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9章

作者:古龙

王动并不是天生就不喜欢动的。

他小时候非但喜欢动而且还喜欢的要命·动得厉害。

六岁的时候他就会爬树。

他爬过各式各样的树所以也从各式各样的树上摔下来过。

用各式各样不问的姿势榨下来过。

最惨的一次·是脑模先地那次他个脑袋几乎摔成了两个。

等到他开始可以象猴予似的用脚尖吊在树上的时候,他才不再爬树。

因为爬树已变成好像睡在被窝里样安全,已连一点刺激都没

从那时候开始他父通侮天都要出动全家的佣人去找他。

那时他们家道虽已小落·但佣人还是有好几个。每次他们把他找回来的时候都已精疲力竭好像用手指头一点就会倒下。

但他却还鲜蹦活跳的比刚出水的卧子还生猛得多。

到後来谁也不愿意全找他了。

宁可砍八百斤柴也不愿宏找他。

宁可卷铺盖也不愿去找他。

所以他的父母也只有放弃这念头,随便他高兴在外面玩多久,就玩多久。

幸好他每隔二两天总还回来’次。

回来洗澡、吃饭、换衣服。

回来要零用钱。

因为那时他还只有十二州岁还觉得向父母要钱是件天经地义的事。

等他再长大点,觉得自己已应该独立的时候,他父母就难再见到他的入厂·者先生和老太大也不知在暗中发过多少誓“下次等他回来·就用条铁链子把他锁位·用棍子打断他的两条腿,看他还能不能到外面去野去。”

但等他下次回来的时候看到他又脏又饿·面黄肌瘦的样子老先生的心又软了·员多也只不过把他叫到书房里去训顿。

老太太更早已赶下厨房去墩鸡汤老先生的训话还没有结束鸡腿已经塞在儿子嘴里了。

世上也许只有独生予的父母们·才能了解他仍这种心情。

做儿亥的人是永远不会顿的。

王动也不例外。

他只懂得·男子汉长大了之後就应该到外面去闯天下。

所以他就开始到外回去闯天下。

那时他才十七岁。

就和天下大多数十七八岁的少年样子动刚离开家的时候☆乙里只有充满了兴奋充满大志。

但等到挨过两天饿之後,就渐渐会开始想家了。

然後他就会觉得心里很空虚,很寂寞。

他就会拼命想左结交新的朋友当然最好是个红粉知已。

有哪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心里不在渴望爱情幻想爱情

警他寂寞得要命的时候那救苦救难的红娘子就出现了。

她了解他的雄心也了解他的苦闷。

她安慰他鼓励他鼓励他去做各种事。

“男子汉若在世上什麽事都应该去尝试尝试。”

在他说来她说的话就是圣旨。

“个人活,就要有钱有名·因为人活本为了享受。”

那时他还不知道人生中除了享受之外·还有许多更有意义的

所以为厂成名他不借做各种事。

他成名厂。

他二十还不到就已变成了赫赫有名的“飞冲天鹰中王。”

成名的确是件很恼快的事。

他糊里溯涂的做了很多事溯里溯涂的成厂名。

他身上穿的是最华贵的衣裳,喝的是叁两银子斤的酒。

他已遭得挑剔裁缝的手工。

鱼翅若是嫩得还差分火候他立刻就会律到厨子脸上去。

他不但已懂得享受而且享受得真不错。

他本已应该很满意。

但也不知为了什麽,他忽然又有了痛苦,有了烦恼而且比以前还烦恼得多。

他本来沾上枕头就睡得很甜,但现在却时常睡不了。

睡不的时候·他就会问自己“我做的这些事是不是应该做的?”

“我交的这些朋友是不是真的好朋友?”

“个人除了自己享受之外是不是还应该想想别的事”

他忽又开始银家想他的父母。

世上手艺最好的厨予,也墩不出母亲亲手墩的那种鸡汤。

那种恭维奉承的话也渐渐变得没有父亲的训话好听了。

就连红娘子的甜言蜜话听起来也没有以前那麽令他动心。

这些还都不算很重要。

最重要的是他忽然想做个正正当当的人。

个晚上能够安安心心睡觉的人。

所以他开始计划脱离这种生活·脱离这种朋友。

他当然也知道他们绝不会放他走的。第·因为他们还需要他。

第二因为他知道的秘密太多。

唯幸运的是在他打面前,他始终没有提起过他的家他的父母。

这也不知道是他伯父母丢了他的人还是伯他自己丢了父母的

他的父母并不是什麽了不起的大人物。

他的朋友们,也没有问过他的家庭背景只问过他“你武功是怎麽练出来的?”

