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10章

作者:古龙

王动跪在坟墓前股上不是全无表情,但脸色却苍白得可怕。

他很了解这些人。狠了解这些人的手段。

他在等等他们使出手段来。

坟墓中终扩发出了声音“你输厂。”

他知道这是催命符的声音。催命符无论在什麽地方说话·都象是从坟墓里发出来的。

“我输歹。”

他只有认输。

催命符道“这次你巴没柯翻本的机会。”

上动道“我没有。”

催俞符道“你知不知道输的是什麽?”

王动道“我只有“条命可输。”

催命符道“你还有别的。”王动道“你还要付麽?”

催命符道“你总该知道,从棺材里伸出手来,要的是什麽?☆

工动道“要钱?”

催命符道“不错,是要钱。”

王动道“若是要钱你就找错了人。”

催命符道“我从未找错人。”

王动道“要钱的本该是我公张里的钱本该也有份。”

催命道,“你当然有份但却不该将四份都独吞。。

王动没有说话·股上的表情忽然变得很奇怪。

使命符道“那几年我们的收入不错。”

王动道“很不错。”

催命道“是不是只有我们五个人知道我们的收入究竟有多

王动道“是。”

催命符道“是不是也只有我们五个人才知道我们究竟存下了多少、存在哪里?”王动道“是。”催命符道“有没有第六个人?”

王动道;“没有。”

催命符道“那笔钱无论淮拿去。都足够舒舒服服的享受辈

王动道“就算最浪费的人也已足够。”

催命符道“但等你走了後我们才知道,能享受那笔钱的只有你个人。”

王动道“你认为我巳将那笔钱带走?”

催命符道,“那笔钱己文不剩·你认为是谁带走的呢?”

王动长长时出口气道“我现在才知道你们是为什麽来的。。

催命符冷笑道“我中已知道你是为什麽走的了,那笔钱已足够令任何人出卖朋友。”

王动忽然笑了。

催命符说道“你认为我们狠可笑?认为我们是笨蛋?”

王动“我才是笨蛋无论谁有了那笔钱都不会过我这种日子除非是个笨蛋。”

催命符道“你过的是什麽日子?”

王动道“穷日子。”

红娘子道“穷日子。”

红娘子忽然掠过来,缀铃般笑道,“你有多穷?”

王动道“很穷。”

红娘子眨眨限道;“听说有个人在这县城的至元馆里,一晚上就植了好几万两银子这人是谁?”

王动道“是我。”

红娘子“听说有个人在山下的言茂源一个月就买了几百两银子的酒这人又是谁?”

王动道“是我。”

红娘子道“还有个人家里最近刚换了批家惧·连後院小屋里的椅子都是檀木做的员少也值七两银子这人又是谁”

王动道不能算。”

红娘子“我们已打听过,这里虽叫富贵山庆但从上一代开始除了这名字外就再也没有点富贵的地方。”

王动道“不错。”红娘子道龙麽些年来你也没有再出去做过生意?”

王动谈淡道“个人可以在家里享福·为什麽还要出去”

红娘子道“银子是绝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的。”王动道“但却可以从地下挖出来。”

红娘子婿然道“想不到你承认得简很快。”

王动道“我不承认行不行?”

红娘子道不行。”

王动道“既然不行,我为什麽还不承认。”

他笑了笑笑得很勉强,又道“你们若要调查一个人的底细连他祖宗叁代都要挖出来若要个人说实话连哑巴都不能不开口·这点我总比别人知道得清楚些。”催命符冷冷道“所以你根本不必走的“

王动叹道“只可惜很多人都常常会做不该做的事。

催命符道“好·我们走吧。”

王动道:“定?到田里去?”催命符道“去拿回我们的那叁份。”

王动道“好你们去拿吧。”催命符道“到哪里去拿”

王动道“你们高兴到哪里去拿就到颐里去拿。”

催命符道;“你若不说我企怎知道钱藏在哪里?”

王动道“我为什麽要说?我什麽都没有说。”

催命符厉声到“你还不承认”

红娘子淡淡冷笑道“你要钱?还是要命?”

王动道“能活下去的时候当然要命若已活不下去·就只好要钱了。”

催命符道“你要怎麽样才肯答匝?”

王动道“你们肯答应还我的命·我就答应还你们的钱。”!

