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22章 秘屋奇人

作者:古龙

凌晨。

晨雾刚刚从鹅卵石铺成的道路上升起,路很窄。

郭大路转过仓边这条巷子就看到扇很熟悉的门户。

那意思就是说,他曾到这扇门里去过。

可是在这城市里·他几乎连一个熟人都没有·更没有户熟悉的人家。

他立刻就想起这扇门就是白天他迫踪那麻予时,曾经闯进去过的那扇门

现在里面巳没有灯光。

那回黄肌瘦的文夫是不是又正在做那些使他面黄肌瘦的事?

郭大路本来就想晚上到这里来搜查的看看那麻于会不会在这里出现。

但现在他却已改变主意。

他再往前走又向石转。

这条巷于的路上·铺很整齐的青石板看来远比别的巷于干净整齐。

现在已是凌晨巷千里居然还有几盏灯是亮的。

他看到其中两盏灯笼上的字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留香院。”

那位悔兰姑娘的香巢原来就在这条巷子里。

只可惜现在已不是寻劳的时候·梅兰姑娘的玉臂说不定已成了别人的枕头。

郭大路纵然是个登徒子现在也木能去煞别人的风景。

呸足他心里却似已有了种很特殊的感觉·就仿佛诗人在觅得

他走得更快,再向右转。

这里已是大街、他沿街定了十几步就看到了那间粮食坊也看到了斜对面会宾楼的金宇招牌。

街道旁有几个石墩子·郭大路在上面坐了下来沉思·

小姑娘任的那排房子·假如是第排。

那夫妇佐的房子就算是第二第。

留香院的那排房子算是第叁排。

粮食坊这屋于,当然就是第四排。

这四排屋子里,都有一户人家,和那麻於是有关系的;

若不是那麻子要他到龙王庙去,他怎会遇见那小妨狙?

这究竟是巧合?还是故意的安排是不是因为她知道某些秘密,却不便说出来,所以才如此暗示他?

她知道的秘密是什麽?

一她是不是故意躲在那掷案下,故意要郭大路发现的

这一切难道都是那麻于早就安排好的?

他这麽样做究竟是什麽用意?

郭大路站起来又沿原来的路重走了次。这四排房子,正是个不等边的四角形。

无论什麽城市的街道·前面的排房子·必定是紧骸後面排房子的。

但第排房子和第叁排房子之间却有段很宽的距离。

第二排房于和第四排也样。所以这四排房子的中间,想必定有块空地。

翱大路的心突然跳了起来。

“这四排屋于故意建成这样子是不是有某种特殊的原因?’

要找出这答案来·只有☆种法子。

郭大路纵身掠上了粮食坊的屋脊。

粮食坊前面栋房子是柜台』面·後面还有个院子。院子两旁的厢房,好像是住人的後面的一栋就是堆粮食的欢乐英醒仓房。

再後面就应该没有别的屋子了。

郭大路现在已到了後面那栋堆粮食的仓房屋脊上立刻看到这四排房屋中间·果然还有一栋屋子。

这四栋房屋就象是四面墙将这栋屋子围在中间所以这栋屋子既没有出路也没有大门。

天下赐有人将屋子盖在这种地有的?

掠过这栋屋子的屋脊就是那对夫妇住的地方·也就是第二排屋千。

若是不特别留意无论谁都会以为这栋屋于也和别的屋于连起的就算有夜行人从屋脊上经过也绝不舍发现这栋房于的奇怪之处。

但现在郭大路已发现厂。

这屋子的主入莫非就是那麻于?

他将屋户建在这种地方当然费门良大的力花了很大的代价·为的是什麽呢?

莫非他也和那独脚和尚样·有什麽不可告人曲隐私?抑或是为了逃避某个极厉害的仇人追踪所以才要这麽样栋房歹躲起来?

这房子的确比郭大路所看过的任何地方都隐秘可是他为什麽义要在有意无意间,让翱大路发现这秘密呢?一

若是他日己没有田出线索郭大路是绝对找不到这地方的。

郭大路想来想去,越想越觉得这件事不但诡秘已极,而且复杂已汲。

耍找出这些问题的答案也只有☆种法子

他跳厂厂去。

粮食坊的仓房·在这栋屋于之阅·还有道路境内是条长丽狭的花圃。’☆

现在春花还未凋谢,在晨雾中散发清香。

再过去就是条长廓晨哦正照在铣得匙不染的地板上。

四卜静悄悄的,听不到点声音。

连风都吹不到这里。

红尘间所有的切烦恼、盟级、悲欢也箭已完全被隔绝

只有一个已历尽沧桑、看透世情、已完全心如止水的人,才能使在这里才配住在这里。

那麻于并不象是个这麽样的人·难道是郭大路看错了?

