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14章 金大帅的问题

作者:古龙

有种人好像命中注定就是要比别人活得开心就算是天大的问题他也随时都可以放到边去。

郭大路就是这种人。

是谁替他还的帐?

为什麽要替他还账?

这些问题在他看来,早巳不是问题了。

所以他躺上床立刻就睡,睡就睡到下午直到王动到他屋里来的时候他才醒。

上动的行动还不太方便所以起进来就找了个最舒服的地方华下就算他行动方便的时候无论走到什麽地方也都立刻会找个最舒服的地方坐下去的。

无论谁的屋子里怕都很少有比床更加舒服的地方。

所以王动就叫郭大路把脚缩起来峡·斜倚在他的脚跟。

郭大路就把个枕头工厂过去让他垫背然後揉眼睛道“现在是什麽时候了?”

王动“还早距离吃晚饭的时候·还有半个多时胶。”郭大路叹了口气贿哺道“其实你应该让我再多陋半个时辰的。”

王动也四厂气,道“我只奇怪,你怎麽能睡得?”

郭大路好像更奇怪张大了眼睛道“我为什麽睡不?”

王动道“你若是旨动脑髓想想也许就会睡不厂。”

郭大路道“有什麽好想的?”

王动通“没有?”

翱大路摇摇头道“好像没有。”

王动道“你已知道是谁替椒还的帐?”

郭大路道“不管是推替我还的帐反正帐已经还清了他打既然不愿意泄露自己的身份·我还有什麽好想?”

王动道“你能不能稍微动动脑筋?”

翱大路笑了道“能,当然能。”

他果然想了想·才接道“最可能替我还张的人就是林夫人。”

他们那次遇见林夫人的经过後来已告诉过王动。

王动道“林夫人就是你卜次说的卫夫人?”

翱大路点点头道“她既然林太平在这里当然会源人随时来工听我们欠了债当然会服人来还的。”

他接又道“可是她不愿林太平知道她巴找到这地方所以才瞒我们的。”

干动道船合理。”

郭大路笑道“当然合理,我就算懒得动脑筋但脑筋并不比别人差。”

王动道“除了林夫人第二个可能替你还帐的是谁呢?”

郭大路道“八成是酸梅汤。”王动道“为什麽是她?”

郭大路道“我看见她听我何欠了帐,友刻就落荒而逃心里觉得很奇怪踞为她本不是这种人。”

于动道“所以你认为她定又回去向金大帅借厂钱赶到前面来替你先把张还了?”

邹人路道“中错因为她本来就喜欢燕七又怕燕七不肯接受她的好意所以才故意那样做。”

王动道“可是她怎麽知道你欠了谁家的账呢?”

郭大路道“那很容易打听得出你总该知道,酸梅汤是个多麽机灵的女孩子。”

王动馒馒的点了点头道“也很合理。”

郭大路笑道“你看这问题是不是很简单我不费吹灰之力随随便便就想出了两个。”

王动道“莫忘了还有第叁个人。”

郭大路道“这个人定是…─小

说到这里他忽然说不下去了。坎乐英醒

因为他本来想到很多人都有可能·但仔细想这些人又都不大可能。王动道“骗过你的那些小蹦,就算没有把你当瘟生笨蛋,就算心里很感激你·也不会有这麽多钱来替你还帐的。”

翱大路道“那些人简直穷得连裤子都没得穿否则我义怎麽会大发慈悲?”

王动道“也不能算上梅汝男,他被你在肚子上打了拳不还你两拳已经客气的了。”

郭大路苫笑道“所以我就算被债主逼死他也不会掉滴眼泪的。”

上动道“掉眼泪小侗比还债方便也便宜得多。”郭大路道“所以这第叁个人也绝不可能是他。”

王动道“非日不可能是他,也绝小可能是别的任何人。”

翱大路道“为什麽?”

上动道“因为别的人就算知道你在这里也不可能知道你在被人逼债。”

郭大路道“假如有人听到我们跟催命符和十叁把大刀他们决斗的事知道我们有人受了伤,就赶到这里来呢?”

王动道“来干什麽”郭大路道“也许是到来看热闹·也许是想赶来帮我们的忙·报我们的思。”

王动道“报恩?”

