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18章 雷雨

作者:古龙

雨点乱石般打在郭大路身上。

他终于醒厂。

陋巷、低墙他醒来才发觉自己睡在墙角的泥泞中·至於他是怎麽会睡在这里的?已睡了多久?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只记得昨夜先跟东城的兄弟们起去蹦西城老大的赌场打得那里鸡飞狗跳塌溯徐。

然後东城的老大就特地为他在小冬瓜的妓院里大摆庆功宴二叁十个弟兄轮流撞他的酒。

东城老大还当众拍胸脯表示只要他能把西城那帮打垮以後西城那边的地盘就归他後来两个人好像还磕头拜了把子。

再後面的事他就更记不清了好像是小冬瓜的妹妹小蜜桃把他扶回去的正在替他脱靴子脱衣裳。

可是他忽然却不肯一定要走要出去找燕七。

小蜜桃想拉他反而挨了个耳刮子。

然後他就发现自已绸在这里中间那一大段完全变成了空自。

严格说来,这半个多月的日子·究竟是怎麽过的,他也弄不清。

他本是出来找燕七的,但人海茫茫·又到颐里去找呢?

所以他到了这里後就索性留了下来每天狂漂乱醉。有天大醉後,和东城的老大冲突了起来两人不打不相识这打,竟成了朋友。

那时东城老大正被西城帮压得透不过气,郭大路就拍胸脯,保证为他出气。

所以他就田东城的弟兄们混在起了。每天喝酒、赌钱、打架、

但为什麽每次大醉後他都要一个人溜走,第二天醒来时·不是倒在路上就是躺在阴沟里?

个人若要折磨别人也许很难但若要折磨自己就很容易

他是不是在故意拆磨自己?

好大的雨,雨点打在人身上,就好像石子般。

郭大路挣扎·勉强站起来,头疼得仿佛随时都会裂开来舌头上也象是长出了层厚厚的青苔。

这种日于过得真的有意思吗?

他不愿想。

他什麽事都不愿想·员好立刻有酒·再开始喝·最好每天都没有清醒的时候。

仰起膀子想接几口雨水来喝,雨点虽然很多很密,能落到地嘴里的,却偏偏没有多少。

世上岂非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

你看明明可以得到的却偏偏得不到。你愤怒、痛苦·用自己的头去檀墙·把自己折磨得不成人形,却还是点用也没有。

郭大路用力挺起了胸膛胸膛里心口上·就象是有针在刺。

明明不该想的事·为什麽偏偏又要想呢?

强雷声,闪电击下。

他咬了咬牙大步向前走,刚走了两步,忽然看到前面一扇小门“呀”的一声开了。

个排衣垂留的小丫头手里撑把花油伞正站在门口·看他盈盈的笑,笑起来两个酒窝好深。

有个这麽甜的小妨炮·对你笑·任何男人都免不了要上去搭汕搭汕的。

但郭大路现在却没有这种心情,他现在的心情·简直比他的样子还糟。

但郭大路却迎了上来·甜甜的笑道“我叫心心。”

她不等别人开口第一句话就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这种事倒也少见得很。

郭大路看了她两眼,慢侵的点了点头,道“心心好好锯中。”

他不等话说完,又想走厂。

谁知心心却还是不肯放过他·又笑道“我认得你。”郭大路这才觉得有点奇怪转过身停下来道“你认得我?”

心心眨眼·道“你是不是郭家的大少爷?”

郭大路更奇怪忍不住问道“你以前在哪里见过我?”

心心道“没有。”

翱大路道“那末你怎麽认得我的?”心心赡然道“你去问问我们家小姐就知道。”郭大路道“你们家的小姐是谁?”

心心道“你看见她时·就细道了。”郭大路道“她在哪里?”心心抿嘴笑,道“你跟我来·就什麽事全知道“。”

她转过身走进了那扇小门,又回头向郭大路招了招手“来呀。”

郭大路什麽话都没有说大步走了进去现在他的好奇心已被引起休想不叫他进去都很难了。

门里是个小小的院子棚紫藤花在暴雨中看来显得怪可怜的。

屋摄下接叁两只鸟笼·黄驾儿正在笼子里咳哎的吵好像正在怪她们的主人太不体恤·为什麽还不把我订带人香闺里。

心心走上网廓用一狠白生生的小手指,轻轻在笼子上弹,陷眼道“小鬼吵死人厂今天小姐房里有客人你们再吵,她也术会踩你仍的。”

她又回孵问郭大路笑·媚然道“你看,你还没进去她们已在吃醋了。”

郭大路也只好笑了笑。

现在她心里除了好奇之外,又多了种说不出是什麽滋味的感觉仿佛有点甜酥酥的。

但这究竟是怎麽回事他仍然如在十里雾中,连一点影予都摸不。

“难道我忽然交上姚花运了麽?”