想错了?他几乎忍不住要退丁回去。

但就在这时,他看到一个人从授颧尽头处,悄悄的走出采。

个春花般美丽的少亥穿件雪白的袍子不施脂粉,足上只穿双白袜没有鞍仿佛生伯脚步声会踩碎这令人忘俗的幽静。

她手里捧个雨过天青的瓷皿静悄悄的走过长廓。

若不是她忽然回过头膘了郭大路限·郭大路几乎已认不出地了。

这文薛素的少亥赫然竟是自天打扮得象妖怪样的掩兰妨陨。

她回头看厂眼明明看见了郭大路但却又象是什麽都没有看见义垂下头静馅悄的往前走,

郭大路却已几乎忍不住要叫了出来。

但就连郭大路也不敢在这种地方叫出声来不忍扰乱这里的幽静。

他只有怔在那里,看。

梅兰已悄悄的推开扇飞,悄悄的女了进去。

屋子里还是没有声音·没有动静。

这里明明是不容外人侵入的禁地·郭大路明明就妨在这里却偏偏没有人理睬就好像根本没有他这麽样一个人存在。

这屋于里住的究竟是什麽人?他们对他究竟是什麽意思。

郭大路怔了半天忽然大步走过去,大步跨上了长廓。

屋里的无论是人是鬼,他好歹都得去看看。

可是他一脚刚跨上去,却又缩了回来。

他看到了自己脚上的泥。

这长廊亮得就象是一面镜子就用这双泥脚踩上去,连他都有些不忍,又有点不好意思。

他脱下脚上的泥鞋,袜子总算还乾净虽然还有点臭气也顾不了那麽多了。

於是他定过去推开了那扇门。欢乐英雄

屋子里居然是空的什麽都没有没有床·没有桌椅没有点摆设,也没有一点灰尘。

地上铺很厚的草席·草席上铺套雪白的被摄一个人绩在被褥里。

屋里充满了葯香这人显然得了重病。

郭大路并没有看见他的股,因为正有个长发披肩的白衣少女正跪在他旁边慢慢的喂他喝梅兰送来的那碗葯。

郭大路也看不见这少女的脸·因为她也是背对他的。

只有梅兰的脸向他·丽目明明看见他推开了门但脸上却偏偏还是连一点表情也没有·就好像根本没有将他当做个活人。

郭大路恨不得五刻冲过去揪任她的头发,问问她盼赔是不是长在头顶上的?

但这屋千里实在太静已静得好像个神殿似的令人觉得有种不可冒滨的神圣庄严。

郭大路几乎又忍不住想退回去了。

他要找的人并水在这里何况这种气氛本就是他最受不了的。

谁知就在这时那长发披肩的白衣少女忽然沉声道:“快进来,关上门,别让风吹进来。”

听他说话的口气·就好像早就知道郭大路会来·又好像将翱大路当做自己家里的人样。

郭大路连心跳都已几乎停止。

这明明是燕七的声音。

难道这长发披肩曲白衣少女就是燕七?

门已关上了。

郭大路木头人般站在那里瞪大厂眼睛,看这白衣少女。

他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她的背影瘦削荫条气黑的头发·云水般披散在双肩。

郭大路双手紧握·瞒里发干·心却又眺得象是要眺出嗓子服来。

他真想冲过去扳佐她的肩让她回过脸来。

谁也想不到他有多渴望想看看她的胜。

对是他却只能象木头样站。

因为他不敢,不敢冒续了这庆严神圣的地方更不敢冒续了她。

病人终歹喝完了碗里的葯箱了下去。

翱大路总算看到了他的满头白发却还是没有看见他的脸。

她赡在旁边轻轻放下了碗为他拉起了棉被显得又亲切、又敬爱、又体贴。

郭大路若不是看到了他的满头白发简直已忍不住要打破醋

这老人究竟是谁?她为什麽要对他如此体贴?

只听他轻轻的咳嗽过厂半晌忽然道,“是不是他已经来厂?”

