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玉玲斑

作者:古龙

她竟然就是玉玲斑。

没有人能相信这是真的事没有人愿意相信。

这温柔善良纯真的小筋娘真就是那凶狠泼辣骄横的支煞星

每个人的目光都盯在她脸上。

她垂头,发已凌乱心也似巳碎了。

郭大路心里突也不禁有了怜悯之意,长长叹了口气苦笑道“你是他母亲选中的媳妇·却是他父亲的仇人?世上田有这麽复杂的关系?你……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他当然也知道这绝不是玩笑,但却宁愿相信这不是真的。

玉玲斑笑得更凄凉路然道“我明白你的好意只可惜世上有些事就倔偏是这样子的。”

郭大路道期还是不倍。”

五玲斑垂头,道“陆上龙王和我们玉家的仇恨·已积了很多年,二十年前就发过誓定要亲限看到玉家的人全都死尽死绝。”

郭大路失声道“你父亲是不是他……”

他不敢问出来因为如果玉玲斑的父亲真是死在陆上龙王的手里,杀父的仇握,就没有别的人能够解得开了。

玉玲斑却摇了摇头·道“我父亲倒不是死在他手上的。”

她目中又露出了怨恨之色·冷冷接道“因为他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设法子再杀一个已经死了的人。”

郭大路松丁口气又忍不住皱了皱眉·道“你母亲…。“

玉玲斑道“我母亲不姓五姓卫。”

郭大路道“姓卫?难道是林夫人的姐妹?”

玉玲斑点点头谊“就因为这关系所以他才放过了我母亲但他却不知道那时我母亲腹中已有我,我还是姓五的。”欢乐英雄

郭大路叹道“後来他当然巳知道有你这麽样一个人了,”

五玲戏道“所以我一直都在躲他,他在北边,我就不到北边来他在南方,我就不到南边去他的名气比我大·我躲他·总比他钱我容易。”

郭大路苦笑啪哺道“我早就说过·一个人太有名也不是件好事。”

玉玲斑道“也并不太坏。”

郭大路道“其实,你形亲本不该让你成名的,你若果真的是个很平凡的小鼓娘他也许就永远找不到你了。’

五玲斑咬牙道“那麽样的活·和死又有什麽分别?”

郭大路道“世上有很多人都是那麽样活,而且活得很好。”

玉玲瑰道“但我们灭家从来没有那样的人·玉家的声名也不能从我这代断绝。”

郭大路道“现在你母亲呢?”

玉玲斑默然道“已经在去年去世了。”

她咬嘴chún·道“她临死的时候还伯陆上龙王放不过我·所以特地去找她的妹妹。…☆

郭大路道“是她去找林夫人的?”

玉玲斑点了点头道“她希望林夫人能够化解开我们两家的冤仇·只可惜林夫人自己也无能为力,所以”一。”

郭大路道“所以她刁’将你许配给她的独生予,希望你们两家的怨仇能从这婚事中化解。”

玉玲斑道“我想她─定是这意思。”

郭大路用眼角膜林太平长叹道“只可惜她的儿子却不明白母亲的好意。”

玉玲斑凄然笑道“下一代的人总是不能厂解上代的好意,就连我也样·我本来也样不愿做他们林家的媳妇。”

她不敢去看林太平,但她的眼波还是情不自禁,向林太平膘了

林太平整个人都似已冰冷僵硬忽然道“那未你为什麽要到这里来找我?”

玉玲斑笑得更凄凉·幽幽道“你不明白?”

林太平大声道“我当然不明白。”

玉玲斑咬嘴chún,勉强忍田不让眼泪流下,又问了旬

林太平道“不明白”

五玲戏身子突然颤抖嘶声道“好我告诉你我这麽做·只为了我跟你说过总有天要让你求我嫁给你的。”

林太平胸口象是忽然被人重重一击·连站都已无法站稳。玉玲斑自己也象是要倒了下去。

也小知过了多久林太平才咬牙字字道“现在我已明白了…☆─总算明白了严

他没有再说别的话,忽然转身冲进厂自己的房门里。

“砰”的门关起,

天玲现也开没有再看他·但眼泪却巴悄悄的流了下来─…·

人就是人

为什麽暴风雨来临前总是出奇的沉闷平静?

