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林太平

作者:古龙

(一)

每个月里,燕七都会一个人溜出去两叁次,谁也不知道他到什么地方去了,更不知道他去干什么。

每次他回来的时候,总会带一两样奇奇怪怪的东西回来。

他带回来的说不定是双新袜子、是块绣花手帕,也说不定是锅红烧肉、是一整坛家酿的糯米酒。

有时他甚至会带只花猫、带只金丝雀、带几条活鱼回来。

但无论是什么,都没有他这次带回来的东西奇怪。

这次他居然带了个人回来。

一个活生生的人。

这人叫林太平,但自从他来了后,就没有一个人的日子能过的太平。

(二)

有些人很喜欢冬天,因为冬天可以赏雪、赏梅,可以吃热烘烘的火锅,可以躲在热烘烘的被窝里读禁书、睡大觉。

这些乐趣都是别的季节受不到的。

喜欢冬天的人当然决不会是穷人,冬天是穷人最要命的日子,穷人们都希望冬天能来的迟些,最好永远莫要来。

只可惜穷人的冬天总是偏偏来得特别早。

现在已经是冬天了。

富贵山庄院子里的雪也和别的地方一样白,而且也有几株梅花。但一个人的身上穿的若还是春天的薄衣服,肚子里装的若还是昨天吃的阳春面,他唯一还有心情欣赏的东西就是可以往嘴里吞下去、塞饱肚子的,决不会是白雪梅花。

郭大路望着院子里的白雪梅花,喃喃道:“这梅花若是辣椒多好。”

王动道:“有什么好?”

郭大路道:“你看,这满地的雪岂非正像是面粉,配上几根红辣椒,岂非正好做一碗辣乎乎的热汤面。”

王动叹了口气,道:“你这人真俗,林逋若听到你的话,一定会活活气死。”

郭大路道:“林逋是谁?”

王动道:“连林逋你都没有听说过?”

郭大路道:“我听说过肉脯,无论是猪肉脯、牛肉脯、鹿肉脯,用来下酒都不错。”

王动道:“林逋就是林君复,也就是林和靖,是宋朝的一位大隐士,隐居在西湖孤山,据说有二十年没有下山一步,除了种梅养鹤外,什么事都不做,世称‘梅妻鹤子’;做的咏梅诗有两句是‘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更是传诵千古。”

郭大路悠悠道:“这么样说来,这位林先生倒的确是位高人。”

王动道:“高极。”

郭大路道:“但他的肚子若饿得和我一样厉害,还会不会这么高?”

王动想了想,忽然笑道:“到了你这种时候,我想他说不定比你还俗。”

郭大路也笑了。

他忽然发现一个人无论多冷多饿,一笑起来总会觉得舒服的多。

就在这时,王动忽然从床上跳了起来,大声道:“想起林和靖,我倒想起样事来了。”

能叫王动从床上跳起来的事,那真是非同小可。

郭大路忍不住问道:“你想起了什么?难道也想把梅花作老婆?”

王动道:“我这梅花比老婆还好,是酒……”

郭大路的下巴立即好象要掉下来了,喃喃道:“酒?哪里来的酒?”

王动道:“就在梅花下面。”

郭大路苦笑道:“把梅花当老婆已经够疯得了,想不到这人居然更疯。”

但梅树下的的确确埋着一坛酒。

王动道:“这就还是我十几年前埋下去的,那年我刚听到林和靖的故事,也爱上了梅花,所以就弄了坛酒埋在梅树下,想沾沾梅花的香气。”

你无论将一坛酒埋在什么地方,若已埋了十几年,这酒都一定会香得很。

郭大路拍碎封坛的泥盖,闭着眼睛,深深吸了口气,叹道:“这不是香气,简直是仙气。”

王动笑道:“你现在总该感激林先生了吧,若不是他,我就不会埋起这坛酒;若不是他,我也不会想起有这坛酒。”

郭大路已经没工夫说话了,有酒喝的时候,他的嘴决不做别的事。

王动却拉住了他,道:“等一等。”

郭大路道:“还等什么?”

