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星传》

第09章

作者:古龙

无穷的碧穹,已闪耀起五月的星群。

五月的星空,温柔地笼罩着大地,一双慈母的眼波,笼罩着她深以为做的子女似的。

大地上虽然有些悲惨的事,但生命毕竟是可爱的,尤其是在这温暖而可爱的五月的星空之下,它点化了一些丑陋的心!人类,已经很该知足了。为了他们可爱的生命一生命其本身之价值,永远都不会是丑恶的。

冷寒竹目光一转,满面俱是喜色,冷枯木冷冷道:“你高兴些什么?”

冷寒竹大声道:“我们既不能与他比试武功,也不能白白饶过他,偏偏他除了不会武功之外,别的也是一窍不通,是么?”

冷枯木无精打采地沉声应道:“正是。”

忍不住援了摇头,喃喃自语着道:“我真不懂这有什么值得高兴之处!”

冷寒竹嘴角泛起一丝笑容,道:“但我此刻却想起了一个两全之策。”

他霍然站起身来,轻轻一拍裴珏的肩头,大声道:“我看你年纪虽轻,但言语甚是诚恳,绝对不会骗人的,是么?”

裴珏愕然抬起头来,呐呐道:“在下平生未说一句虚言。”

冷寒竹颔首道:“好,那么你是真的什么也不会的了。”

裴珏黯然点了点头,冷寒竹道:“但是我兄弟还是要与你赌一赌,你若输了,便得代你那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的师傅,偿还我们的屈裴珏胸膛一挺,还未答话,冷枯木双眉微皱,冷寒竹突地微微一笑,道:“你且慢点高兴,此事也未见轻易,无论文武两途,琴棋书画,三教九流的技能,只要我兄弟教了你,而你却不能在最短时间中学会,那么你受的罪,绝对要比你想像中重得多。”

裴珏目光一转,知道这兄弟二人,内心实在远不及外表的冷酷,此刻他们竟借着此事,来激起自己向上的志气,这种温情,又有谁能想像是由冷酷毒辣的“冷谷双木”心中发出?

一时之间,他心中既是感激,又是高兴、却又有淡淡一丝惶恐,不知道“愚笨”的自己,能不能学得那些新奇的知识?

“冷谷双木”对望一眼,冷寒竹道:“这种比试的方法,你可愿意接受?”

裴珏掩饰着自己心中的各种情感,因为他也还不愿在这两位怪人面前,表露自己的感激与欣喜。

是以他只是缓缓道:“好!”

但仅是这短短一字,却已有着许多情感流露。

冷枯木双臂一伸,身形立起,冷冷道:“那么你从此以后便要跟着我们走了。”

裴珏颔首道:“在下知道!”

冷寒竹道:“浪莽山庄之中,你还有什么事需要料理的么?”

裴珏孤身漂泊,无牵无挂,本待说:“没有!”但他转念一想,想起了吴鸣世与檀文琪关切的目光,便抱拳道:“那么便请两位在此稍侯,在下去去就来。”

他急步奔去,“冷谷双木”望着他的身影,面上方自露出一丝温情的笑容,像是突地被春风融化了的冰河。

冷枯木微笑道:“我总觉得近来我们实在太寂寞了些,带着这孩子走,实在不错。他无牵无挂,又是个男孩,文琪虽然是个好孩子,只可惜顾忌大多了。”

冷寒竹亦自微微一笑,道:“不但如此,我们还可以将他自那‘神手’战飞的阴谋中救出。你且想想,他们将这样一个少年推出来做江南盟主,这其中岂会没有阴谋?我看这孩子是个可造之才,跟着我们,必定可以学会很多。”

冷枯木凝思半晌道:“其实若论这孩子的生性,和待人处世的方法,他做起绿林盟主来,实在比别人都好得多。”

冷寒竹长叹道:“只是他太善良了些,怎比得过那些人的姦狡!”

冷枯木突地一笑,道:“你可知道,有许多诡计与阴谋,对别人也许有用;但是在仁慈与善良面前,反而会一筹莫展!这就像……这就像……”

他语声微顿,似乎极力在思索着一个恰当的比喻。

冷寒竹微笑道:“这就像冰雪遇着太阳一样,是么?”