晴空如洗碧万里。

没有暴风雨。

暴风雨在人们的心里。

只有这种暴风雨引的灾祸·才是最可伯的。

走廓下静得可以听见王动在屋于里的呼吸声。

他的呼吸声很沉重竞似已睡了能在这种时候睡的人真有本事。

郭大路和燕七也不知到哪里去了,新婚夫妻的行动·在别人眼中看来总好像有点神秘。

只有红娘子陪玉玲斑两个寂寞的人·两颗破碎的心。

玉玲斑痴痴的望远方远方什麽都没有·她眼睛也什麽都没

她整个人都似已变成空的。

红娘子忽然长长叹息了声,道“我知道你刚在说谎。”

玉玲斑茫然道“说谎?”

红娘子道“你这次来找他并不是为了要报复·并不是为厂要他跪求你。”

玉玲聪道“我不是?”

红娘子道“以前你也许不愿做林家的媳妇但现在却已愿意做林太平的妻子·我看得出。”她长长叹息道“侗我却不懂·你为什麽不肯告诉他呢?”

玉玲魏咬瞒chún,道“你既然看得出,他也应该看得出。”

红娘子叹道“你还不了解男人,尤其是他这种男人他看来虽柔弱其实却比谁都刚强。”

玉玲斑道“哦?”

红娘子道“但最刚强的人有时也往往是最脆弱的人·别人只要有点点地方伤害到他他的心就会碎了。”

玉玲斑道“你认为我伤害了他”

红娘予道“你不该对他那样说的·你应该老实告诉他,现在你对他的情意让他知道你的真心他才会以真心待你。”

五玲斑凄然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本来也想这麽样做的可是…。“

她垂下头垂得狠低轻轻的接道“现在无论怎麽样做,都已太迟厂”─。”

红旗子看她目中充满了拎借的同情·仿佛已从这倔强孤独的少女身上·看到了她自己的影子。

不错现在已太迟了。

机会一错过是永不会再来的。

红授予勉强笑了笑,道“也许现在还来得及·也许你应该对他用点手段对付男人有时是要用些手段的·只要他娶了你☆你就是林家的媳妇陆上龙王想必也不会…─小

玉玲斑突然始起头打断了她的话道“你不必再说了我已有我的打算,无论如何,陆上龙王也是个人我为什麽定要伯他?”

她神情虽然仍很悲伤但目中已充满了倔强自傲的表情。

她本就是个不肯低头的人。

红娘子垂下头·知道自己的确已不必再说厂,也不能再说下去。

玉玲斑忽又提起她的手·柔声道“无论怎麽说我还是一样感激你的好意。”

红银子道“我也知道。”

玉玲班道“但你却有件事不横。”

红娘子道,“你说。”

玉玲瑚望王动的窗口轻轻地问道“你的确很能了解别人但却为什麽好像偏倡不能了解他呢?”

红娘子笑了笑也笑得很凄凉,过了很久,才幽幽的叹了口气道“这也许只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个人否则现在又怎麽睡得呢?”欢乐英雄

王动真的睡了麽

属於里为什麽忽然没有了他的呼吸声?

陆上龙王斜倚在他的虎皮软摄上盯王动就象要在他脸上钉出两个洞来。

连王动自己都觉得脸上似已被钉出两个洞来。

他从未看见过这麽样的眼睛从来未看见过这麽样的人。

他想象中的陆上龙王也不是这样子的。

陆上龙王应该是个什麽样的人呢

当然定很高大、很威武很雄壮紫面眨露狮鼻海口也许已满股白发但是腰干还是挺得笔直就好像你在图画中看到的天神样。

他说话的声音也定象是洪钟巨鼓可以震得你耳朵发麻等到他怒气发作时,你员好的法子就是远远离开他。

王动甚至已准备好来听他发怒时的吼声。

可是他想错了。

他看到陆上龙王·就知道无论谁想激起他的怒火都很不容

只有从不发怒的人才真正可怕。

他脸色是苍白的头发狠稀胡子也承长须发都修饰得光洁而整齐双手也保养得很好·令人很难相信这双手是杀过人的。

他穿很简单因为他知道已不必再用华丽的衣着和珍贵的珠宝来熔耀自己的身份和财富。

王动进来的时候·他并没有站起来无论谁进来他都不会站起采。

无论谁都不会怪他失礼。

因为他只有条腿

这纵横天厂傲视武林的当世之雄·竟是个只有‘条腿的残废。

巨大的帐篷里,静寂无声·除了他们两个人外也没有别的人。

王动已进来很久只说了四个宇“在下王动。”

