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15章 鬼公于

作者:古龙

假如你佐在个很荒僻的地方。

假如有个人在半夜叁更里来敲你的门但客气的对你说“我又累又渴又错过了宿头想在你们这里借宿宵,讨点水喝。”

那麽只要你是个人你就定会说“请进。”

郭大路是个人。

他平时就是个很豪爽、很好客的人喝了酒之後就比平时更豪爽·更好客十倍。

现在他喝了酒,而且喝得真不少。

金大帅刚走了投多久,他就听到敲门就抢出去开门。

敲门的人就客气的对他说“我又累又渴又错过了宿头’想在这里借宿宵,讨点水喝。”

郭大路本来当然应该说“请进。”可是这两个宇他竟偏偏说不出口来。

看见了这个人他喉咙就好像忽然被塞住了简直连个字都说不出。

来敲门的是个黑衣人。

这人满身黑衣·黑裤子、黑靴子,脸上也蒙块黑巾只露出双乌黑有光的眼睛身後还背柄乌躇的长剑。

柄五尺多长的剑。

门口没有灯。

这人摔简的站在那里简直就好像是黑暗的化身。

看见这个人·郭大路的酒意就好像已经清田了叁分。

再看到这人的剑,他酒意就清醒了叁分。

他几乎忍不住要失声叫了出来

“南宫丑”

其实南宫丑究竟是什麽样子,他并没有真的看见过。

他看见的是梅汝男。

虽然他的装柬打扮甚至连身上佩的剑都和梅汝男那次和棍子他们在麦老广的烧腊店里出现时,完全一样。

但郭大路却知道他绝不是诲独男。

那倒并不是因为他比梅汝男更高一点更痘点究竟是为什麽呢?连郭大路自己也不太清楚。

梅汝男穿上黑衣服的时候伤佛也带种凌厉逼人的杀气。

这人却没有。

他既没有杀气也没有人气,简直连什麽气都没有,你就算田他脚·他好像也不会有点反应。

但郭大路却可以保证,无论谁都绝不敢去沾他根手指。

他睁子很黑、很亮,和普通练武的人好像并没有什麽不同。

但也不知为了什麽,只要他看你一眼你克刻就会觉得全身不舒服。

他正在看郭大路。

郭大路只觉得全身不舒服·就好像喝醉酒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样手心里流冷汗头疼得恨不得拿把刀来将脑袋砍掉。

躁衣人看他显然还在等他的答复。

郭大路却似已忘厂答复。

黑衣入什麽话都没有再说,忽然转过身,慢慢的走了。

他走路的样子也很正常,只不过定得特别馒而已每走一步,都要先往前面看一眼才落脚·就好像生伯脚踩空·跌进个很深的水沟里又好像生伯踩死了地上的蚂蚁。

像他这样子走路·走到明天下午·怕也走不到山下去。

郭大路忽然忍不住道:“等等。”

黑衣人头也不回道“不必等了。”

郭大路道“为什麽?”

黑衣人道“这里既不便我也不勉强。”

这几句话说完他才走出了两步。

郭大路大笑道“谁说这里不便?附近八百里内,绝没有比这里更欢迎客人的地方了,你快请进来吧。”

黑衣人还在犹豫过了很久才慢慢的转过头。

郭大路又等了很久他才走回门口道“阁下真请我进去?”

他说话也慢吞吞的但用的字却很少别人要用十个宇才能说完的话他最多只用六七个字。

郭大路谊“真的请进。”

黑衣人道“不後悔?”

郭大路笑道“为什麽耍後悔?阁下莫说只借宿宵就算任上二五个月我订也是样欢迎的。”

他的豪气又发作了。

黑衣人道“谢。”

他终于傻慢的走进院子·眼睛只看前面的路别的什麽地方都不看。

燕七和上动都在窗户里看他两人的神色也显得很惊讶。

黑农人走到长廊上就停下。

郭大路笑道“先请进来喝杯酒吧。”

黑衣人道“不。”

郭大路道“你从来不喝酒?”

黑衣人道“有时瞩。”

郭大路道“什麽时候才赐?”

黑衣人道“杀过人後。”

郭大路怔了怔贿购道“这麽样说来你还是石要喝酒的好。”

後来他日己想想又觉得很好笑。

郭先中居然叫人不要喝酒,这倒真是平生第遭。

黑衣人就地布廊上·不动了。

郭大路道“後面有客房你既然不喝酒就请过去吧。”

黑衣人道“不必。”

郭大路又证了怔·道“不必?不必干什麽?”