郭大路道“譬如说沼口些红蚂就可能会来报我订的不杀之思。”

王动终于又点点头,道“这也很合理。”

郭大路含笑道“既然很合理岂非就没有问题吗?”

上动道“真正的问题就在这里。”

他脸色很严肃·很沉重。

郭大路忍不住道“真正的问题?什麽问题?”

王动道“既然可能有人赶来看热闹赶来报恩·就也可能有入进来找麻烦,赶来报仇。”

郭大路道“报仇严

王动道“你认为我们对那些蚂蚁有东杀之思说不定他们却反把我订当仇人呢?你想到我们放他们走的时候为什麽石会想想我们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的时候?”

郭大路怔住厂。

王动道“何况,催命符和十叁把刀他商说不定也有够义气的朋友,听到他仍裁在这里就狠能赶来替他们的报仇。”

郭大路四了口气,道:“很合理。”

王动道“你虽然没有在江湖中混过,可是我们却不同无论谁在江湖中混的时候都难免会在有意无意间得罪些人这些人若知道我订的行踪也很可能殷来找我仍算算旧张。”

郭大路叹了口气·苫笑道“看来我的脑筋实在不能算很商明。”

王动道“但这些人还不能算是最大的问题。”

郭大路吓了跳道“这还不算?”

王动道“最大的问题是·既然已有很多人知道我们的行动就表示我们不幸已中名了。”

他叹了门气、接道“个人出了名之後大大小小的麻烦立刻就会缀来的。”

郭大路道“什麽麻颅?”

士动道“各种麻烦,你想都想不到的麻烦。”

郭大路道“譬如说有人听说依的武功高就想来找你较量较量就算不肯动手他们也会想出各种法子通你非动手不可。”

郭大路苦笑道“这点我倒明白。”

天动道“你明白?”

郭大路叹道“这就好像我逼金大帅出手样只不过我倒未想到报应来得这麽快。”

王动道“除了来拢你比武较量的人之外我你来帮忙的也好找你来解决问题的也好,找你来借路费盘缠的也好这些人随时随剔会找上门来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什麽时候会来。”

他又叹了口气接道“个人若在江湖中成了名要想再过天清静的日子只伯都不太简单的。”

郭大路也叹了口气哺哺道“原来成名也并不是件很榆快的

王动道“也许只有种人才觉得成名很愉快。”郭大路道还没有成名的人。”

他忽又叹道“其实真正有麻烦的人也许并不是你跟我。”郭大路道“你是说·燕七腿林太平?”

王动道“不错。”

郭大路道“他们的麻烦为什麽会比我韶多?”

王动道因为他们都有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

郭大路从床上跳了起来,大声道“不错蔬七的确有个很大的秘密他总是不肯告诉我。”

王动道“你到现在还没有猜出来?”

郭大路道“你难道已猜出来了”

互动忽然笑厂笑道“看来你非但脑筋不太高明眼圈也…。小他忽然停住了口。

有人来了。

郭大路灾剔也听到有人走进外面的院子。还不止个人。

他慢慢的从床扩溜下去·慢慢道“你说的果然不错·果然已有入找上问来了。”

王动只有苦笑。

因为他实在也没有想到人居然来得这麽快。

来的是什麽人?

会为他们带来什麽样的麻烦?

来的共有五个人。

後面的四个人身材都很魁伟衣都很华丽看起来很到悍很神气。

可是和前面那个人比,这四个人简直就变得好像四只小鸡。

英实前面那个人也并不比他们商很多,但却有种说不出的气派就算站在万个人里你还是眼就会看到他。

这人昂首阔步顾盼自雄连门都没有敬就大摇大摆的定进了院子·就好像个百战而归的将军·回到自己家来似的。

王动当然知道这不是他的家,郭大路也知道。

他本来已准备冲出去的若有麻烦上门他总是第一个冲出

可是这次他一看到这个人就立刻又缩了回来。

王动皱了皱眉道“弥认得这个人”

郭大路点点头。王动道“这人就是金大帅?”

郭大路道“你也认得他?”

王动道“不认得。”

郭大路道“不认得你又怎麽知道他是金大帅?”

