吹,机伶伶打了寒战,抱怨着说:“好冷!”退了两步将身子留在门里,伸头在外面,“呸”地一声,吐了回浓浓的痰。

一抬头,却正好望见马上的奇怪汉子,眉毛微微一皱,暗自低语道:“奇怪,他怎地会在这里?”头一缩,又钻回门里。

马上的汉子缓缓放着马,仿佛没有看到这个人,手一按,将戴着的皮帽按得更低了些。

酒伪香气,从厚重的棉门帘里透了出来,马上的人闻见了这种气味,嘴一抿,像是极力地压制住想进去喝两杯的慾望。

马蹄敲在已经结冰块的雪上,发出一种非常悦耳的铮铮之声,像是金器相击时所发出的那种特别的声音。

马也是匹骏马,这一对马和人,让人看起来,都有一种雄壮的感觉。

终于,带着那种悦耳的铮铮之声,这一对马和人逐渐远去。

绕过文庙,就是南门。守门的卒子倚着红缨枪站在城内避风的阴影里,也看到这一人一马缓缓骑出城去,看着马上的骑士的英姿,不禁低头赞美道:“这小子可真棒!”

马出了城,就走得稍微快了些,但是仍不是一个在这种天气里赶路的人应有的速度,沿着正定的大路上走了一段,马竟停了下来,在一株枯了的老杨树下微微踢着脚。

马上的骑士,似乎若有所待,面上的神色,阴沉得很。

在他来说,时间仿佛过得特别慢,阴沉的脸上,也露出了些焦急,他轻轻用马鞭的后柄击着手掌,自语道:“怎地还不来?”

又过了片刻,他等得不耐烦,又想往前走,四顾一眼,看到他立马所在地,四周渺无人迹,想了想,又勒住马缰,打消了要往前走的念头。

夜静得怕人,只有风刮着枯树枝,不时地发出那种“刷刷”的声音,是这个无星无月的寒夜里唯一让人们听得见的声音。

马上的骑士神情越发不耐,跳下马,伏在地上,用耳朵贴着满是冰雪的地面听了半晌,突然脸上露出喜色,跃了起来,冰雪沾得他一脸都是,他也不在乎,随手抹去了,也不觉得冷。

他掏出了一个极大的手帕,手帕是白色的,和他身上的衣服极不相称,但是他却将这块手帕蒙在脸上,只有一双炯炯发着亮的眼睛。

在皮帽和手中之间的空隙里,全神凝视着远方。

没有多久,大路上果然传来一阵急遽的蹄声,老江湖从这种蹄声里,立刻可以判断得出,这一定是有人因着急事在路上以最快的速度赶路,而且赶路的人还不止一个。

蹄声越宋越近,这个以手帕蒙昔脸的汉子立刻以最敏捷的身法又跳下马,将络微微向左一带,是以马身便恰好横在路上。

路的那边,飞快地弛来两匹健马,这么冷的天,头上还不断冒着热气,马上的人一色青布短袄,外面罩着一件风氅,这是当时赶路的旅人最常见的打扮,原本一点也引不起别人家的注意,只是马上的这两人俱是一脸的精明之色,两双眼睛也都是炯炯有神,让人见了,有一种不凡的感觉罢了。

这两匹飞奔着的马上的骑士,远远也看到有一匹马横在路上,其中有一人颔下已有微须,年龄仿佛甚大,见状皱眉道:“前面的像就是那活儿?”语音中河南味极重。

另一人道:“我们将马放慢一些吧。”但是为了爱惜马,这两人都不肯太用力地去勒疆绳,让马又跑了一段。

这样,这两匹马停的时候,距离那蒙面的骑士,已经没有多远了。

年长的汉子见了这蒙着脸的骑士,脸上神情猛变,心头也在砰然打鼓,但是他闯荡江湖多年,在刀口上翻滚的次数,也不知有多少,此时虽然有些惊异,但还是从容他说道:“老哥借光,让个道给我们走。”

话说得客气得很。

蒙面骑士的眼睛瞬也不瞬地瞪着他,一瞬间,空气像是凝结了。

那两匹马上的骑士,莫测高深,又心怀畏惧,愕然望着他。

蒙面骑士的笑声又是那么突然地顿住了,换了一种毫无笑意的声音,冷然说道:“两位敢情就是两河闻名的‘枪剑无故’裴氏双杰吧?”说话的态度里,满是挑衅的意味。

那较为年长的一个考虑了半晌,方想答话,那年轻的一个已说道:“朋友好厉害的眼光,不错,在下就是弧形剑裴元,这就是家兄钩镰枪裴扬。”他冷笑数声,又道,“朋友深夜在此相候,莫非对我兄弟有什么指教吗?”

