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23章 前尘往事

作者:古龙

洞房。

世上有多少个未成亲的少年·在幻想花烛之夜洞房里的缔施风光又有多少个巳垂暮的老人·在回忆那大洞房里的甜蜜和温暖?

幻想和回忆永远都是美丽的。

事实上花烛之夜的洞房里通常都没有回亿巾那麽温暖甜蜜风光也远不如幻想中的那麽绚丽。

有些自以为很聪明的人时常都喜欢将洞房形容成个坟墓甚币还说洞房里发出的声音有时就象是个屠宰场。

洞房当然也小是地墓和屠宰场。

那未洞房究竟是什麽样子呢?

洞房通常是间并不太温暖的屋予到处都是红红绿绿的·到处都充满了油漆味道内加亡贺客们留下的酒臭,在里面耽卜两个时辰还能小吐的人定是个构造很特别的鼻子和胃。

洞房里当然有男亥两个人这两个人通常都不会太熟所以也不会有很多话说。

所以外面就算吵翻了天·洞房里却通常都很冷静。

贺客们虽然在拼命的吃拼命的喝,生伯捞不回本钱似的但新郎和新娘通常都在饿肚子。

这本来是他订的洞房花烛仅,但这天却好像是为别人过的。

燕七蒙厨的红巾已掀起,正垂头坐在床沿看自己的红绣鞋。

郭大路远远的坐在小圆桌旁的椅子上,似乎也在发怔。

她不敢看他他也术慾看她。

假如喝了点酒他也许会轻松些·妙的是他今火偏偏没有喝。

好像只要做新郎倍的人要喝酒·马上就会有些“好心人”过来拦住抢替他把酒喝了。

他们本来就是很好的朋友本来每天都有很多话可说。

但做厂大妻就好像不再是朋友了。

两个人竟好像忽然变得很遥远很生疏很怕难为情。

所以谁也小好意思光开口。

翱大路本来以为臼己可以应付得很好的,侗一进厂洞房·就忽然发觉臼己就象是变成了个呆户。

这种情况他实在不习惯。

他本来想众过去坐到热七身旁但也不知为厂什麽,两条趟偏偏在发软连站都站不起来。

也中知过厂多久郭大路只觉得连脖千都有点发硬的时候

燕七忽然道“我要睡厂。”

她竞臼己说睡就睡连靶都不脱,就往床上‘倒拉起上曲绣!

泻鸯戏水的红丝被,把臼己身子紧紧的裹位。

她面朝墙身子姥曲得就象是只虾米。

郭大路咬瞒chún看她·目中沥渐有了笑意忽然道“今天你怎麽没有姿我出发?”

苑七小睬他,象是已睡。郭大路笑道“有别人庆你的属於里你不是陋小的吗?”

燕七本来还是不想睬他的却又偏侧忍个位道“你少说几句我就陋了中

郭大路眨眼悠悠道“有我在屋里你也睡得?”

燕七咬嘴chún轻轻道“你……你不是别人。”

郭大路道“不是别人是什麽人”

筋七忽然“曙陈”笑道:“你是个大头鬼。”

郭大路忽又叹了口气道“奇怪奇怪你怎麽会嫁给我这大头鬼的?我记得你以前好像说过,就算天下的男人全都死光了·也不会嫁给我。”

燕七忽然翻过身,抓起了梳头用力的向他摔了过来。她的脸红得就象是个刚摘下的熟苹果。欢乐荚控

枕头又飞回来了·带郭大路的人起飞回来的。

燕七红脸道“你…”你……你想干什麽?”郭大路道“我想咬你刃。”

粉红色的绣帐不知何时已垂下。

假如有人一定要说·洞房里的声音象屠宰场·那麽这屠宰场定是杀蚊子的。

他们说话的声音也象是蚊子叫。

郭大路好像在轻轻道“奇怪真奇怪。”

燕七道“又奇怪什麽?”

郭大路道“你身为什麽点也不臭?”

只听吧”的响就好像有人打蚊子越打越轻越打越轻

天已经快亮了。

锦帐中刚刚安静下来义过了半天·就听到翱大路轻轻道“你知道我现在想什麽?”