白衣少女点点头。

这老人道“叫他过来。”

他的声音虽然苍老衰弱仍还是带种说不出的慑人之力。

白衣少女终于馒慢地四过头。

郭大路终于看到了她的脸。

在这刹那间宇宙间的万事万物似都已突然毁灭停顿。

“燕七……燕七。…“

郭大路在心里呼唤热泪似巴将夺眶而出。

他的呼唤没有声畜·但她却似能听得见·也只有她才能听得见。

她眼睛里也巴珠泅满盈。

历尽厂千千万苫历尽了千万重折磨千万重考验,他总算又见到了她。

那你怎麽要他小流泅?你怎知他这眼泪是辛酸?还是欢喜?

可是他终于将眼泪忍佐。除了她之外他不愿任何人看到他流泪。

但他却无法忍耐住不去看她的脸。

这巴不是昔囚那揩叁分佯嗅、又带叁分调皮的脸。

现在这张脸卜剩卜的已只有真情。

也小是昔日那虽然狠赃、却充满了健康欢榆之色的股。

现在这张脸是苍白的、据体的,美得令人的心都碎厂。

显然她也经历过无数折磨,无数痛苦。

唯没有变的是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还是那麽明亮·那麽坚强。

可是她为什麽垂下头?难道她眼泪巴忍不住流了下来?

老人又在轻轻的咳嗽。

她终于悄悄擦干了眼泪始起头·向郭大路招了招手道“你欢乐英缝过来。”

郭大路服睛还是盯在她脸上就象是受了某种田法的催眠似的,步步走了过去。

她又垂下了头面颊上似已泛起红晕,晚霞般的醉人。

以前她脸上也曾泛起这种红晕·但郭大路却并没有十分留意。

男人有时也会脸红的。

现在郭大路只恨不得重重给目己七八十个耳刮于。

他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什麽会这麽笨为什麽居然没有看出她是个女人。

老人忽又叹息,道“你再过来点·让我看看你。”

郭大路没有听见。

现在除了她之外·什麽人的话她都听不见。

燕七却咬嘴chún·道“我爹爹的话你听见了没有?”郭大路怔了怔道“他…。.他老人家就是你的父亲?”

燕七点点头。

郭大路充刻走近了点。

他可以不尊重任何人可以听不见任何人说的话,坦燕七的父亲·那当然是例外。

老人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这老人。

他又怔住。

世上有很多种人所以也有很多种脸。

有的脸长,有的脸圆,有的腿俊有的脸明朗照人有的脸却水远都象是别人欠他二万两银子没还似的。

郭大路看过很多人看过很多种脸。

但他从未看过这麽样张

严格说来,这已不能算是个人的脸面是个活傲摄。

长丽方的脸上已只剩下一张皮包骨头,仿佛巳完全没有血因。

但刀疤的两旁却偏偏还有血肉翻起。

最可怕的就是这刀疤

两条刀疤在他脸上划成了个十字左面的一条,从眼睛划过,再划过鼻子·直划到嘴角。

右边的一条自有颓划断鼻梁直划到耳根。

所以这张脸上已分辨不出鼻子的形状只剩下一只眼昭。

眼睛半闭。

刀疤早已收了口也不知是多少年前留下来的·但刀瘤两旁翻起的血肉,都仍然鲜血般殷红。

血红的十字刀疤·衬他枯痪苍白的脸看来就象是个正在燃烧的,地狱中恶鬼的符号。

这老人根本就象是活在地狱中的。

郭大路连呼吸都似已将停顿。

他不忍·也不敢再看这张脸·却又不能进避。

他脸上甚至不能露出丝毫厌恶恐惧的表情因为这老人是燕七油父亲老人也正在半闭眼看他·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你就是翱大路?”

郭大路道“是的。”

老人道“你是我文儿的好朋友?”

郭大路道“是的。”

老人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股很难看而且很可怕?”

郭大路沉默了半晌·终于道“是的。”

老人也沉默了半晌喉咙里忽然发出短促的笑声·道“难怪我女儿说你是老实人·看来你果然是的。”

翱大路膘了燕七眼燕七还是垂头。

梅兰的股上也有了笑意。

郭大路也垂卜头殖“有时我也并不太老实的。”

这也是句老实话。他忽然发觉在这老人面前说老实话·是种很好的方法。

老人果然徽徽领首·道“不错不老实的人,休想到这里来太老实的人也休想找得到这里来的。”他忽又感慨的叹了口气,道“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秘屋奇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欢乐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