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4章

作者:古龙

红烧肉婉烂切得四四方方的每块至少有四两。

郭大路恰好能口吃块。

猫伏在酸梅汤脚百懒洋洋的这是条很随和的猫·并不定要吃鱼·并不反对红烧肉。

无论是人是猫·肚子饿的时候,都不会不吃对红烧肉的。

吃下七八块肉郭大路才叹了口气道“我简直连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是你。”

酸梅汤损着嘴笑了。

郭大路道“你做事总是这麽样神秘中今的麽?”

酸梅沥垂下头·笑道“我本来是想自己送去的·可是我伯你们不肯收。”

酸梅汤冷冷道“你根本不必送这些东西来的。”酸梅汤道“你们帮了我很多忙我总不能不表示点心意。”郭大路道“〈这些东西我们还是不能收。”

酸梅汤道“为什麽?”

郭大路道“因为……因为你是女人。”

酸梅汤道“女人也是人。”

郭大路膘了燕七眼·笑道“她说话的口气倒摄你差不多。”

燕七板着脸道“男人送这麽多东西来,我们也样不能收。”

郭大路接着道“何况我们已吃了你好几顿已经不太好意思

酸梅汤眨眨眼,道“那麽就算我把这些东西存在你们这里好

王动道“那就要租金。”

酸梅沥道“我村。

王动道“还要保管费。”

酸梅沥道“我也付。”

王动道“每天十两银子。”酸梅汤道“好。”

王动道“要先付不能欠帐。”酸梅汤笑道“我先付十天行不行?”

她真的拿出了☆自两银子。

王动没有动只是着这大锭银于看,好像看得出了神。

郭大路他们却在盯着王动。

他们忽然开始觉得干动这人狠莫名其妙很岂有此理。

别人好心好意的送酒给他喝送饭给他吃送椅子给他坐送床给他睡还把他的破屋于修饰新。

他却要收人家的租金而且还要先付。

“这人他妈的简直是个活混蛋。”

郭大路瞪着他几乎已忍不住要骂了出来。

王动的眼睛已经从银子上移开瞪着酸梅汤忽然道“你有病。”

酸梅汤怔丁怔道“有病?”

王动道“不但有病而且病很重。”酸梅汤笑道“我吃又吃得下睡又睡得着怎麽会有病呢?”

王动道“也许你这病就是吃多了胀出来的。”

他脸上毫无表情又道“你花钱买了这麽多东西又费了很多事送到这里来·却还心甘情愿的付我租金,个人若是没有病怎麽会做这种事?”郭大路笑了。

他开始觉得酸梅沥的确有病,而且还的确病得很重。

酸梅汤眼珠于在打转道“我若说这麽样做只不过因为觉得欠了你们的情,你们信不信?”

王动看了看郭大路道“你信不信?”

郭大路道“不信?”

王动道“若连他都不信只伯天下就没有别的人会信了。”

酸梅沥叹了口气道“所以我也没有这麽样说。”

郭大路道“体准备怎麽样说?”

酸梅汤阻珠于不停的转咬着甥chún道“一个男人若是看上了个女人·想要娶她是不是就会做出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来?”

王动道“是。”

男人为了个他已爱上了的女人简直什麽事都做得出的。

酸梅汤道“女人也样。”

酸梅汤道“个女人,若是看了个男人想要嫁给他也样会做出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来的。”

她的脸忽然红了垂着头道“我…”我今年已经十八了。”

十八岁的女孩子,通常都会想到件事。

嫂人。

十八岁的女孩子有哪个不怀春?

这本是很正常的事。

郭大路又笑厂道“你没有病·男人当婚亥大当嫁,谁也不能说你有病。”

他挺了挺胸又道“却不知你看上的人是谁?”

燕七蹬了他眼冷冷道“当然是你。”

郭大路笑道“那倒不─定。”

他嘴里虽说“不定”脸上的表情却已是十拿九稳了。

像他这样的男人就算打锣都找不到的。

酸榔汤若没有看上他·还能看上谁?

酸梅沥的确正在看着他·但却摇了摇头,掩着嘴笑道“也许是际也许水足你我现在还不能说。”

郭大路道“为什麽?”

酸梅汤道“因为现在还没有到时候。”

郭大路道“时才到时候?”

酸梅汤眼波流动又低着头·道“我总要先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汲好这是你的终生大事我总不能不特别小心。”

郭大路道“你现在还看不出?”

酸梅汤道“我─…我还想再等等,再看看。”

燕七冷冷道“我看你还是快点看吧·有人已经快急死了。”

郭人路陪笑道“没关系你慢慢的看好人总是好人越看越好看。”

酸梅汤媚然道“我看出来之後,定第个告诉你。”

燕七忽然站起来,报头走了出去。

郭大路道“你为什麽要走呢?大家齐聊聊天不好吗?”

燕七道“有什麽好聊的?”

郭大路道“你难道没有话说?”

燕七谊“我只有句话说。”

他头也不回·冷冷的接通“现在的女孩子脸皮的确越来越厚厂。”

郭大路看热七走出去才摇了摇头笑道“这人的脾气虽然有点怪代门是个处人瞪贴娘你千万不能生他的气。”

酸御汤踞然道“找个姓酸我姓梅。”

郭人路道“梅花的悔?”

酸梅汤点从头·道“我叫悔汝男。。”

郭大路笑道“又是梅花,又是兰花简直可以开花店了。”

酸梅沥笑道“不是☆花的竿是男人的男。”

郭大路道“梅汝男这名字倒有点怪。”

搞汝男道“光父替我取这名字的意思就是告诉我你要象个男人不能报报捏捏的想做什麽事就去做想说什麽就说出来。”

王动忽然道“今筹九泉之下有灵定会觉得很高兴。”

梅汝男道“为什麽?”

王动道“因力你的确没响辜负他的期望。”

悔汝男的脸红了道“你…─你认为我做事真的很像男人?”

王动道“你足女人?”

梅汝男忍个任笑了。

郭大路也笑道“你做事的确比很多男人还象男人譬如说

他将声音压得很低很低悄悄道“我耀那朋友燕七有时就很象女人不侗有点娘娘胶·而且常常会无缘无故的发脾气。”

梅汝男道“你队为女人常会无缘无故的生气?

郭大路只笑不说话。

梅汝男道“女☆也跟男人中若生气定有缘故的只不过男人不如道而已。

她笑了笑接道“其实男人并不如他们自己想得那麽聪明。”

郭大路想说话却又忍住。

他决心不跟她争辩要争辩也等她说出她看上的那个人之後再争辩。

到那时他就会告诉她男人至少总比她想象中聪明得多。

到那时她…定就会相信了。

郭大路面上露出了笑容好像已想象到那时候的碗肠风光酸拇汤正镇在他的怀里告诉他“那个人”就是他。

“那时人就会知道究竟是谁聪明了。”

郭大路笑得几乎连嘴都合不起来。

林太平也在笑。

他是不是也在想同样的事呢?

中人若不会自我陶醉,也就不能算是个真正的男人。

也许根本不算是个人。

人之所以比畜牲强也许就因为人会自我阳醉畜牲不会·

梅汝男忽又道“其实个男人能有点站娘腔也不错。

郭大路道“为什麽?”

梅汝男道“那种人至少不会狠野蛮八粗鲁,而且一定比较温柔体贴。”

郭大路忽然战了起来一扭扭的走出去忽又回头·问王动道“你看我是不是也有点妨娘腔呢?”王动道“你是男人?”

郭大路大笑道“我本来以为是的现在连自己也有点弄不清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欢乐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