王动道:“燕七已经出去了两天,算时间已经快回来了,我们至少该等等他。”

郭大路道:“等多久?他回来的时候我们说不定已冻死了。”

他用不着等这么久。

燕七的声音已在墙外响,道:“你们死了最好,这坛酒我乐得一个人享受。”

王动笑道:“这人不但耳朵长,鼻子也长,我早就知道他一嗅到酒香就会赶回来了。”

郭大路也笑了,道:“却不知这长鼻子带了什么东西回来给我们下酒?”

燕七道:“下酒的这次我倒没带回来,只带回来个喝酒的。”

林太平的确是个能喝酒的。任何人第一眼看到他,都决不会相信他能喝那么多酒。

郭大路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尤其不信。

林太平是个很秀气、很纤弱,而且非常漂亮的人。若说燕七长的有点像女孩子,那么他简直就象是个女孩子化装的。

他的嘴很小,就算用“樱桃小嘴”来形容他也决不过分。

郭大路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他的嘴闭得很紧,嘴chún的颜色发青,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扳得开他的牙齿灌下酒去。

他已被冻得半死,饿得只剩下一口气。

郭大路实在想不到世上还有比他更冷更饿的人,苦笑道:“这人你是从哪里带来的?”

燕七道:“路上。”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第一次你从路上带了条猫回来,第二次带回来条狗,现在居然捡到个人了。照这样子下去,你下次岂非要从路上带个大猩猩回来?”

王动笑道:“最好是母猩猩,刚好可以跟你配成一对。”

郭大路也不生气,笑嘻嘻道:“若是母猴子就糟了,我岂非还的叫她一声王大嫂?”

他身材很高大,比王动至少要高一个头,这一向是他最自傲的事。若有人用这件事来笑他,他非但不生气,而且还很得意。

他总认为这样才像个男子汉大丈夫的样子。

燕七已找了个破碗勺了半碗酒,用力扳开林太平的嘴灌了下去。

喝到第二碗的时候,他苍白的脸上才渐渐有了些血色,但眼睛还是闭着的,将嘴里剩下的半口酒慢慢的咽下去,他说了句话:“这是叁十年陈的竹叶青。”

这就是林太平说的第一句话。

王动笑了,郭大路也笑了,就凭这句话,他们就已将林太平当成朋友。

郭大路笑道:“想不到这位朋友倒是个喝酒的行家。”

林太平慢慢的张开眼睛,瞧见燕七手里的破碗,立即皱起了眉头,失声道:“你们就用这种碗来喝酒?”

他说话的口气就好象看到有人用鼻子吃饭、用脚拿筷子一样。

郭大路道:“不用这种碗喝用什么喝?”

林太平道:“喝竹叶青就该用翡翠碧玉盏,用这种碗喝简直糟踏了好酒。

郭大路笑道:“我看你还是将就点吧,只要闭起眼睛,破碗和碧玉盏也没什么两样。”

林太平想了想,到:“这话倒也不错,但我还是宁可用坛子喝。”

酒坛就在他面前,他居然真的捧了起来,仰起头往嘴里灌。

郭大路在旁边干看着,看得眼睛都发了直。

直等半坛就下了肚,林太平才抹了抹嘴,道:“好酒,下酒的菜呢?”

郭大路道:“下酒菜?”

林太平道:“你们喝酒难道不用下酒菜的么?”

郭大路笑道:“这你就不懂了,真正喝酒的人,喝酒都不用菜的。”

林太平又想了想,道:“这话也有道理。”

他又仰起头,居然将剩下的半坛酒又喝了下去。

一坛酒若已埋藏了十几年,酒已浓缩,剩下的本就只不过有半坛子而已,但酒力却比普通的两坛子还大。

林太平居然还是面不改色,道:“这样的酒还有没有?”

郭大路只有苦笑,道:“抱歉得很,这坛酒非但是我们叁个人今天的伙食,也是我们的全部财产。”

林太平怔了怔,道:“你们平常光喝酒,从来不吃饭的?”

郭大路道:“很少吃。”

林太平叹了口气,道:“看来你们真是酒鬼,要知道光喝酒最伤胃,偶尔也该吃点饭的。”

他伸了个懒腰,四下瞧了一眼,道:“你们平时就睡在这张床上?”

王动道:“嗯。”

林太平皱眉道:“这床也能睡人么?”

