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星传》

第13章

作者:古龙

寒冬终至!

广阔的武汉平原,降下了第一次大雪。

雪地上车辙往复,马蹄纵横,旧的车辙蹄痕尚未被新雪所掩,新的车辙蹄痕便又在旧雪上添迹。

漫天的风雪下,帽影鞭丝,处处可见,狂歌笑语,处处可闻,偶而还有一两道寒光剑影,给大地更添了几分寒意。

于是,这所有的一切,便都给本已繁盛的“武汉三镇”,添上几分繁盛,给本已动乱的武林,添上几分动乱,江湖中平静的岁月,已成过去,武林中人俱在奔走相告,暗中传语……

“残年将去,新年将至,有志扬名的朋友,不妨炔些磨亮刀剑,乘此风云际会之时,在此风云际会之地,逞一逞英雄,展一展身手,在江湖中争一席地,在武林中博万名。”

整装待发的镖车,群集在长江北岸,时时刻刻都会渡江甫去,镖车上鲜明的旗帜,迎着凛冽的北风,舒卷招展。

旗帜上所绣那八条栩栩如生的飞龙,更像是俱将乘风破云而去。

沿江的大道上,不时有劲装疾眼的“龙飞镖局”旗下的武士,腰佩长剑,三五成群,呼啸来去。

这些人凝重的面容上,不时透露出紧张之色,目光炯炯,有如猎犬般四下搜寻着,粗糙坚实的手掌,随时紧握着刀剑之柄,仿佛无论在任何时刻,他们都会抽出腰畔的刀剑,与人作生死的搏斗。

坚实的皮靴,踏在坚实的雪地上,铜片搭口,精光雪亮的刀剑之鞘,轻拍着暗黑色的长裤。

血红的丝穗,迎风飘舞着,就像是他们心里奔腾着的热血一样。

在武林中,稳居盟主之势的“龙形八掌”,在镖局中稳执牛耳之位的“飞龙镖局”……

十年来安如磐石一般的地位,此刻终于开始动摇了起来。、这最主要的原因,是“龙形八掌”在人们心目中那正直、慷慨、仁厚的英雄地位,根本开始了动摇,因为十年前的旧案重翻,一个毒辣、阴险、姦狡的“凶手”恶名,已加在这雄踞武林的一代大豪身上。

风尘仆仆的江湖客,自四面八方赶来这风云际合的“武汉三镇”上,每个人的目光,都注意着沿江聚集的镖车,扬眉瞪目的“飞龙”武士,又不时留意着自江南那边传来的动静。

有些人不禁在暗中惋借,若是“快讯”花玉未死,只怕也不会有那么多殴斗、争吵、凶杀之事。

“清晨,本该是一日中最最静寂的时候。但大雪纷飞下的武汉三镇,却远比在这同样的时候任何一个其他的地方更不静寂,结着冰柱的屋檐下,已有三五成群,互相低语着的人们,刚下门板的面店茶肆,更早已位无虚席。突地,四匹健马,狂奔而来,马蹄后扬起一连串冰雪。马上人重衣毡笠,斜披风氅,一入市区,便扬鞭大呼道:“裴大先生午前可到!”