黑衣人道“不必去客房。”郭大路遁“你难道就睡在这里?”黑衣人道“是。”

他似已懒得再跟郭大路说话馒慢的闭起了眼睛,倚在廊前的柱子上。

郭大路忍不住道“你既然要睡在这里,为什麽不躺下?”

黑衣人道“不必。”郭大路道“不必躺下?”

黑衣人道“是。”

郭大路说不出话了·脸上的表情就好像看到了匹会说话的马样。

“马不会说话。”

“但只有马才站睡觉。”

“他是匹马?”

“不是。”

“你看是什麽人?”

“南富丑”

燕七点点头这次总算同意厂郭大路的话。

黑衣人倚在廊卜按于亡竟似真的睡了他这人本身就象是根柱于直、冷、硬没有反应没有感情。

郭大路叹厂口气,道“这人若不是南宫丑天下就绝不可能再有别的人是南窝丑厂。”

王动忽然道“无论他是马也好是南宫卫也好都跟我们点关系都没有。”

郭大路道“有。”

王动道“有什麽关系?”

郭大路道“象瘸宫丑这种人,若没有日的怎麽会到这里来?”

王动道,“他为什麽不能来”郭大路道“他为什麽要来?”

王动道“无论那种人,晚上都要找个地方睡觉的。”

郭大路道“你真认为他是来睡觉的?”

王动道“他正在睡觉。”

郭大路道“象这样子睡觉·什麽地方不能睡为什麽偏偏要到这里来睡?”

王动道“无论他为的是什麽他现在总是皮睡觉所以……”

郭大路道“所以怎麽样?”

王动道“所以我们大家都应该去匝觉。”

这就是他的结论。

所以他就去睡觉了。

王动说要去睡觉的时候·你无论想叫他去做任何别的事都不行。

但郭大路却还站在窗口看。

燕七道“你为什麽还不去睡?”

郭大路道“我锡看看,他是不是真的睡了能睡多久?”

燕七咬境层说道“但这是我的房间我要睡了。”

郭大路道“你睡你的,我又不会吵你。”

燕七道“不行。”

郭大路道“为什麽不行?”

燕七道“有别人在我屋里我睡不。”

郭大路笑了道“你以後若娶了老婆·难道还要她到别的屋里去睡觉?”

燕七的脸仿佛又有些红了瞪眼道“你怎麽知道我定要娶老婆伊

郭大路道“因为世上只有两种人不娶者婆。”

燕七道“田两种人?”

郭大路笑道“一种和尚种是半男不亥的人·你总不是这两种人吧。”

燕七有些生气了道“就算我要娶老婆,也不会娶个像你这样的臭男人吧。”

他中来有些生气的但说完了这句话,股却反而更红了。

郭大路忽然把将他披了过来·悄声道“你看那边墙上是什

燕七刚准备甩脱他的时候已看到对面墙头上伸出一个脑袋来。

夜色很暗。

他也没有看清这人的股长得什麽样子只看见双烟炯有光的瞪睛四面看了看。

幸好这屋里并没有燃灯所以这人也没有看见他们四面看了几眼忽然又缩了回去。

郭大路轻轻的冷笑道“你看我猜的不错这人非但不怀好意而且来的还不止他一个。”

燕七道“你认为他是先到这里来卧底的?”

郭大路道“定是。”

那黑衣人虽然还是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但燕七却也不禁看得

没有动作往往也是种很可怕的动作。

燕七就算真的想睡觉·现在也早巳忘得干乾净净。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听郭大路闻闻道“奇怪真奇怪。”

燕七道“什麽事奇怪?”

郭大路道:“你身上为什麽一点也不臭?”

燕七这才发觉他站得离郭大路很近几乎已靠在郭大路怀里。

幸好屋里没有灯也看不出他脸上是什麽颧色·什麽表情。

他立刻退出了两步·咬田chún·道:“我能不能不臭?”