只不过·丫头虽然俏并不一定就表示小姐也很圈亮。

那伎小姐若是母夜叉·你说怎麽办?

门上挂的湘纪竹的子当然是天气开始热了之後刚换上去的。

门里梢无人声。

心心掀起子媚然道“你先请里面坐我去请小姐来。”

里面是个精致高雅的小客厅·地上还铺厚厚的波斯毡。

连郭大路都不由自主·先擦了擦脚底的泥,才能走得进去。

“象这种地方的主人·为什麽要请我这麽样个客人进来?”

那当然定有目的。

什麽目的呢?

郭大路看了看自己·全身上上厂卜连五钱银子都不值。

他对自己笑了笑索性找了张员舒服、最乾净的椅子坐下来。

桌上有壶茶·还是新泡的。几个小碟子里,摆很精美的茶食。

郭大路替自已倒了碗茶边喝茶…边吃杏脯就好像是这地方的老客人似的点也不客气。

然後·他就听到阵“叮叮当当”的环响声心心终于扶他们家的小姐进来了。

郭大路始头看了眼·眼睛就已发直。

郭先生并不是没见过女人的毛头小伙子但象这样的美人·倒还真是少见渊。

若不是这样的美人,又怎配住这样的地方?

郭大路嘴里含半片杏脯,既忘了吞下去也忘了拿出来。

不知什麽时候,这位小姐也坐下来了,就坐在他对面张宜喜宜嗅的脸上仿佛还带点红晕·也不知是姻脂,还是害羞双明如秋水般的眼波正脉脉含情的看他。

郭大路开始有点坐立不安了,想开口说话,一个不小心却将嘴里含的半片杏脯咽在喉咙里。

心心忍不住“唉防”一笑开始笑☆就再也停不尸来接肚子·吃吃的笑个不停。

小姐瞪了她一眼仿佛在怪她笑得不该但自己也忍不住为之摄然。

郭大路看她商突也大笑起来。

他笑的声音反而比谁都大·你只有在听到这笑声的时候,才能感觉到他是真正的郭大路。

无论多麽严肃多麽巡她的场面只要郭大路一笑五刻就会轻松起来。

这位羞人答答的小姐,终于也开口说话了。

她的声畜就和她的人同样温柔·菜声道“这地方虽然不太好但郭大爷既然已来了·就不要过於拘束”一。”

郭大路打断了他的话笑道“你看我象是个拘束的人吗?”

小姐媚然道不象。”

心心也笑道“条是小姐刚托人从普洱捎来的,郭大爷多喝两杯也好醒醒酒。”

郭大路道“茶的确不错你部错了。”

心心怔了怔道“我什麽地方错了?”

翱大路道“无论多好的菜·也不能醒酒。”

心心道“要什麽才能醒酒?”

郭大路道“酒。”

心心笑道“再喝酒岂非更醉?”

郭大路道“你又铝了·只有酒才能解酒这叫做还魂酒。”

心心眨眨眼道“真的?”

郭大路道“这法子是我积数年经验得来的·绝对错币丁。”

小姐也笑道“既然如此·还不快去为郭大爷斟酒。”

酒来了、是好酒。

菜当然也水债。

郭大路开怀畅饮·真的好像已将这位小姐当做老朋友·点也不客气。

这值小姐居然也能喝两杯,酒色染红了她的双颓看来更艳光照人。

郭大路睛直勾勾的不住她连酒都似已忘记瞩厂。

小姐低下头轻轻道“郭大爷若再喝卡杯,我陪杯。”

二杯酒眨眼间就下了肚,郭大路忽然道“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小姐道“请说。”

郭大路道“第,我不叫郭大爷·叫郭火路·我的朋友都叫我

小姐媚然道“有些人永远都不会老的。。

郭大路道“也有些人永远都不会变成大爷。”

他又喝厂杯酒,才接道“我只不过是个穷光蛋而且又赃又臭你却是位於金小姐·而且不认得我为什麽要请我来喝酒?”