这呼声,一声连着一声,立刻传追了武汉三镇,仿佛那尚未结冻的江水中,澎湃起伏的波浪。

“龙形八掌”檀明,“神手”战飞,这两个众目所瞩的武林大豪,虽然自今尚未露面,但“裴大先生”毕竟来了,这已是值得人们兴奋,激动的消息。

另一些人,涌集在长江渡头,有的撑着厚厚的油纸大伞,有的戴着厚厚的毡笠,只见滔滔江水间,缓缓驶来一艘江船。

“是谁?”是谁来了?“无论是谁,只要自江南来,都会引这些武林豪士的一阵激动,这一道浊黄的江水,虽然阻住了许多消息,但却阻不住这一场即将到来的争杀搏斗——数十年来,江湖仅见的搏斗。江船渐渐近了。镇的那一边,突地騒动了起来。靠靠的雪花中,一个剑眉朗目,一身青衣的少年,手按辔头,徐涂驰近了那一条笔直的长街。在他身侧是两匹黑马,马上灰衣大袄,面色冷漠的骑士,便是那名声久已响遍武林,至今名声却更响的”冷谷双木“。在他身后,是一片人声,一片马嘶,也不知有多少骑士,骑着多少驴马,跟在他身后约莫一丈开外处。一眼望去,但见人头蜂涌,汇集成一道灰黑的浪潮。”裴大先生!“四下立刻响起一片震耳的呼声。呼声,自每个人口中发出时,本是谨慎而轻微的,但这许多人同时发出,听来便仿佛天边鸣雷的声音。裴珏,面容仍是谦虚而安详,嘴角,也仍然挂着那谦虚而安祥的微笑,但是,在他的一双炯然有光的眼睛中,却似乎隐藏着一份悲哀,一份沉重,以及一份悲天悯人的怜惜与忧虑。方才还猖狂地大步行走的”飞龙“武士们,此刻早已收敛了他们数日来一直带在面上的狂妄之态。皮靴踏地的沉重脚步,骤然轻微了下来,紧握剑鞘的手掌,此刻也松落、垂下,垂到双膝旁。裴珏目光一扫,退下马蹬,轻轻掠下了马。他不愿在这些武林豪士中间,骑马而行,因为他本不愿在众人之间,出人头地,他只愿做一个平凡的人。但命运却将他造成为一个英雄,时势也将他造成为一个英雄,一一个出类拔萃,不同凡响的英雄。就在这同时,长街的那一头,江船已靠岸。踏板,搭上了渡头。门窗紧闭的船舱中,缓缓走出五个锦衣少年,剑眉星目,腰佩长剑,江风吹舞着他们的衣衫,使他们的神采望来更见潇洒。江岸边的人群,立刻爆出一阵呼声:“东方五剑!”

渡头上的人群,飞快地退了开去,东方铁面带微笑,不住拱手,带着他名震武林的四位兄弟,下了渡船。

长街上,立刻像煮沸了的水锅一般,沸腾了起来。

“东方五剑”步下渡头,步上长街,笔直的一条大街上,哄动与扰乱,虽然已可震人耳鼓,但如此宽阔的街面上竟没有一人来往行走,只有屋檐下、茶肆中的人群却更拥挤了。

东方兄弟对望一眼,剑眉微皱,心中各各有些诧异、怀疑。

“这是为了什么?”

但他们终于启步向街的那一头走去。

街的那一边,裴珏的脚步仍是安祥而缓慢的,他垂目敛眉,不愿向四下群豪望上一眼。

屋檐下,茶肆中,突然变得寂无声息,武林中此刻早已轰动开一件盛事,武林中人人都知道,“江南虎邱东方世家,已与‘龙形八掌’檀明结为姻亲!”“龙形八掌”檀明的掌上明珠“龙女”擅文琪,即将下嫁给“东方五剑”中的三侠东方震!

而另一个消息虽然较为秘密,但却已是公开的秘密。

这消息不知由谁传出,但在第一人口中传出之后,便在无数人的口中传了出去,虽然大多是附耳低语,但速度却似比公开传播的还要迅速。

此刻武林之中,人人也已俱都知道!

“龙形八掌”檀明的掌上明珠“龙女”檀文琪,本来是“裴大先生”青梅竹马的童年爱侣。

有些人还在暗中传说:“裴大先生与‘龙女’檀文琪,早已暗中私订了终身,只是因为‘龙形八掌’从中作梗,他只是为了要攀上‘东方世家’的势力来对付‘江南同盟’,才将他的爱女许配给东方震!”

虽然大多数人不知道这消息的来源,却仍有少数人猜到这消息必定是“神手”战飞传出来的。

但无论是否知道这消息来源的人,对这消息的真实性却都确信不疑。

而此刻,“东方五剑”与裴大先生竟即将在这长街上相遇,这当真比任何事都要摄人心弦。

裴珏身后那一群武林豪士也都下了马,千百只不同的鞋靴踏在同样的雪地上,发出了同样的声响。

一片沙沙的脚步声,自北而西。

“东方五剑”面上虽也带着笑容,但心头却免不了有一份惊讶与怀疑,静寂之中,他们也听到了这一片脚步声,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们目光一扫,只见西侧的人群,也越来越是紧张。

这兄弟五人不约而同地轻轻抬起手掌,握住剑柄,目光如刀,瞬也不瞬地凝注在前面的街道上。

静寂的屋檐下,有数十个黑衣汉子在俏俏移动着分散开,寻找着隐僻的地势,但此刻众人自然谁也不会将注意之力放到他们身上,更没有一人能认出他们究竟是谁人的手下。

裴珏脚步未停。

“东方五剑”脚步亦未停!

他们彼此走得更近了,彼此即将望见对方。

“他们相遇后会怎么样呢?他们会有什么表情?”

人人心中俱在暗问自己,却没有一个人知道这问题的答案。

终于一一一

裴珏抬起头来,目光一扫,只见前面有五个锦衣少年缓步而来。

他们的脚步整齐而划一,他们的衣履神态是这般相似。

裴珏一眼之下,便已确定这五人便是东方兄弟,他心头微微一跳,但面上却仍然未动声色。

“东方五剑”对望一眼,东方江轻轻道:“前面的是裴珏!”