郭大路道“不能。”

燕七忍不住问道“为什麽”

郭大路道“因为我从来没看过你洗澡·也没看过你换衣服,你本来应该臭得要命才对的。”

燕七道“放屁。”

郭大路笑道“放屁就更臭了。”

藏七狠狠的瞪他好像狠想给他一个耳利於,幸好就在这时墙外忽然有个人轻烟般掠了进来。

他当然不会真的象烟一样但却真轻,掠叁丈後落在地上居然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身子不但轻·而且特别痉小简直战小孩子的身材差不多。

可是他脸上却已有了很长的胡子,几乎已和乱松极的头发连在一起遮佐了大半个脸只能看到双狐狸般狡猾的限睛。

他眼睛四下转,就盯在倚柱子的黑衣人身上。

黑衣人还是没有动也没有睁开眼睛。

这人忽然招手墙外立刻就又掠人了叁个人来。

这叁个人的身材当然高大些但轻功却都不弱·叁个人都是轻装身夜行靠手上都拿兵器。

个人用的是判官笔·个人用的是弧形剑·个人用的是链予枪,那枯瘦的老人也亮出了一对双环。

四种都是很犀利·也狠难练的外门兵器。

能用这种兵器的人武功绝不会差。

但黑衣人还是不动的站·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四个人的神情都很紧张,眼睛瞬也不瞬的盯在他身上·步步向逼了过去,显然随时都可能使出杀手,一下子就要他的命。

郭大路看了燕七眼·意思象是说“原来他们并不是同路的。”

燕七点点头。

两个人都按兵不动心头都有同样的打算,要看看这四个人用外门兵器的夜行盗怎麽样来对讨这神秘的黑衣人。

谁知就在这时大门忽然开了。

郭大路本来明明记得已将大门接上了现在不知怎的竟义无声无恩的开了。

个穿碧绿长衫的人手里摇折扇施施然走了进来。

他穿得很华丽·神情很蒲洒看来就象是个走马章台的花花公

郭大路看清他的脸时却不禁吓了跳。

那简直就不象是张人的脸就连西藏喇嘛庙里的魔鬼面具都没有这张脸可阳。

因为这确是张活生生的脸而且脸上还有表情。

种令人看了之後睡了都会在半夜里惊醒的表情。

郭大路若非亲眼看到简直不相信这麽样个人身上会长这麽张股。

那四个用外门兵器的人,居然还没有发觉又有个人进来了。

这绿衫人的脚步轻得就好像根本没有沾他似的飘飘然走到那用判官笔的人背後用手里的折扇轻轻拍这人的肩。

这人立刻就象只中矿箭的兔子般跳了起来凌空个翻身落在那描瘦老人的旁边。

他们这才看见厂这绿衫人脸上立刻充满厂惊骇之意。

郭大路又和燕七交换了个眼色“原来这些人也不是─路来的。”

这些人就象是正在演出无声的哑剧·恫却实在很神秘、很刺激。

绿衫人手里还在轻摇折扇·显得从容得很。

那四个用外兵器的人却更紫张,手里的兵器握得更紧。

绿衫人忽然用手里的折扇指了指他们·又向门外指了指。

这意思显然是叫出去。

四个用外门兵器的人对望了眼那老人咬了咬牙摇了摇头用手里的钢环指了指这栋屋子又向他们自己指了指。

他的意思显然是说“这地盘是我们的·我们不出去。”

绿杉人忽然笑了。

无论谁都不可能看到这样子的笑。

无论淮看到这样子的笑都一定会为之毛骨棘然。

四个用外门兵器的人脚步移动已站在起额上冒光显见已是满头冷汗。

绿衫人折扇又向他们手里的兵器指了指好像是在说“你们一起卜来吧”

四个人对望了贩,象是已准备出手·但就在这时·绿衫人忽然间己到了他们面前。

他手里的折扇轻轻在那用链子枪的人头上一敲。

敲得好像井水重。

仍这人立刻就象是滩泥般软软的倒厂下去个大好的头颅竞口被敲得裂开飞溅出的血浆在俭包中看来就仿佛是片落花。

他倒卜左的时候弧形剑已划向绿衫人的胸膛。

剑走轻灵滑、狠而且快。

但绿衫人更快。他伸手,就听到“嚎”声接又是“隙”声。

弧形剑“叮”的掉在地上这人的两只手已开腕折断只剩下层皮连在腕了卜。

他本来还是站的恫看丁看自己这双手,突然就晕厂过士。

这乔过足瞬间的事。

另外两个巴吓得面无人色,两条腿不停的在弹琵琶。

那老人总算沉得住气忽然向绿衫人弯了弯腰·用钢环向门外指了指。

游都看得出他巴认输厂已准备要走。

绿衫人又笑了笑点厂点头。

这两人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鬼公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欢乐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