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11章

作者:古龙

这时上动才走回来坐厂还是脸色铁青☆

翱大路道“人家好心送茶来给你你能不能对她好一点?”

王动道“不能。”郭大路道报导你真的看见她就生气?”

王动道“哼。”

郭大路道“为什麽?”

王动道“哼。”

郭大路道“就算红贩予以前不太好但现在她已经不是红娘子厂你难道看不出她已完全变丫个人?”

燕七立刻帮腔道“是呀·现在看见她的人有谁能想得到她就是那救营救难的红娘子?”

的确没有人能想到。

那又小心、又周到、又温柔、又能忍受的青衣妇人·居然就是

郭大路道“有谁能够想得到,我情愿在地上爬圈。”

燕七道“我也爬。”

王动板股·冷冷道“你们若要满地乱爬·也是你们曲事我管不。”

燕七通“可是你…。“王动谊笼局棋你认输了没有?”颓七道“当然不认输。”

王动道“好那麽废话少说,快下谋。”

郭大路叹了口气晌贿道“看来这人的毛病比燕七还大这盘棋他不输才是怪事。”

这局棋果然是王动输了。

他中来明明已将燕七的棋封死,但不知怎麽来,他竞莫名其妙的输了。

输厂七颗于。

土动看棋摄发了半天怔忽然道“来,再下局。”

燕七道“不来了。”

王动道“非来不可,一局棋怎麽能定输赢?”

蔬七道“再厂十局,你还是要输。”

王动道“谁说的”

郭大路抢道“我说的因为你不但有毛病,而且毛病还不小。”

王动站起来就要走。

郭大路拉佳了他大声道“为什麽我仍一提起这件事·你就要落荒而逃?”

王动道“我为什麽要逃?”

郭大路道“那就得问你臼己厂。”

燕七悠然道“是呀个人心里若没有亏心的地方别人无论说什麽他都用不逃的。”

王动瞪他衡·忽然用力坐下去道“好你们要说。大家就说个清楚我心里有什麽亏心的地方?”

郭大路道“我先问你,是谁要她留下来的?”

王动道“不管是谁反正不是我。”

郭大路说道“当然不是你,也不是我·更不是颓七。”

没有人要红娘子留下来是她自己愿意留下来的。

她本来可以走。

若换了别人·在那种情况下·定会先逼她说出那批藏宝的下落,然後很可能就杀了她。

但郭大路他汀不是这种人。

他们绝不肯杀个已没有反抗之力的人,更不愿杀个女人。

尤其不会杀个不但没有反抗之力·更有悔罪之心的女人。

任何人都看得出红娘子已被感动了被他衡那种伟大的友谊感动厂。

她已明白世上最痛苦的事并不是没有钱而是没有朋友。

她忽然觉得以前所做的那些事,所得的唯代价就是孤独和寂

国为她已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

她已能了解孤独和寂寞是多麽可旧的事。

她也巴了解世上所有的财富也填不满个人心里的空虚。

那绝不是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所能了解的。

所以红娘子没有走。郭大路道“你说过·你们那几年收获不少。”

王动道“嘱。”

郭大路道“你也说过无论港有厂那笔账富都可以象皇帝般亨受辈子。”

王动道“哼。”

郭大路道“但她却宁可放弃那种帝王般的生活宁可到这里来服侍你,她疯了吗?”

燕七道“她当然没有疯何况就算是疯子也不会做这种事的。”

郭大路道“所以就算是呆子也应该明白她的意思也应该对她好些。”

红娘子并不是没有走出这屋于过。

她出去过五六天。

回来时,带回来个小小的包袱,包袱里有几件青布衣服,几样零星的东西。

那就是她剩下的所有财产了。

其他的呢?

她居然已将那笔冒了生命危险得来的财富,全都捐给了黄河沿岸·正在闹水灾的几省善堂。

这种事简直令人无法相信。

王动的脸色还是铁青的。

郭大路道“难道现在你还不相信她?”

燕七道“我行甚至己特地去为你好听过,难道我们也会帮她骗你?”

郭大路道“难道现在你还看不出这样做是为了什麽?”