王动道:“至少总比睡在路上好。”

林太平又想了半天,笑道:“这话也有理,你们说的话好象都蛮有理,看来我倒可以跟你们交个朋友。”

王动道:“多谢多谢,不敢当,不敢当。”

林太平道:“但现在我却要睡了,我睡觉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来吵我,你们最好出去逛逛。”

他打了个哈欠,躺在床上,翻了个身,居然立即就睡着了。

郭大路瞧着王动,苦笑道:“看来他不但酒量比你好,睡觉的本事也不比你差。”

燕七瞧着那空坛子,发了半天怔,喃喃道:“我带回来的究竟是个人?还是匹马?”

郭大路叹道:“马也喝不了这么多酒。”

燕七道:“你为什么不要他少喝些?”

郭大路道:“我就算穷,至少总不是个小气鬼。”

王动忽然道:“我倒觉得这人很有趣。”

燕七道:“有趣?”

王动道:“你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又喝光了我们叁个人今天的粮食,占据了这屋子里唯一的一张床。可是他非但没有说一句感激的话,而且还挑叁挑死,还觉得跟我们交朋友,是很给我们面子。”

他笑了笑,接着道:“这样的人,你说到哪里才找得到第二人?”

所以林太平也留下来了。

所以在江湖中你若说起“富贵山庄”,那意思并不仅是说一栋靠近坟场、烟筒里永远没有烟,有时甚至连灯光都没有的空房子。

你只有说起富贵山庄,江湖中人就明白你说的是一个很奇妙的团体——一栋空房子和四个人,他们之间所产生的那种亲切、快乐和博爱的故事,还有他们四个人那种伟大而奇妙的友情。

(三)

这些朋友之间仿佛有种很奇怪的默契,那就是他们从不问别人的往事,也从不将自己的往事对别人说起。

可是在燕七将林太平带回来的那天晚上,郭大路却破坏了这规矩。

那天晚上,雪已开始溶化。

林太平还在呼呼大睡,王动当然也不甘示弱,郭大路只有拉着燕七到山下去“打猎”。

打猎的意思就是去找找看有没有赚钱的机会。

没有。

雪溶的时候,比下雪的时候更冷,吃饱了就上床,正是对付寒冷最聪明的法子,街道上几乎连个人影都看不见。

郭大路和燕七就象是两个孤魂野鬼,高一脚低一脚走在泥泞里,郭大路一直在瞧着燕七的靴子。

到后来他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这双靴子又装上底了?”

燕七道:“嗯。”

郭大路道:“我从来没有问过你从前那双靴底怎会值上千两银子的,是不是?”

燕七道:“是。”

郭大路道:“我也没有问过你怎么会死过七次的,是不是?”

燕七道:“你的确没有问过。”

郭大路眼睛里满怀希望,道:“我若问呢?你肯不肯说?”

燕七道:“也许肯……但我知道你决不会问的,因为我也从来没有问过你什么。”

郭大路板起脸,用力咬着牙齿。

燕七忽又道:“你看林太平是个怎么样的人?”

郭大路板着脸道:“我不知道,也不想问。”

燕七笑了,道:“我们当然不会问他,但自己猜猜总没关系吧。”

燕七道:“他也许是为了件事,所以从家里溜了出来。他穿的衣服很单薄,那表示他一定是从很暖和的地方出来的。他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带,那表示他出来的时候一定很匆忙。说不定是逃出来的。”

郭大路道:“想不到你倒很细心。”

燕七笑了笑,道:“一个人在这么冷的天气里挨冷受饿,一定支持不了多久。”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最多,也不过能支持叁两天。”

燕七道:“你若只能支持叁天,他最多就只能支持一天半。”

郭大路笑道:“不错,我已经习惯了,他却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

燕七道:“在这种天气,一天半之内,无论谁也走不了多远路。”

郭大路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他的家就在附近不远?”

燕七道:“嗯。”

郭大路道:“附近有什么豪富人家呢?”

燕七道:“没有几家,武林世家更少。”

郭大路道:“为什么一定要武林世家?难道他那么文质彬彬的人也会武?”

燕七道:“非但会武,而且武功还不弱。”

郭大路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燕七道:“我就是看出来了。”

他不等郭大路再问,接着又道:“据我所知,附近的武林世家只有两个。”

郭大路道:“有哪家是姓林的?”

燕七道:“两家都不姓林,林太平本就不一定姓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林太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欢乐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