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17章 春去何处

作者:古龙

没有人知道南宫卫的下落,正如没有人能知道春的去处。

但春去还会再来南富丑却’宝无消息。

现在春已将去。

院子里的花虽开得更艳只可惜无论多美的花,也不能将春留

天气巴渐预热了起来。

王动的伤势虽已好了但人却变得更懒整天躺在佑椅上,几乎连动都不动。

除了他们为那黑衣人下葬的那天…“

那天虽近清明却没有令人断魂的雨。

天气好得很他们从墓地上回来王动又象往常样,走在最

红娘子没有来。

她的伤虽也巳快好了却还是整天把自己关在房子里现在不是王动在躲她·她反而好像总是在躲王动。

女人的心总是令人捉授不透的。

这并不奇怪。

奇怪的是郭大路最近好像也总是布躲燕七。

燕七和林太平在前面走·他就傲洋洋的在後面跟王动。

半路上王动找了个有树荫的地方坐厂来仰了个傲腰,打了个呵欠。

他也跟坐下来伸个懒腰打了两个呵欠。王动笑“·看他微笑道“最近你好像变得比我还懒。”

郭大路道“准规定只有你才能最獭的?我能不能比你獭一点?”王动道“不能。”

郭大路道“为什麽不能?”

王动道:“因为你最近本该比谁都有劲。”

郭大路道“为什麽?”

王动道“你还记不记得那天燕七说你的话?”郭大路道“不记得。他说的话我为什麽定要记得?”

这人就好像刚吞下犬吨火葯啊于都装满了火葯气。

干动并不在意还是徽笑道“他说·我仍这四个人之中本来以你的武功最差的。”

郭大路道“你们都有好师傅我没有。”

王动道“可是自从那天你跟那黑衣人交过手之後他才发现我们的武功虽然比你高但若真和你打起来·也许全都不是你的对

郭大路冷冷道“他说的话,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王动道“但我相信因为我的看法也跟他样。”

郭大路道“哦?”

工动道“你武功虽然不如我们·但是和人交手时却能随机府变制敌视先若食句老话来说你正是个天赋异察·百疆难遇的练武好材料所以……”郭大路道所以我们应该打梁来试试看对不对?”

他的火葯昧还很重王动还是不理他,徽笑道“所以你应该振作起精神来再好好的练练功夫若能够找个好师博以後说不定就是天下武林的第面手。”

郭大路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现在我倒并中想伐个好师傅想找个好丈夫。”

王动道“为什麽?”

郭大路咬园己的手指甲·道“因为…。‘因为我有病。”

王动动容道“你有病什麽病”

郭大路道“一种狠奇怪的病。”

王动道“你以前为什麽没有说赵过?”

郭大路道“因为我─一─我不能说。。

他的确满脸都是痛苦之色并不象足在开玩笑的样子。

王动居然也没有再问。

因为他知道问得越急·郭大路越不会说的。

他既然不问郭大路反面憋不住了,反而网他:“你难道没有发现最近我有点变了?”

王动皱岿沉吟说道:“田·好像有那麽一点。”

郭大路四道“那就因为我有病。”

王动试探道“你知不知道你的毛病在哪里?”

郭大路指自己的心口·道“就在这里。”

王动皱眉道“你得的是心病”

郭大路的脸色更痛苦。

王动道“心病也有很多种据我所知最厉害的一种就是相思病你难道得了相思病?”

郭大路不停的叹气。

王动却笑了,道;“相思病并不丢人的·恢为什麽不肯说出来?说不定我还可以替你去作媒呢。”

郭大路用力咬牙·又过了很久,忽然把抓住王动的肩道“你是不是我的好朋友?”

王动道“当然是。”

郭大路道“好朋友是不是应该互相保守秘密?”

王动道“当然应该。”

郭大路道“我有个秘密·已憨了很久再不说出来只伯就要发疯了可是…”可是我想说出来,又伯你笑我。”王动道“你。…你得的难道是”…侵花柳病?”

郭大路道“不是。”

王动松了口气、道:“那就没关系了你尽管说出来,我绝不笑你。”

郭大路又犹豫半天才劳脸道“相思病也不只种,我得的却是最见不得人的那种。”

王动道“为什麽见不得人?勤窥淑亥,君子好逐·求之不得·碾转反侧那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麽丢人?”