兄弟。五人齐地点了点头,他兄弟五人,本来与裴珏毫无仇怨,但此时此刻,在如此的情势下,他们却忽然觉得自己与裴珏之间,似乎有些芥蒂似的,他们面色虽未变,但心中也有了些尴尬。

“冷谷双木”对望一眼,干咳一声,却见那边东方兄弟已自大步行来,裴珏微微一笑,抱拳道:“幸会幸会!”

东方五剑一起抱拳举手,道:“幸会幸会!”

东方震神色虽然最是尴尬,但面上却仍然带着笑容,檐下人群不禁暗中交换了一个失望的眼色。

眼看他们匆匆寒喧了一句,便将交臂而去,既不紧张,更不刺激,就好像路上任何人遇着另一人那样平凡。

“冷谷双木”又自对望一眼,突听长街那边,响起一声呼喊:“裴大先生,你的童年爱侣被人抢走了,你心里难道一点也不难受?难道一点也不愤怒?”

裴珏、“冷谷双木”、“东方五剑”一起顿住脚步,呆呆地望了几眼,这其问他们面上神色的变化,当真谁也无法形容。

东方震剑眉突地一挑,厉叱道:“谁?”

叱声未了,街的另一边又有人大呼道:“东方震,檀文琪虽然嫁给你,但她的心里还是爱着裴大先生的,你觉得这滋味好受么?”

四下立刻一阵哄乱,东方兄弟面色剧变,东方震更是面容苍白,远远跟在裴珏身后的人群,一起涌了上来,竟将他幻包围了起来,要在这许多人之中寻出一个呼喊的人,那当真比大海捞针还要困难。

东方震强笑一声,朗声道:“裴兄别未可好?闻道近来裴兄技艺大进,小弟想来也高兴得很。”

他语声故意说得十分高亢,一来是表示自己心中无私,再来也是想转开话题,这正是他善于为人之处。

哪知他话声才了,立刻又有人喊道:“你高兴什么!裴大先生哪点不比你兄弟五人强?只可叹檀明竟为了要巴结你家,却将他女儿当做了礼物,牺牲了他女儿的一生幸福,东方震呀东方震,你说是不是这么回事呀!”

东方震面上倏青倏白,紧握着剑柄的手掌,也隐隐暴出了青筋,四下的人群,一层一层地将他们围在中间,他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怒也不是,不怒也不是,当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冷谷双木”目光一问,心中已知道这些呼喊必定也是“神手”战飞安排布置下的手段,要使裴珏与“东方五剑”结下仇怨,甚至就在此地拼斗一下,鹬蚌相争,自然是渔翁得利了。

但他兄弟却也想不出任何方法来打开此刻的僵局。

东方铁生性最是沉稳,此刻却也不禁乱了方寸,微一沉吟,大喝道:“哪位朋友要想说话,不妨到这里来说个明白,这样——”话声未了,又有人喝道:“你兄弟五人有个好爸爸,又都有个好师傅,我们心里虽然气愤,可也惹不起你们。”

立刻有人接着喊道:“连‘龙形八掌’都要拍你们的马屁,只可惜裴大先生一表人材,文武双全,就因为没有后台,竞被人拆散鸳鸯。”

又有人冷冷道:“‘飞灵堡’一向以侠义自居,想不到竟做出了这样的事来!”

东方五剑闰光威寒,裴珏面上也收敛了笑容。

突见东方江、东方湖这孪生兄弟两人,身形一闪,掠到裴珏身前,年纪最轻,火气最盛的东方湖冷笑一声,厉声道:“这些无耻的小人,可是阁下安排在路上的么?”

东方铁低叱一声:“五弟!”

但他阻止已自不及,裴珏面色微微一变,沉声道:“兄台的话,兄弟有些听不懂。”

东方湖仰天冷笑数声,突地“呛哪”拔出剑来,沉声道:“我东方湖不凭师门,不仗父兄,倒要单独与你这裴大先生斗上一斗,看你到底有什么惊人的文才武艺?”

东方铁剑眉深皱,叹道:“五弟,你这是……”

话未说完,四下已响起一片暴喝之声:“打!打!就打死这小子,看他的师傅、父兄怎么样?”

东方铁目光一扫,只见裴珏木立当地,既不回答,亦不解释,他心头亦不禁泛起一阵怀疑与怒气,冷笑一声,道,“裴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诸兄台解释一句。”

裴珏突然地微微一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星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