蒙面骑士朗声笑道:“我听说裴二侠性情豪爽,如今一见,果然是快人快语。”他笑声一住,随即又是一副冷冷的神情,你虽然看不透在他手帕后脸上肌肉的变化,但是从他的目光里,你仍可以发现他的这种慑人的寒意。

他接着道:“既然如此,我在明人面前,也不必说暗话,今日来此,我也没有什么别的用意,只不过是想向两位讨一样东西罢了。”

“要向我兄弟要东西,还不简单得很。”“弧形剑”裴元冷笑道,“只要朋友也该亮个万儿,要知道,我兄弟的东西,不是随便要得的呢。”

他话可说得极为不客气,像是早已知道这蒙面骑士对自己非但绝无好意,而且还有着极坏的图谋。

可是他这种不客气的态度,并没有引起蒙面骑士的暴怒。

他反而笑道:“我要的不是别的。”他用手将面上的面帕更向上提了提,说:“就是贵兄弟头上的脑袋,和两位怀中的玩意。‘”弧形剑“裴元怒极而笑,笑声高亢人云,显见得内功不但已有火候,而且已可算是登堂人室了。那蒙面人的眼睛瞬也不瞬地盯在他脸上,冷冷说道:“裴二侠为着什么事这样好笑?”

“弧形剑”裴元笑声顿住,道:“我裴家兄弟出来闯荡江湖十余年,还没有人敢在我哥儿俩面前说过难听的话。朋友,你凭着些什么,就敢在我哥儿俩面前这样卖狂,你敢情也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钩镰枪裴扬虽是涵养功深,此时也不觉微微有些怒火了,厉喝道:“朋友!咱们废话少说,还是手底下见个真章吧。”

那蒙面人仰天而笑,道:“好,好,裴氏双杰果然都是好汉,兄弟今天若不成全你们,从此武林中就是没有兄弟这号人物。”

“弧形剑”裴元重重哼了一声,冷笑道:“就像阁下这号藏头露尾的鼠辈之能称得上是‘人物’的话,那武林中的人物,也未免太多了些吧!”言下大有你根本不是人物,还说什么以后不以后呢!

那蒙面人的眼睛倏然射出凶光,一语未发,双腿微夹马身,那马便缓缓走到路边的荒地上。

然后他回转身,冷然道:“两位请过来吧,这里清清静静,用来做两位的葬身之地,那是再好也没有了。”

他这种语气,就是根本将这两河闻名的。枪剑双绝、看得一文不值,认为他们简直没有一丝能胜得了自己的希望。

裴氏双杰久走江湖,此时虽是怒火高涨,但见了这人这种超人的自信,心里也不禁微微打鼓,知道此人决非善与之辈,但事情已发展到这种地步,自己又怎能说出了不算?

于是他们对望了一眼,心里都提高了警觉,双双一带马,也相继走到那片荒地之上。

四野苍茫,他们彼此都不能看到对方的脸色,寒气侵人,三匹马冻得有些不耐,不安地踢音腿,发着低低的嘶鸣。

那豪面人刷地翻身落了马,这份轻灵和敏捷,使得裴氏双杰也不禁暗赞一声:“好身手!”

因为你甚至无法看清他从马上下来时所用的是哪一种身法,只觉得他本是坐在马上的身躯,霎眼之间,已站在地上了。~…

“钩镰枪”突然发话道:“朋友端的好身手,我姓裴的走遍大江南北,可是像朋友这样的身手,我姓裴的倒真还少见,想必朋友也是武林中成名立万的好汉,我姓裴的这次保的镖,朋友既然知道了,也该知道未路,我姓裴的万万担不起这个责任,朋友若看得起我姓裴的,亮个万儿,高高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日后我姓裴的总有报答朋友之处!”