他的武功是他小时候在外面野的时候学来的个很神秘的老人每天都在暗林中等他、逼他苦练。

他始终不知道这老人是谁·也不知道他传授的武功究竟有多高。

直到他第次打架的时候才知道。

这是他的奇遇义奇怪又神秘。

所以他从未在别人面前提起因为说出了也没有人相信。

有时逐他自己都不太相信。

心女。蛇蝎的红娘子

每个人都有过去每个人都难免在自己的好朋友面前谈到自己的过去。

有时那就好像是在讲故事似的。这种故事大多都不会很吸引入

听别人吹中总不如自己吹有劲,但无论什麽事都有例外的。

王动在说的时候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瞩听,连打岔的都没有。

第个开口打岔的,自然还是郭大路。事实上他已憨了很久听到这里才实在憋不住了先长氏吐出口气才问道“那位老人家都在等你?”

王动道“就在坟场後面那树林子里等我。”

郭大路道“你每天都去?”

上动道“无论刮风下雨我没有天不去的。”

翱大路道“共去了多少次?”

王动道“去丁二年四个月。”

郭大路又吐出长气道”那岂非有干多次”

王动点点头。

郭大路道“听你说你只要学得慢点就要挨揍,揍得还不轻。”王动道“开始那中我几乎很少有不挨揍的时候。”

郭大路道“既然天天挨揍为什麽还要去?”

王动道“因为那时我觉得这种事不但很神秘而且又新鲜、又刺激。”

郭大路想了想笑道“若换了我也会去的。”

林太平也忍不依问道’你从来没有问过那位老人家的名字?”

王动道“我问了几百次。”

林太平道“你知不知道他是从什麽地方来的?”

王动摇摇头道“每次我到那里的时候他都已先到了。”

林太平道“你为什麽不早点去?”

王动道“无论我去得多早·他都已先在那里。”

郭大路扬眉道“你为什麽不愿踪他,看他回到哪里?”

玉动苦笑道“我当然试过。”

郭大路“结果呢?”

王动道“结果每次那是接顿臭揍乖乖的个人回家。”

郭大路皱起眉头吨哺地道“他每天都在那里等你通你去试武,却又不肯让你知道他是谁。”

王动道“还有更奇怪的他也从来没有问过我是淮。”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这样的怪事倒真是天下少有看来也只有你这样的怪人才会遇见这种怪事。”

燕七忽也问道“那时你港备脱离他们的时候连红娘子都不知道?”

上动道“我从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提起过。”

藏七道“可是那红娘子’·…她对你岂非蛮不错的吗?”

王动的脸色更难看过了很久才冷冷道“她对很多人都不错。”

燕七也发现日己问错话了五刻改变话题道“後来你怎麽走的?”

王动淡谈道“有次他仍准备企偷少林寺的藏经叫我先去打探动静我就乘机溜了。”

燕七也吐出口长气,道“这些人居然敢去打少林寺的主意胆子倒夏不小。”

郭大路道“你溜厂之後,他们直没有找到你?”

王动道“没有。”

他忽然站起来·走到窗口。夜很黑很冷。

他木立在窗口,痴痴曲出了半天神·才馒馒的接道:“我四来之後,就很少出去。”

郭大路道“你是不是忽然变得不想动了。”

王动道我的确变了变得很快变得很多……”

他的声音嘶哑而悲伤接道“因为我回来之後才知道我出去後第二年,我母亲就一…“

他没有说下去·他紧握双拳全身发抖已说不下去。这次连

等到他回来·想报答父母的恩情·想尽尽人子的孝心的感情呢?林太平垂下头·目中似已有泪满眶。

郭大路心里也觉得酸酸的眼目也有点发红。

现在他才知道,为什麽王动会变得这麽穷,这麽馏这麽怪。

因为他心里充满了悲痛和悔恨,他在惩罚自己。

假如你定要说他是在逃避那麽·他逃避的绝不是红姐于·也不是赤练蛇·更不是其他任何人。

他逃避的是他自己。想到第一次看见他个人躺在床上躺在黑暗中,任凭老鼠在自已身卜爬来爬去的情况翱大路又不禁长长的叹厂口气。

个人若非已完全丧失斗志就算能忍受饥饿也绝不能感受老鼠的。那天晚上若不是郭大路溯里糊涂的闯进来,糊里糊涂的跟他做厂朋友他是不是还会活到今天呢?