冷枯木微笑着颔首道:“正是,正是,这就像冰雪遇着太阳一样。”

他忽然想到自己弟兄两人,遇着裴珏,不也是被这少年将自己冰冷的心肠融化的么?他面上的笑,不禁更显著了。

这兄弟两人在无人时的谈话,与有人时的言语实大不相同,只可惜裴珏已自去远,根本听不到了。

他大步而行,满怀兴奋,想到有那么多新的知识与技能,不久使要填满他对知识的饥渴,他脚下不禁像生了翅膀一样,越走越是轻快。五月里的晚风在他感觉中是那么清新,所有不愉快的事,都似乎渐渐变得淡了,终于像一缕轻烟般,被晚风吹散。

对于悲哀、不幸与仇恨,他特别容易忘怀,这或许因为他还年轻,又有着一颗乐观、善良而仁慈的心。

他悄悄走入了“浪莽山庄”,令他惊异的是,庄门外杂乱的车马,此刻竟都着了魔似的安静,大厅的门前,又拥挤着那么些人。他奇怪,不知道这大厅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不幸的变故。

就在他心中方自有一丝不幸的感觉升起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檀文琪的语声,他虽是宽容而忍耐的,但檀文琪那些无情言语,却像是无数根尖针,一根根血淋淋地插在他心里!

于是,他茫然走入了大厅。

此刻,他茫然站在大厅里,只觉自己的情感平生第一次真正地被别人伤害了——因为爱情刺伤人心,远比其他任何事都来得容易——这种内心的创痛,和方才他对自身的悲哀又绝不同——虽然这两种俱都是刻骨铭心的痛苦。

群豪自然不会知道他内心的情感,只是眼睁睁地望着他,望着他颤抖着的嘴chún,期待他说出究竟是“胜了”?抑或是“败了”!这种期待的心情,在向一啼、战飞等人心里,自然更加急切。

“胜了?……败了……”

裴珏目光一转,望见了这些人面上的急切,在他心底深处,突然从来未有地泛起一阵对人类轻蔑与讥嘲。

“大约三年之内,你们还不会知道。”

众人一愕,只听裴珏又自木然接口道:“因为我也不知道!”脚步移动,似乎要转身走出门外。

“神手”战飞,“金鸡”向一啼,“七巧迫魂”那飞虹齐地大喝一声,他们简短而急促地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裴珏简短而缓慢地告诉了他们,因为他认为,经过了这次奇异的赌注后,这些人都有权知道——他是公正的。

一时之间,满厅中的人,全部呆了!他们的赌注虽然奇异,但这种比试胜负的方法,却更奇妙。

众人面面相觑,谁都不知该如何处理此事。

“龙形八掌”浓眉微皱,望了望桌上的赌注,又望了望怀中的爱女,干咳一声,沉声道:“既然如此,不如将这赌约取消了吧!桌上的那些银子,就算作我送与战庄主的门下好了。”

他又望了望裴珏,缓缓道:“你那种奇怪的比试,不如也取消了吧!与我一起……”

裴珏面容木然,缓缓截口道:“一言既出,无法取消了!”

“神手”战飞目光一转,望到檀明怀中的檀文琪时,他的眼神突地变得蛇一般的狠毒与残酷,沉声道:“正是,一言既出,怎可自悔!”

向一啼、那飞虹交换了一个眼色,齐声道:“正是,万万反悔不得”龙形八掌“面容微变,吴鸣世却与裴珏低语起来!群豪又复騒乱。纷纷议论之声,有如雷鸣。”七巧追魂,那飞虹沉思半晌,突地朗声说道:“胜负未分之前,赌约中的珍宝,财物与字据,却应交与一人收存,谁也不得妄动。”

他目光斜瞟向一啼一眼,又道:“便连赌约中那十八位兄弟,也不能随意走动,必需与珍宝财物,同被监视,直到胜负分出之后。”

他抱拳四揖,大声道:“各位朋友,在下这个意见,可算公平么?”

群豪又是一阵私语,有的便保持缄默,有的大声道:“如此赌法,才有意思!”

有的大声道:“这可算得是最最公平的意见了。”

又有人间::‘只是这些珍宝之物,应当置于何处呢?“”七巧追魂“目光又自一转,突地望见默然端坐的东方五兄弟,立刻朗声说道:“东方铁昆仲威震江湖,‘飞灵堡’更是武林圣地之一,东方老堡主威震天下,他五位其中谁也有赌注,但只是随意游戏而已,这些赌注置于‘飞灵堡’,也算得是最安全而公平了,各位可说是么?”

他不问檀明、战飞等人,而去问满厅群豪,因为他深知众意所归,即使不同,这些人便也无法反对了。

群豪果真哄然传议,东方五兄弟长身而起,似待谢绝,但望了兴奋中的武林群豪,只得微一拱手,无言地承受下来。

“神手”战飞此刻仍是矛盾已极,他不禁暗算自己当真是在作茧自缚,但事已至此,他双掌一拍,朗声道:“如此说来,那么这位檀姑娘又当怎地?”