燕七道“她当然是赎罪。但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她想感动你让你回巴转意。”

郭大路道“假如有人这样对我无论她以前做过什麽事我都会原谅她的。”

干动沉默’直没有说话。过了很久他才指起头道“你们说完了吗?”

郭大路道“该说的都巳说完了。”

燕七道“甚至连不该说的都说了现在只看你怎麽做。”

王动道“你们要我怎麽样做跪萨来求她嫁给我?”

郭大路道“那倒也不必只不过…“’只不过─一─”

燕七替他接了下去,道“只不过要你对她稍微好一点就行了。”

王动看看郭大路又看看燕七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你们很好都很好─…“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就站起来走了。

这次他走得很慢,但郭大路反而没有拉他因为王动向很少叹气。

太阳渐渐升高,将他的影子长长的拖在地上。

他的背好像有点弯·背上好像压很重的担子。

郭大路和燕七从未看见过他的样子忽然觉得自己的心情也沉重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仍又听见阵很轻的脚步声始起头就看到红娘子已站在他订面前。

郭大路勉强笑厂笑道“坐请坐。”

红娘子就坐了尸来·端起她刚倒给王动的茶喝了口·又慢慢的放下·忽然道“你们刚说的,我全都听见了。”

郭大路道“哦。”

除了这个“哦”宇外,他实在摄不出应该说什麽。

红娘子轻轻道“你们对我的好意我很感激可是……”

郭大路和燕七在等她说下去。

过了很久红娘予才慢慢的接道“可是我跟他之间的事你们还不太厂解。”

郭大路和燕巳谁也没有表示意见。

他们当然不能说自己对别人的事狠了解谁也不能这麽说。

红娘子垂下头道“我们以前本来…”本来非常要好…“中■常燎……”

她声音似已有些顷咽长长吐出口气才接道“这次我留下来正如你们所说,是希望能使他回心转意重新过象以前那样的日子。”

郊大路忍不住道“你对以前那段日子·真的还狠怀念?”

红娘子点点头潞然道“可是现在我才知道·过去的事就已过去就像是‘个人的青春样去了就永远不会再回头。”

说到这里她眼泪似已忍不住要流萨。

郭大路心里忽然也觉得阵酸楚想说话却不知该说什麽。他否族七燕七的眼圈儿似也有些发红。

红娘子以前虽然伤害过他们暗算过他商但现在他们早已忘厂只记得红娘子是个心想凹头的可怜的女人他们心里只有同情绝没有仇恨。

没有人能比郭大路他们更容易忘计对别人的仇恨。

又过了很久红娘子才总算勉强将眼泪念佐·轻轻道“但你们苦以为他真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你们就错了他越这样对我就越友示他没有忘记我们以前的情感。

燕七忽然点点头,道“我了解。”

他真的了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往往很微妙。

人们互相伤害得越深往往只因他们相爱得更深。

红娘子轻轻的接又道“池对我若是很好狠客气·我心里反石更难受。”

预七柔声道我了解。”

工授予通“就因为他以前对我太好、太真所以才会觉得被我负害得租理历以现在他才会这麽样恨我。”

都大路道☆地坛麽会恨你?”

红娘子潞然笑道“他恨我·我反而高兴因为他以前若不是真的对我好现在又想麽会损我?”

郭大路终于点了点头道“我横。”

红娘子道“你若在一个人脸上刺了刀刺得很深,那麽他脸上必定会留下条很深的刀疤永远也不会平复。”

她膀然接道“心比的刀痕也样所以我知道我衡是永远无法恢复到以前那样子了,就算还能勉强相聚在起公里也必定会有层隔膜。”郭大路道“可是……你们至少还可以做个朋友。”

红娘子道“朋友?…。“

她笑得更凄凉道“任何两个人都可能成为朋友,但他们以前若是相爱过就永远坦无法成为朋友了你说是不是?”郭大路只存承认。

红娘子忽然站起来道“但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朋友,我永远都不会忘了你打。”

郭大路这才看见她手里提个小小的包袱·动容道“你想走?”

