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19章 黄昏

作者:古龙

夕阳照进窗户照在郭大路刚换的套新衣服上他似已完全变丫个人变得容光焕发而且非常渭醒。水柔青看他咬噶chún道“你…“你现在就要走?”

郭大路笑道“老实说我简直很不得长出两只翅膀来飞走。”

水柔青垂下头,目中又露出种说不出的幽怨凄楚之色。

郭大路看她,笑容也渐沥潞谈目中也充满怜惜,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肩,柔声道“体是个很好的女孩子·将来总有天……”

水柔青凄然笑道“将来总有天我也会找到个像你这样的男人的,是不是?”

郭大路勉强笑道“答对了。”

水柔青也勉强笑了笑,道“见到那伎燕妨娘时莫忘记替我向她问好。”

郭大路道“我会的。”

水柔青道“告诉她以後若有机会·我定会到大明湖去看你们。”

郭大路笑道“说不定我们会先来看弥。”

他虽然在笑·沮也不知为了什麽·心里总象是有点酸酸的。

他实在已不忍再留下去实在不忍再看她的眼睛·忽然转过头望窗外的夕阳哺哺道“现在大还没有黑我还来得及赴段路。”水柔青垂头轻轻道“不错你还是快走的好,她说不定也在等你左找她。”

郭大路看她仿佛想说什麽恫终于什麽也没有说。

他就这样走丁出去。

不走又能怎样呢?还是走了的好还是快走的好。水柔青突然道“等等。”

郭大路馒慢的回过身道“你…。”

水柔青没有让他说出这句话自怀中取出了个浅紫色的绣花荷包·递给他柔声道“这个给你,请转交给燕姑娘·就说“…就说这是我送给你们的贺礼。”

郭大路道“这是什麽?”

他接过就已用不再问。

他已可感觉到荷包里的明踩的光滑圆润。

水柔青已转过身看也不去看窗外的夕阳淡谈道“现在你可以走厂。”

郭大路紧紧握这荷包她的心岂非也匠如荷包中的明珠样岂非也已被他握在手里?

她没有再回头。

他也没有再说话。

有些话是根本就用不说出来的。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或许也只有在天疲沦落的人才能了解这种心情,这种意境。

这种意境虽然凄凉却又是多麽美丽?

村姑

远山青绿湖水湛蓝。

青绿的远山倒映在蓝湖水里蓝翠如绿绿浓如蓝。

郭大路沿湖岸慢慢的往前走就象是个游魂似的既没有目的也不辨方向。

听到了燕七的消息,他就根不得肋牛双翅长到济南府来·好象只要他到了济南府·立刻就可以找到燕七。

现在他已到厂济南府,刀知道自己想得实在太天真厂。

这见鬼的济南府可真不小城里至少有几千几百户人家几千几万个人。

要到这麽大的地方·这麽多人中来找燕七·还是好像想在大海里捞针样。

他只有每天在这里游魂般逛来逛去希望有一天运气特别好能撞卜燕七。

可是连他自己也知道这希望虽然太渺茫·假无论多渺茫的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好。

现在连湖岸旁有多少棵树他几乎都已能数得出来了。

前面的垂柳下·停泊条卖莲蓬鲜藏的小船摇船的小妓娘也已愿他报数远远地向他婿然而笑,笑容灿烂如阳光。

就只为了这甜笑郭大路就已不能不去买几支莲蓬。

莲子的心是苦的就象现在郭大路的心样。

别人两分银子只能买六只莲蓬郭大路却买到七八只。

这戴斗签·赤双白足的小姑姻仿佛对郭大路也很有意思只要郭大路来,她总是额外多送两只,有时甚至还会偷偷塞上节鲜藕。

若是在以前,郭大路说不定早已坐上她的船把船荡到湖心去亲亲她苹果般的小脸摸摸她嫩藕般的白足了。

但现在郭大路实在没有这种心情。

他的烦恼已够多的了。

他接莲蓬·准备定了·谁知道小姐却又向他招了招手悄悄地道“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郭大路实在本想再惹麻烦却又实在不忍拒绝这小始娘的好意。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难备作出副大哥哥的样子来,这小够娘若是想约他幽会·他定要好好教训她顿,告诉她天卜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她幸好遇见了他否则定会上当的。

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圣人。

只可措老天偏偏水给他个机会,让他来作两次圣人。

他只用只脚上船头故意板起脸道“你有什麽馏要愿我说?”

小妨娘眼睛里发光悄悄道“你是中是个化了装出来私访民情的大臣”

郭大路怔化了怔了半晌忍不住笑道“我由头到脚,有哪点象是大官的样子?”

小姑娘道“你不是?”

郭大路道“非但水是,而民我见到大官就会发抖的。”

小够娘的神情更兴奋声音更低道“那未你定是个大强搬。”

郭大路苫笑道“也不是我连做强盗都会蚀本的。”

小脑娘瞪他道“你真的不是?”

郭大路道“我为什麽要骗你?”小姑娘叹了口气显得失望极了·好像连话都懒得搬他再说。

原来她对郭大路有兴趣从今过以为郭大路是个大盗。

大篮在少女们的心日中,有时的确比各种人都有吸引力。

郭大路现在才知道这小姑娘并不是真的对他有意思。

他也用不再担心会惹上麻烦厂,本来应该觉得很开心才是。

但也不知为厂什麽他反而偏偏觉得有点失望有些不甘心的问“你从哪点看我象是大盗?”

小够娘态度已冷淡了下来道“因为这两天来·我总觉得有个人在後面盯你的梢。”

郭大路道“哦是个什麽样的人?”

小妨娘谊“这人有时打扮成小贩·有时打扮成乞泻,但无论他打扮成什麽样子都休想瞒过我。”

郭大路道“为什麽?”

小脑娘露出很得意的样子道“因为他的股我一眼就能够认出来“

郭大路道“他脸是不是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小姑娘点点头,道“他是个大麻子。”

郭大路几乎忍不住要跳了起来连血都似已流得快了很多。

小姑娘看他日中又露出期望之色,道“他是不是来盯你梢的?你认不认得他?”

郭大路眨了眨眼也故意压低话声道“我跟你说老实话你可不许告诉别人。”

小姑娘立刻道“我发誓不服别人说否则以後叫我也变成个大麻子。”

郭大路悄悄道“好我告诉你那大麻於是个很有名的捕头,的确是来盯我梢的。”

小姑娘又兴奋了起来,道“他”…他为什麽要盯你的梢?”

郭大路声音更低道“因为我的确是个大盗别人都叫我大盟满天宽’·刚在京城里做了七十八件巨案才逃到这里来避风头。”

小姑姻兴奋得全身都发抖起来咬瞒chún,道“你……你是中是个采花盗“

郭大路忍住笑,向她挤了挤眼睛道“你猜我是不是?”

小姑娘的脸已烫得象是个刚烤透了的红山芋咬鲜红嘴chún道“就算你是我也不伯你我……我……”

她的腿象是已有点发软连站都站不稳·几乎蹬跌下水里去。

郭大路大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道“你放心,我就算耍来找你也得再过两叁年现在你只不过还是个小孩子。”

他大笑扬长而去。

小妨娘看他发了半天怔,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偷偷用手碰了磁自己的胸脸上的红霞已红到耳朵根于。

郭大路心里暗暗好笑,知道这姑娘今天晚卜一定是睡不觉的

他这倒绝不是存心愿害她·只不过是想为这姑娘平凡的生添些作料加些色彩让她以後成了亲抱孩子铣碗时也会有段可以令自己心跳的回忆来想想。

世上又有几个女接予能亲眼看到个活生生的采花大盗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欢乐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