陆上龙王连个字都没有说若是换了别人·─定会认为他根本没有听见自己的话。

但王动并没有这麽想,

王动知道他必定是要拿定主意後才开口。

有种人是从来不会说错句话,他显然就是这种人。

奇怪的是这种人偏偏通常是说错一万句话也没关系的。

王动在等站在等。

陆上龙王终于伸出手,指了指对面的一张狼皮垫·道“坐。”

王动就坐下。

陆上龙子又指了指皮垫旁的小几上的金横,道“酒。”

王动摇摇头。

陆上龙王目光灼灼道“你只和朋友喝酒。”手动道“有时也例外。”

陆上龙王道“什麽时候?”

王动缓缓道“想敷衍别人的时候但我并不想敷衍体。”

陆上龙天道“为什麽?”

干动道“我从不敷衍值得我尊敬的人。”

陆亡龙王盯他又过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你来早了。”

王动道“我本不是来喝酒的,”

陆上龙干慢馒的点了点头·道“你当然不是。”

他端起面前的五杯缓缓酸了曰目光突又刀锋般转向工动道“你在看我的腿?”王动道“是。”

陆上龙王道“你定在奇怪,有谁能够砍断我的腿。”

王动道“是。”

陆上龙王道“你想不想知道足谁?”

王动道,“不想。”

陆上龙王道“为什麽?”

王动道“因为无论他是谁·现在想必都早已经死厂。

陆上龙王忽又笑笑·道“看来你并不是多话的人。。

王动道“我不是。”

陆上龙王道“我喜欢说话少的人这种人说出的话通常比较可靠。”

王动道“通常都是的。”陆上龙王道:“好,现在你不妨说出你是想来干仍麽的厂。”

他不等王动开口,突又冷冷道“最好只用一句话说出来。”欢乐英雄

王动道“你不能杀玉玲班。”

陆上龙王沉下了脸道“为什麽不能?”

王动道“你若想叫林太平活下去·就不能够杀玉玲斑。”

陆上龙王道“我若杀了玉玲斑,林太平就会为她死”

王动道“你不信?”

陆上龙王道你信?”

王动道“我若不信就不会来。”

陆上龙王道“你相信世上有肯为别人死的人?”

王动道“不但有而且很多。”

陆上龙王道“说两个给我听。”

王动道“林太平·我”

陆上龙王笑了,

王动道“你不信?”

陆上龙王道“你信?”

王动道“你不妨和我打赌。”

陆上龙王道“赌什麽?”

王动道“用我的条命赌五玲斑的一条命。”

陆上龙王道“怎麽瞎?”

王动道“林太平若不愿为玉玲斑死,你随时可以杀了我。”

陆上龙王道“否则呢”

王动道“你就可以走了。所以无论输赢你都毫无损失。”

陆上龙王冷笑道“毫无损失?”一”这麽想的人定还有两条腿。”

王动道“我就是被人砍断一条腿·也只会去找他不会去找他的女儿。”

陆上龙王目光更锋利又看了他很久才缓缓道“你能证明林太平肯为她死?”

王动道我不能你能。”

他馒馒的接道“可是我相信他一定很快就会到里来的。”

果然又有人来了。来的不是林太平·是红娘子、郭大路和颓七。

他们进来的时候王动已本在这帐篷里。

看他们脸上的表情·显然和王动刚同样惊异无论谁也想不到陆上龙王会是这麽样个人。

他们来的目的也和王动样·因为他好对朋友也同样有情感和信心。

“信心”确实是样很神奇的东西·好像永远都不舍令人失望的

友情也一样。

林太平并没有令他们失望。

陆上龙王斜倚在虎皮软损上·看林太平。

这是他亲生的儿子,他的独生子·他已将近有十五年未曾见过地。

可是他在看他的时候就好像和看王动时并没有什麽两样。

过了很久·他才伸出手指厂指王动刚坐过的狠皮垫道

林太平没有入樊。

他的身广已僵硬冷而僵硬·但他的眼睛却仿佛是潮湿的。

他面对的,是他的父亲十五年未曾见过一面的父亲。

他眼泅还未落尸已狠不容易。

陆上龙王股卜还是全无表情但眼角却似忽然多了几条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玉玲斑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