燕七道“咽。”

她的声音如燕子呢瞻谁也听不清她在说什麽。

郭大路道“我想起了很多极奇怪的事但最想的,还是个烧得又红又烂的大蹄膀。”

燕七“磺陆”笑,道“你能不能说你是在想我?”

郭大路道“不能。”

燕七道“不能?”郭大路道“因为我伯把你口吞下去。”

他叹息·哺璃道“你这老篓我得来可真中容易若是吞下去凯没有了。”

燕七道“没有了岂非正好再去找个。”

郭大路道“找谁?””

燕七道譬如说”─“酸梅汤。”

郭大路僵馒的道“不行·她太朗而且她喜欢的是你。”

他忽又笑道“现在我才知道那天你不要她她为什麽点也不生气了…。’那天体想必已告诉她你也跟她一样是个女人。”

藐七道“我若是男人我就要她了。”

郭大路道“你为什麽直不肯告诉我,你是个女人呢?”

燕七道“谁叫你是个瞎子·别人都看出来了就是你看不出来。”

郭大路道“你要告诉我的就是这个秘密?”

燕七道“咽。’

郭大路道“你为什麽定要等到我快死的时候才肯告诉我☆

燕七道“因为─一“因为我怕你不要我“…☆‘

姑的话还没有说完樊就象是已被件什麽东西堵住了。

过了很久她才轻轻的喘息·道“我们好好的聊聊·不许你乱动。”

翱大路道“好不动就不动。可是你为什麽要怕我不要你?你难道小知道,就算用全世界的人来换你一个我也不换的。”

燕七道“真的?”

郭大路道“当然是真的。”

燕七道“若用那个水柔青来换呢?”

郭大路叹道“她的确是个很好的女孩子而且狠可怜只可惜我心里早已经被你个人占满了·再也容不下别的人。”

藐七四吟”一声。锦帐中忽然又沉默了很久,好像两个人的嘴又已被什麽堵住。

义过了很久郭大路才叹息道“我知道你那麽样做是为了试试我对你是不是忠心”。”

燕七咬嘴chún,通“你若肯积那里留下来这辈子就休想再看见我了。”

郭大路道“可是我已经到这里来了之後·你为什麽还不让我来见你呢”

燕七道“因为还有别的人也要试试你,看你是不是够聪明、够胆量看你的心是不是够好·够不够资格做我爹爹的亥婿。”

郭大路道,“所以他们就看我是不是够聪明能找出这间屋于的秘密是不是够胆量到龙王庇去。”

燕七道“在那龙王庙里·你若是敢动我那小表妹的坏主意或是不肯先送她回来,你就算能找到这里还是看不见我的。”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幸亏我是个又聪明又有胆量的大好人

藏七笑抢道“否则你又怎麽能娶到我这麽好的老婆呢?”

郭大路叹道“到现在我才发现我好真是天生的对。:欢乐英控

燕七道“你现在才发现?”

郭大路笑道“因为我现在才发现我们两个人的脸皮都够厚的。”

现在这属於才真的象是个洞房了甚至比你想象中的洞房还要甜蜜美丽。

他们够资格享受。

因为他们的情感受得住考验他们能有这麽样天·可真是小容易。

钻石要经过琢磨才能发得出光芒。

爱情和友谊也样。

经不住考验的爱情和友演,就象是纸做的花既没有花的鲜艳和芬芳,也永远结不出果实。

树上已结出果实,春天虽已远去但收获的季节却己快来了。

燕七坐在树下,摘下了头上的马连坡大草帽做扇子·贿哨道“好热的天气上老大想必更懒得动了。”

郭大路的目光通视向远方道“这些日子来他和小林不知道在干什麽。”燕七道“你放心·他们绝不会寂寞的,尤其是小林。”

郭大路道“为什麽?”

燕七婿然笑·道你难道忘记了那个卖花的小姑娘?”

郭大路也笑了·立刻又听到厂那清脆的歌声“小小狱娘,清早起床

提花篮儿上市场

穿过大街,走过小巷

卖花卖花声声嚷……”

歌声当然不是那卖花的小始姻唱出来的,唱歌的是燕七。

她轻摇草帽曼声丽歇·引得路上的人都切转头瞪大了眼睛来瞧她。

郭大路笑道“你莫要忘记你现在身上穿的是什麽衣服?”