催命符沉默了中晌忽然道“好·还你的命。”

王动道“条命份钱。”

催命符道“你有几条命?”

王动道“我一条、郭大路条、林太平条·茹七条,四条命·四份钱。”

催命符道☆一条命,四份钱。”王动道“不行。”

催命符道“不行也得行你是活的钱是死的我们既能找到你,还伯找不到钱?”

王动也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好吧·就先还命来。”

催命符道坯谁的命?”

王动道“你要谁还钱?”

红娘子又笑了吃吃笑道“我早就知谊他总算还是个聪明人总算还知道无论淮的命·都不如自己的命值钱。”

催命符道“先解你的毒·不解穴道。”

王动道“穴道若不解你们随时还是可以要我的命。”

催命符道“我答应留下你已该知足。”

红娘子笑道“是呀活总比死好你还是想开些吧。”王动又沉饿了很久·终于长长叹息一声·道“看来我已没有别的路可走。”

催命符冷冷道“你带走那笔钱的时候就已走上厂绝路。”

王动道“环眺穴被点住的人什麽路都不能走。”

红娘子媚笑道“你本能走我背你莫忘了以前你总是压我的。”

催命符冷冷道“你跟我走。”

红娘子眨眨眼道“那麽谁背他呢?”

个人忽然从积雪中钻出来蛇睛般钻出来·道“我。”

王动伏在赤练蛇背上。

赤练蛇的身子柔软、潮湿、冰冷。

雾已将散。

但天色依旧阴冕看不见太阳也看不见光明。

根本就没有光明因为已全无希望。

赤练蛇忽然道“这是你回家的路。”

土动道“只希望不是回老家。”

赤练蛇道“你把钱就藏在家里?”

王动道“若是你你藏在哪里?”

赤练蛇谊“当然是可以随时摸得到的地方,钱就象亥人样最好放在随时可以摸得到的地方。”

王动笑了,谊想不到你也锤女人。”

赤练蛇道“就因为我懂所以才不要。”

王动道“你只要钱?”

赤练蛇“钱比女人好钱不会骗你世上绝没有比钱更忠实的。”王动道“所以,钱可以放在客厅里面,女人却不能人

赤练蛇道“钱就在客厅里”

干动道:“个人的家里、还有什麽地方比客厅更宽敞、更显眼?”赤练蛇点点头道“不错越显眼的地方别人反而越不会注

催命符从不肯走在任何人前面。

世卜的确有这种人因为他在背後暗算别人的次数太多。

所以他永远不愿让任何人走在他背後。

他紧紧贴红娘子就好像是条影子。

红娘厂甚至可以感觉到他那冰冷的呼吸带死的气味的呼吸。

她的脸色难看极了。

催命符看不见她的脸只能看见她的脖子。

他正在看她的脖子·脸上带欣赏的表情,因为她光滑白嫩的脖子已因他的呼吸丽起了一粒粒捣皮疙瘩。

红娘子却在看前面的王动,忽然道“你认为他真的会带我们去拿钱?”

催命符道“他已别无选择。”

红娘子道“我却觉得有点不对。”

催命符道“那点不对?”

红娘子道“他不是这麽容易对付的人也不该这麽怕死。”

催命符冷笑道“随便他是怎麽样的人·现在都已无妨。”

红娘子道“为什麽”

催命符道“因为他现在已是个死人。”

红娘子道“死人?”

催命符道“你以为我真会留下他的命?”

红娘子踞然道“我当然知道你不会但现在他还没有死。”

催命符接道“虽然还没有完全死·但已死了大半。”

红娘子道“他还有朋友。”

催命符道“个是快死的朋友另外两个简直已等习’死了我们叁个人无论谁都巴足够对付他们,你还担心什麽?”

红娘子忽又笑了笑,道“我不是担心只觉得有点可惜。”

催命符道“可惜什麽?”

红娘子悠然笑道“可惜我还没有跟那叁个小伙于睡过觉。”

催命符忽然口咬住她的脖子。

就好像是条疯狗咬住了条母狗。

天色阴暗所以客厅里暗得狠。

窗於是开的从外面可以隐约看到两人的影子。

赤练蛇道“什麽人在里面?”

