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星传》

第04章

作者:古龙

这女子虽然身躯婀娜,貌美如花,说话的声音,亦是娇柔清脆,任何人见了这种女子,本都不应有畏惧之心,但她说话的语气,却是冷削无比,每字每句之中,都生像是隐含着一枝利箭,五煞莫北持灯在手,听了这句话,不知怎地,心头突地一惊,手也不禁一颤,手中的油灯竟再也把持不住,笔直地落向地上。

“神手”战飞目光微转,蓦地反手一抄,将那盏眼看已将落到地上的油灯抄在手里,灯焰摇了两摇,将熄未熄,“神手”战飞手掌一托,平平稳稳地将灯托了起来,灯火又复荧然。

吴鸣世心中暗叹一声,这“神手”战飞的出手果然快得惊人,抬目望去,只见这当门面立的绝美女子,嘴角仍自带着一丝冷削的笑意,一双明如秋水的目光,闪电般地凝注在“神手”战飞面上,又道:“你是谁?可就是‘北斗七煞’?”

“神手”战飞哈哈一笑,转身而立,目光凛然向这绝美女子身上一扫,朗声道:“姑娘又是谁?那‘北斗七煞’既然素不相识,寻他二人,又有何干?”目光动处,斜斜向那莫氏兄弟瞟了一眼,吴鸣世冷眼旁观,不禁又暗中感叹一声,忖道:“这‘神手’战飞不但武功惊人,心智亦确非常人能及,这么一来,他话中虽未说出,却无异已将谁是‘北斗七煞’中的老大老五告诉了这女子。”须知‘神手’战飞一看这女子之面,就知道此人必定大有来头,心中早就存下不愿得罪之意,等到那女子冷冷一问,问到他自己头上,以他的身份,自然不能说出示弱的话来,也势不能说出谁是‘北斗七煞’,但他久闯江湖,是何等厉害的角色,心念微转,哈哈一笑,轻描淡写他说出这几句话来,不但已告诉了那女子自己并非她所找之人,也告诉了她谁是她所要找之人,而神色语气,却是不亢不卑,正是标标准准的老江湖口吻。

只是他这种念头,不但那聪明绝顶的吴鸣世,一眼便自看破,那“七巧追魂”和莫氏兄弟听到耳里,肚里亦都有数,莫南、莫北心中暗哼一声,怒气大作,但心中却又不禁又为奇怪,不约而同地忖道:“这女子与我等素不相识,更无冤仇,寻找于我,为的什么?”

目光抬处,却见那女子冰冷的目光,果然缓缓移到自己身上,莫南双眉微皱,胸膛一挺,大步跨前一步,朗声道:“兄弟便是莫南,不知道姑娘寻找于我,为着何事?”五煞莫北抬眼一望,只见“神手”战飞正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像是在暗中讪笑自己方才失手掉落油灯之事,心里不觉羞愧交集,竟将自己对这来如鬼魅,行踪诡异的女子的畏惧之心,忘得干干净净,胸膛一挺,亦自朗声道:“兀那你这女子,我兄弟与你素不相识,你深更半夜地来找我干什么?要知道……”

那女子冷冷一笑,身形突地一掠,莫北只觉眼前一花,那女子便站到自己面前,他声名颇响,武功不弱,可是竟连人家如何展动身形都未看出,心中一惊,胆气便馁,下面的话便再也说不下去。

“神手”战飞心念数转,又是哈哈一笑,道:“这位姑娘与莫氏双杰有何过节,不妨说出来大家听听,老夫战飞……”哪知他话犹未了,那女子突地冷叱道:“你是什么东西,也配管我的闲事。”猛一回头,目光在吴鸣世、那飞虹和战飞身上一扫,纤手微抬,往门外一指,又道:“你们统统给我出去。”

那飞虹、吴鸣世,面色个个一变,却听“神手”战飞又自哈哈笑道:“在下如果如此一走,日后传言出去,江湖中不知内情之人,还道在下等怕了姑娘,这却有些不便,何况……哈哈,在下虽是无名小平,这两位兄台,却是武林中大大有名的人物,恐怕不是姑娘能够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哩!”

那飞虹心中暗骂一声:“这战飞果然是只老狐狸。”目光一转,方待答话,哪知吴鸣世却已长身而起,哈哈笑道:“只要战兄愿意出去,小可更无所谓了……那兄,你说可是?”