郭大路道“可是……可是…。我这相思病并不是为女人得的。”

王动也怔信厂,怔了半天·才试探问道“休相思的难道是个男人?”

郭大路点点头简直好像要哭出来的样子。

王动好像很害伯的样于,故意压低了声音,悄悄道,“不会是我吧?”

郭大路看他,也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只有板脸道“我的病还没有这麽重。”

王动却似又松了口气·笑道“只要不是我就没有关系了。”

他忽又压低声音道“是不是林?”

郭大路道“你见了活鬼。”

王动又皱想了半天,才展颜笑道“我明白了你喜欢的是燕

郭大路不说话了。

王动悠然道“其实我早就已看了出来你老是喜欢跟他在起。”

郭大路苦脸道“以前我还并没有觉得有什麽不对还以为那只不过因为我们是好朋友但後来…。’後来……”

王动眨了眨眼·道“後来怎麽样?”

郭大路通“後来…。後来就术对了。”

王动道‘“什麽地方不对”

郭大路道“我也说不出来究竟什麽地方不对·反正只要我跟他在起的时候心情就特不样。”

王动道“有何样?”

他倒真是打破砂锅问到底连点都不肯放松。

郭大路道“不样就是不样反正─一“反正就是不样。”

他说了也等於没说。

王动好像已忍不住要笑出来了但总算还是忍任·正色道“其实这也不能算丢人的事。”

郭大路道“还不丢人?像我这样一个男子汉·居然…。“

王动道“有这种毛病的人你也不是第个。断袖分桃·连皇帝者于都有这种嗜好·而且千古传为佳话我看你倒不如索性跟他

郭大路跳了起来,瞪他怒道“原来你不是我的朋友我看错了你。”

他扭头就想定了。

王动却拉佳了他道“别生’别生气我这只不过是在试试你的·其实我也早已看出来,燕七这个人有点不对了。”欢乐荚战

郭大路怔了怔·道“他有什麽不对?”

王动好容易才总算没有笑出来板脸道“你难道没有看出他这人有点邪气?”

郭大路道“邪气?什麽邪气?”

王动道“我们虽然是这麽好的朋友,但他部还是象防偷似的防我们睡觉的时候定先把门窗都拴上,对不对?”

翱大路道“对。”

王动道“他每次出去的时候总是偷偷的溜走,好像生怕我订会跟他似的·对不对?”

郭大路道“对。”

王动道“他好像从来没洗过澡;但身上却并小太臭·穿的衣服虽然又脏又破但屋庐里邮比谁都乾净……你说这些地方是不是都有点邪气”

郭大路脸色似乎有些发白·迟疑道“你的意思难道是说他

干动道“我什麽都没有说,也没有说他是魔教的人。”

他忽然大声咳嗽、以为若再不咳嗽·只伯就要笑出来了。

郭大路的脸色却更发白,嘴里翻来覆去的念两个宇“魔教─一─魔教。一。”

王动咳嗽厂中天才总算忍住笑声又道“我只不过听说魔教中有几对夫妻很奇怪。”

郭大路道“什麽地方奇怪”

王动道“这几对夫妻文大是男人,太大也是男人。”

翱大路就象是忽然中厂一根冷箭似的,整个人都跳厂起来把抓化了土动嘎声道“你……你定要帮我个忙。”

王动道“怎麽帮法?”翱大路道“想法子大吵架。”

王动通“大吵架?怎麽吵法?”

郭大路道“随便怎麽吵都役关系吵得越厉害越好。”

王动道“为什麽要吵?”

郭大路道“因力吵过之後我就可以走厂之。”

王动的脸色也变了变似乎觉得自己这玩笑开得太大丁,过“半晌,才勉强笑道“其实你也不必要走·其实他……。

他好像要说出什麽秘密,但郭大路却打断了他的话抢道

郭大路道“然後我就在山下等他只要他出去我就可以暗巾限踪看看他究竟到些什麽地方去愿些什麽人见面。”

他长长叹了口气接道“无论如何我也要查出他究竟有什麽秘密。”

土动沉吟·道“你为什麽不在家里等?”

郭大路道“因为我若就这样缀踪他定会被他发觉的。”王动道“难道你想到山下去易容改扮?”