这问题郭大路连想都不敢想。

王动终于回头缓缓道“我回来已经快二年了,这叁年来他订定不停的在找我。”

郭大路勉强笑了笑·道“他盯当然很难找得到你又有谁能想得到一览冲天鹰中王会呆在这种地方过这种日子?”

王动道“但我却早就知道他们迟早总有天会找到我的。”

燕七眨眨眼道“已经过了这麽久他们为什麽还不肯放手?”

王动道“你自己算过没有?是你欠他们的?还是他们欠你?”

王动又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有些帐本就是谁也算不清助。”

燕七道“为什麽?”

王动道“因为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算法每个人的算法都不同。”

他神情更沉重·僵慢的接道“在他们说来这笔帐只有种算法。”燕七道“哪种?”王动道“你应该知道是田种。”

燕七不说话了他的确知道·有的帐你只有用血去算,才能算得清。

点点血还不够·要很多血·你个人的血还不够·要很多人的血。

颓七看郭大路身上的伤口过了很久才叹息道“看来这笔帐已越来越难算了不知道要到什麽时候才能算清。”

王动叹道“你放心那一定用不等很久的因为…。“

他忽然闭卜嘴。每个人都闭上了嘴甚至连呼吸都停顿了下来。

因为每个人都听到了阵脚步声。

脚步声很轻,正慢慢的穿过积雪的院子。

“来的是什麽人?”

“难道现在就已到厂算这笔帐的时候?”

林太平想挣扎爬起来冲出门去又忍佐郭大路向窗口指了指燕七播摇头。

只有个人的脚步声·这人正慢慢的走上石阶走到这扇门外。

外面突然有人敲门这人居然敢光明堂皇的来敲门·倒是他们想不到的事。

王动终于问道“谁?”

外面有人轻轻道“我。”

工动道“你是淮?”

外面的人突然笑了·笑声如银铃却远比铃声更清脆动人“连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了麽真是个小没良心的。”

来的这人是个女人,是个声音很好听·好像还很年青的女人。!

看到王动的脸色,每个人都已猜出这女人是谁了、王动的脸色如白纸。

燕七拍了拍他的肩,向门口指了指又向後面指了指。

那意思就是说“你若不愿见他,可以到後面去避避·我去替你挡一挡。”

上动当然懂得他的意思却摇头。

他对自己的处境·比任例别的人都明白的多·他已退到最後

那意思就是说他已无被再退·而且也不想再退。

“你为什麽还不来开门?”

谁也没有见过红娘子这个人但只要听到这种声音·无论谁都可以想象得到她是个多麽迷人的女人。“是不是你属於里有别的女人不敢让我看见?你总该知道,我不像你那麽吃醋。”

王动忽然大步走过去,义停下沉声道:“门没有栓上。”

轻轻一推门就开了,一个人油在门外面迎毛从这屋子里照出去的灯光。

所有的灯光好像都已集中在她一个人身上,所有的目光当然也都集畸’在她个身上。

她身上好像也在发光种红得耀眼·红得令人心跳的光。

红娘子身氏当然容红衣服但光不是从她衣服上发出来的事实上除了衣服外,她身上每个地方好像都在发光尤其是她的眼睛她的笑港每个人都觉得她的眼睛在看自己都觉得她在对自己笑假如笑奥有倾城的魔力定就是她这种笑。

燕七的身子移动“下有意无意间挡住郭大路的目光。

无论如何,能不让自己的朋友看到这种女人的媚笑·还是不让他看见的好。

每个人岂非都应该要自己的朋友远离罪恶?

红娘子眼波流动忽然道“你们男人为什麽总他妈的是这种样

这就是她说的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欢乐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