“龙形八掌”面色一变,沉声道:“她年纪尚轻,方才胡乱所说的话,算不得准的。”

“神手”战飞面容一沉,冷冷道:“她既是胡乱说话,檀老镖头方才为何不加阻止?难道是因为檀老镖头方才有胜算在握,而此刻已无把握,是以便想推赖了么?”

“龙形八掌”檀明大怒道:“数十年来,尚无一人敢对老夫如此说话,战庄主,你莫要忘了老夫对你的客气。”

方才战飞的言语,实已说出了他的心意,这武林一代大豪在无言可对的情况下,恼羞成怒,意以威力压起人来。

“快马神刀”龚清洋,“八卦掌”柳辉,身形丫动,已站在他身侧。

“神手”战飞仰夭笑道:“客气,客气……哈哈,嘿嘿,各位可曾听到这位仁义为先,一诺千金的檀老镖头,方才所说的是什么话么?”

群豪轻动声中,立刻便响起一片饥嘲、冷笑,要知今日来到此间的,大多俱是绿林豪士,自然与“龙形八掌”檀明,站在敌对地方。檀明是何等人物,又何尝不知道此间的情势。

他浓眉皱处,方待答话,哪知向一啼、那飞虹又齐地大喝一声:“裴兄留步!”

原来裴珏在哄乱声中,略微与吴呜世倾诉了一些心事,自觉在此间已无留恋,便俏然转身,走向厅问。

向一啼铁拐“当”地一点,身形展处,挡住了他的去路。

裴珏冷冷道:“你这是要做什么?”他生性虽然宽容,但也未忘向一啼那一拳之恨,只是他极力想使自己淡忘此事而已。

“金鸡”向一啼此时此刻,神情已不敢露出不恭之色,微一呻吟,竟抱拳一指,朗声道:“阁下若是走了,在下等怎能知道胜负如何?”

裴珏冷冷道:“我若是不走,又怎能分得出胜负?”

向一啼呆了一呆,裴珏已自他身旁悄然走出门外,只有一“阵缓慢而清晰的语声,自门外传来。”胜负分出后,你们自会得到讯息。“这其问自然有人要去阻拦,但”神手“战飞却厉声喝道:“谁敢对盟主无礼?”

他喝声虽然威严堂皇,其实心里却是恨不得裴珏早走。

“金鸡”向一啼呆了半晌,突地大声道:“无论如何,我总要差人去跟着他的行踪的!”

“七巧追魂”那飞虹道:“正是,小弟也有此意。”

“神手”战飞沉吟半晌,道:“既是如此,不如你我各派一人跟随于他,也好早些知道胜负。”他转首以目光去询问东方兄弟的意见,他兄弟五人只是淡淡地微微颔首,但“神手”战飞见到他兄弟并未站在檀明身边,心中大定,冷冷道:“檀老镖头意下如何?”

檀明冷笑一声,沉声道:“你言语如此傲慢,当真以为老夫已在你势力之下了么?”

“神手”战飞仰天大笑道:“在下虽不敢有此意,但目前情况,却似已如此!”

“龙形八掌”檀明目光一转,亦自仰天大笑起来,大笑着道:“老夫走南闯北,数十年行走江湖,今日难道会毫无准备地来到你这‘浪莽山庄’么?”

他笑声方起,战飞笑声立顿,只见“龙形八掌”语声顿起,目中精芒闪动,厉声道:“战飞你今日如何将老夫迎人庄来,使得如何将老夫恭送出去,否则老夫便要你这‘浪莽山庄’血流成河,化为瓦砾!”

这称雄一世的武林大豪,方才虽以询悯长者的姿态出现,但此刻语声骼然,掷地成声,神态威狂无俦,的确有其慑人的威力!

“神手”战飞面寒如水!

院外人影闪动!

东方五兄弟缓缓长身而起。

大厅中又复静寂如死,不知有多少只手掌,已悄悄握在腰畔的剑鞘之上。这其间只有“七巧童子”吴鸣世微微一笑,乘乱中飘然而去!

“龙形八掌”檀明怀抱着被他点中“黑甜睡穴”,已经沉沉睡去的爱女,目光冰冷地望着面前的人群,将满厅中这数百个草莽群豪,似乎俱都未曾看在眼里。他冰冷的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孤星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