她身上穿的还是男人打扮·但眠声却清脆如黄黄出谷。

燕七却笑道“没关系反正我就算不唱别人也样能看出我

翱大路道“你以前呢?’

燕七道“以前不同、”

郭大路道,“有什麽不同。”

燕七笑道“以前我比较胜,…。’狠胜大家都觉得女人总应该比男人乾净。”

郭大路道“其实呢?”

燕七瞪歹他服,道“其实亥人本来就比男人乾净。”

这条路是回富贵山庆的路。

他们并没有忘记他何的朋友他啊要将自己的快乐让朋友分享。

“上老大和小林若知道我们……我们已经成为夫妻·定也会很高兴的。”

“不知道小林会不会吃酸。”

说完了这句话他就开始跑燕七就在後面追。

他们既然没有乘车也没有骑马,在路上笑·跑追,就象是两个该子。

快乐岂非总是能令人变得年青的?

跑累厂,就在树阴里坐下来,买一个烙饼就当午饭吃。

就算是淡而无陈的硬麦饼,吃在他们嘴里也是甜的。

郭大路居然已经有好几天没喝酒厂,除厂他们临走前的那天,南富丑为自己的亥儿和女婿饯行,非但他破例喝了半杯而还英要他们放量赐个痛快·所以他们全醉了。

燕七微笑道“我爹爹自己现在虽不能喝酒了,却很喜欢看别人咽秽

郭大路笑道’他以前的酒量定也不错。”

燕七道“何止不错·十个郭大路也未必能喝得过他一个。”

郭火路道“哈。”

燕七道“暗是什麽意思?”郭大路道“哈的意思就是我非但不服气,而且不相信。”

燕七道“只可惜他现在老了,而且旧伤复发·已有多年躺在床上不能动,否则他不把你灌得满地乱爬才怪。”

提起了她父亲的病痛·她眼睛里也不禁露出了悲伤之色。

郭大路也轻轻叹息了一声道:“他实在是个很了不起的人,我慾顾英醒想不到他会让我们走的。”

燕七道“为什麽?”

郭大路道“因为……因为他实在太寂寞,若是换了别人,定会要我们赔他。”

燕七道;“可是他不同,他从不愿为了自己让别人痛苦,无论多麽难以忍受的事他都宁可个人独自忍受。”

她眼睛里又发出了光显然固自己有这麽样一个父亲而骄傲。

郭大路叹道“说老实话我从来也没有想到他是个这样子曲

燕七道“从前你以为他是什麽样的人?”

郭大路呐呐道:“你知道江湖中的传说·将他说得多麽可怕。”

翔七道“现在呢?”

郭大路叹息道“现在我才知道江湖中的那些传说才真正可怕·他居然能忍受了这麽多年就凭这点,已不是别人能比得上的厂。”

燕七绣然道“这也许只因为他已没法不忍受。”

郭大路道“幸好他还有朋友我看到神驼严他们对他的忠实和友情总忍不住要替他觉得欢喜感动。”

燕七沉默中购忽然道“你知不知道他们以前是想怎麽对讨他的?”

郭大路摇摇头。

燕七道“他们以前也是心想要来杀他的·可是後来·经过了几次生死缠斗之後他们才发现他并不是传说中那样的人·也被他的人格所感动所以才成了他的朋友。”

她笑工笑笑得狠凄凉·又有些得意·接道“为了他·台罗汉甚至不措背叛了少林,不惜做‘个终生再也见不得天日的叛徒。”

郭大路道“人岂非也就因为有这种伟大的感情所以才和畜牲中同”

燕七道“这种感情也唯有在生死患难之中才能显得出它的伟大来。?

他商说的不错。

个人也唯有在生死患难之中才能显得出他的伟大来。

南宫丑能博得神驼子他们的友情历付出的代价是何等惨摘只怕也不是别人能想象得到的。

若不是在生死关头中宁愿牺径自己来保全别人·别人又怎知人格的伟大?又怎会为了他牺牲一切?

这其中·当然也有段令人掠心动魄、悲伤流泪的故事。

这故事已不必再提。

因为我们现在要说的·是令人欢乐曲故事。

这世上悲伤的故事已够多。

已大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欢乐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