王动谈淡道“想中到你的眼睛近来也不行了。”

赤练蛇的眼睛本来就不行。

任何止若是生钻在各式各样的毒葯里眼力都术会好。

但就算眼力再差的人·只要多看几眼,也能看得出那只不过是两个稻草人。

两个披麻带孝的稻草人。

王动忽然笑了笑道“你若还没有看清我不妨告诉你我若死厂他们就是我的孝子·你若死了·怕也只有用他们来做孝子。”

赤练蛇道“这样的孝了至少总比败家予好。”

王动道“所以你宁可绝子绝孙?”

赤练蛇道“最好连朋友都没有。”

红娘子忽然赶上来道“你的朋友呢?”

她问的是王动因为这些人里只有王动才有朋友。

王动道“他们在山卜等我。”

红娘子道“为什麽要到山下去?”

王动道“你若是他们,在这种情况,会在那里等我?”

赤练蛇道“她根本就不会等你。”

稻草人的秘密

红娘子眨了眨眼道“我…向总觉得最了解我的人就是你你知道是为了什麽?”

赤练蛇道“哼。”

红娘子道“因为只有女人才能厂解女人这道理谁都知道的。”

王动道“他是亥人?”

红娘子道“你以为他是男人?”

土动道“看起来他好像是的。”

红娘子道“就算他本来是个男人·但在毒葯里泡了几卜年也早就变成个女人了。”

赤练蛇的脸忽然僵硬就好像是条蛇忽然被人捏位厂七寸。

红娘子吃吃笑道“这是他最大的秘密我本来不该说出来的幸好你也不是外人,所以……”

她故意压低语声悄悄道“我还可以告诉你个秘密。”

玉动道“什麽秘密?”红娘子道“我知道他和大驳船是好朋友。”

干动又笑道“你错了他订不是朋友他们已是……”

赤练蛇直在瞪她冷冰冰的眼睛已变成碧绿色·忽然对准她的脸吹了口气。

他只不过轻轻吹了口气但红娘子却象是在闪避世上最歹毒的暗器样连话都来不及说完·身子跃起凌空个翻身已掠到屋背後·她身後的催命符却早就不见了。

王动忽然道“她说的话·我本来连一个字都不信的。”

赤练蛇道“你本来不笨。”

王动道“为什麽?”

王动笑厂笑道“因为她说的若水是真的你何必要她的命”

赤练蛇冷冷道“你是不是也想叫我要你的俞?”

王动淡谈道“我这条命早巳不姓王丫谁要去都没关系,但你

赤练蛇道“我怎麽样?”

王动道“没有人伤心。”

王动道“有没有人开心?”

赤练蛇道“有。”

上动道“你也知道她恨你?”赤练蛇道“哼。”

王动道“她为什麽直没有要你的命?”赤练蛇道“闪为她细道我活比死』’商用。”王功道“以厢呢?”

赤练蛇道“以後?”

干动道“以後分钱的时候。”

赤练蛇的脸义已僵硬。

王动道“火缀蚁死丁他们是不是也很伤心?”

赤练蛇道“哼。”

王动道“他打为什麽不伤心?”

赤练蛇道“因为叁个人分钱总比四个人分得多些。”王动道“若只有两个人分钱呢?”赤练蛇回过头盯他字字道“你究竟想说什麽?”

王动道“我想说的事你本该早就明白了的。”

赤练蛇碧绿色的眼神突又变成死灰色冷冰冰的全无表情。

手动道“个馒头两个人吃总比二个人吃好些·这道理本就谁都明白现在的问题是,是那两个人能吃到馒头呢?”赤练蛇道“你说。”

王动缓缓道“我知道你的功夫你当然不怕红娘子。”

赤练蛇道“哼。”

王动道“但她和崔老大是什麽关系?你和崔老大又是什麽关系?你能不能比得上她?”

赤练蛇冷笑。

在某种情况下·个人若是冷笑只不过表示他已无话可说表示他心里已不安。

个对每件事都完全有把握的人是很少会这麽样的冷笑的。

所以王动立刻又接道“所以你若想吃到馒头·就最好赶快另想法子。”

赤练蛇迟疑·终于忍不住问道“什麽法子?”

王动道“另外找个人来帮你抢那馒头。”

赤练蛇又在冷笑道“找什麽人?”

王动道“第那人要不太贪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欢乐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