他语气中已有明显地露出怯敌之意,这倒不是说他是个懦人,世上的人,又有谁不明不自地以生命作赌注来和人家比试,而武林中的规矩,双方在交手之前,无论如何也该亮个万儿。

但是那蒙面人却像是完全不懂这一套,两条腿不丁不八,气定神凝地站在雪地上,像是谁也无法来撼动他似的。

他这种骄做的神态,使得本来性情就较暴躁的“弧形剑”裴元再也忍不住了,他暴喝道:“大哥,和这种鼠辈废话干什么?”双腿离鞍,也飘身下了马,随手一挥,那马就徐徐踱了开去,远远地停下了,显见这马是受过训练的良驹。

“钩镰枪”裴扬暗暗叹息了一声,知道自己的身家性命,全在此一斗,自己若是胜了,连对方的姓名都不知道:自己若然败了,那么自己兄弟的两条命就算全葬送在这保定道上了。

这是全然不公平的,但是他也知道别无选择的余地,以裴氏双杰的身份,势不能一逃了之,何况也未必能逃得掉呢?

于是他也只得下了马,凝神站在地上,这时三人所立的地位,成了一个三角之势,三人全都凝神戒备着,谁也不敢有一丝疏忽。

裴扬行走江湖,一生谨慎,此刻绝不先发难,而且他兄弟两人己有默契,此时此地,他们也顾不得什么江湖道义,准备只要对方一发动,自己就联手而攻,绝不单打独斗。

那蒙面人眼珠一转,冷声说道:“贵兄弟还是一起上吧,省得我一个个地动手费事。”

“弧形剑”裴元也冷笑说道:“当然,我兄弟和鼠辈动手,从来不讲武林规矩,因为你不配。”

蒙面人狂笑道:“好,好,我不配!”笑声未住,身形倏然而动,飒然袭向“弧形剑”裴元。

“弧形剑”裴元猛然旋身错步,哪知蒙面人突然一转折,改变了方向,身形闪电般击向裴扬。

这种身法和速度果然是惊人的,到了这时候,各人功夫的深浅立刻就可以判断得出来了。

“钩镰枪”裴扬不愧为北方武林健者,“倒踩七星步”,身形如行云流水般溜了开去,手腕一翻,已将一条晶光问烁的钩镰枪撤在手上。

就在这同一刹那,“弧形剑”裴元也自撤出兵刃,寒光一问,“立劈华岳”,划向蒙面人的后背。

蒙面人双掌一错,的溜溜地一转身,裴元的弧形剑刚好递空,右手一截,左指如剑,一:招两式,疾如闪电,端地惊人。

“钩镰枪”裴扬干腕一抖,掌中钩镰枪竟当做大枪使带起碗大的枪花,竟施展出“岳家枪法”里的煞手,刺向蒙面人腰下的“笑腰穴”。

蒙面人暗自点头,暗忖这“枪剑无敌”裴氏双杰武功的确不弱,须知钩镰枪远比大枪短,在裴扬手上竟能抖起碗大的枪花,功力之深,那蒙面人焉有不识货的道理。

当下他也不敢太过轻敌,轻啸一声,运掌如凤,忽又化掌为拳,化拳为爪,竟将“少林”的“罗汉拳”,“武当”的“七十二式擒拿手”,“空手入白刃”以及“峨帽”的“神鹤掌”运用在一处了。

这几路招式本是江湖习见的,但能将这几路招式融而为一体,江湖中却绝无仅有,甚至连听都浚有听过。

这蒙面人不但能将这几路招式溶而为一,配合佳妙,更是妙到毫颠。裴氏双杰称雄两河多年,掌中的两件外门兵刃所用的,又都是武林罕见的招式,但在这蒙面人的一双空手之下,非但没有占到半分便宜,而且应付得很吃力。

蒙面人掌风虎虎,每出一招,都是向致人死命之处下手,黑暗之中认穴之准,时间拿捏之稳,临敌经验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星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