王动道“这人若不是金大帅谁是金大帅”

翱大路苦笑道“不错他的确狠有点大帅的样子。”

金大帅站在院子里背双手四面打量忽然道“这院了该招了。”

後面愿的人立刻射身道“是。”

金大帅道“那边的月季和牡丹都应该浇点水草地也该剪剪。”

限班门道“那边树下的几张藤椅,府该换上石墩子随便把树枝也修修。”

跟班门道“是。”

王动在窗户里看忽然问道“这里究竟是谁的家?”

郭大路道你的。”

王动叹了口气,道“我本来也知道这是我的家现在却有点糊

郭大路忍不住要笑,却又皱起眉,道“燕七怎麽还不出去?”

七动道“也许他跟你样看见金大帅就有点心虚。”

郭大路道“金大帅又不认得他·他为什麽会心虚?”

五动目光闪动突然问道“你柯没有想到个问题?”

郭大路道“什麽问题?”

干动道“燕七打暗器的手法已可算得是流的接暗器的手法当然也不错“

郭大路道“想必不错。”

王动道“那末他自己为什麽不去找余大帅呢?为什麽要你去?”

郭大路怔了怔道“这……我倒没有想过?”

王动道“为什麽不想?”

郭大路苦笑道“因为……因为只要是他要我做的事我就好像觉得是天经地义·应该中我去做的。”

王动看他·摇头就好像大哥哥在看自己的小弟弟。

个被人将糖葫芦骗走的小弟弟。

郭大路想了想才又道“你的意思就是说·他自己不左找金大帅,就因为生伯金大帅会认出他来?”

王动道“你说呢?”

郭大路还没有说出话突听金大帅沉声喝道“是什麽人鬼鬼祟祟躲在屋子里喷咕·还不快出来。”

王动又看了郭大路一服,终于馒馒的推开门走出去。郭大路既然不肯动他就只有动了。

金大帅瞪他道“你躲在里面确咕些什麽?”

王动淡谈道“我根本不必躲,你也管不我在嚼咕些什麽。”

金大帅厉声道“你是什麽人?”

王动道“我就是这地方的主人·我高兴坐在那里高兴说什麽就可以说什麽。”

他笑了笑,淡淡道“一个人在自己的家里就算高兴脱了裤千放屁别人也管不。”

他平常说话本没有如此刻薄的现在却好像故意要杀杀金大帅的威风。

谁知金大帅反丽笑…卜下下看了他几眼笑道“这人果然象是个姓王的。”

王动道“我并不是象姓王的我本来就是个姓王的。”

金大帅道“看来你怕就是王老大的儿子”

工动道“王者大?”

金大帅说道户王老大就是王潜石·也就是你的老于。”

上动反倒怔佐了。

土潜石的确是他父亲他当然知道他父亲的名字。

但别人知道王潜石这名字的却很少。

大多数人都只知道王老先生的号王逸齐。

知道王潜石这名字的人当然是王潜石的故交。

王动的态度立刻变了变得客气得多试探问通“阁下认得家父?”

金大帅也不回答他的话却大步走上了回廊。

郭大路这屋子的门是开的。

金大帅就昂然走了进来大马金刀往椅子上坐就坐在郭大路的面前。

郭大路只有勉强笑了笑道“你好”

金大帅道“咽·还好总算还没有被人气死。”

郭大路乾咳几声道“你是在找我的?”

金大帅道“我为什麽要来找你?”

郭大路怔了怔道“那末·大帅到这里来,是干什麽的呢?”

金大帅道“我难道不能来?”

郭大路笑道“能当然能。”

金大帅冷冷道“告诉你,我到这里来的时候你怕还没有生出来。”

这人肚子里,好像装肚子火葯来的。

郭大路并不是伯他·只不过实在觉得有点心虚。

无论如何,他做的那手实在令人服贴,那教训也没有错。

郭大路既然没别的法子对付·只好溜了。

谁知金人帅的眼睛还真灾他的脚刚动,金大帅就喝道“站任”

郭大路只有陪笑道“你既然不是来找我的要我留在这里干什

金大帅道“我有话问你。”郭大路叹了口气道“好网吧”金人帅道“你们晚上吃什麽?”

他问的居然是这麽样的个问题。

郭大路忍不住笑道“我刚嗅到红烧肉的味道·大概吃的是竹葡烧肉。”

金大帅道“好炔开饭我饿了。”

郭大路又址住了。

现在他有点弄不清谁是这地方的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金大帅的问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欢乐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