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21章 龙王庙

作者:古龙

谁知这麻于居然很快就出来了已喝得醉田圈的扶个十七八岁少女的肩,大声问夥计,洗手的地方在哪里。

原来他喝得太多,想找条出路。

郭大路沉住气·看他下了楼等中天也没看见他上来。

莫非他已发现了我在这里乘机借尿遁了?”

郭大路终于沉不住气了,正港备追下去。

但这时他眼角已瞥见街对面有个人低头往前走正是这麻

他果然溜了。

郭大路急人已从窗子里窜了出去酒窖中已有人大叫起来还以为这人想跳楼自杀。

那麻于也回头膘了眼身子闪忽然钻进了对面家粮食

粮食坊的门口堆口袋门袋的面,筐子筐子的米、小米、杂粮还有流鼻涕的顽童正在门门踢穗子。

等郭大路赶过众的时候那麻于又人影不见了。

店里的夥计和掌柜的,闹没事做,正倚柜台在下燃,

看他们悠悠因阑的样子·绝不象刚看到有人闯进去的样子。

这两人莫非也和那麻于串通好了、准备演出双簧给郭大路看?

但郭大路这次却学乖厂根本就不进去问却躲在旁边·报手将那个流鼻涕的小孩子叫了过来·摸出串铜钱带笑道“我问你的话·你若乖乖的回答,我就把这中钱给你买糠吃。”

这小孩…只手拿穆子·只手擦鼻涕·眼睛却已盯在这串钱上。欢乐英醒

无论是大人也好是小孩也好看见钱不喜欢的怕还没有几个。

郭大路谊“你听明白了吗?只要你说实话这串钱就是你的。

这孩子支刻用力点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爹爹告诉我小孩子若是说谎,将来舌头会烂掉的。”

郭大路拍了拍他的头笑道“不错说实话的才是好孩子·这粮食坊是不是你家开的”

孩子点点头,道“我们家有好多好多大内米·吃百年都吃不

郭大路道“你们家里是不是还有个麻子”

孩千眨眨眼好像觉得狠奇怪道“你怎麽知道的?”

郭大路笑厂要骗出个小孩于的老实话来的确不太困难

但大人骗小孩毕竟也不是件很有面子的事。

所以他也觉得有点中好意思·先把串钱塞到孩子手里·刁带笑道“我从来没有看见过麻于你能本能带我去看看”

这孩予也笑工道“当然能·他刚进去马上就会出来的。郭大路道“他真的会出来?”孩子点点头眼珠了转忽义笑道“现在他已经出来。”

他只手紧紧抓那串钱,却抛开了手里的穆子去将刚走出粮食纺的麻子拉过来。

个只有七八岁的小麻子。

郭大路又怔佐又有点哭笑不得。

那该于却笑得很开心道“他叫小二于是我的弟弟从小就是麻予,我们家只有这麽样个麻千。”

郭大路怔了半晌,掉头就走。

只听那孩予还在偷偷的笑道广小叁子若是每个人看你眼都给我串钱,我们就发财“,你将来也不必愁娶不到漂亮媳妇只要有大把的钱就算你是个麻子也样有人抢要嫁给你。”

郭大路又好气又了笑·气又气不得,笑也笑不出。

他知道这孩子定拿他当做个活瘟生,大笨牛。

他自己的想法也和这孩子差术了多少。

他回头就看见会宝楼的夥计在皮笑肉不笑的盯他·道“客富刚的帐是王两六分银子剩下的鸭架子还可以包起来带回

馆夥计对个喝完酒就跳楼走了的客人·当然不会有什麽好脸色的。

郭大路已经连火气都没有了拿了锭银子给他·忽又问道“刚才那个源头奇大的麻于你认不认得?”

夥计接银子,掂丁掂立刻陪笑道“那麻子小的虽不认得但陷他来的几个粉头·小的却可以去替大爷叫来。”

郭大路道“我要找的是那麻子侮以前难道没见过?”

夥计摇了摇头显然觉得很奇怪“这人究竟有什麽毛病花枝招展的小妨娘他不要却要找大麻于。”

郭大路懒得跟他多说了他知道若是去问那些小姑娘,也定问不出那麻于的底细来的。

这麻子倒真是个怪人。

他明明是在躲郭大路·却又倔偏总是在郭大路眼前出现若说他不是故意的天下又怎麽会有这麽巧的事?