红嫂子凄然道哦若勉强留下来不但他心里难受·我也难受我想来想去,才决定还不如走厂好。”郭大路道“可是你…─你有没有打算港备到哪里去呢?”红娘子道“没有打算”

她不让别人说话人员快的接又道“但你们可为放心·像我这样的人有很多地方都可以去的所以你们为了他为了我,都最好不要拦住我。”

郭大路看看燕七燕七在发怔。

红娘子看他们日中仿佛充满了羡慕之意柔声道“你们若真的将我当做朋友·就希望能记住句话。”

燕七道“你说。”红娘子凝注远方缓缓地道“世上员难得的·既不是名声也不是财富而是人与人之间的真情,你若得到了就千万要珍侩,千万莫要辜负了别人辜负了自己…。“她声音越说越低,低低曲接道“因为只有一个曾经失去过真情的人,才懂得它是多麽值得珍借才会了解失去它之後是多麽寂寞多麽痛苦。”

燕七眼圈儿真的红了忽然道“你呢?你以前是不是以真倍在对待他”

红娘子沉默丁很久才轻轻道“我本来连自己也分不清。”

燕七道“现在呢?”

红娘子道“我只知道他离开後,我总是会想起他我。…找过很多人可是却没有个人能代替他。”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她忽然以手掩面狂奔而出。

郭大路想过去拦阻。

但燕七却拦住了他潞然道“让她走吧。”

郭大路道“就这样让她走?”

燕七幽幽道“走了也好,不走彼此间反而更痛苦。”

郭大路道“我怕她会……会……”

燕七道“你放心她绝乖会做出什麽事来的。”郭大路道“你怎麽知道?”

燕七道“因为她现在巴知道王老大对她确是真心的这已足够。”

翱大路道“足够?”

燕七道“至少这已足够使个女人活下去。”

她目中也已泪珠满眶轻轻接道“个女人中中·只要有个男人的确是真心对她的她这中就没有白活。”

郭大路凝视他良久良久道“你对女人好像厂解得很多。”

燕七扭过头目光移向远方。

天空碧蓝阳光灿烂。

碧蓝的天空下忽然有道浅紫色的烟火冲天而起。

燕七皱了皱眉道“这种时候,怎麽会有人放烟火?”

燕七回过头·就看见王动也正站在屋摄卜,看这道烟火。

风吹过来紫色的烟火随风顺散。

郭大路道“只要人家高兴随时随地都可以放烟火·这点也不稀奇。”

燕七似在沉思,贿贿道“是不是就好像随时随地都可以放风第样?”

郭大路没有听清楚正准备问他说什麽。

忽然阎王动已冲到他订面前,道“她呢?”

“她”自然就是红娘子。

郭大路道“她已经走了因为她觉得你……”土动大声打断了他的话道“她什麽时候定的?”

郭大路道“刚走……”

这两个宇刚说完王动的人已横空掠起只闪就掠出墙外。

郭大路笑了道“原来他对她还是很好·她根本不必定的。”

他摇头,笑道“女人为什麽总是这样喜欢多心?”

燕七脸上却连丝笑意也没有沉声道“你以为那烟火真是放玩的?”

郭大路道“难道不是?”

燕七叹了口气,道“江湖中的勾当,看来你真的连点也不懂。”郭大路道“我本来就不是个老江湖。

燕七道“假如我们要对付个人,你在这里守他我在山下你有了他的消息时,用什麽法子来通知我中

郭大路道“不会的。”燕七道“不会的?谈是什麽意思?”

郭大路道“这意思就是说象这种情况根本就不会有。”

燕七道“为什麽?”

郭大路眨眨眼道“因为你若在山尸守,我定也在山下。”

燕七服睛里露出了温柔之色,但脸却板了起来道“我们现在说的是正经事你能不能好好地说甸正经话”郭大路道“能。”

他想了想才接道“山和山下的距离不近我就算大喊大叫你也未必听得到。”

燕七冷冷道“聪明聪明你真聪明极了。”

郭大路笑了·义想了想才说道“我可以叫别人去通知你。”燕七道“若没有别的人呢?”

郭大路道“我就自跑下山去。”

燕七瞪他板脸道“你脑袋里装的究竟是什麽?稻草?木

郭大路笑道“除了稻草和木头之外,还有脑门子想逗你生气的念头·我总觉得你生起气来的样子·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他不让箍七开口抢又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欢乐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