那飞虹神色之间,本无表情,口中却道:“这个自然,只要战兄带头,我便立刻出去,‘神手’战飞能够如此,我‘七巧追魂’那飞虹更无关系了。”吴鸣世哈哈一笑,道:“正是,正是。”

抬头一望——只见那女子的一双剪水双瞳之中,竟露出诧异之色,不禁暗中一笑,忖道:“这女子想必是被我们之间的关系弄糊涂了,只怕她再也想不到同在一间斗室中的人,其间关系,竟会如此复杂。”七巧童子以心智灵巧,名闻天下,他这一猜,正是猜得一点也不错。

须知“神手”战飞,“七巧追魂”那飞虹,俱是江南武林中极负盛名的人物,那女子自也听到过他们的名字,原本以为这些人既然和那莫氏兄弟同处一室,一定必定会和那莫氏兄弟一致联手对付自己,以他们在武林中的声名地位,莫说不知道自己是谁,就算知道自己是谁,也绝不会低声下气地就此一走了之,她自是不知道这些人之间的干系,此刻见了这种情况,心下不禁大奇,一时之间,竟呆呆地愕住了。

此刻这间斗室之中,人人都有不同的心思,那飞虹心中忖道。

“这女子身法诧异,必定大有来头,那‘神手’战飞老好巨猾,不愿意招惹此人,我又何苦来趟这淌浑水,何况‘北斗七煞’与我素无交情,他们的死活,与我半分关系都没有。”

吴鸣世却在心中暗忖:“这‘神手’战飞想脱身事外,我却偏偏不让他安逸、哈哈,此刻他面上的表情,真是好看得很,以他的声名地位,我倒要看看他如何丢得起这个人,当头走出去……”转念又忖道:“只是他若真的走了,我也不能离开这里,那裴珏与我虽是初交,但却极为投契,我怎能让他一人留在这里?万一这女于和莫氏兄弟动手之际,误伤了他,我岂非终生有愧。”

莫氏兄弟面面相觑,心中各自想道:“这女子身法诡异,武功像是极高,难怪这些家伙都不愿招惹她……奇怪的是,她竟像是和我结有深仇,我却连她的面都没有见过,唉!事已至此,我兄弟定要想个办法对付她,万一败在她手上,日后传说出去,‘北斗七煞’岂非威名扫地?”

那“神手”战飞却在心中冷笑一声,忖道:“这那飞虹方才与我击掌为盟,此刻竟就和那姓吴的小子一起用言语挤兑于我,他们以为我万万不会当头走出这间屋子,哼哼,我却偏偏要走出去给他们看看,日后纵然传说出去,武林中人也不会相信我‘神手’战飞会怕了一个三绺梳头,两截穿衣的无名女子。”

这些念头在各人心中俱是一闪而过,“神手”战飞冷冷一笑,将手中油灯,放到桌上,回首笑道:“那兄与吴兄既如此说,那么……”

五煞莫北双眉一轩,突然接口道:“成兄、那兄俱都不必出去,还是我兄弟出去的好,反正此地地方大小,身手也施展不开。”一拂衣袖,大步向门外走去。

那绝美女子微一定神,亦自冷笑道:“你若喜欢到外面去死,也未尝不可。”莫南亦自大步前行,此刻突地驻足问道:“姑娘与我等究竟有何仇恨,不妨先说出来,也许……”

那女子冷笑接口道:“‘北斗七煞’不是贪婬好色,就是穷凶极恶,我早就想除去你们这批祸害了,哼!你们怎配与我有什么仇恨。”

五煞莫北一展双眉,冷叱道:“你又是什么东西……”话犹未了,突地双手一扬,身形却电也似的窜出门去。“神手”战飞低呼一声,倒退三步,只见十数点银星、闪电般自眼前掠过,击向那绝美少女的身上。

就在这同一刹那里,莫南亦是跺脚纵身,掠出门外,反手、挥,银星电射,这“北斗七煞”他以名扬天下的‘北斗七星针“,端的非同小可,他弟兄二人发出时虽有先后,但众人眼前只觉得银光百搂,却根本分不出先后来。那绝美女子柳眉一扬,纤腰轻折,轻轻滑开五尺。吴鸣世方自暗叹一声:“好快的身手。”目光动处,却见这数十点银星余势丰歇,此刻竟齐地击向那卧在床上、兀自晕迷未醒的裴珏身上。

他大惊之下,脱口而呼,但那“北斗七星针”本是以机簧弩筒射出,是何等惊人的速度,莫说他此刻远远站在旁边,就算他站得远,较此刻近些,也万万无法将这数十点银星一起挡住。