这粮食坊的那夫妻两个人既然都跟他有很密切的关系他在这城里想必也出耽了很久。

但别的人却好像都没有见过他。

他无缘无故的为郭大路送了价值千金的珍珠给水柔青,当然绝不会连点企图都没有。

可是他的企图究竟是什麽?为什麽要做这些莫名其妙的事?

你就算手工破郭大路的头·他也想不出个道理来。

他几乎已港备放弃这个人了。

谁知就在这时月。才扶麻子下楼的那小站娘突然扔腰从对面走厂过来,而且还笑眯眯的看郭大路抛媚服。

那店伙看看她·又看看郭大路悄悄扮了个鬼脸溜了。

做这种事的人很少有不识相不知趣的。

这时那小妨娘已走到郭大路面前甜笑道“这位想必就是郭家的大少爷了。”

翱大路点点头瞪她道“是不是那麻子告诉你的?”

这小始娘也点点头媚然道“我叫梅兰是留春院里的以後还得请郭少爷多捧场。”

郭大路道,“你若能替我找到那席子我就天天去捧你的场,

梅兰眨眨眼道“真的?”欢乐英维

郭大路道“说话不算数的是王八。”

拖兰又笑了笑得更甜,道“我来找郭少爷正是为了那伎麻大爷有话要我转告。”

郭大路道“什麽话?”

梅兰道“他说他今天晚上叁更时在大明湖东边的龙王洒里等你,他还说…。.还说…─”

郭大路急问道“他还说什麽?”

梅兰曝哺道“他还说你若是没胆子不敢去也没关系。”

她忽又婿然一笑,道“现在郭少爷已经可以找到他了,郭少爷你说的话,也得算数呀男人做厂王八那滋味可不是好受的。”

这打扮成小妖怪☆样的女接予,终于义扭扭的走了。

临走时还没有忘记将留春院的地址告诉郭大路。

郭大路这才发现自己又说错话了他为什麽不能沉佐气等等等这小妖精先说出那麻子要她传的话呢?他为什麽总是会莫名其炒的为自己找来很多麻烦

可是那麻子却更莫名其妙。

他明明在躲郭大路却又要约郭大路见面。

难道这也是个阴谋圈套?

难道他已在那龙王庙里安排了埋伏等郭大路去自投罗网?

他虽然好像对郭大路的事情知道得很多,郭大路以前却连这个人都没见过更绝不会有什麽恩怨。

他费了这麽多心机花了这麽多本钱目的究竞是什麽?

郭大路叹厂口气,购哺道“十个麻于九个怪看来这句话倒真的点也不错。”

龙王庙。

有水的地方·好像都有龙王庙。

龙王庙就象是土地庙样已成厂聋子的耳朵只不过是个地方的点缀·既没有什麽香火·也没有道士和尚。

这龙王庙也样。

郭大路是坐驴车来的。

因为他既不认得路又想节省些体力,好来对付那麻于。

赶车的是个者人白发苍苍·还驼背。

郭大路本来不想坐这辆车的,怎奈别的车把式晚上都不肯到龙王庙这种荒僻的地方来。

这条路的确不好走又黑因助没有灯光。

赶车的老头子路上都象在打磕睡到了这里忽然“的兜”声勒住了驴子回头道“一直往前走就是龙王庙·你自己去吧。”

郭大路忍不住问道“你为什麽不直送我到门口?”

驼背老人突然笑了笑道“因为我这条老命还想再多活两年。”

夜色清冷☆他的笑看来竟有点阴森森的样子。

郭大路皱皱眉道“难道你送我到了那里就活不下去了?”

驼背老人笑得更诡秘,谈谈道“今天晚上到那里去的人怕很难活回来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

郭大路道“今晚有什麽不同?”

驼背老人忽然不说话了,眼睛却直勾勾的瞪郭大路背後的夜色就好像忽然看见了鬼似的。

郭大路背脊也有点发毛了也忍不佳转过头去看。

夜静无人风吹柳条在黑暗中看来的确有些象是个个幽灵鬼影在张牙舞爪。

但那最多也只不过有叁分象鬼丽已很少有人会被真的吓倒的。

郭大路失笑道“你只管放心送我去你若死厂我…。“

他语声突然停顿。

因为等他回过头来时那赶车的驼育老人竟已不见了。

远方也是片黑暗,非但看不见人·就算真的有鬼·也样看不见。

这驼背老人怎麽忽然不见“?难道已被黑暗中等择人而噬的恶鬼捉走?

