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7章

作者:古龙

客厅里狠暗。

燕七走进客厅·坐了下来。

郭大路也走进客厅,坐厂下来。

星光照进窗户照燕七的眼睛。

他的眼睛好亮。

郭大路在旁边看忽然笑道“你知不知道你的眼睛有时看来蝴象女人。”

燕七板脸道“我还有什麽地方象亥人?”

郭大路笑道“笑起来的时候也有点象。”

燕七冷冷道哦既然很像女人你为什麽还要老跟我呢?”

郭大路笑道“你若真是个女人我就更要跟你了。”

燕七忽然超过头·站了起来找火石点起丫桌上的灯。

他好像点不敢和郭大路单独坐在黑暗里。

灯儿亮起将他的影子照在窗户上。

郭大路忽然把将他拉了过来好像要抱佐他的样子。燕亡失声道“你……你十什麽?”

郭大路道“你若站在那里岂非刚好做那下手于眼大螟蚁的活靶子?”

他眼珠干转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哺哺道“这倒也是个好中意。”

燕七瞪了他服道“你还会有什麽好主意?”

郭大路道“那大娱败既然喜欢用暗器伤人我们不如就索性替他找几个活靶子来。”

燕七皱眉道“你想找淮做他的活靶子?”

郭大路道“稻草人。”

他接又道“我们去把那些稻草人搬进来·坐在这里,从窗户外面看来·又有谁能看得出它们是本是活人”

燕七皱的眉头展开了。

郭大路道“那大娱蚁只要看到窗户上的人影就一定会手痒的。”

燕七道“然後呢”郭大路道“我们在外面等,只冕他的手痒我们就有法子对讨他。”

燕七沉吟,淡淡道“你以为这主意很好”

郭大路道“就算不好也得试试,我们总不能一直在这里等死,总得想法子把他钳引出来。”

燕七道“莫後了那些稻草人也一样会伤人的。”

郭大路道“无论如何稻草人总是死的总比活人好对付些。”

燕七叹了口气道“好吧这次我就听你的看看你这笨主意行不行得通“

郭大路笑谊“笨主意币少总比没有主意好些。”

稠草人的影子映在窗户上从外面看来的确和真人差不多。

因为这些稻草人不但穿衣服还戴帽子。

佼已很深风吹在身卜就好像刀割。

郭大路和燕七虽然躲在屋于下避风的地方还是冷得发抖。

燕七忽然道“现在要是有点酒喝,就不会这麽冷了。”

郭大路笑道“想不到你也有想喝酒的时候。”

燕七咀道“这就叫近墨者黑个人若是天天跟酒鬼在起,迟早总要变成个酒鬼的。”

郭大路笑道“所以你迟早也总会有不讨厌女人的时候。”

燕七忽又板起脸不再说话。

过了半颐,郭大路又道“我总想不通·象王老大这种人怎麽会和那大蜕吸、赤练蛇结下仇来的?而且仇恨竟如此之深。”

燕七冷冷道“想不通员好就不要想。”

郭大路道“你难道不觉得奇怪?”

燕七道“不觉得。”

郭大路道“为什麽?”

燕七道“因为我从来不想探听别人的秘密·尤其是朋友的秘密。”

郭大路只好不作声了。

过了很久突然听到“咕”的声。燕七动容道“是什麽东西在叫?”

郭大路叹了口气苦笑道“是我的肚子。”

他实在饿得要命。

又过了很久突然又听到“格”的声。

郭大路道“这次又是什麽在响?”

燕七咬嘴chún,道“是我的牙齿。”

他已冷得连牙齿都在打战。郊大路道“你助然伯冷为什麽不靠过来点?”

燕七道“嘘”

郭大路道“这是什麽意思?”

燕七道:“就是叫你莫要出声的意思你的图劳老是不停·那大娱蚁怎会现身。”

郭大路果然不敢出声了。

他什麽都不伯·也不怕那些人来,只伯他析不来。

这样子等下去·实在叫人受不了。

最令人受不了的是谁也不知那些人什麽时候会出现也许要等上好几天·也许就在这刹那间

郭大路正想将手里提的渔网盖到燕七身卜去。

这渔网又轻又软但却非常结实也不知道是什麽做的林太平将它带了回来郭大路就准备用它来对付那大娱船。准备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渔网虽轻·但燕七心里却充满温暖之意。突然间·条人影箭般自墙外窜了进来凌空个翻身满天寒光闪动,已有二四卜件暗器暴雨般射人了窗户。

这人来得好快。

暗器更快。

郭大路和燕七竟锑未看出他这些暗器是怎麽射出来的。

暗器射出,这人脚尖点地·立刻又腾身而起准备窜上屋脊。

他的人刚擦起突然发现面大网已当头罩了上来,他的人正往上窜·看来就好像是他自己在自投罗网样。

他大惊之下·还想挣脱但这渔网已象蛛丝般绩在他身上。

郭大路高兴得忍不住大叫起来,叫道“看你还能往那里进。”藐七已窜过去气脚往这人腰畔的“血海”穴上踢了过去。

谁知就在这时,网中又有十几点寒光暴雨般射了出来。

这次轮到郭大路和燕七大吃一惊了。

也就在这同刹那间,墙外忽然有只钩子飞进来,钩住了遍网,

钩子上当然还带条绳子。

绳子当然有只手拉。

手拉渔网就被拉了起来。

渔网被拉起的时候郭大路已向燕七扑了过去。

他和燕七虽然同时吃了惊但暗器却并不是同时射向他订两个人的。

所有的暗器全都向藏七射了过去。

所以郭大路比燕七更惊、更急。

他心里虽然没有想到该怎麽办·人却已向燕七扑了过去扑在燕亡身。

两个人起滚到地上。

郭大路觉得身上阵测痛,突然间·全身都已完全麻木。

连知觉都已麻木。

他既未看到渔网被拉起也未看到网中的人翻身跃起。

昏迷中,他只听见了两声呼叫声惊呼·声惨呼。

但他已分不清惊呼是谁发出来的·惨呼又是谁发出来的了。

他只知道自己绝没有叫出来。

因为他的牙咬得很紧。

有的人平时也许会大喊大叫,但在真正痛苦时·却连哼都不会哼声。

郭大路就是这种人。

有的人看到朋友的危险时就会忘了自己的危险。

郭大路也正是这种人。

只要他动起来,他就根本不顾自己的死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欢乐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