郭大路道“嘱。”

王动道“你馏得易容术?”

郭大路道“小懂但我却有我的法子。”

土动歪头考虑了半天·缓缓道“你既然已决心要这麽做也未尝不可只不过……”

郭大路道“只不过怎麽样?”

王动道“我们要吵就得吵得象个样子·否则他绝石会相信的。”

韶大路道“不错。”

土动道“所以我们就要等机会绝不能就这样无缘无故的吵起

郭大路道“要等什麽样的机会呢?”

工功笑了笑道“我虽然不太爵欢跟别人吵架但要找个吵架的机会倒并不太困难。”郭大路道“为什麽?”

上动道“因为你本来就常常不说人话的。”郭大路也笑“道“若是燕七在这里我现在就可以跟你吵起来“

王动道“现在我只担心件事。”

郭大路道“担心什麽?”

王动道“我怕他帮你跟我吵吵完了跟你起走。”

郭大路眨了眨跟,道“这点你倒用不担心。”

王动道“哦?”

郭大路道“我既然能跟你吵难道就中能跟他吵麽?”

王动又笑了,道“当然能。有时你说的话足足;〈“的人,无论谁跟你吵起来我都不会觉得很奇怪的。”

郭大路还没有开口突然听到一声惊呼从那边的树林中传了出来。

一个少女的声音在放声大叫“救命呀、一。救命”

男人听到女孩子叫“救命”,大多数都会立刻赶过去。

就算他并没有真的准备去救他至少也会赶过去看看。

每个男人’生中,多多少少总会幻想过一两次“英雄救美”这种事的,只可借事实上这种机会并不太多面已。

现在机会来了,郭大路怎麽肯饶过。

郭大路不等王动有所行动就已经跳了起来直冲过去。

只可惜他好像还是迟了步。

他身子刚跳起来就看到个人箭也似的冲人了树林。

叫“救命”的女孩子,大多数都不会长得太丑·但象现在叫救命的这个亥接厂这麽样漂亮的倒也并不太多。

这女孩子年纪不大最多也只不过十七八岁梳两根油光水滑的大辫子·更显得俏皮伶俐。

她手里提个花篮’张白生生的瓜子脸吓得面无人色,正围棵树在打转。

个满脸胡子的彪形大汉脸上带狞笑,围树迫。

他迫得并不急,因为他知道这亥孩子已经是他口中的食物已经休想逃出他的掌心。

他再也想不到半路上竟会杀出个程咬金来。

宰好来的这程咬金,只不地是年青小伙予,长得也跟大勉娘差不多。

所以,不等林太平开口他反而先吼了起来大声道“你这免患子谁叫你来的?若是撞走了老于的好事当心者子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林太平沉脸·道“什麽好事?”

大汉狞笑道“老子在於的什麽事·你小於难道看不出?”

那小站娘已躲到林太平背後喘气·颤声道“他不是好人,他…。’他要欺负我。”

林太平淡谈道;“你放心,现在已经没有人能欺负你了。”

大汉怒吼道“难道你这个免扇子还想多管闹事不成?”

林太平道“好像是的。”

大汉狂吼一声·饿虎扑羊般向林太平狠摄扑了过来。

看来他也是练过几天功夫的不但下盘很穆而且出手也很快。

只可倍他遇的是林太平。

林太平挥手·他就已象野狗被踢了一腿“骨碌碌”滚了出去。

他又惊又怒,确里大骂,看样子还想爬起来·再拼拼。

谁知後面已有个人把秋佐了他的衣领把他整个人拎了起来。

这人不但力气大,身材饱不比他矮·只用只手拎住他·他居然连点反抗的法子都没有。

郭大路总算赶来了,拎他走到林太平面前·微笑道“伤说应该怎麽打发这小於?”

林太平道“那就得看这位站娘的意思了。”

那小姑娘惊魂未定身子还在发抖。

郭大路冲她挤了挤眼·笑道“这人数负了你我们把他宰了喂狗你说好不好?”

小姑娘惊呼声,吓得人都要晕丁过去,一下子倒在林太平身

郭大路大笑,道,“我月不过是说玩的,象这种臭小於连野狗都不肯嗅嗅的。”他挥手·赐道“滚吧,滚得越快越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春去何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欢乐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