阵风吹过·郭大路竞也忍不住机伶伶订了个寒酸闻闻地说道“好你不左,我就日己赶车去。”

个人在黑暗无声时听听自己说话的声音·也叮以牡胆的。

他眺上前座,找了马鞭挥鞭赶驴。

谁知这驴子四条腿就好像钉在地上样死也不肯再往前走

难道连这驴子也嗅出厂前面黑暗中有什麽凶恶不样的警兆?欢乐英摄

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候,莫说职鬼会吃人,人也会吃人的。

郭大路人地生疏就算真的被人吃了连诉冤的地方都没有连尸骨都找不。

若是换了别人应僧这种情况,最好的法子就是赶快回头走找个地方赐两杯热酒再找张舒服的床先睡觉再说。

只可借郭大路偏偏也有点骡子脾气你若想要他往後退他就偏要往前走。

就算前面真是龙潭虎穴他也要闯一闯的。

“你既不旨走,我也有腿,我难道不能自己走?”

他索性跳卜车迈开了大步。

“龙子庙是不是真的就在前面呢?”

他还不知道·也看不见屋影。

前面空荡荡的什麽郁看不见,无论谁约会都不会约在这种鬼地方的。

除非他有什麽见不得人的阴谋。

翱大路挺胸冷笑,身後忽然响起了种很奇怪的声音就好像是有人在长嘶。

他回过头才发现那只石过是驴子在叫这头驴于也象是见了鬼似的·不知何时已掉转头,宽也似的向来路奔了回去。

郭大路冷笑·哺哺道“我不是驴予弥吓得了它却吓不到我的。”

他回过头还是吓了跳。

前面的黑暗中不知何时巴多厂盏灯笼条人影。

灯笼居然是绿的·惨碧色的灯光·照在这个人的身亡、脚却照不到他的脸。

他头卜戴顶又宽又大的斗签·藏得很低几乎将整张股都蓄佐厂。

但郭大路却已看出他绝不是那麻于。

因为这人只有条腿他定腿已齐膝而断装个木脚。

可是他来的时候,居然还是连点声音都没有。

他远远的站在那里只手提灯笼,另只手上提根黑勤期的棍子也不知是木头削成的·还是铁打的。

他虽然只有只脚但站在那里,卸是气度沉凝稳如泰山!

叁更半夜时·四野无人处·突然看到这麽样个人出现在面前无论谁都难免要吃惊。

但郭大路非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而且还微笑向这人点了点

只要别人还没有伤害到他他无论对什麽人都总是很友善。

这独脚人居然也向他点了点头。

郭大路道“我姓郭叫郭大路大方的大上路的路。”独脚人冷冷道“我并末请教尊姓大名。”

郭大路笑道“但我们能在这种地方碰到·总算是有缘。”

独脚人道“你怎知我是碰巧遇见你的”

郭大路道“你难到不是?”

独脚人道“不是。”

翱大路道“难道你本就是特地来找我的”

独脚人道“是。”

郭大路道“找我干什麽?”独脚人道“要你回去。”

郭大路道“回去?回到那里去?”

独脚人道“从那里来就回到那里去。”

郭大路眨眨眼道“你是不是想不让我到龙王庙去?”

独脚人道“是。”

郭大路道“为什麽?”

独脚人道“那是个不祥的地方去的人必然有祸事。”

郭大路笑了·道“多谢指教只不过·我们素不相识你又何必对我如此关心?”

独脚人道“你定要去?”郭大路道“是。”

独脚人道“好先击倒我,再从我的身上跨过去吧?”

郭大路叹厂口气道“原来你是特地来找我打架的。”

独脚人再也不说什麽,突然挥手手里的灯笼就冉冉的坛了左不偏不倚刚好插在道旁的根柳枝上。

郭大路失声道“好手法就凭这手·我就未必打得过你。”

独脚人道“你现在还来得及回去。”

郭大路又笑了,道就因为我未必打得过你,所以我才打若是我有必胜把握打起来还有什麽劲?”欢乐英雄

独脚入侵慢的点了点头道“好有种我从不杀有种的人最多只砍断他两条腿。”

郭大路笑道“我最多只砍断你条腿因为你只有条腿。”

他本不是个尖酸刻薄的人,本不愿说这种尖酸刻薄的话。

但现在他已发现,那麻于、驼于·和这独脚人都是早巳率通好了的而已设下了圈套在等他来上当。

现在他已快掉厂下去却连这是个什麽圈套都不知道。

这战激昭我明敌众我寡打得未免有公平。

郭大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龙王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欢乐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