眼见这三筒二十一口“北斗七星针”,便要齐地打在裴珏身上,裴珏纵然功力绝世,也无法禁受得起,何况他根本武功平常,此刻更是晕迷未醒,这二十一口银针若是击在他身上,怕不将他击得有如蜂巢一般。

“神手、战飞亦自心下大惊,暗道一声”罢了。“吴呜世已大叫着扑了过去——哪知那女子目光动处,脸色亦是一变,脱口叫道:“原来是你。”身形已在这一叫声之中,倏然一折,后退着的身形,竞又突地向前一掠,微抬纤掌,双掌一圈,那数十口电射而前的银针竟也突地转变了方向,投入那绝美女子的一双罗袖之中,有如泥牛人海,晃眼便无踪迹。

吴鸣世全力而扑,身形如离弦之箭,连他自己也控制不住,“砰”地扑到裴珏身上,心里只望自己的身形能比那数十口银针稍快一步,须知他虽然生性飞扬跳脱,灵巧机变,却是至情至性之人,此刻但求救得裴珏性命,却已将自身的生死,置之度外。

哪知他感觉之中,那些银针不但没有击在裴珏身上,却也并未击在自己身上、心中方自一愣,耳畔但听得“神手”战飞与“七巧追魂”齐声惊呼道:“万流归宗。”

他心中不禁又是一愕,微一扭腰,回首望去,只见那“神手”战飞与“七巧追魂”并肩而立,目瞪口呆地望着那绝美女子,面上满布惊讶之色,而那绝美女子却呆呆地立在床头,目光瞬也不瞬地望着裴珏身上,面上竟也满布惊讶之色。

这一切变化,在当时确是有如在同一刹那间发生,须知这些武林高手的动作反应,俱是快如闪电,绝非常人能够想象的。

但此刻一切动作竟突地全部凝结住了、吴鸣世、战飞、那飞虹,一动也不动地立在当地,呆呆地望着那绝美女子,而那绝美女子却也是一动不动地立在当地,却是在呆呆地望着卧在床上的裴珏,彼此心中,各各惊讶交集,只是彼此心中惊异的原因不同而已。

吴鸣世、战飞、那飞虹呆呆地愣了半晌,不约而同地轻唱一声,齐地跨前一步,道:“阁下可是冷月仙子?”

哪知这绝美女子却也轻唱一声,低语道。

“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吴鸣世、战飞、那飞虹不禁又齐地一愣,却见这绝美女子缓缓转过头来,冷冷说道:“你受的是什么伤?怎么受的伤?他是你们的什么人?你为什么要拼死救他?”她说头两句话时目光望着战飞、那飞虹两人,语气冰冷,后两句话却说得温和无比,目光也已转到吴鸣世身上。

吴鸣世定晴望去,只见这身怀武林之中无上内功心法。“万流归宗”、“摄金吸铁”的绝美女子目光之中,此刻竟是满含关切之意,心中不禁大奇!暗中忖道:“我这裴珏兄虽然生性智慧,都大异常人,但却是个幼遭孤零的少年,武功又极平常,却又怎会和这名满天下的武林异人冷月仙子有着关系。”须知裴珏以笔代口,向他自叙身世之时,井未将自己和冷月仙子艾青间的一段遭遇说出来——他又怎能说出来呢?

是以吴鸣世此刻,心中自是大为奇怪,竟愣愣地忘记答出话来。

“神手”战飞目光一转,大步走了过来,向这绝美女子当头一揖,哈哈笑道:“在下不知道阁下就是艾仙子,却也不知道艾仙子竟是我兄弟的盟主大哥裴大先生的朋友,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哈哈,真是该死,真是该死。”那绝美女子突地一愕,低语道。

“盟主大哥……裴大先生……”目光惊异地在战飞等三人面上一扫,缓缓转回头去,望着裴珏,亦自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绝美女子正是草莽武林之中,唯一能得到那“万流归宗”心法传授,十数年来,被武林中人称羡不绝的神仙侠侣中的冷月仙子艾青。

那日她玉掌轻挥,十四口“北斗七星针”原物奉回,将“北斗七煞”中的三煞莫西击毙之后,回到房里的床上,还以为床上睡着的是裴珏,是以心中毫无半点防范之心,哪知她身侧的人轻轻一动,她竟发现那不是裴珏,而是她这数年之中,无时无刻不在逃避着的一人,只是她发觉已晚,便在惊骇之中,被那人点中穴道,带着她掠出窗去。

那时天色尚暗,她被那人抱在怀中,连半分挣扎之力都没有,心中急恼交集,却也无可奈何。

等到那人解开她穴道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星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