小姐眼波流动道“同是天涯沦落人若是没缘又何必认得。”

心心抢通“我份家小姐姓水闺名叫柔青现在你们总该已认得了吧。”

郭大路抚掌笑道“水柔青·好名字值得喝二大杯。”水柔青逐酋道“多谢。”

郭大路饮而尽她,过了很久忽又道“我的肠子是直的无论有什麽那都是存不住的。”

水柔青婿然道“我看得出你是个豪气如云的大丈夫。”

郭大路道“那末我问你是不是有人欺负了你你要我替你出

心心又抢道“我们家小姐足不出户怎麽会有人欺负她?”

郭大路道“你是不是遇了件很困难的事要我替休去解决”心心道“也没有。”

郭大路缓缓地道“我既然来厂又喝了你们的酒·无论什麽事,只要你们开口我定尽力去做。”水柔青柔声道“只要你有这样的心意,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郭大路瞪她,道“你真的没有什麽事求我?”

水柔青道“夏的没有。”郭大路道哪末·你为仍麽对个又赃又臭的穷光蛋这麽好?”

水柔青抢起头,看她眼液如醉。

被她这样子看的人能不醉的又有几个?

心心看郭大路,又看看她的小姐忽然笑道“有句话郭大爷不知道有没有听说过。”

郭大路道:“你说。”心心道乐子重英豪,美人喜欢的也是真正的英雄。”

水柔青的脸更红,娇嗅轻啤道“小鬼再乱嚼舌·看我不撕你的嘴。”

心心笑道“我也是直肠子心里有什麽话也存不住。”

水柔青红脸站起来真的象是要去拧她。

心心却己吃吃的娇笑溜姻跑了出去·跑出去时还没有忘记替他们关上门。

水柔青垂首站在那里又忍不住偷偷膘了郭大路眼。

郭大路还在盯她。

她的脸已红得象是秋夕的晚霞。

醉了。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不醉的人也该醉了。

郭大路忽然握住了水柔青的子。

她的手冰冷脸却是火烫的。

郭大路正想搂她还没有楼她她已“图吁”声,倒人他怀

窗外是盛夏窗内却是浓春。

春色浓得化也化不开。

有些人虽然素不州识但只要见面,就好像铁遇见磁石样立刻会紧紧粘佳。

水柔青粘在郭大路身上她的肌肤柔软、光滑如丝缎。

她的腰胶盈盈握。

郭大路握她的腰忽然轻轻叹息哺哺道“我不横真的不债。”

水柔青轻轻道“有些事本来就是没法子解释的本来就没有人懂。”

郭大路道“你以前既没有看见过我也不知道我是个怎麽样的人为什麽这样千对我?”

水桑青道“我虽然没有看见过你却中已知道你是个怎麽样的

郭大路道“峨?”

水柔青的身了粘得更紧缓缓道“这澳天来城里的人谁不知道肉远地来了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好汉。”

郭大路苦笑道“好汉?你谰不知道好汉是什麽意思?”

水柔青道“我听你说。”

郭大路道“好汉的意思,有时候就是流氓无赖。”

水柔青婿然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好汉就是好汉。”

郭大路笑了,轻抚她的胺胶,笑道“你真是个奇怪的亥人。”

水柔青道“所以我才会喜欢像你这麽样奇怪的男人。”

这句话没说完她的脸又红了。

郭大路凝视她道“我以前作梦也设想到会遇见你这样的女人,更没有想到会愿你这样子在一起。”

水柔青的脸更红轻轻道“只要你愿意我就永远这样子跟你在一起。”

郭大路又凝视厂她很久·忽又轻轻叹了口气·翻了个身·张大了眼睛瞪屋顶。

水柔青道“你在叹气?”

郭大路道“没有。”

水柔青道“你在想心事?”

郭大路道“没有。”

水柔青也翻了个身伏在他胸膛上轻抚他的脸·柔声道“我只问你·你愿不愿意永远跟我这样子在起?”

郭人路沉默,沉默厂很久才字宇道“不愿意。”!

水柔青柔软的身干突然僵硬嘎声道“你不愿意严

郭大路道“不是不愿意是不能。”

水柔青道“不能?为什麽不能?”

郭大路慢慢的摇了摇头。

水泵青道“你摇头是什麽意思不喜欢我?”

郭大路叹道“像你这样的亥人若有男人不喜欢你那人定有毛病,可是……”

水桑青道“可是什麽?”

郭大路苫笑道“时是我有毛病。”

水柔青看他·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掠讶之色。

翱大路道“我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雷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欢乐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